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輝雄YorkHsu

2013/10/26

品香悟「道」---莊子「庖丁解牛」寓言談香的「技藝」與香的「道」

品香悟「道」---莊子「庖丁解牛」寓言談香的「技藝」與香的「道」 

從剛開始對香環境的陌生,經過一段時間的經驗累積,摸索探究,自我提昇,逐漸可以熟悉製香的「技藝」,到能完全掌握各種變化,能夠遊刃有餘。由於傳統香的「技藝」上的經驗,更能體會庖丁的心境,並且能思考如何在傳統香的「技藝」上的困境做突破。「庖丁解牛」寓言的意義與功能,可以發揮更高的成效。

在複雜的牛體中運刀而能遊刃有餘的寓意,即在紛紜複雜的社會及工作中,還能自由自在而不損傷精神,確實能提供我們豐富的思想資源。由「技藝」到「道」,是庖丁的心路歷程,文惠君從中了解到養生的道理,可見其中有共通的道理,就製香「技藝」而言,不應該只是單純的「技藝」,而可以提升到「道」的層次,推而廣之,人們不論從事任何職業,都應該要自我提昇「技藝」,以便能達到「遊刃有餘」的境界,「庖丁解牛」的心路歷程實可視為行業發展的典範。

香工藝是以本草天然藥材為主體,將藝術溶於生活以豐富生活的一種人文主張,其目的在於生活而不在於香。從「技藝」層面說,香「技藝」就是用香的「技藝」和品香的「技藝」。其中又以用香的「技藝」為主體,因為只有『用好香』才談得上『品好香』。當然,用香又不僅僅是一個技術問題,「技藝」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便成為一門藝術。

因此,我們不但要處置好一爐香,還要藝術地處置好一爐香。也就是說,對於香的製作,中國古代就已形成了一整套與中醫學說一脈相承的理論,有一個十分成熟完善的「技藝」體系,也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密不可分的部分。 中國的傳統香,與中藥的製作很相似,以天然香藥和中藥材為原料,也有各種各樣的配方。 不僅芬芳馥郁,還有清心、安神、開竅等很多養生功能。 人們把傳統香的製作概括為:得之於藥,制之於法,行之於文,成之於心

就是說:傳統香的製作「技藝」,要以本草天然藥材為原料,按照特定的程序和法度來完成,製香的人還要正心誠意,保持良好的心態。 正是由於秉承了這一理念,才使傳統香品不僅成為芳香之物,更成為開慧養生之藥。

香藥:是傳統香最核心的部分,它決定了香氣的特徵、香的功效、以及香的品級和檔次。 包括天然香料和一些中藥材。 天然香料,如沉香、檀香、安息香、乳香、降真香等;中藥材,如遠志、白花、大黃、白芷、丹皮、丁皮等。 由於天然香料基本都收入了中藥材,所以歷史上是不分的,統稱為香藥

不但要掌握香材的鑒別,香具的選擇,以及對天氣、火候、場所等因素的把握,抑或動作規範等「技藝」問題,還要注意用香者在整個操作過程中的藝術美感問題。欣賞用香者的處置香的「技藝」,應該給人以一種美的享受,包括境美、器美、材美和形美。香的處置藝術之美還表現為儀表的美與心靈的美。儀表指用香者的外表,包括容貌、姿態、風度等;心靈是指用香者的內心、精神、思想等,這些都可以通過用香者的設計、動作和眼神表達出來。

香「技藝」與香「道」是兩個內涵有別但卻無法分開的概念。在《莊子》書中,提到由「技藝」至「道」的寓言不少,於此略為探討「庖丁解牛」寓言來呼應「道」與「技藝」的解釋。

 (1)  “庖丁解牛見《莊子·養生主》。
庖丁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響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

文惠君曰:“嘻,善哉!技蓋至此乎?”庖丁釋刀對曰:“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

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全牛者;三年之後,未嚐見全牛也;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

依乎天理,批大卻,導大窾,因其固然。技經肯綮之未嚐微礙,而況大軱乎!良庖歲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

彼節者有閑,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閑,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於硎。

