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輝雄YorkHsu

2013/11/9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八明 周嘉冑 著---漢晉香事十五則、唐宋元明香事八則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八明 周嘉冑 著---漢晉香事十五則、唐宋元明香事八則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八明 周嘉冑 著---漢晉香事十五則

飛氣香
飛氣之香,玄脂朱陵返生之香,真檀之香,皆真人所燒之香 。《三洞珠囊隱記》

蘅薇香
漢光武建武十年,張道陵生於天目山。其母初夢大人,自北魁星中降至地長丈餘。衣繡衣,以蘅薇香授之。既覺,衣服居室,皆有異香,經月不散。感而有孕。及生日,黃雲籠室,紫氣盈庭,室中光氣如日月,複聞昔日之香,浹日方散 。《列仙傳》

蘅蕪香
漢武帝息延涼室,夢夫人授帝蘅蕪香,帝夢中驚起,香氣猶著衣枕間,曆月不歇。帝謂為遺芳夢 。《拾遺記》

平露金香       
司命君,王易度游於東板廣昌之城,長樂之鄉,天女灌以平露金香,八會之湯,瓊鳳玄脯 。《三洞珠囊》

訶黎勒香
高仙芝伐大樹,得訂黎勒香,五六寸,置抹肚中,覺腹痛,仙芝以為祟,欲棄之。問大食長老,長老雲:此香人帶,一切病消,其作痛者,吐故納新

李少君奇香
帝事仙靈,惟謹,甲帳前置靈瓏十寶紫金之爐,李少君取彩蜃之血,丹虹之涎,靈龜之膏,阿紫之丹,搗幅羅香草,和成奇香。每帝至檀前,輒燒一顆,煙繞梁棟 間,久之不散。其形漸如水紋項之蛟龍魚鱉,百怪出沒其間;仰視股栗,又然靈音之燭,眾樂迭奏;於火光中 。不知何術,幅羅香草出賈超山。《奚囊橘柚》

女香草
女香草出繁繢,婦女佩之則香聞數裏,男子佩之則臭昔海上。有奇丈夫拾得此香,嫌其臭,棄之;有女子拾去,其人跡之香甚欲奪之;女子疾走,其人逐之不及,乃止。故語曰:欲知女子強,轉臭得成香。《呂氏春秋》雲:海上有逐臭之夫。疑即此事 。《奚囊橘柚》注:繁繢,山名,《山海經》上有載,具體位置待考。

石葉香
魏文帝以文車十乘迎薛靈芸,道側燒石葉之香,其香重疊,狀如雲母,其香氣辟惡厲之疾,此香腹題國所進也 。《拾遺記》

都夷香
香如棗核,食一顆曆月不饑,以粟許投水中,俄滿大盂也 。《洞寒記》

茵墀香
漢靈帝熹平三年,西域國獻茵墀香,煮為湯辟癘,宮人以之沐浴,余汁入渠,名曰:流香渠 《拾遺記》

九和香
天人玉女搗羅天香,持擎玉爐燒九和之香 。《三洞珠囊》

五色香煙
許遠遊燒香,皆五色香煙出 。《同上》

千步香
南海山出千步香,佩之香開千步。今海隅有千步草,是其種也。葉似杜若,而紅碧間,《雜貢藉》曰:南邵貢千步香 《述異記》

百濯香
孫亮作綠琉璃屏風,甚薄而瑩徹,每於月下清夜舒之。常寵四姬。皆振古絕色:一名朝姝,二名麗居,三名洛珍,四名潔華。使四人坐屏風內,而外望之,了無隔, 惟香氣氣不通於外。為四人合四氣香,殊方異國所出,凡經踐躡宴息之處,香氣沾衣,歷年彌感,百浣不歇,因名曰:百濯香。或以人名香,故有朝姝香,麗居 香,洛珍香,潔華香。亮每遊,此四人皆同與席,來侍皆以香名前後為次,不得亂之。所居室名思香媚寢 《拾遺記》

