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輝雄YorkHsu

2014/5/2

廣東新語卷二十六 香語 清 屈大均

廣東新語卷二十六 香語 屈大均
廣東新語簡介
《廣東新語》是清代筆記,全書二十八卷。
《廣東新語》共二十八卷,即〈天語〉、〈地語〉、〈山語〉、〈水語〉、〈石語〉、〈神語〉、〈人語〉、〈女語〉、〈事語〉、〈學語〉、〈文語〉、〈詩語〉、〈藝語〉、〈食語〉、〈貨語〉、〈器語〉、〈宮語〉、〈舟語〉、〈墳語〉、〈禽語〉、〈獸語〉、〈鱗語〉、〈介語〉、〈蟲語〉、〈木語〉、〈香語〉、〈草語〉、〈怪語〉等。屈大均欲補《廣東通志》之不足,體例又有別於方誌,凡嶺南之天文地理、風土人情等無所不言,如〈天語〉具體記述颶風、風候、雷風、冬雷、陽雷等氣候變化,又如書中記「廣西有一留人石,廣東有一望夫山。」之諺語係指「廣東之賈,多贅於廣西而不返,其怨婦皆以此石留人,西望而詛祝之。」

作者在書中多號稱「屈子」,「屈子曰」,成書於康熙十七年(1678年),是屈大均《屈沱五書》之一。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刻。有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木天閣原刻本。
屈大均(16301696)明末清初詩人。初名紹隆,字翁山,又字介子。番禺(今屬廣東)人。16歲時補南海縣生員。次年(1646)清軍陷廣州,又次年,18歲的屈大均參加其師陳邦彥以及陳子壯、張家玉等的反清鬥爭,同年失敗。後至肇慶,向南明永歷帝呈《中興六大典書》,不久因父病危急歸。清順治七年(1650),清兵再圍廣州,屈大均為避禍,於番禺縣雷峰海雲寺削發為僧,法名今種,字一靈,又字騷餘。名其所居為"死庵",以示誓不為清廷所用之意。順治十三年(1656),開始北遊,入會稽至南京謁明孝陵,又到北京,尋崇禎帝死所哭拜。又東出山海關,周覽遼東、遼西形勝,留意山川險阻,志圖恢復。他憑吊袁崇煥督師故壘,賦《出塞》及《塞上曲》。返回關內後,流連於齊魯吳越間,在會稽與魏□共謀密策。順治十六年,由魏□秘密寫信導引鄭成功與張煌言舉兵攻入長江,克江南四府三州二十四縣。後事敗,魏□被鍘。清廷知屈大均參與其謀,指名搜捕,於是避居桐廬。後又參加吳三桂反清部隊,監軍桂林,不久又察知吳有野心而無謀,事必無成,就辭去。康熙二十二年(1683),鄭成功的孫子克塽降清,屈大均大失所望,即由南京攜家歸番禺,終不復出。

  屈大均具有多方面的文學才能,而以詩的成就最高。

  屈大均一生跋涉山川,聯絡志士,冀求恢復,"六十六年之中……險阻艱難,備嘗其苦"(《生壙自志》)。所以發而為詩,主要就是寫這種經歷和情懷。如:"故國江山徒夢寐,中華人物又銷沉"(《壬戌清明作》);"萬裏悲風隨出塞,三年明月照思鄉"(《紫荊關道中送客》);"今天降喪亂,日月顛其行。……山鬼紛媚人,前驅從兩狼。忠誠夙所主,九死吾何傷"(《詠懷》之十二);"聖賢恥獨善,所貴匡時艱。太阿茍不割,蛟龍將波瀾。篋中有《陰符》,吾生焉得閑"(《別王二丈予安》)等,都慷慨激越,飽含著壯志未申的不盡情意。又如《過大樑作》、《塞上曲》、《寒上感懷》、《望雲州》、《舊京感懷》、《早發大同作》、《魯連臺》、《詠懷》等,無不是他愛國憂國激情的表露。屈大均在另一些詩如《揚州感舊》、《白門秋望》、《猛虎行》、《大同感嘆》、《民謠》、《菜人哀》、《高州大水作》、《雷女織葛歌》等篇中,對南明政權的腐敗表示痛心和氣憤,對清朝的苛政也進行了批判;對廣大人民所受禍難疾苦表示深切的同情。

