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輝雄YorkHsu

2011/5/4

文人對香的使用,態度是十分悠然自在,的確有生命的真實感

文人對香的使用態度是十分悠然自在的確有生命的真實感

對于中國的文人雅士來說,香已不單單是芳香之物,它在清遠意幽之中啟發著人的靈性。很多文人雅士曾經為香,寫下詩篇。
白居易郡齋暇日憶廬山草堂兼寄二林僧社三十韻多敘出處之意
諫諍知無補,遷移分所當。
不堪匡聖主,只合事空王。
龍象投新社,鵷鸞失故行。
沉吟辭北闕,誘引向西方。
便住雙林寺,仍開一草堂。
平治行道路,安置坐禪床。
手版支為枕,頭巾閣在牆。
先生烏幾舄,居士白衣裳。
竟歲何曾悶,終身不擬忙。
滅除殘夢想,換盡舊心腸。
世界多煩惱,形神久損傷。
正從風鼓浪,轉作日銷霜。
吾道尋知止,君恩偶未忘。
忽蒙頒鳳詔,兼謝剖魚章。
蓮靜方依水,葵枯重仰陽。
三車猶夕會,五馬已晨裝。
去似尋前世,來如別故鄉。
眉低出鷲嶺,腳重下蛇岡。
漸望廬山遠,彌愁峽路長。
香爐峰隱隱,巴字水茫茫。
瓢掛留庭樹,經收在屋樑。
春拋紅藥圃,夏憶白蓮塘。
唯擬捐塵事,將何答寵光。
有期追永遠,無政繼龔黃。
南國秋猶熱,西齋夜暫涼。
閑吟四句偈,靜對一爐香。
身老同丘井,心空是道場。
覓僧為去伴,留俸作歸糧。
為報山中侶,憑看竹下房。
會應歸去在,松菊莫教荒。

香爐峰隱隱,巴字水茫茫。"閑吟四句偈,靜對一爐香。……

白居易後宮詞
淚濕羅巾夢不成,夜深前殿按歌聲。
紅顏未老恩先斷,斜倚薰籠坐到明。

紅顏未老恩先斷,斜倚薰籠坐到明。……


歐陽修一斛珠
今朝祖宴。可憐明夜孤燈館。
酒醒明月空床滿。翠被重重,不似香肌暖。
愁腸恰似沈香篆。千回萬轉縈還斷。
夢中若得相尋見。卻願春宵,一夜如年遠。

 "愁腸恰似沈香篆。千回萬轉縈還斷"……

南宋王沂孫龍涎香

孤嶠蟠煙,層濤蛻月,驪宮夜採鉛水。
訊遠槎風,夢深薇露,化作斷魂心字。
紅瓷侯火,還乍識、冰環玉指。
一縷縈簾翠影,依稀海雲天氣。
幾回殢嬌半醉,翦春燈、夜寒花碎。
更好故溪飛雪,小窗深閉。
荀令如今頓老,總忘卻、樽前舊風味。
謾惜餘薰,空篝素被。



這些燦爛的文辭都是當時香文化的生動寫照,文人們不僅焚香用香,以香諭事題寫詩,文人對香的使用,態度是十分悠然自在,的確有生命的真實感。

古人讀書有紅袖添香,靜坐亦有清香入定,深夜彈琴或是舉頭望月,皆可燃一支香,在清爽芬芳的氛圍中,漸漸忘卻塵世的紛擾,取而代之的,是身心的輕逸、持穩。以十分自然的姿態,享受優雅豐盛的生命內涵與富有情境與情趣的香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