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輝雄YorkHsu

2011/5/2

熏燃之香-透過文人傳達香用於生活場面的具體反映

熏燃之香-透過文人傳達香用於生活場面的具體反映

古代的達官貴人很早就注意到了香的妙用,
通過熏燃香料來驅逐異味--焚香引幽步,酌茗開凈筵。
宋代詩人蘇軾的這句詩形象地描繪出了
當時士大夫們把盞聞香的生活意趣。
石崇家的廁所因為焚香曾經聲名顯著,成為一時笑談。

如(唐王昌齡《長信秋詞》)''熏籠玉枕無顏色,臥聽南宮清漏長。 ''

金井梧桐秋葉黄,珠簾不卷夜來霜。  
熏籠玉枕無顏色,臥聽南宮清漏長。  
高殿秋砧響夜闌,霜深猶憶禦衣寒。  
銀燈青瑣裁縫歇,還向金城明主看。  
奉帚平明金殿開,且將團扇暫裴回。  
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  
  真成薄命久尋思,夢見君王覺後疑。  
火照西宮知夜飲,分明複道奉恩時。  
長信宮中秋月明,昭陽殿下搗衣聲。  
白露堂中細草蹟,紅羅帳里不勝情。



(白居易《後宮詞》)''紅顏未老思先斷,斜倚熏籠坐到明。''

淚濕羅巾夢不成,夜深前殿按歌聲。
紅顏未老恩先斷,斜倚薰籠坐到明。





(溫庭筠《清平樂》)''鳳帳鴛被徒熏,寂寞花鎖千門''

上陽春晚,宮女愁蛾淺。
新歲清平思同輦,爭奈長安路遠。
鳳帳鴛被徒熏,寂寞花鎖千門。
競把黃金買賦,為妾將上君。


李清照《鳳凰台上憶吹簫》裡寫下''香冷金猊,被翻紅浪,起來慵自梳頭''

香冷金猊,被翻紅浪,起來慵自梳頭。
任寶奩塵滿,日上簾鉤。
生怕離懷別苦,多少事、欲說還休。
新來瘦,非干病酒, 不是悲秋。
休休!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 也則難留。
念武陵人遠, 煙鎖秦樓。
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
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李清照《醉花陰》裡寫下''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銷金獸。
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銷魂,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

詞中的''金猊''''金獸''都是這種用來熏香的器具
詞中所寫的閨闈繡闥或廳堂書房,
圍爐熏香,剪燈夜話
則是古代士大夫之家
充滿情致的生活場面的具體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