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著作人

我的相片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源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前身是”施金玉三房”

前人蓽路藍縷,“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260年的製香世家傳承至今,經歷過時代的變遷、世代的交替、家族的分家,唯一不變的是 – 對製香業的堅持,在第七代的兄弟分家之後,繼承工廠的老三施起燻先生不得不在”施金玉”的招牌後加了”三房”二字以示區別。

歷經風雨飄搖的歲月總算傳承到了第八代~施燁志,一個新人類的手中,他不斷在思考:“傳承與創新”,似矛盾又糾結的概念,一種被現代人快遺忘的古老工業,如何在蛻變之後還保留古老的精髓,如何守住前人的製香堅持再加上更接近現代人生活之品香趣味。

於是,【施金玉沐香齋】終於誕生。

“施金玉”~一個260年的製香世家,代表的是傳承;
“沐香齋”~一個現代人養生香品的創生,代表的是創新;
【施金玉沐香齋】~是傳承與創新的融合;
雖然說是創新,但真正的內涵是”復古”,只是恢復了我們快遺忘了的古代文人品香生活。

孟子愛香,曾說:“香為性性之所欲,不可得而長壽”。孟子不僅喜香,而且闡述了香的道理,認為人們對香的喜愛是形而上的,是人本性的需求。

明屠隆道:
香之為用,其利最薄。物外高隱,坐語道德,焚之可以清心悅神。

四更殘月,興味蕭騷,焚之可以暢懷舒嘯。

晴窗塌帖,揮塵閔吟,溫燈夜讀,焚以遠闢睡魔。

謂古伴月可也。紅袖在側,秘語談私,執手擁護,焚以熏心熱意。

謂士助情可也。塵雨閉窗,午睡初足,就案學書,啜茗味淡,一爐初熱,香藹馥馥撩人。

更宜醉筵醒客。皓月清宵,冰弦曳指,長嘯空樓,蒼山極目,未殘爐熱,香霧隱隱繞簾。

又可祛邪辟穢,隨其所適,無施不可。”

文人們不僅燒香,還要燒出情趣來,燒出意境來,燒出學問來。古代“學界”對香作為“雅文化”與“菁英文化”的品質,同時也把香納入了日常生活的範疇,而沒有使它局限在祭祀、宗教之中,這對香文化的普及與發展都是重要的。

因此,【施金玉沐香齋】要繼續傳承製香的良心,對香的堅持仍是遵照古法,用最天然最單純的原料,加上最真誠的用心,獻給十方眾生,用最真的香獻給仙佛,也要讓現代人重新體認香文化的趣味、深度與美感,進而感受天地造化之美好!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

旗艦店/新北市板橋區漢生東路12531(新板大遠百正對面巷子內)


電 話/02-29568333
手 機/0986-813-088

營業時間:早上0930時至晚上2030時公休日為每周日公休

PChome Online
商店街/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http://www.pcstore.com.tw/scymsj/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官網

http://www.scy1756.com.tw/

“施金玉沐香齋”的中藥香特色:
1. 所有中藥香的原料都是採購上等中草藥原材 à 打磨成粉末 à 依照古法配方調配出完美的比例 
2. 完全不添加任何香精、香油、香水、合成香料、石灰、塑化劑、雜木纖維等化學或不必要之添加物
3. 百分之百天然之上等中草藥原料, 含油量高, 藥性純正, 纖維質少, 所以不薰不燥, 不嗆不刺, 味道温和卻濃郁甘醇, 除了主成分的特殊芳香之氣得到充分的發揮之外, 配方的完美比例使得香氣和順, 更創造了豐富的層次。
4. “施金玉沐香齋”天然中草藥配方是除了禮佛、祭祀之外, 一種歡喜、安神、定心、釋放、修補、淨化、淨煞、除穢、去惡、辟邪、養生的生活必需品, 讓我們來體會古代文人的品香生活, 讓現代人在忙於科技與追求效率的緊張生活之餘, 透過好香引領進入更有靈性的空間, 柔化身心, 清淨心靈, 創造更美好的人生!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店家名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客服中心:

