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輝雄YorkHsu

2013/12/7

藥話十香

藥話十香

     麝香
原動物屬哺乳類,麝科。本品為原動物腺囊中之分泌物。
芳香開竅藥物,其性味辛 溫。通行十二經,功能開竅鎮驚,活血消腫。用量01503(多配丸散用或外用 )。
方劑舉例:
《證治準繩》牛黃散;牛黃、朱砂、麝香、竹黃、蠍尾  、鉤藤治昏迷抽搐。
雷氏方》六神丸:牛黃、腰黃、麝香、冰片、朱砂、蟾酥、治癰疽腫毒。
麝香保心丸(《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1990年),麝香、人參、蘇合香、蟾酥,功能芳香溫通,益氣強心,用於心肌缺血引起的心絞痛、胸悶及心肌梗死。
犀黃丸(《全國中藥成藥處方集》1962年),牛黃、麝香、乳香、沒藥  。功能解毒散癰化結 。用於乳癌、瘰鬁、肺癰、流注。
麝香為辛溫芳香開竅之藥,善能辟穢化濁,尤利走竄通閉。其性雖溫,往往與牛黃同用,適用於熱病神昏,小兒驚厥,中風痰迷以及穢濁中惡。清竅不利等病急勢危之症,用之每多殊功。用治癰腫毒及跌打瘀痛,不論內服外用,止痛消腫、療效迅速可靠。其活血散結的功用,不僅為外科所重視,亦為婦人催產、通乳,化症方中所必用  。孕婦忌用,服之有墮胎之虞。

二  蘇合香
金縷梅科、楓屬。藥用樹杆所含之香膠。 芳香開竅藥。性味甘溫,入心、脾二經。功能通竅、祛痰辟穢。主治中風神迷痰厥 、驚風癲癇、心腹悶痛 、氣鬱暴厥,用量1g3g。(多入丸散內配合 )。
方劑舉例:
蘇合香丸《局方》:蘇合香油、麝香、龍腦香、熏陸香 、安息香、丁香、木香、檀香、沉香、香附、篳撥、訶子、朱砂、犀角、白術,治昏迷驚癇。
冠心蘇合丸:蘇合香、檀香、木香、冰片、乳香、朱砂、犀角、白術。主治心絞痛、胸悶、心肌梗塞。
李時珍說:“蘇合香,氣竄能通諸竅臟腑,其功能辟一切不正之氣。”為芳香辟穢開竅之藥。用於中惡神迷、氣鬱暴厥、中風痰迷以及心腹卒痛諸症。然卒中暴厥之疾,往往突發於頃刻之間。蘇合香開透關竅、興奮機能。正是閉悶者可通,昏迷者可省,故黃秀宮有“痰積氣厥,山嵐障濕,襲幹於經絡、塞于諸竅者,非此不除。         

三  茴香
為 行科,防葵屬,茴香的果實,為溫中藥,性味辛溫,入肝、腎、脾、胃四經。功能溫中散寒,理氣止痛。主治小腸疝氣, 氣脹痞滿,胃寒嘔吐、腹部冷痛。用量3g10g
方劑舉例:
暖肝煎 。(張景岳方),茴香、肉桂、沉香、烏藥、當歸、枸杞、茯苓。治小腹疼痛、疝氣。
大茴香,又名八角茴香,效能主治與小茴香相同,供藥用外,又作調味香料及制油料用。
茴香有大小之別,李時珍說:“小茴香性平,大茴香性熱。”實際上二味性味、功用相同,均為辛溫之品。功能溫中散寒 ,開胃疏肝、理氣止痛 ,而治疝症,尤為要藥。古人認為,得鹽則入腎經,與附子更能助陽益火,因此,多用於陽虛陰寒之症。

