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輝雄YorkHsu

2012/8/24

品香的本質就是習靜修身------香道的薪火相傳

品香的本質就是習靜修身------香道的薪火相傳

習靜修身是人生最重要的課程,然而習靜修身必須去雲拂塵,雲去則本覺之月現,塵拂則真如之鏡明,進一步才能行功立德。如此本性清明,那來煩惱?永居無極,何來憂愁?這一種無煩惱無憂愁,逍遙自在的境界,才是我們最高的理想、最幸福的地方。

正如孟子說:『故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人恒過,然後能改。困於心,衡於慮,而後作。徵於色,發於聲,而後喻。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恒亡。然後知生於憂患,而死于安樂也。


上天將要把重大使命降落到某人身上,一定要先使他的意志受到磨練,使他的筋骨受到勞累,使他的身體忍飢挨餓,使他備受窮困之苦,做事總是不能順利。這樣來震動他的心志,堅韌他的性情,增長他的才能。人總是要經常犯錯誤,然後才能改正錯誤;。心氣鬱結,殫思極慮,然後才能奮發而起;顯露在臉色上,表達在聲音中,然後才能被人瞭解。一個國家,內沒有守法的大臣和輔佐的賢士,外沒有敵對國家的憂患,往往容易亡國。由此可以知道,憂患使人生存,安逸享樂卻足以使人敗亡。

可是這不是開口說一說就可以達到的,唯有習靜修身之人才能及之。習靜修身之途是多難而崎嶇的,常人若是不能認識真理,克制不了自己的情慾,為了享樂而恣情縱慾,或是稍遇阻礙而畏難停頓,吃不了這些苦,半途而廢就前功盡棄了,所以唯有不畏困難走完全程,方能達到目的地,成就佛、道或聖道而為人上人。

習靜修身需要動靜相資,靜中養成、動中磨鍊,方能將佛法或道法或成聖之法內化、活用。尤其「動中不動」才是真功夫,所謂「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者是也。

「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佛、道、儒的道理不是口耳之學,也不是空想或討論所能明白的,它是生活日用的道德實踐實證之學,如佛言「觸事無心、難」、「睹境不動、難」,必須在境界中考驗、磨鍊,才能肯定,而體悟深淺人人不同。 可見“生活日用的道德實踐”在人成長過程中的重要。有些事情是人必須親自經歷實踐才能真正得到感悟。

要想成為一個卓越的人,必然要習靜修身的思想和心志黑立言:不抱怨其實是一種處世態度。相信自己遇到的每一件事,無論是好是壞,亦喜亦憂,都是有意義的。世界上的事情環環相扣,誰能斷言,一件看似糟糕的事情,不會帶來好的副作用呢?

所以孔夫子在《大學》說: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自天子以至於庶人,一是皆以修身為本。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 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程子的一句話就已經把《大學》的內涵表明了:“大學,孔氏之遺書,而初學入德之門也。”也就是說,這是一本教人怎樣修習道德的入門之著。古人講的道德是含有行動力與實踐哲學,和我們今天掛在嘴邊的道德有著很大的差異。古人的道德在實質上完全不是一種說教,而是有著豐富內涵和確切意義的思想行為規則。
 
古人的道德是與人生密切相關的實學,而不是束之高閣的理想。 那麼這個修養的工夫具體怎麼去做呢?有很嚴謹的八條目作為行動指南:“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孔夫子是這樣教導的:“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所謂「聖人無常師」,任何人事物都有自己可學習之處。那麽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應該如何去落實習靜修身,真的習靜修身呢?當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隨緣遇事,無論是好事,或者壞事,順境或逆境,都要能處之泰然,不要為外境所誘惑,所動搖;也就是說,順境時不起貪愛,逆境也不生嗔恚之心。心要保持清淨平等,這就是修定、修忍的功夫。修定、修忍不是關著門在家裏修,或在順境中修忍辱波羅蜜。古人說真正修定的功夫是走在大街、逛市集的時候修。若能看到琳琅滿目、五花八門的東西,還能不動於心,那才是在考驗或磨礪我們的心智是否真有處變不驚、不為所動的能力。所以六祖說【動中之靜是真不動】。

因此,與眾生的互動,就是最佳的學習因緣,有種種順境的成就、逆境的磨鍊,促使我們覺察覺照、反省檢討,這是自學者所欠缺的助緣。子曰:「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生活周遭可供學習的對象多不勝數,只要覺性提起,習靜修身就是倍數成長。因此,忍辱是在逆境當中,在不平等的環境中磨練出來的。若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中,而能籍事練心、動心忍性,才能增益其所不能。

所以修養的工夫很深,一輩子都做不完。但只有你真正去做了,才可以真正懂得孔子想說的是什麼,才可以把這個聖人之學變為實學,實現“修、齊、治、平”的偉大理想,否則就永遠是“畫紙為棋局”“坐而論道”“紙上談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