如有問題,請按此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客服中心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如果依照用途和外型、顏色,香又可區分為:線香、臥香、香環、小香盤、微盤、香塔、香珠。
1.
財神香 五形俱足, 升官發財

2.降真香 引降諸真, 去邪化煞 
3.
牡丹香 功名利祿, 富貴吉祥

4. 清淨法喜, 身心舒暢 
5.
靜心除穢, 養神安眠

6.蒼朮香 淨宅化溼, 除惡去窮 
7.
零陵香 消災除障, 修養生息

8.桂花香 貴人貴氣, 宅地生輝 
9.
龍腦香 開竅醒神, 高貴顯逹

 

搜尋文章

2014/1/15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十三明 周嘉冑 著---香緒餘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十三明 周嘉冑 ---香緒餘

香字義卅二字
《說文》曰:氣芬芳也 。,從黍從甘。徐鉉曰:稼穡作甘 。篆黍甘作香;隸作香;又薌與香同
《春秋傳》曰:黍稷馨香。凡香之屬皆從香

香之遠聞曰馨
香之美曰、音使
香之氣曰馦、火兼反
   曰馣、音淹
   曰馧、於雲反
   曰馥、扶福反
   曰馤、音愛
   曰、方減反
   曰馪、音賓
   曰馢、音箋
   曰馛、步末及
   曰馝、音弼
   曰 、上同
   曰馞、音悖 ¤重複
   曰 、天含反
   曰馩、音焚
   曰、上同
   曰、奴昆反
   曰馫、音彭、磅、謗,大香
   曰馟、他胡反
   曰、音倚
   曰馜、音你
   曰、普沒反
   曰 滿結反
   曰、普減反
   曰、烏乳反
   曰馞、音瓢 ¤重複
   曰馡、甫微切
   曰 [香冓]、音歐  
   曰馠、音含 香也
   曰、毗招切
   曰 、魚胃切
  
香花七則

十二香名義
吳門於永錫專好梅花,吟十二香詩。今錄香名。《清異錄》
萬選香  拔枝剪折,逍休繁種    
水玉香  清水玉缸,參差如雪;
二色香  帷幔深置,脂粉同妍    
自得香  簾幕窺蔽,獨享馥然;
撲凸香  巧扮插鬢,妙麗無比    
筭來香  采折湊然,計多受賞;
富貴香  簪齟其賞,金玉揮映    
混沌香  夜室映燈,暗中拂鼻;
盜唔香  就樹臨瓶,至減竊取    
君子香  不假風力,芳譽遠聞;
一寸香  醉藏懷袖,馨聞斷續    
使者香  專使貢持,臨門遠送

十八香喻士
王十朋 有《十八香詞》廣其義,喻之以士
  
異香牡丹 稱國士   
溫香芍藥 稱治士   
國香蘭  稱芳士
天香桂  稱名士   
暗香梅  稱高士   
冷香菊  稱傲士
韻香荼蘼 稱逸士   
妙香薝蔔 稱開士   
雪香梨  稱爽士
細香竹  稱曠士   
嘉香海棠 稱雋士   
清香運  稱潔士
梵香茉莉 稱貞士   
和香含笑 稱粲士   
奇香臘梅 稱異士
寒香水仙 稱奇士   
柔香丁香 稱佳士   
闡香瑞香 稱勝士

南方花香三則
南方花皆可合香。如茉莉、闍提、佛桑 、渠那花 ,本出西域,佛書所載,其後本來自閩嶺,至今遂盛。

又有大含笑花,素馨花,就中小含笑花,香尤酷烈。其花常若菡萏之未放者,故有含笑之名;又有麝香花,夏開,與真麝香無異;又有麝香木,亦類麝香氣。此等皆畏寒,故北地莫能植也;或傳,美家香用此諸花合香。
  