  屈大均詩的藝術特點是氣魄雄放,筆力遒勁,富於瑰奇的想像,為"嶺南三家"之冠。王瑛《嶺南三大家詩序》評為:"如萬壑奔濤,一瀉千里,放而不息,流而不竭。其中多蛟龍神怪,非若平湖淺水,止有魚鱉。"其文沉浸秦漢,簡潔高古,品格不凡。詞作不多,然如〔紫萸香慢〕《送雁》、〔長亭怨〕《與李天生冬夜宿雁門關作》等,亦不愧為"聲情激越,噴薄而出""縱橫排□"(葉恭綽《廣篋中詞》)之作。

  屈大均的著作,乾隆時曾遭禁毀,後人輯存的,有《翁山詩外》、《翁山文外》、《翁山易外》、《廣東新語》及《四朝成仁錄》,合稱"屈沱五書"。此外尚有《道援堂詞》。

明以前和香有關的資料,大多能在周嘉胄《香乘》中找到,明以後的香資料則無人彙編過。屈大均為清著名學者,又為廣東人,書中關於沉香資料非常詳細,許多資料並非一味轉抄而來,而是親自採錄得來。尤其是對沉香和莞香的記載,彌足珍貴。

廣東新語卷二十六 香語 屈大均

沉香
嶠南火地,太陽之精液所發,其草木多香,有力者皆降皆結而 香。木得太陽烈氣之全,枝幹根株皆能自為一香,故語曰:"海南多陽,一木五香。

"海南以萬安 黎母東峒香為勝。其地居瓊島正東,得朝陽之氣又早,香尤清淑,多如蓮萼、梅英、鵝梨、蜜脾之類。焚之少許,氛翳彌室,雖煤燼而氣不焦,多醞藉而有餘芬。

舶所有番沉、藥沉,往往腥烈,即佳者意味亦短。木性多,尾煙必焦。

其出海北者,生於交趾,聚於欽,謂之欽香。質重實而多大塊,氣亦酷烈,無複海南風味,粵 人賤之。

海南香故有三品,曰沉,曰箋,曰黃熟。沉、箋有二品,曰生結,曰死結。

黃熟有三品,曰角沉,曰黃沉,若散沉者,木質既盡,心節獨存,精華凝固,久 而有力。生則色如墨,熟則重如金,純為陽剛,故於木則沉,於土亦沉,此黃熟之最也。

其或削之則卷,嚼之則柔,是謂蠟沉。

皆子瞻所謂"既金堅而玉潤,亦鶴骨 以龍筋,惟膏液之內足,故把握而兼斤,無一往之發烈,有無窮之氤氳"者也。

凡采香必于深山叢翳之中,群數十人以往,或一二日即得,或半月徒手而歸,蓋有神 焉。

當夫高秋晴爽,視山木大小皆凋瘁,中必有香。乘月探尋,有香氣透林而起,以草記之,其地亦即有蟻封高二三尺。隨挖之,必得油速、伽亻南之類,而沉香為 多。其木節久蟄土中,滋液下流,既結則香面悉在下,其背帶木性者乃出土,故往往得之。

  香之樹叢生山中,老山者歲久而香,柔佛巴魯者不及。其樹如 冬青,大小不一。結香者百無一二。

結香或在枝幹,或在根株,猶人有癰疽之疾。或生上部,或鬁下體,疾之損人,形貌枯瘠,香之災木,枝葉萎黃。或為風雨所摧 折,膏液灑於他樹,如時症傳染,久亦結香。

黎人每望黃葉,即知其結已結香,伐木開徑而搜取。買香者先祭山神,次賂黎長,乃開山以藤圈其地,與黎人約,或一 旬或一二月,以香仔扌瓜香之日為始。

香仔者,熟黎能辨香者也。指某樹有香,或樹之左之右有香,則伐取之,香與平分以為值。

凡香多在大幹上,樹之枝條不能 結,以力微也。

生結者,於樹上已老者也。

死結者,斫樹於地,至三四十年乃有香而老者也。

花鏟則香樹已斷而精液湧出,雖點點不成片段,而風雨不能剝,蟲蛟不 能食者也。

諸香首稱崖州,以出自藤橋內者為勝。而藤橋有一溪,飲之即死,蓋諸黎瘴毒所聚。諺雲:"不怕藤橋鬼,只怕藤橋水。"其香美而水毒如此。

  香產於山,即黎人亦不知之。外人求售者,初成交,償以牛酒 諸物如其欲,然後代客開山,所得香多,黎人亦無悔。如罄山無有,客亦不能索其值也。黎人生長香中,飲食是資,計佘田所收火粳灰豆,不足以飽婦子。