雖然,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動刀甚微,謋然已解,牛不知其死也,如土委地。提刀而立,為之而四顧,為之躊躇滿誌,善刀而藏之。”(《莊子養生主》)

 庖丁關於「道」與「技藝」的解釋:是因為它可以視為整個中國傳統藝術哲學的“原型”,對於整個中國藝術哲學具有奠基作用。文惠君限於世俗眼光,只是驚歎於庖丁的超人之「技藝」;而庖丁則馬上反駁說,他的境界已經遠遠超過了“宰牛之「技藝」”而達到了“宰牛之「道」”,自己已經遠遠不是一個一般意義上的屠夫,而是“遊於藝”的“藝術家”。

接下來,庖丁詳盡地介紹了自己“由「技藝」進「道」”的境界並非憑空地一蹴而就,而是二、三十年間、成千上萬的解牛實踐所造就的。

這個寓言故事隱含的「道」、「技藝」關係是:「道」來自於「技藝」,「技藝」升華於「道」。「道」是抽象的,無法透過感官知覺來掌握,因此必須透過「技藝」才能為人所了解。

「技藝」雖然可以展現「道」,但「技藝」本身不是「道」,就境界層次而言,「道」的境界超越「技藝」的層次,因此庖丁才會說:「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技藝」聯繫著工具材料與人的心理、生理條件,「道」則是物質條件與人的心理、生理條件相結合,由物質向精神轉化的結果,是人的思想與能力的昇華。

由「技藝」至「道」,「道」存乎「技藝」,物與我之間沒有間隔,「道」與「技藝」合而爲一,說明庖丁對技術達於藝術的創作過程的深刻體驗。

在進入「道」的境界時,消解了心與物的對立,也消解了手與心的距離,成爲一種妙合無間的自由人生體驗之過程。


「技藝」爲表現「道」的方式,亦即天「道」寄寓於「技藝」,由「技藝」而達到「道」才能神乎其技,因此「技藝」與「道」是不能斷然分開的。離開了「技藝」這個仲介,無疑是抽掉了悟「道」與入「道」的橋梁。「道」雖然不能離開「技藝」,而且透過「技藝」才能展現「道」,惟就價值與重要性而言,「道」顯然超越「技藝」,故庖丁所好者為「道」而非「技藝」。

2013/10/11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七明 周嘉冑 著---五代宋元明十七則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七明 周嘉冑 ---官掖諸香六十八則、秦漢三國十一則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七明 周嘉冑 ---五代宋元明十七則

靈芳國
後唐龍輝殿,安假山水一,鋪沉香為山阜,蘅薇水蘇合油為江池,苓藿丁香為林樹,熏陸為城部,黃紫檀為屋宇,白檀為人物,方圍一丈三尺。城門小牌曰:靈芳國。或雲平蜀得之者 。《清異錄》

香讌
李璟保大七年,召大臣宗室赴內,香讌凡中國外夷所出,以至和合煎飲,佩帶粉囊,共九十二種。江南素所無也 。《同上》

爇諸香晝夜不絕
蜀主王衍奢縱無度,常列錦步障,擊球其中,往往遠適而外人不知,爇諸香晝夜不絕。久而厭之,更爇皂莢以亂香氣。結繒為山及宮觀樓,觀於其上 。《續世說》注:繒,音增,絲織品的總稱。

鵝梨香
江南李後主帳中香法,以鵝梨蒸沉香用之,號鵝梨香 。注:李後主,即南唐國君李煜,精書法,善繪畫,通音律,詩和文均有一定造詣,尤以詞的成就最高。

焚香祝天
後唐明宗,每夕于宮焚香,祝天曰:某為眾所推戴,願早生聖人。為生民主
《五代史》

香孩兒營
宋太祖匡胤生於夾馬營,赤光滿室,營中異香,人謂之香孩兒營 。《稗雅》

降香嶽瀆
國朝每歲分遣驛使齋禦香。有事於五嶽四瀆名山大川。循舊典也 。歲二月,朝廷遣使,馳驛有事於海神,香用沈檀,具牲*(上敝下大);主者以祝文告於神前,禮異畢,使以餘香回福於朝 。《清異錄》
注:四瀆,星官名,屬井宿,共四星,一星在雙子座內,三星在麒麟座內,即麒麟座17號、13號、ε星。古人認為它們與我國的四條大河對應,故名。《晉書·天文志》:東井南垣之東四星曰四瀆,江、河、淮、濟之精也。

