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輝雄YorkHsu

2012/7/26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一明 周嘉冑 著---原序-香品(隨品附事實)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一明 周嘉冑 ---原序-香品(隨品附事實)

原序
石友周江左為香乘所載天文地理人事物產,囊括古今殆盡矣,余無復可措一辭,葉石林燕語述章子厚自嶺表還言,神仙昇舉形滯難脫臨行,須焚名香百餘觔,以佐之廬山,有道人積香數斛,一日盡發命弟子焚於五老峰下,默坐其傍,煙盛不相辯,忽躍起在峰頂言出,子厚與所謂返魂香之說,皆未可深信,然詩禮所稱燔柴事天蕭 供祭蒸享苾芬升香椒馨達神明通幽隱,其來久遠矣,佛有眾香國,而養生煉形者亦必焚香,言豈盡誣哉,古人香臭字通,謂之臭,故大學言如惡惡臭,而孟子以鼻之於臭,為性性之所欲,不得而安於命,余老矣,薄命不能得致奇香,展讀此乘芳菲菲兮,襲余計人性有同好者,案頭各置一冊作如是鼻觀否,天以香草比君子,屈宋諸君騷賦纍纍不絕,書則好香,故余楚俗君維揚人,實楚產兩人譬之草木,吾臭味也,李維楨序
余好睡 嗜香性 習成癖 有生之樂 在茲遁世之情彌篤,每謂霜裏佩黃金者不貴於枕上黑甜馬首 雜紅塵者,不樂於爐中碧篆香之為用大矣哉,通天集靈祀先供
聖,禮佛籍以導誠,祈仙因之昇舉,至返魂祛疫辟邪飛氣功可回天,殊珍異物纍纍徵奇,豈惟幽 破寂繡閣助歡已耶,少時嘗為此書鳩集一十三卷時,欲命梓殊欺挂漏,乃復窮搜遍輯,積有年月通得二十八卷,嗣後次第獲 洪顏沈葉四氏香譜,每譜卷帙寥寥似未賅,博然又皆脩合香方過半,且四氏所纂互相重複,至如
幽蘭木蘭等賦於譜無關經余所採通不多,則而辯論精審葉氏居優其脩合諸方實有資焉,復得晦齋香譜一卷,墨娥小錄香譜一卷,井全錄之計,余所纂頗亦浩繁,尚冀海底珊瑚不辭探討,而異跡無窮年力有盡,乃授剖劂布諸藝林,卅載精勤庶幾不負,更欲纂睡 一書以副,初志孝先生所為序正在一十三卷之時,今先生下世二十年,惜不得余全書而為之快,讀不勝高山仰止之思焉,周嘉冑序

臣等謹案香乘二十八卷,明周嘉冑撰,嘉冑字江左揚州人,此書初纂於萬歷戊午,止一十三卷,李維楨為作序,後自病其 略續輯為二十八卷以崇禎辛巳刊成,嘉冑自為前後二序其書,
凡香品五卷,佛藏諸香一卷,宮掖諸香一卷,香異一卷,香事分類二卷,香事別錄二卷,香緒餘一卷法,和眾妙香四卷,凝合花香一卷,熏佩之香塗傳之香共一卷,香屬一卷,印香方一卷,印香圖一卷,晦齋香譜一卷,墨娥小錄香譜一卷,獵香新譜一卷,香爐一卷,香詩香文各一卷,採摭極為繁富,
考南宋以來洪芻,葉廷珪諸家之譜,今或傳或不傳,真傳者亦篇帙廖廖,故周紫芝太倉稊米集,稱所徵香事多在洪譜之外,
嘉冑此編殫二十餘年之力,凡香名品故實,以及修合賞鑒諸法無不旁徵博引,一一具有始末,自有香謙以來,惟陳振孫書錄解題載有香嚴三昧十卷,篇帙最富,嘉冑此集乃幾於三倍之,談香事者固莫詳備於斯矣,乾隆四十六年六月恭校上


香最多品類,出【交廣】【崖州】及海南諸國。然秦漢巳前未聞,惟稱蘭蕙椒桂而已。


至漢武【奢廣】尚書郎奏事者,始有舍雞舌香及諸夷獻香種種征異。
晉武時外國亦貢異香,迨煬帝除夜火山燒沉香【甲煎】不計數,海南諸香畢至矣。唐明皇君臣多有用沉檀腦麝,為亭閣何多也。
後周顯德間,【昆明國】又獻【薔薇水】矣。昔所未有今皆有焉。然香一也,或生於草、或出於木、或花、或實、或節、或葉、或皮、或液、或又假人力煎和而成。有供焚者、有可佩者、又有充入藥者、詳列如左。
【注】
【交廣】:即交州廣東一帶,交州,包括今越南中部和廣西一部分,有時候還包括廣東、海南。【崖州】:梁朝大同中,置崖州於廢儋耳之地,即今儋州。【奢廣】:奢侈、浩大之意。
【甲煎】:香料名。以甲香和沉麝諸藥花物製成,可作口脂及焚爇,也可入藥。 南朝 劉義慶 《世說新語·汰侈》:石崇 廁常有十餘婢侍列,皆麗服藻飾,置甲煎粉沉香汁之屬,無不畢備。北周 庾信 《鏡賦》:朱開錦蹹,黛蘸油檀,脂和甲煎,澤漬香蘭。倪璠 注引 陳藏器 曰:甲煎,以諸藥及美果花燒灰和蠟治成,可作口脂。 李商隱 《隋宮守歲》詩:沉香甲煎為庭燎,玉液瓊蘇作壽杯。
李時珍 本草綱目·介二·甲煎》:甲煎,以甲香同沉麝諸藥花物治成,可作口脂及焚爇也。甲香為海螺介殼口圓片狀的蓋。可入藥,也可作合香原料。《新唐書·地理志七上》:廣州 南海郡 ,中都督府。土貢:銀、藤簟、竹席、荔皮……沉香、甲香、詹糖香。
李時珍 本草綱目·介二·海螺》﹝集解﹞引 蘇頌 曰:《南州異物志》雲:甲香大者如甌,面前一邊直攙長數寸,圍殼岨峿有刺。其厴,雜眾香燒之益芳,獨燒則臭。今醫家稀用,惟合香者用之。【昆明國】:今雲南東北部。
【薔薇水】:宋 蔡絛 《鐵圍山叢談》卷五:舊說薔薇水乃外國采薔薇花上露水,殆不然,實用白金為甑,采薔薇花蒸氣成水,則屢采屢蒸,積而為香,此所以不敗,但異域薔薇花氣馨烈非常,故 大食國 薔薇水雖貯琉璃缶中,蠟密封其外,然香猶透徹聞數十步,灑著人衣袂,經十數日不歇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