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8

香在道教儀式中被普遍使用與道教齋醮用香-----轉載

香在道教儀式中被普遍使用與道教齋醮用-----轉載

香在道教儀式中被普遍使用,《三國志·吳書》中提到道士于吉在江東教人燒香讀道書,是道士用香的較早記載。南北朝時的道館中照例要設香爐,可見用香極為普遍。

道教齋醮的靈香,被列為香、花、燈、水,果五供之首,認為可降天地,致萬神,禳災禱福,所以道教祭祀用香,要專門合制而成。

早期道教齋醮用香,曾經以白茅作為通靈的信物。除了選用山中的白茅為香品外,唐代齋醮使用的香品有五香:沉香、熏陸、白檀、青木、丁香。

南宋景定元年(1260),廬山太平興國宮為國家設齋醮,朝廷賜奉安禦香,香品有沉香三十兩,箋檀香、降真香各十斤。大型齋醮的祭祀用香,須使用專門合制而成的信靈香,此信靈香就是降真香。

道教的用香,有比較嚴格的規定。如道教舉行齋醮法事,三上香是必行的科儀。齋醮中的三上香貫穿儀式始終,以各種方式重複奉道的主題。

道教的表生萬物,作為多數的象徵,此是向三清尊神祈求禱告之意,三上香各有意蘊:一撚上香願達太清境,二撚上香願達上清境,三撚上香願達玉清境。

道教拈香有講究,拈香須用左手,道教認為左手是淨手,而右手常接觸穢物,不可拈香。按正一燒香威儀,拈香要用三指,科儀中的燒香都是三次,三上香、三獻,此三指拈香法亦有象徵意義。燒香時不可與人談話,不可用口咬香,燒香不用灶火,香灰不用灶灰,香火內切忌有穢物,以免褻瀆神靈。

道教的敬香叩拜。敬香有兩種,一是殿主燒香,此皆用立香,以三炷為准,插於大香爐內,炷與炷之間距,三炷平列以不過寸寬為合格,故有[燒香不過寸,過寸神不信]之諺。

二是壇主拈香,此香以檀香為之,敬拈檀香,非常講究,每炷檀香長短粗細,長不過寸,粗不過分。壇主拈香時,初炷香插入爐中間,二炷插于左,三炷插於右,三炷香平列併攏。香爐左盒盛香面,右盒盛檀香。
  
叩拜,叩拜禮,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禮儀,有不同的敬意和不同的儀規,用不同的禮節以表示,故有九拜之儀。

擎拳恭手,是以表示恭敬之意。後世演變成叩頭作揖禮,直到現在,道教仍行叩頭作揖禮。叩頭有三叩、九叩之別。道教以一揖三叩再一揖,為一禮。

與上聖高真祝壽、慶賀道場畢要行三禮九叩。叩頭雖用拜墊,實際是五體投地,即雙足,雙手著地,頭磕下去時要頭著手。足站成八字形,雙膝與手同時著地,左手摟著右手,手心皆向下,成十字形,身為一,表示著八十一化

按照《正一威儀經》的正一燒香威儀,祭祀的香奩爐挾匙盤灰炭等香器,需要經常清洗處理。道教齋醮法壇一般有六執事,即高功、都講、監齋、侍經、侍香、侍燈六職。侍香負責料理爐器,如法供祀醮壇香火,恒令煙氛氳,保持靈香芬芳不斷。

唐代道教宮觀建有燒香院,安置幾席床座,專門為羽化的道士燒香。道教宮觀丹陛的兩旁,多置有銅鐵鑄成的龜鶴爐,此爐就專門用於焚香。

道教認為:在龜鶴爐中焚香,可以通仙靈,香氣可達上蒼。醮壇香爐形制各異,多繪有吉祥圖案,頗具藝術特色。

唐代道經《洞玄靈寶三洞奉道科戒營始》卷三,記載道教香爐有十五種相:雕玉、鑄金、純銀、石、鑄銅、柔鐵、七寶、雕木、彩畫、純漆、瓷作、瓦作、石作、竹作、時作,香爐的大小隨意,爐身雕刻有舞鳳盤龍,飛雲卷霧,或作成蓮華千葉的香山,或雕鏤隱起,或樸素平縵。

香爐的足有三足、六足、九足、獨足,形制各異,唐張萬福《傳授三洞經戒法略說》記載:唐代金仙 、玉真公主受法壇的香爐,就有盤龍香爐、舞鳳香爐、瑞葉香爐、祥花香爐、蓮花香爐、芝草香爐,與香合香奩,郁用純金純銀製造。科儀文書常稱香爐為玉爐,上香也稱為上玉爐香。

在齋醮法壇上,作為祀神之信物的靈香,千百年來香煙縈繞,不絕如縷,昭示著道教的神仙信仰。從古至今,無數太上之弟子,民間眾多崇信道教的香客,為朝山進香,不遠千里,爬山涉水,奔赴名山宮觀,燒香敬神,祈求賜福消災,保佑平安。江南茅山的香期廟會,歷時一千多年,屆屆香客雲集,盛況經久不衰,反映了道教在民間的巨大影響力。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說:宮觀香火是否旺盛,已成為道門興衰的象徵。

《天皇至道太清玉冊》卷五記述信靈香之製作——
香品配方:降真、郁金、沉香、速香各五錢,霍香八錢,槁本、甘松、白芷、陵零各一兩六錢,大黃、香附、玄參各二錢。


道教合制信靈香要選擇地點,更要講究時辰——其製作方法是:於甲子前一日,在靜室合香之所,置五子牌位,即甲子之神、丙子之神、戊子之神、庚子之神、壬子之神,要燃香燈供養,要求做到潔淨。甲子日備齊香品配方,丙子日碾成細粉,戊子日拌和,庾子日製成香丸,供於天壇之上晾曬,壬子日裝入葫蘆掛起。合制信靈香的過程,要選擇專門的五天時日,前後需要三個多月才能製作完畢。
經過這一番精心製作的信靈香,實為香中之極品,以後每至甲子日,還要焚一丸以祀天。在南北朝道經《赤松子章曆》中,甲子、丙子、戊子、庚子、壬子,是上章的吉日,道教合制信靈香選擇此吉日,具有時間的象徵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