雕香看果
顯德元年,周祖創造供薦之物。世宗以外姓繼統,凡百物從厚,靈前看果,雕香為之 。《同上》
注:周祖即五代君周世宗柴榮。柴榮:(西元921959年),一稱柴世宗,漢族,邢州堯山柴家莊人(今河北邢臺隆堯),生於邢州龍岡(邢臺縣)。

香藥庫
宋內香藥庫在謻門外,凡二十八庫,真宗御賜詩一首,為庫額曰:每歲沈檀來遠裔,累朝珠玉實皇居,今辰禦庫初開處,充牣尤宜史筆書 《石休燕語》注:謻(音移)門,指宮殿的旁門

諸品名香
宣政間有西主貴妃金香,得名乃蜜劑者,若今之安南香也。

光宗萬機之暇,留意香品,合和奇香,號東閣雲頭香 ;其次則中興復古香,以占臘沉香為本,雜以龍腦、麝、身薦蔔之類,香味氤氳,極有清韻。

又有劉貴妃瑤英香,元總管勝古香,韓鈐轄正德香 ,韓禦帶清觀香,陳司門木片香,皆紹興幹淳間一時之勝耳;慶元韓平原制,閱古堂香氣味不減;

雲頭番禺有吳監稅菱角香,乃不假印手捏而成,當盛夏烈日中,一日而幹,亦一時之絕品,今好事之家有之。《稗史彙編》

宣和香兩則
宣和時,常造香於睿思東閣,南渡後,如其法制之,所謂東閣雲頭香也。馮當世在兩府,使潘穀作墨名曰:福庭東閣 。然則墨亦有東閣?《癸辛雜識外集》

宣和間,宮中所焚異香,有亞悉香、雪香、褐香、軟香、瓠香、猊眼香等

行香
國初行香本非舊制,祥符二年九月丁詔曰:宣祖、昭武皇帝、昭憲皇后自今忌前一日不坐,群臣進名奉慰,寺觀行香,禁屠,廢務。累朝因之,今惟存行香已 。王栐《燕翼貽謀錄》

齋降禦香
元佑癸酉九月一日夜,開寶寺塔表裏通明徹旦,禁中夜遣中使齎降禦香 。《行營雜錄》

僧吐禦香
藝祖微行至一小院旁,見一髡大醉,吐穢於地,藝祖密召小璫往某所,覘此髡在否,且以其所吐物狀來至御前視之,悉禦香也 。《鐵圍山叢談》注:藝祖,開國帝王。髡,音昆,古代指和尚。

麝香小龍團
金、章宗宮中,以張遇麝香小龍團,為畫眉墨

祈雨香
太祖高皇帝欲戮僧三千餘人。吳僧永隆請焚身以救免,帝允之。令武士衛其龕;隆書偈一首,取香一瓣,書:風調雨川順四字。語中侍曰:煩語階下,遇旱以 此香祈雨,必驗。乃秉炬自焚,骸骨不倒,遇香逼人,群鶴舞於龕頂上。乃宥僧眾。時大旱,上命以所遺香至天禧寺禱雨。夜降大雨,上嘉曰:此真永隆雨。上制詩美之。永隆,蘇州尹山寺僧也 。《剪勝野聞》

子休氏曰:漢武好道,遐邦慕德,貢獻多珍;奇香疊至,乃有辟瘟回生之異;香雲起處,百里資靈。然不經史載,或謂非真,固當事秉筆者,不欲以怪異使聞於後世人君耳。

但漢制貢香不滿觔不收,似希多而不冀精,遺笑外使,故使者憒憒不再陳,異懷香而返,僅留香豆許示異。

一國明皇,風流天子,篤愛助情香;至創作香箭,尤更標新。

宣政諸香,極意製造芳鬱,昭勝天都,珍異之品充貢尚方者,應上清大雄受供之餘,自非萬乘之尊,昌能享其熏烈,草野潛夫,猶得於穎楮間,挹其芬馥,殊為幸矣。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七明 周嘉冑 著---隋唐二十則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七明 周嘉冑 ---官掖諸香六十八則、秦漢三國十一則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七明 周嘉冑 ---隋唐二十則

