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輝雄YorkHsu

2013/12/1

欽定四庫全書天香傳 宋 丁謂著

欽定四庫全書天香傳 宋 丁謂著

香之為用從上古矣。所以奉神明,可以達蠲潔。三代禋享,首惟馨之薦,而沈水、熏陸無聞焉。百家傳記萃眾芳之美,而蕭薌鬱鬯不尊焉。

禮云:'至敬不享味貴氣臭也。'是知其用至重,採製粗略,其名實繁而品類叢脞矣。觀乎上古帝王之書,釋道經典之說,則記錄綿遠,讚頌嚴重,色目至眾,法度殊絕。
西方聖人曰:'大小世界,上下內外,種種諸香。

'又曰:'千萬種和香,若香、若丸、若末、若塗以香花、香果、香樹天合和之香。

'又曰:'天上諸天之香,又佛土國名眾香,其香比於十方人天之香,最為第一。'

道書曰:'上聖焚百寶香,天真皇人焚千和香,黃帝以沉榆、蓂莢為香。

'又曰:'真仙所焚之香,皆聞百里,有積煙成雲、積云成雨,然則與人間共所貴者,沉香、熏陸也。

'故經云:'沉香堅株。

'又曰:' 沈水香,堅降真之夕,傍尊位而捧爐香者,煙高丈餘,其色正紅。得非天上諸天之香耶?

《三皇寶齋》香珠法,其法雜而末之,色色至細,然後叢聚杵之三萬,緘以銀器,載蒸載和,豆分而丸之,珠貫而曝之,旦曰:'此香焚之,上徹諸天。

'蓋以沉香為宗,熏陸副之也。是知古聖欽崇之至厚,所以備物實妙之無極,謂變世寅奉香火之薦,鮮有廢者,然蕭茅之類,隨其所備,不足觀也。

祥符初,奉詔充天書狀持使,道場科蘸無虛日,永晝達夕,寶香不絕,乘輿肅謁則五上為禮(真宗每至玉皇真聖、聖祖位前,皆五上香)。

馥烈之異,非世所聞,大約以沉香、乳香為本,龍腦和劑之,此法實禀之聖祖,中禁少知者,況外司耶?八年掌國計而鎮旄鉞,四領樞軸,俸給頒賚隨日而隆。故苾芬之著,特與昔異。襲慶奉祀日,賜供內乳香一百二十觔,(入內副都知張繼能為使)。在宮觀密賜新香,動以百數(沉、乳、降真黃香),由是私門之內沉乳足用。

有唐雜記言,明皇時異人云:'蘸席中,每爇乳香,靈祗皆去。'人至於今傳之。真宗時新禀聖訓:'沉、乳二香,所以奉高天上聖,百靈不敢當也,無他言。'上聖即政之六月,授詔罷相,分務西雒,尋遷海南。憂患之中,一無塵慮,越惟永晝晴天,長霄垂象,爐香之趣,益增其勤。

素聞海南出香至多,始命市之於閭里間,十無一有假,板官裴鴞者,唐宰相晉公中令之裔孫也,土地所宜悉究本末,且曰:'瓊管之地,黎母山酋之,四部境域,皆枕山麓,香多出此山,甲於天下。然取之有時,售之有主,蓋黎人皆力耕治業,不以採香專利。閩越海賈,惟以餘杭船即香市,每歲冬季,黎峒待此船至,方入山尋採,州入役而賈販,盡歸船商,故非時不有也。'

香之類有四:曰沉、曰棧、曰生結、曰黃熟。其為狀也,十有二,沉香得其八焉。
曰烏文格,土人以木之格,其沉香如烏文木之色而澤,更取其堅格,是美之至也;
曰黃蠟,其表如蠟,少刮削之,黳紫相半,烏文格之次也;

曰牛目與角及蹄,曰雉頭、洎髀、若骨此,沉香之狀。土人則曰:牛目、牛角、牛蹄、雞頭、雞腿、雞骨。

曰崑崙梅格,棧香也,此梅樹也,黃黑相半而稍堅,土人以此比棧香也。

曰蟲鏤,凡曰蟲鏤其香尤佳,蓋香兼黃熟,蟲蛀及蛇攻,腐朽盡去,菁英獨存香也。
曰傘竹格,黃熟香也。如竹色、黃白而帶黑,有似棧也。

曰茅葉,有似茅葉至輕,有入水而沉者,得沉香之餘氣也,然之至佳,土人以其非堅實,抑之為黃熟也。

曰鷓鴣斑,色駁雜如鷓鴣羽也,生結香者,棧香未成沉者有之,黃熟未成棧者有之。
凡四名十二狀,皆出一本,樹體如白楊、葉如冬青而小膚表也,標末也,質輕而散,理疏以粗,曰黃熟。

黃熟之中,黑色堅勁者,曰棧香,棧香之名相傳甚遠,即未知其旨,惟沈水為狀也,骨肉穎脫,芒角銳利,無大小、無厚薄,掌握之有金玉之重,切磋之有犀角之勁,縱分斷瑣碎而氣脈滋益。用之與臬塊者等。

鴞雲:香不欲大,圍尺以上慮有水病,若觔以上者,中含兩孔以下,浮水即不沉矣。又曰,或有附於柏枿,隱於曲枝,蟄藏深根,或抱真木本,或挺然結實,混然成形。嵌如穴谷,屹若歸雲,如矯首龍,如峨冠鳳,如麟植趾,如鴻餟翮,如曲肱,如駢指。但文彩緻密,光彩射人,斤斧之跡,一無所及,置器以驗,如石投水,此寶香也,千百一而已矣。夫如是,自非一氣粹和之凝結,百神祥異之含育,則何以群木之中,獨禀靈氣,首出庶物,得奉高天也?

占城所產棧沉至多,彼方貿遷,或入番禺,或入大食。貴重沉棧香與黃金同價。
鄉耆雲:比歲有大食番舶,為颶所逆,寓此屬邑,首領以富有,自大肆筵設席,極其誇詫。

州人私相顧曰:以貲較勝,誠不敵矣,然視其爐煙蓊鬱不舉、乾而輕、瘠而焦,非妙也。

遂以海北岸者,即席而焚之,其煙杳杳,若引東溟,濃腴湒湒,如練凝漆,芳馨之氣,特久益佳。大舶之徒,由是披靡。

生結香者,取不候其成,非自然者也。

生結沉香,與棧香等。

生結棧香,品與黃熟等。

生結黃熟,品之下也。

色澤浮虛,而肌質散緩,然之辛烈少和氣,久則潰敗,速用之即佳,若沉棧成香則永無朽腐矣。

雷、化、高、竇亦中國出香之地,比海南者,優劣不侔甚矣。既所禀不同,而售者多,故取者速也。是黃熟不待其成棧,棧不待其成沉,蓋取利者,戕賊之也。
非如瓊管皆深峒,黎人非時不妄翦伐,故樹無夭折之患,得必皆異香。曰熟香、曰脫落香,皆是自然成者。餘杭市香之家,有萬觔黃熟者,得真棧百觔則為稀矣;百觔真棧,得上等沉香數十觔,亦為難矣。

熏陸、乳香長大而明瑩者,出大食國。彼國香樹連山野路,如桃膠松脂委於石地,聚而斂之,若京坻香山,多石而少雨,載詢番舶則云:昨過乳香山,彼人云,此山不雨已三十年矣。香中帶石末者,非濫偽也,地無土也。然則此樹若生於塗泥,則無香不得為香矣。天地植物其有旨乎?

贊曰:百昌之首,備物之先,於以相禋,於以告虔,熟歆至薦,熟享芳焰,上聖之聖,高天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