有香,而 朝夕所需多賴之,天之所以養黎人也。香曰沉香者,歷年千百,樹朽香堅,色黑而味辛,微間白疵如針銳。細末之,入水即沉者,生結也。黎人於香樹,伐其曲幹斜 枝,作斧口以承雨露,歲久香凝,入水亦沉。而色不甚潤澤者,死結也。伽楠與沉香並生,沉香質堅,伽楠軟,味辣有脂,嚼之粘齒麻舌,其氣上升,故老人佩之少 便溺。

上者鶯哥綠,色如鶯毛。次蘭花結,色微綠而黑。又次金絲結,色微黃。再次糖結,純黃。下者曰鐵結,色黑而微堅,名雖數種,各有膏膩。

匠人以雞刺木、 雞骨香及速香、雲頭香之屬,車為素珠,澤以伽亻南之液,磋其屑末,醞釀錫函中,每能紿人。

油速者,質不沉則香特異,藏之篋笥,香滿一室。速香者,凝結僅數 十年,取之太早,故曰速香。

其上者四六者,香六而木四,下四六者,木六而香四也。

飛香者,樹已結香,為大風所折飛山谷中,其質枯而輕,氣味亦甜。

鐵皮香 者,皮膚漸漬雨露,將次成香,而內皆白木,土人烙紅鐵而爍之。

蟲漏者,蟲蛀之孔,結香不多,內盡粉土,是名蟲口粉肚。

花剗者,以色黑為貴。去其白木且沉 水,然十中一二耳。

黃色者質嫩,多白木也。雲頭香者,或內或外,結香一線,錯綜如雲,素珠多此物為之。最下則黃速、馬牙,如今之油下香。

以上諸香,贗者極 多,即佳者亦埋於地窖,覆以濕沙,賣時取起。半沉者試水亦沉,如大塊沉香,須試于江。江水流動,非真沉香不沉。若置缸缶中,水少自然沉底,不可不察也。然 此等尚可識之,惟夾板沉難識,以水浸一宿,即渙散矣。

沉香有十五種,其一,黃沉,亦曰鐵骨沉、烏角沉。

從土中取 出,帶泥而黑,心實而沉水,其價三換最上。

其二,生結沉。其樹尚有青葉未死,香在樹腹如松脂液,有白木間之,是曰生香,亦沉水。

其三,四六沉香。四分沉 水,六分不沉水,其不沉水者,亦乃沉香非速。

其四,中四六沉香。

其五,下四六沉香。

其六,油速,一名土伽亻南。

其七,磨料沉速。其八,燒料沉速。

其九,紅 蒙花鏟。蒙者背香而腹泥,紅者泥色紅也,花者木與香相雜不純,鏟木而存香也。

其十,黃蒙花鏟。

其十一,血蒙花鏟。

其十二,柔佛巴魯花鏟。

其十三鐵皮速,外 油黑而內白木,其樹甚大,香結在皮不在肉,故曰鐵皮。此則速香之族。

又有野豬箭,亦曰香箭,有香角、香片、香影。香影者,鋸開如影木然,有鴛鴦背、半沉、 半速、錦包麻、麻包錦。其曰將軍兜、菱殼、雨淋頭、鯽魚片、夾木含泥等,是皆香之病也。

其十四,老山牙香,

其十五,柔佛巴魯牙香,香大塊,剖開如馬牙,斯 為最下。然海南香雖最下,皆氣味清甜,別有醞藉。若渤泥、暹羅、真臘、占城、日本所產,試水俱沉,而色黃味酸,煙尾焦烈。至若雞骨香,乃雜樹之堅節,形色 似香,純是木氣。《本草綱目》以為沉香之中品,誤矣。
  