溫子皮雲;素馨茉莉,摘下花蕊,香才過,即以酒噀之複香。凡是香蒸過為佳,每四時遇花之香者,皆以次蒸之,如梅花、瑞香、酴醾、梔子、茉莉、木犀及橙橘花之類,皆可蒸,他日爇之則群花之香畢備。
  

花熏香訣
用好降真香結實者截斷,約一寸許,利刀劈作薄片。以豆腐漿煮之,俟水香,去水,又以水煮至香味去盡,取出再以末茶或葉茶煮百沸,濾出,陰乾。隨意用諸花熏之。其法,用淨瓦缶一個,先花一層,鋪香片一層,又鋪花片及香片,如此重重鋪蓋了,以油紙封口,飯甑上蒸少時,取起,不可解開,待過數日以燒之,則香氣全美 ;或以舊竹壁簣,依上煮制代降真,采橘葉搗爛代諸花,熏之其香清古,若春時曉行山徑,所謂草木真天香者殆此之謂與。
  
橙柚蒸香
橙柚為蒸香,皆以降香為骨,去其夙性而重入焉。各有法,而素馨之熏最佳 。《稗史彙編》
  

香草名釋十一則

遁齋《閑覽》雲:楚辭所詠香草,曰蘭,曰蓀,曰茝,曰藥,曰囂,曰芷,曰荃,曰蕙,曰蘼蕪,曰茳蘺,曰杜若,曰杜蘅,曰藒車,曰留荑,其類不一,不能盡識其名狀。
識者但一謂之香草而已。其間亦有一物而備數名,亦有舉今人所呼,不同者如蘭一物。傳謂其有國香,而諸家之說,但各以已見,自相非毀莫辨其真,或以為都梁,或以為澤蘭,或以為猗蘭草,今當以澤蘭為正。
山中又有一種葉大如麥門冬,春開花極香,此別名幽蘭也;蓀則溪澗中所生,今人所謂石菖蒲者;然實非菖蒲,葉柔脆易折,不若蘭蓀葉,堅勁雜小石,清水植之盆中,久而愈□茂可愛;茝、藥、虈、芷,雖有四名,止是一物,今所謂白芷是也。

蕙即零陵草也,蘼蕪即芎藭苗也,一名茳蘺,杜若即山姜也,杜蘅今人呼為馬蹄香,惟荃與藒車,留荑,終莫窮識。騷人類以香草比君子耳。他日求田問舍,當遍求其本,刈植欄襤,以為楚香亭欲。芬芳滿前,終日幽對,可想見騷人之雅趣。以寓意耳。

《通志草木略》雲:蘭即蕙,蕙即熏,熏即零陵香 。楚辭雲;滋蘭九畹,植蕙百畝 ,互言也。

古方謂之熏草,故《名醫別錄》出熏草條 ;近方謂之零陵香,故《開寶本草》出零陵香條 ;《神農本經》謂之蘭;余昔修之,《本草》以二條貫于蘭後,明一物也。且蘭舊名煎澤草 ,婦人和油澤頭,故名焉

《南越志》雲:零陵香,一名燕草,又名熏草,即香草,生零陵山谷 。今湖嶺諸州皆有。

又《別錄》雲:熏草一名蕙草 。名熏,蕙之為蘭也。以其質香,故可以為膏澤,可以塗宮室。

近世一種草,葉如茅香而嫩,其根謂之土續斷,其花馥鬱,故得名

誤為人所賦詠之澤蘭曰白芷、曰白茝、曰虈、曰莞、曰苻蘺,楚人謂之藥,其葉謂之蒚,與蘭同德,俱生下濕
澤蘭,曰虎蘭、曰龍棗蘭、曰虎蒲、曰水香、曰都梁,香如蘭而莖方,葉不潤,生於水中,名曰水香