西域奇香
韓壽為賈充司空掾。充女窺見壽,而悅焉。因婢通殷勤,壽踰垣而至。時西域有貢奇香,一著人經月不歇。帝以賜充,其女密盜以遺壽,後充與壽宴,聞其芬馥,意知女與壽通,遂秘之以女妻壽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八明 周嘉冑 著---唐宋元明香事八則

韓壽餘香
唐晅妻亡,悼念殊甚。一夕複來相接,如生平歡。至天明訣別,整衣,聞香鬱然,不與世同,晅問此香何方得?答言:韓壽餘香 《廣豔異》

罽賓國香
咸通中崔安潛以清德峻望,為鎮時風,宰相楊收師重焉。楊召崔飲宴,見廳館鋪陳華煥,左右執事皆雙鬟珠翠,前置香一爐,煙出成樓臺之狀,崔別聞一香氣,似非 爐煙及珠翠所有者,心異之,時時四顧,終不諭香氣。移時,揚曰:相公意似別有所矚?崔公曰:某覺一香氣異常酷烈。揚顧左右,令於廳東間閣子內縷金 案上,取一白角碟子,盛一漆球子。呈崔曰:此是罽賓國香。崔大奇之 。《盧氏雜記》

西國異香
僧守亮通《周易》,李衡公禮敬之。亮終時衛國率賓客致祭,適有南海使送西國異香,公於龕前焚之,其煙如弦穿屋而上,觀者悲敬 。《語林》

香玉辟邪
唐肅宗賜李輔國香玉辟邪二,各高一尺五寸,奇巧殆非人間所有。其玉之香,可聞于數百步。雖鏁之于金函石匱,終不能掩其氣。或以衣裾誤拂,則芬馥經年。縱澣 渥數回,亦不消歇。輔國嘗置於座側,一日方巾櫛,而辟邪忽一大笑、一悲號。輔國驚愕失據,而囅然者不已,悲號者更涕泗交下。輔國惡其怪,碎之如粉。其輔國 所居裏巷,酷烈彌月猶在,蓋舂之為粉而愈香故也。不周歲而輔國死焉。初碎辟邪。輔國嬖孥慕容宮人,知異嘗,私隱屑二合。魚朝恩以錢三十萬買之,及朝恩將伏 誅,其香化為白蝶,升天而去 。《唐書》

刀圭第一香
康昭宗,嘗賜崔胤香一,黃綾角約二兩。禦題曰:刀圭第一香。酷烈清妙,焚豆大許,亦終日旖旎。蓋鹹通中所制,賜同昌公主者。 《清異錄》

一國香
赤土國在海南,出異香,每燒一丸,香聞數百里,號一國香 。《諸番記》注:赤土國,在馬來半島上。

鷹嘴香,一名吉羅香
番禹牙儈徐審與舶主何吉羅洽密,不忍分判,臨岐出如鳥嘴尖者三枚,贈審曰:此鷹嘴香也,價不可言。當時疫,於中夜焚一顆則舉家無恙。後八年,番禺大疫,審焚香,闔戶獨免。餘者共事之。呼為吉羅香 。《清異錄》

特迦香
馬愈雲:餘謁西域使臣乃西域缽靈?國人也。坐臥尊嚴,言語不苟,飲食精潔,遇人有禮,荼敘畢。餘以天蠶絲所縫折疊葵葉扇奉之,彼?翫再四,拱手笑謝。因命 侍者移熏爐在地中,抌內取出一黑小盒,啟香爇之,香雖不多,芬芳滿室,即以小盒盛香一枚見酬雲:此特迦香也,所爇者;即是佩服之,身體常香,神鬼畏服, 香經百年不壞 。今以相酬,祇宜收藏護體,勿輕焚爇。國語、特迦,唐言、辟邪香也。餘締視之,香細膩,淡白,形如雀卵,嗅之甚香,連盒受之,拜手相謝。辭退間,使臣複 降床,躡履再揖而出。歸家,爇香米許,其香聞於鄰屋,經四五日不歇,連盒春於先母,先母納匣笥中,衣服皆香,十餘年後,余尚見之,先母即世?,惟盒存,而 香已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