伽楠
伽楠,雜出於海上諸山。

凡香木之枝柯竅露者,木立死而本存 者,氣性畢溫,故為大蟻所穴。

大蟻所食石蜜,遺漬香中,歲久漸浸,木受石蜜,氣多凝而堅潤,則伽亻南成。

其香本未死蜜氣未老者,謂之生結。上也。

木死本 存,蜜氣膏於枯根,潤若餳片者,謂之糖結,次也。

歲月既淺,木蜜之氣未融,木性多而香味少,謂之虎斑金絲結,又次也。

其色如鴨頭綠者,名綠結。掐之痕生, 釋之痕合,挼之可圓,放之仍方,鋸則細屑成團,又名油結,上之上也。

伽亻南本與沉香同類而分陰陽。或謂沉,牝也。味苦而性利,其香含藏,燒乃芳烈,陰體陽 用也。

伽楠,牡也。味辛而氣甜,其香勃發,而性能閉二便,陽體陰用也。

然以洋伽楠為 上。產占城者,剖之香甚輕微,然久而不減。

產瓊者名上伽楠,狀如油速,剖之香特酷烈。然手汗沾濡,數月即減,必須濯以清泉,膏以蘇合油,或以甘蔗心藏之, 以白萼葉苴之,瘞土數月,日中稍暴之,而後香魂乃複也。

占城者靜而常存,瓊者動而易散,靜者香以神行,動者香以氣使也。

藏者以錫為匣,中為一隔而多竅,蜜 其下,伽楠其上,使薰炙以為滋潤。又以伽楠末養之,他香末則弗香,以其本香返其魂,雖微塵許,而其元可複,其精多而氣厚故也。尋常時勿使見水,勿使見燥 風,黴濕出則藏之,否則香氣耗散。
  
莞香
  莞香,以金釵腦所產為良。地甚狹,僅十餘畝,其香種至十年 已絕佳,雖白木與生結同。

他所產者在昔以馬蹄岡,今則以金桔嶺為第一,次則近南仙村、雞翅嶺、白石嶺、梅林、百花洞、牛眠、石鄉諸處,至劣者烏泥坑。

然金 桔嶺歲出精香僅數斤,某家家精香多寡,人皆知之。馬蹄岡久已無香,其香皆新種無堅老者。凡香,先辨其所出之地,香在地而不在種,非其地則香種變。

其土如雞 子黃者,其香松而多,水熟沙黑而多土者,其香堅而多生結,能耐霜雪。

又以泥紅名朱砂管者,或紅如曲粉者,磽確而多陽者為良土。莞人多種香,祖父之所遺,世 享其利。地一畝可種三百餘株,為香田之農,甚勝於藝黍稷也。然可種之地僅百餘裏,他處弗茂且弗香。

凡種香,先擇山土,開至數尺,其土黃砂石相雜,堅實而 瘠,乃可種。其壤純黃純黑無砂,致雨水不滲,潮汐潤及其香,紋或如飴糖,甜而不清,或多黑絲縷,味辣而濁,皆惡土也,不宜種。

香木如樹蘭而叢密,行人每折 枝代傘,謂之香陰。其葉似黃楊,淩寒不落,種五六年即結子。子如連翹而黑,落地即生,經人手摘則否。夏月子熟種之,苗長尺許,乃拔而蒔,蒔宜疏,使根見 日。疏則香頭大,見日則陽氣多。

歲一犁土,使土松,草蔓不生。至四五歲,乃斬其正幹鬻之,是為白木香。香在根而不在幹,幹純木而色白,故曰白木香。非香故 曰白木,而不離香,故曰白木香,此其別也。正幹已斬,留其支使益旁抽。

又二三歲,乃於正幹之餘,出土尺許,名曰香頭者,鑿之。初鑿一二斤,曰開香門,亦曰 開香口。貧者八九歲則開香門,富者十餘歲乃開香口。然大率歲中兩鑿,春以三月,秋以九月。鑿一片如馬牙形,即以黃土兼砂壅之,明歲複鑿,亦如之。自少而 多,今歲一片,明歲即得二三片矣。然貧者鑿於三月,複鑿於九月耳,富者必俟十閱月乃再鑿,蓋以十月香胎氣足,香乃大良也。既鑿已,其為雨露所漬而精液下結 者,則其根美。其雨露不能漬,水不能腐者,其精液滲成一縷,外黃內黑,是名黃紋黑滲。以此為上。

