許輝雄YorkHsu

2014/2/7

瓶花三說 [明] 高濂

《瓶花三說》[]高濂
高濂(1573年-1620年),字深甫,號瑞南,錢塘(今浙江杭州)人,明萬歷年間的名士、戲曲家、養生家及書籍收藏家。
工詩詞及戲曲,藏書豐富,「少嬰贏疾,複苦瞶眼」,高濂喜歡談醫道,重養生,咨訪奇方秘藥,用以治療贏疾,眼疾遂愈。曾在北京鴻臚寺任官,後隱居西湖。
高濂平生著作甚豐,主要有《玉簪記》、《節孝記》、《遵生八箋》、《草花譜》、《野蔌品》、《四時幽賞》、《四時逸事》、《藝花譜》、《蘭譜》等。

○瓶花之宜

  高子曰:瓶花之具有二用,如堂中插花,乃以銅之漢壺,大古尊罍,或官哥大瓶如弓耳壺,直口敞瓶,或龍泉蓍草大方瓶,高架兩旁,或置幾上,與堂相直。折花須擇大枝,或上茸下瘦,或左高右低,右高左低,或兩蟠台接,偃亞偏曲,或挺露一幹中出,上簇下蕃,鋪蓋瓶口,令俯仰高下,疏密斜正,各具意態,得畫家寫生折枝之妙,方有天趣。若直枝蓬頭花朵,不入清供。花取或一種兩種,薔薇時即多種亦不為俗。冬時插梅必須龍泉大瓶,象窯敞瓶,厚銅漢壺,高三四尺以上,投以硫黃五六錢,砍大枝梅花插供,方快人意。近有饒窯白磁花尊,高三二尺者,有細花大瓶,俱可供堂上插花之具,制亦不惡。若書齋插花,瓶宜短小,以官哥膽瓶、紙槌瓶、鵝頸瓶、花觚、高低二種八卦方瓶、茄袋瓶、各制小瓶、定窯花尊、花囊、四耳小定壺、細口扁肚壺、青東磁小蓍草瓶、方漢壺、圓瓶、古龍泉蒲槌瓶、各窯壁瓶。次則古銅花觚、銅觶、小尊罍、方壺、素溫壺、匾壺,俱可插花。又如饒窯宣德年燒製花觚、花尊、蜜食罐、成窯嬌青蒜蒲小瓶、膽瓶、細花一枝瓶、方漢壺式者,亦可文房充玩。但小瓶插花,折宜瘦巧,不宜繁雜,宜一種,多則二種,須分高下合插,儼若一枝天生二色方美。或先?簇象生,即以麻絲根下縛定插之。若彼此各向,則不佳矣。大率插花須要花與瓶稱,花高於瓶四五寸則可。假若瓶高二尺,肚大下實者,花出瓶口二尺六七寸,須折斜冗花枝,鋪散左右,覆瓶兩旁之半則雅。若瓶高瘦,卻宜一高一低雙枝,或屈曲斜裊,較瓶身少短數寸似佳。最忌花瘦於瓶,又忌繁雜。如縛成把,殊無雅趣。若小瓶插花,令花出瓶,須較瓶身短少二寸,如八寸長瓶,花只六七寸方妙。若瓶矮者,花高於瓶二三寸亦可,插花有態,可供清賞。故插花掛畫二事,是誠好事者本身執役,豈可托之僮僕為哉?客曰:“汝論僻矣,人無古瓶,必如所論,則花不可插耶?”不然,餘所論者,收藏鑒家積集既廣,須用合宜,使器得雅稱雲耳。若以無所有者,則手執一枝,或採滿把,即插之水缽壁縫,謂非愛花人歟?何俟論瓶美惡?又何分於堂室二用乎哉?吾懼客嘲熟矣,具此以解。
  
○瓶花之忌

  瓶忌有環,忌放成對,忌用小口甕肚瘦足藥壇,忌用葫蘆瓶。凡瓶忌雕花妝彩花架,忌置當空幾上,致有顛覆之患。故官哥古瓶,下有二方眼者,為穿皮條縛於幾足,不令失損。忌香煙燈煤熏觸,忌貓鼠傷殘,忌油手拈弄,忌藏密室,夜則須見天日。忌用井水貯瓶,味鹹,花多不茂,用河水並天落水始佳。忌以插花之水入口,凡插花水有毒,惟梅花、秋海棠二種毒甚,須防嚴密。
  
    瓶花之法

  牡丹花 貯滾湯於小口瓶中,插花一二枝,緊緊塞口,則花葉俱榮,三四日可玩。芍藥同法。一雲:以蜜作水,插牡丹不悴,蜜亦不壞。

  戎葵 鳳仙花 芙蓉花 凡柔枝花。】  以上皆滾湯貯瓶,插下塞口,則不憔悴,可觀數日。

  梔子花 將折枝根捶碎,擦鹽,入水插之,則花不黃。其結成梔子,初冬折枝插瓶,其子赤色,儼若花蕊,可觀。

  荷花 採將亂發纏縛折處,仍以泥封其竅,先入瓶中至底,後灌以水,不令入竅。竅中進水則易敗。

  海棠花 以薄荷包枝根水養,多有數日不謝。

  竹枝 瓶底加泥一撮。】  松枝,靈芝同吉祥草,俱可插瓶。


  後錄四時花紀,俱堪入瓶,但以意巧取裁。花性宜水宜湯,俱照前法。幽人雅趣,雖野草閑花,無不採插幾案,以供清玩。但取自家生意,原無一定成規,不必拘泥。靈芝,仙品也。山中採歸,以籮盛置飯甑上蒸熟曬乾,藏之不壞。 用錫作管套根,插水瓶中,伴以竹葉、吉祥草,則根不朽。上盆亦用此法。】
  冬間插花,須用錫管,不壞磁瓶,即銅瓶亦畏冰凍,瓶質厚者尚可,否則破裂。如瑞香、梅花、水仙、粉紅山茶、臘梅,皆冬月妙品。插瓶之法,雖曰硫黃投之不凍,恐亦難敵。惟近日色南窗下置之,夜近臥榻,庶可多玩數日。
  一法:用肉汁去浮油,入瓶插梅花,則萼盡開而更結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