四  丁香
為桃金娘科常綠喬木,藥用花蕾及果實。為溫裏藥。 性味辛溫,入肝、腎、腸、胃四經。功能溫中降逆止痛。主治胃痛腹痛、呃逆嘔吐、奔豚氣逆、疝痛,胸腹脹悶、口臭,用量2g6g
方劑舉例:
丁香吳萸湯(李東垣方):丁香、吳萸、豆蔻、人參、蒼術、黃芩、升麻、當歸、柴胡、半夏、茯苓、幹薑、甘草,治胃寒嘔吐、噦逆。
丁香柿蒂湯(嚴氏方):丁香、柿蒂、人參、生薑,治久病呃逆,因於寒者。
丁香有二種,即母丁香與公丁香,有人認為母丁香為大入藥最勝。根據近人記載,母丁香香氣較公丁香弱,油分也不足,故多以公丁香入藥應用。公丁香為暖胃降逆之要藥,功能理氣止痛,辟濁止嘔、可治呃逆嘔吐、胃痛腹痛、疝氣、奔豚氣之屬於寒者。

五  藿香
屬唇科科草本植物,藥用莖葉,為化濕藥,性味辛甘微溫 ,入肺、脾、腎三經。功能發表解暑,化濕醒脾。主治暑邪寒熱,頭痛胸悶、嘔惡腹瀉,胃呆苔膩。用量3-10g
方劑舉例:
藿香正氣散:《局方》藿香、陳皮、大腹皮、桔梗、白芷、茯苓、蘇葉、甘草。治外感不正之氣,內傷飲食,頭痛寒熱,或霍亂吐瀉,或發瘧疾。
藿香芳香而不嫌猛烈,溫煦而不偏於燥熱,能除陰霾濕邪,而助脾胃之氣,為濕困脾陽,倦怠無力飲食不甘,舌苔垢濁者,最捷效也。可見藿香為氣味芳香,性力和平的化濁之品。緣藿香氣香入脾,脾主中焦,其所治之胸悶嘔吐,苔膩少食,腹痛瀉下等症,無非濕邪鬱蒸中焦,運化失司所致。藿香能化濕濁而辟惡,故助脾胃而無流弊,王好古稱為:“溫中快氣”之藥。更顯出了藿香除濕醒脾的作用。
藿香治嘔有其特長,所以蘇頌認為“脾胃吐逆為要藥”張山雷更將藿香治嘔的性質加以分析,他說:“藿香雖不燥烈,然究是以氣用事,惟舌有垢濁而漾漾欲泛者最佳,若舌燥光滑津液不布者鹹非所宜。”所以用藿香治嘔,限之屬脾胃濕濁者,如胃熱與胃虛之嘔吐,則當慎用之。
藿香除用根莖外,其葉更有布敷宣發之功,且能開清化濁,不但用以治暑濕、濕熱諸病,並為腦漏、鼻淵亦所必用之品,如驗方清肝保腦丸等。

六  乳香
屬漆樹科常綠喬木,藥用樹脂入藥,屬活血化瘀藥。其性味辛溫,功能活血化瘀定痛。用量26g。
方劑舉例:
烏金丸《驗方》乳香、沒藥、大黃、香附、當歸、元胡、烏藥、桃仁、莪術、天蟲、五靈脂、肉桂、木香、益母草、蘇木、紅花。治經閉腹痛。
七厘散,《良方集腋方》,乳香、沒藥、辰砂、血竭、兒茶、紅花、  麝香、冰片,治跌打損傷,氣血凝結。
乳香辛溫香竄,入手少陰心經,功能活血止痛,故為癰疽瘡瘍,跌打損傷、血滯疼痛之要藥。其止痛功效是取其活血之力,正如黃錦芳所謂:“血固氣逆,則血滯凝而不通,以至心腹較痛,毒因氣滯則聚而不散,以至痛楚異常”,所以乳香適用於血滯的疼痛症;非血滯的疼痛,則非乳香所能奏效。
乳香除內服活血止痛之外,外用更能和營舒筋,楊清叟有凡人筋不伸者,敷藥宜加乳香之說,故亦為傷科之要藥。