香聞十裏
隋煬帝自大樑至淮口,錦帆過處,香聞十裏 。《煬帝開河記》

夜酣香
煬帝建迷樓,樓上設四寶帳,有夜酣香,皆雜寶所成 。《南部煙花記》

五方香
隋煬帝觀文殿前,兩廂為堂,各十二間,於十二間堂,每間十二寶櫥,前設五方香床,綴貼金玉珠翠,每駕至,則宮人擎香爐在輦前行 。《錦繡萬花穀》

拘物頭花香
大唐貞觀十一年,罽賓國獻扣物頭花,丹紫相間,其香遠聞 。《唐太宗實錄》
注:罽賓國,又作凜賓國、劫賓國、羯賓國。為漢朝時之西域國名。位於印度北部。即今喀什米爾一帶之地。

敕貢杜若
唐貞觀,敕下度支求杜若,省郎以謝暉詩雲:芳洲生杜若。乃責坊州貢之。 《通志》
注:杜若,花卉名。

助情香
唐明皇正寵妃子,不視朝政,安祿山初承聖睠,因進助情花香百粒,大小如粳米更色紅。每當寢之際,則含香一粒,助情發興,筋力不倦。帝秘之曰:此亦漢之慎恤膠也。《天寶遺事》

疊香為山
華清溫泉,湯中疊香為方丈 。《明皇雜錄》
注:這裏的方丈指的是建築,即堂室。

碧芬香裘
玄宗與貴妃避暑于興慶宮,飲宴于靈陰樹下,寒甚。玄宗命進碧芬之裘。碧芬出林氐國,乃騶虞與豹交而生,此獸大如犬,毛碧於黛,香聞數裏。太宗時國人致貢。上名之曰鮮渠上沮。鮮渠、華言碧;上沮、華言芬芳也 。《明皇雜錄》
注:興慶宮,唐代長安著名皇家宮殿,原是唐玄宗和楊貴妃的住所,號稱南內,為唐代長安三內之一。興慶宮現址位於西安市碑林區和平門外咸甯西路北,百年名校西安交通大學北門外,1958年建成新中國最早的大面積占壓遺址的文化公園。騶 虞,又名騶吾、騶牙。一種說法是騶虞就是白虎。《詩經》中有這個詞,《毛詩傳》解說是獸名,白虎黑文,不食生物。《辭海》中有騶虞的條目。不食生 的說法是神化的說法,白虎也是虎,虎而白,是白化現象,很罕見的。

濃香觸體
寶曆中,帝造紙箭竹皮弓,紙間蜜貯龍麝末香。每宮嬪群聚,帝躬射之,中者濃香觸體,了無痛楚。宮中名風流箭,為之語曰:風流箭中的人人願 《清異錄》

月麟香
玄宗為太子時,愛妾號鷥兒,多從中貴董逍遙微行,以輕羅造梨花散藥,袬以月麟香,號袖裏春,所至暗遺之 。《史諱錄》

鳳腦香
穆宗思玄解,每詰旦,于藏真島焚鳳腦香,以崇禮敬。後旬日,青州奏雲:玄解乘黃牝馬過海矣 。《杜陽雜編》
注,玄解,即處士伊祁玄解。他頭髮稠密而黑,臉如童顏,呼吸時氣清香潔淨。經常騎著一匹黃色的母馬,才有三尺高,不吃草和糧食,只喝醇酒,不用韁繩和轡頭,只用青氈墊在它的背上。經常在青州和兗州一帶遊覽。如果和別人交往,說千百年的事,都象親眼看見一樣。《太平廣記》