茈胡曰地熏、曰山菜 、曰葭草、葉曰芸蒿;味辛可食 ,生於銀縣者,芬馨之氣射于雲霄間,多白鶴青鷥翔其上

《瑣碎錄》雲:古人藏書辟蠹用芸。芸,香草也。今七裏香是也。南人采置席下,能去蟲虱。香草之類,大率多異名,所謂蘭蓀,蓀,即菖浦也;蕙,今零陵香也;茝,白芷也。

朱文公《離騷》注雲:蘭蕙二物,《本草》言之甚詳。大抵古之所謂香草,必其花葉皆香,而燥濕不變,故可刈而為佩;今之所謂蘭、蕙,則其花雖香,而葉乃無氣,其香雖美,而質弱易萎,非可刈佩也。

四卷都梁香內,蘭草、澤蘭,餘辯之審矣。今複捃拾諸論,似贅而欲其該備,自不避其繁瀆也。

修制諸香十品
  
飛樟腦
樟腦一兩,兩盞合之以濕紙,糊縫,文武火,半時取起,侯冷用之;次將樟腦,不拘多少,研細、篩過,細劈,拌勻,捩薄荷汁少許,酒土上,以淨棡,合定,濕紙條固四縫,甑上蒸之,腦子盡飛上碗底,皆成冰片;樟腦,石灰等分用,研極細,用無油銚子貯之,磁片蓋定,四面以紙封固,如法勿令透氣;底下用木炭火,少時取開,其腦子已飛在盤蓋上,用雞翎掃下稱,再與石不等分,如前之,凡六七次,至第七次可用慢火一日而止,掃下腦;又杉木盒子鋪在內,以乳汁浸二宿,封固口不令透氣,掘地四五尺,窨一月,不可入藥。
又樟腦一兩,滑石二兩,一處同研入新銚子內,文武火之。上用一器冊蓋之,自然飛在蓋上,其味奪真。《同上》
  
篤耨
制篤耨白黑相雜者,用盞盛上飯甑蒸之,白浮于面,黑沉於下《瑣碎錄》
  
乳香
制乳香,尋常用指甲、燈草、糯米之類同研,及水浸缽,研之皆費力;惟紙裹置壁隙中,良久取研即粉碎矣。
又法:于乳缽下著水輕研,自然成末,或於火上,紙裹略烘。《同上》
  
麝香
研麝香,須著少水,自然細,不必羅也,入香不宜多用,及供神佛者去之。
  
龍腦
龍腦須別器研細,不可多用,多則掩奪眾香。《沉譜》
  
檀香
制須揀真者,劍如米粒許,熳火炒,令煙出紫色,斷腥氣即止。每紫檀一斤,薄作片子,好酒二升以慢火煮幹;略檀香劈作小片,茶清浸一宿,控出焙乾;以蜜酒同拌,令勻,再浸,慢火炙幹 ;檀香細劍,水一升,白蜜半斤,同入鍋內煮五七十沸,控出焙乾;檀香砍作薄片子,入蜜拌之,淨器炒,如幹旋,旋入蜜,不住手攪動,勿令炒焦,以黑褐色為度。俱《沉譜》