七  木香
屬菊多年生草本,其藥用其根。屬理氣藥。味辛溫,入肺、肝、脾三經。功能行氣止痛,主治氣滯腹脹,腹痛腸鳴,胃痛嘔吐,瀉泄痢下。
方劑舉例:
木香檳榔丸  《衛生保鑒方》木香、檳榔、青皮、陳皮、枳殼、黃柏、黃連、吳萸、三棱、莪術、大黃、香附、牽牛、芒硝。治下痢腹痛。
木香調氣散  《局方》木香、丁香、檀香、砂仁、蔻仁、藿香、甘草,治胸悶嘔逆。
木香為芳香理氣之藥,更長於理滯氣,故脾消化不良,腸胃氣塞不利,以致脘腹脹滿,甚或作痛,泄痢後重,皆宜用之。即所謂塞者通之義,證治準繩木香散,用木香配檳治腹痛之症,即根據張元素所說治中下二焦氣結滯及不運,須用檳榔為使之意。本品生用理氣;若實大腸,宜煨熟用。

八  沉香  
屬瑞香科。藥用沉澱樹脂之木心。味辛微溫。屬降氣藥。功能降氣納腎,調中止痛。主治脘腹疼痛,胸脘氣悶,嘔吐呃逆,腹鳴泄瀉,氣逆喘息。用量310g。
方劑舉例:
沉香化氣丸  《驗方》沉香、厚朴、木香、砂仁、藿香、郁金、茯苓、白芍、半夏、枳實。治胸腹留飲,痞塞疼痛。
 四磨飲  《濟生方》人參、檳榔、沉香、烏藥。治胸膈不快,上氣喘急。
沉香性溫氣香,體重而沉,雖以降氣為主,可是芬芳之氣,既能清陽之濁,又可解太陰之濕,凡脾胃濕濁所引起的胸痞、腹脹、腹痛、吐逆、瀉痢等症,均為必用之品;而於腎家虛寒的氣逆喘急,亦恃為要藥。黃秀宮認為溫而不燥,行而不泄,但降多升少,氣虛下陷者忌。可謂深得沉香應用的真啼。

九  降香  
屬芸香科常綠喬木。藥用幹木。味辛溫。入心胞、肝二經。功能行瘀活血,辟惡止痛。主治:胃痛、腹痛,咯血吐血,胸脅疼痛,金瘡出血,跌打損傷。用量39g。
方劑舉例:
《醫宗金鑒方》:檀香、降香,藿香、木香、肉桂、炮薑。治嘔吐腹痛。
降香性溫色紫,能入血分而止血,其氣清香,善辟穢濁之氣,古人以敷外傷出血,繆仲淳認為治內傷和怒氣傷肝吐血,以代郁金神效,所以內服則行瘀而止血,外用能血止而痛停,如醫宗金鑒方配肉桂、炮薑、檀香、藿香、木香等濕熱藥,以治嘔吐腹痛之症,乃取其芳香辟惡的作用。


十  安息香
為安息香科植物和越南安息香的樹脂。味辛、苦、性平。入心、肝、脾經。功能開竅醒神,豁痰辟穢,行氣活血,止痛。主治:中風痰厥,驚癇昏迷,產後血暈,心腹疼痛,風痹肢節痛。
方劑舉例:
至寶丹《局方》:犀角、牛黃、麝香、冰片、安息香、雄黃、朱砂、玳瑁、琥珀。功能清熱解毒,芳香開竅,定驚。用於溫病高熱,神昏,譫語、驚厥,腦血管意外,肝昏迷及各種急性病具有上述症狀者。
安息香能宣通氣血,豁痰辟穢。治中風,驚癇、痰壅氣閉,突然昏迷等,常與麝香、蘇合香、冰片、等制丸散服,以芳香辟穢,豁痰開竅。用於心腹疼痛,安息香芳香,能行氣而止痛。可單味研末服。至於其何以主治“鬼疰惡氣”繆希雍雲:“安安息香息香,氣平而芬芳,性無毒,氣厚味薄,陽也。入手少陰經。少陰主藏神,神昏則邪惡鬼氣易侵,芬香通神明而辟諸邪,故能主鬼疰惡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