百品香
上崇奉釋氏,每舂百品香,和銀粉以塗佛室。又置萬佛山,則雕沈檀珠玉以成之 。《同上》

龍火香
武宗好神仙術,起望仙台以崇朝禮,複修降真台,焚龍火香,薦無憂酒 。《同上》

焚香讀章奏
唐宣宗每得大臣章奏,必盥手焚香然後讀之 。《本傳》

步輦綴五色香囊
鹹通九年,同昌公主出降,宅於廣化裏。公主乘七寶步輦,四面綴五色玉香囊,囊中貯辟寒香、辟邪香、瑞麟香、金鳳香,此香異國所獻也,仍雜以龍腦金屑。 刻鏤水晶、瑪瑙、辟塵犀為龍鳳花,其上仍絡以真珠玳瑁,又金絲為流蘇,雕輕玉為浮動。每一出遊,則芬馥滿路,晶熒昭灼,觀者眩惑其目。是時中貴人買酒于廣 化旗亭,忽相謂曰:坐來香氣何太異也?同席曰:豈非龍腦耶?曰:非也。余幼給事于嬪禦宮,故常聞此香,未知由何而致。因顧問當壚者,遂雲宮主 步輦夫以錦衣換酒於此也。中貴人共視之,益歎其異 。《杜陽雜編》
注:唐懿宗李推共有八個女兒,同昌公主居長,也是最受懿宗疼愛的一個公主。同昌公主閨名李梅靈,母親是號稱長安第一美人的郭淑妃。

玉髓香
上迎佛骨,焚玉髓之香,香乃訶陵國所貢獻也 。《同上》
注:訶陵國,古南海國名,在今越南北部紅河流域。

沈檀為座
上敬天竺教,制二高座賜新安國寺。一為講座。一為唱經座。各高二丈。砑沈檀為骨,以漆塗之 。《同上》
注:天竺教,古印度的一個宗教教派。

刻香檀為飛簾
詔迎佛骨,以金銀為寶剎,以珠玉為寶帳香舁。刻香檀為飛簾花檻。瓦木階砌之類 。《同上》

含嚼沉麝
甯王驕貴,極於奢侈,每與賓客議論,先含嚼沈麝,方啟口發談,香氣噴于席上
《天寶遺事》
注:甯王,即李憲,睿宗長子,本名成器(六七九-七四一)。以皇位讓于玄宗,史稱讓皇帝,封甯王。善畫馬。開元興慶池南華尊樓下壁上有六馬滾麈圖,內明皇最愛玉面花聰,謂無纖悉不備,風鬃霧鬣,信偉如也。卒年六十三。


升霄靈香
公主薨,帝哀痛。今賜紫尼及女道冠,焚升霄降靈之香,擊歸天紫金之磬,以導靈升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七明 周嘉冑 著---秦漢三國十一則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七明 周嘉冑 ---官掖諸香六十八則、秦漢三國十一則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七明 周嘉冑 ---秦漢三國十一則


熏香
莊公曹,縛管仲以予齊使,受而以退。比至,三釁或為熏 。《齊語》
注:以香塗身曰釁。這句話的意思是,管仲到了齊國,君為了迎接這位聖賢,多次用香塗身,又多次用香薰蒸,以表達對管仲求賢若渴的誠意和尊重。

《魏武令》雲:天下初定,吾便禁家內不得熏香 《三國志》
注:天下初定,國力空虛,熏香亦不允用,可見熏香實是奢侈之物。品香者亦當記之,量力而行。

西施異香
西施舉體異香,沐浴竟,宮人爭取其水,積之罌甕,用灑惟幄,滿室皆香。甕中積久,下有濁滓,凝結如膏,宮人取以曬乾,錦囊盛之,佩於寶,抹香踰于水 。《采蘭雜誌》
注:古今體香者甚多,唯西施、玉環出名。體香之來源無外三者,一者性香(性香是女性體內雌二醇等與某些飲食中化學成分作用的結果,通常隨著年齡增長而發生變化,到了青春發育階段則更為濃郁誘人,異性感受最為明顯),一者丁酸酯香(丁酸酯存在於人體分泌的汗液中。汗液中存在這種物質多了會發出臭味,惟有其濃度適中,才是女性別具魅力的體香),再者飲食所成。前兩者皆是體內分泌之物,只是西施玉環分泌過多之故也。餘觀此說,未免過矣,應是于浴湯之中加芳香物者故也,不然何來濁滓乎?