沈香
制沉香細劍,以絹袋盛,懸於銚子當中,勿令著底,蜜水浸,慢火煮一日 ,水盡更添,今多生用。
  
藿香
制凡藿香,甘草,零陵之類,須揀去枝梗,雜草,曝令乾燥,揉碎揚去塵土,不可用水煎損香。

葇香
制茅香,須揀好者,劍細,以酒蜜水潤一夜,炒,令黃燥為度。
  
甲香
制甲香,如龍耳者好,自餘小者次也。取一二兩,先用炭汁一盤煮盡,後用沉煮,方同好酒一盞煮,盡入蜜半匙,炒如金色,黃泥水煮令透明,遂片淨,洗,焙乾炭不煮兩日,淨洗以蜜湯煮幹。
甲香以米泔水浸三宿後,煮煎至赤,沫顏沸令盡泔清為度,入好酒一盞同煎,良久取出,用火炮色赤;更以好酒一盞潑地,安香於潑地上,盆蓋一宿,取出用之。甲香以漿水泥一塊同浸三日,取出候幹,刷去泥,更入漿水一盤煮幹為度,入好酒一盞,煮幹,於銀器內炒令黃色;甲香以及煮去膜,好酒煮幹。
甲香磨去齟齬,以胡麻膏熬之,色正黃,則用蜜湯洗淨,入香。宜少用。


修制過程七章
  
煉蜜
白沙蜜若干,綿濾入磁,油紙重疊蜜封口,大釜內重湯煮一日取出,就於炭火上煨煎數沸,使出盡水氣,則經年不變;若每斤加蘇合油二兩,更妙;或少入樸硝,除去蜜氣尤佳;不可太過,過即濃厚,和香多不勻。
  
煆炭
凡治香用炭不拘黑白,熏煆作火,罨于密器冷定,一則去炭中生薪,二則去炭中雜穢之物

  
火芻
火芻香宜慢火,如火緊,則焦氣。《沉譜》
  
合香
合香之法,貴於使眾香成為一體。麝滋而散,撓之使勻,沉實而腴,碎之使和,檀堅而燥,揉之使膩,比其性,等其物,而高下之。如醫者之用藥,使氣味各不相掩。《香史》
  
搗香
香不用羅,量其精粗搗之,使勻,太細則煙不永,太粗則氣不和,若水麝、波律、硝,別器研之。《同上》
  
收香
水麝忌暑,波律忌濕,尤宜護持。香雖多,須置之一器,貴時得開闔,可以診視。《同上》
  
窨香
香非一體,濕者易和,燥者難調;輕軟者然速,重實者化遲,以火煉結之,則走泄其氣,故必用淨器拭極幹貯窨,令密掘地藏之,則香性粗入不復離解。新和香必須入窨,貴其燥濕得宜也。每約香多少貯以不津磁器,蠟紙密封於淨室中,掘地窗深三五寸,月餘逐旋取出,其香尤旖馜也 《沉譜》
  
用香兩則

焚香
焚香必于深房曲室,用矮桌置爐與人膝平,火上設銀葉或雲母,制如盤形以之觀香,香不及火自然舒慢,無煙燥氣 。《香史》
   
熏香
凡欲熏衣,置熱湯於籠下,衣覆其上,使之沾潤,取去,則以爐爇香。熏畢,疊衣入笥篋,隔宿衣之,餘香數日不歇 。《洪譜》
  
修制器材八類
  
香爐
香爐不拘金、銀、銅、玉、錫、瓦、石,各取其便,用或作狻猊、獬、象、鳧鴨,之類;隨其人之意作項,貴穹窿,可泄火氣,置竅不用太多,使香氣回,薄則能耐久。
  
香盛
盛,即盒也。其所盛之物,與爐等,以不生枯燥者皆可,仍不用生銅之器,易腥潰。
  
香盤
用深中煮以沸湯瀉中,令其蓊鬱,然後置爐其上,使香易著物
  
香匕
平不置火,則必用圓煮取香,抄末,則必用銳者。
  
香筋
和香取香,總直用筋。
  
香壼
或范金,或埏土為之,用藏匕筋。
  
香罌
窨香用之,深中而掩土。
  
香範
鏤木以為之,以範香塵,為篆文燃于飲席或佛像前,往往有至二三尺者
右《顏史》所載。
當時尚,自若國朝,宣爐、敝盒、筋,等器,精妙絕倫,惜不令雲龕居士賞之。
古人茶用香料印作,龍鳳團香爐,制狻猊、鳧鴨形,以口出香,古今去取,若此之不侔也。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網誌精選創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