迫駕香
夫人有迫駕香
注:夫人(?-西元前194年)一稱戚姬,名懿,祖籍秦末漢初定陶(今山東定陶)人,是漢高帝劉邦的寵妃,曾隨劉邦征戰四年,她也是西漢初年的歌舞名家,她擅跳翹袖折腰之舞,還長於鼓瑟,節奏分明,情感飽滿細膩,劉邦聽之常不由自主地隨聲唱和,高興時,兩人開懷大笑,憂傷時則相對唏噓不已。

燒香禮神
《漢武故事》:昆邪王殺休屠王,來降,得金人之神,置之甘泉宮。金人者,皆長丈餘,其祭不用牛羊,惟燒香禮拜。金人即佛,武帝時已崇。事之不始于成帝也
注:昆邪王和休屠王都是匈奴在隴西地區的統治者。休屠王、昆邪王準備降漢的時候,休屠王突然變卦,被霍去病斬殺.太子淪為奴隸,為皇室養馬.後來漢武帝發 現休屠王的太子細心認真,從不馬虎了事,馬養得又肥又胖,十分喜愛他.因霍去病北擊匈奴得到休屠王祭天的金人一尊,就賜其姓為金.

龍華香
漢武帝時海國獻龍華香

百蘊香
趙後浴五蘊七香湯,婕妤浴荳蔻湯,帝曰:後不如婕體自香。後乃燎百蘊香,婕妤傅露華百英粉 。《趙後外傳》
注: 趙後,即趙飛燕。趙飛燕(前32年-前1年),原名宜主,是西漢漢成帝的皇后和漢哀帝時的皇太后。趙飛燕是一位在中國歷史上傳奇的人物。在《漢書》中對她 的描述僅僅只有少數幾句,但關於她的野史卻有許多。在中國民間和歷史上,她以美貌著稱,所謂環肥燕瘦講的便是她和楊玉環,而燕瘦也通常用以比喻體態輕 盈瘦弱的美女。同時她也因美貌而成為淫惑皇帝的一個代表性人物。 婕妤(jiéyú,亦寫作倢伃。妃嬪稱號。其名之意,據《漢書·外戚傳》顏師古注,倢,言接幸於上也。伃,美稱也。漢代婕妤往往晉封皇后。漢武帝置,為妃嬪之首。漢代還有個趙婕妤,是漢武帝劉徹的妃子,但不是上文的婕妤,兩者相距80多年。

九回香
婕妤又沐以九回香,膏發,為薄眉,號遠山黛;施小朱,號慵來妝

坐處餘香不歇
趙飛燕雜熏諸香,坐處則餘香百日不歇

昭儀上飛燕香物
飛燕為皇后,其女弟在昭陽殿遺飛燕書。曰:今日嘉辰,貴姊懋膺洪冊。謹上襚三十五條。以陳踴躍之心。中有五層金博山爐,青木香,沈水香,香螺卮,九真雄麝香等物 。《西京雜記》
注:女弟,這裏指的是妹妹。《爾雅˙釋親》:夫之姊為女公,夫之女弟為女妹。

綠熊席熏香
飛燕女弟昭陽殿臥內,有綠熊席,其中雜熏諸香,一坐此席,餘香百日不歇 。《同上》

餘香可分
魏王操臨終遺令曰:余香可分與夫人。諸舍中無所為學,作履組賣也 《三國志》
注:魏王即曹操。曹 操《遺令》中說:我的婢妾和歌舞藝人都很辛苦,讓他們住在銅雀台(遺址在今河北臨漳縣西南二十公里鄴城遺址內),好好安置他們,在台正堂上放六尺床,掛上 靈帳,早晚上食物供祭,每月初一、十五兩天,從早至午,要向帳中歌舞奏樂。你們要時時登上銅雀台,看望我西陵的墓地。餘下的香可分給夫人,不用它祭祀。 各房的人無事做,可以學著製作帶子、鞋子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