蓋香以歲久愈佳,木氣盡,香氣乃純,純則堅老如石,擲地有 聲,昏黑中可以手擇。其或鬃紋交紐,穿胸而透底者,或不必透底而面滲一黑線者,或黑圈斑駁如鷓鴣斑者,或作馬尾滲者,或純黃者,鐵殼者,皆為生香。

生曰生 結,亦曰血格。曰黑格。

熟曰黃熟,亦曰水熟。黃熟者,香木過盛,而精液散漫,未及凝成黑線者。又土壅不深,而為雨水所淋者,是為黃熟。

生結者,香頭之下, 間有隙穴,為日月之光所射,霜露之華所漬,日久結成胎塊,其質不朽,而與土生氣相接者,是為生結。以多脂膏潤澤,洽於表裏,又名血格,曝之日中,其香滿 室,不必焚爇,而已氤氳有餘矣。

  凡鑿香貴以其時,秋冬鑿則良,霜雪所侵,精華內斂,木質盡 化,瘠而不肥,故尤香。

春鑿則多水氣而濕,夏鑿多火氣而燥。然香既鑿,夜必霧露之,晝必曝之,使其木氣盡去。惡者為佳者所薰染,則又一一皆香,不可以濕黴 沾之,使色味損壞。

若香氣日久不發,濯以溫湯,磨以木賊,其香復發。然當南風爇之,或有水氣,不如當北風時,天氣乾爽,爇之乃大香。香之生結者,爇之煙輕 而紫,一縷盤旋,久而不散,味清甜,妙于沉水。

黃熟則反是。然黃熟亦有美者。其樹經數十百年,本末皆朽,揉之如爛泥,中存一塊,土氣養之色如金,其氣靜 穆,亦名熟結。

至馬尾滲,則香之在朱砂黃土中者,歲久天成一線,光黑如漆,浸潤香上,質堅凝而肌理密,乃香之津液所漬,氣味與生結相等而更悠揚,此所以為 貴也。

  凡種香家,其婦女輒於香之棱角,潛割少許藏之,名女兒香, 是多黑潤、脂凝、鐵格、角沉之類。好事者爭以重價購之,而尤以香根為良。香根亦多種,蓋香木善變,有種至二三十年,其根鬆脆,絕無可采者,則以其地不同而 香種亦變也。故凡鑿香師,見香木葉小而黃,則知其下根必異。蓋其精華下墜,水不能自根而上,故葉小而萎黃也。香師知其然,每竊掘之,私藏沙土之中,故主人 須督視惟謹,然今種香家皆能鑿香,香師亦無所施其詐矣。

凡香,此半鑿,彼半旋長,香皮不損,則香之肉香生。培以砂土,其香頭漸大至於百年之久。香頭中空, 可坐數人,其香成窩穴形,在於中空之旁者,是曰岩香。無水土之氣,雨澤之滋則尤美。

或曰,香之老者以巉〈山嚴〉似英石,鑿痕久化,紋紐而節乖錯,破之參差 不順開者為良,其形殊,其氣亦異。

故辛者為鐵面之族,恬者為哈窩之宗,靜者為菱尖,濃者為虎皮,透者為鷓鴣斑,鹹有山澤雲霞之氣,無閨閣旖旎之味,故可重 雲。自離亂以來,人民鮮少種香者,十戶存一,老香樹亦斬刈盡矣。今皆新植,不過十年二十年之久,求香根與生結也難甚。
  
    莞行度嶺而北,雖至劣亦有馥芬,以霜雪之氣沾焉故也。當莞 香盛時,歲售逾數萬金。蘇松一帶,每歲中秋夕,以黃熟徹旦焚燒,號為薰月。莞香之積閶門者,一夕而盡,故莞人多以香起家。

其為香箱者數十家,藉以為業。其 有不經製造者,亦曰生香。以上香雜次香中蒸炙成紋,以應賈人之急,亦曰熟香。其以瓦罌燒熱,投劣香於中,厚蓋之,使火氣逼而精液盈,麵點點成斑綜紋,以為 此生格也,熟結也,斯是偽香。而吳下亦多售之,故香估易以致饒。

  德慶有香山,高明、新興有老香山,《南越志》:盆允縣利山 多香林,名香多出其中。又朱崖有香洲,洲中山諸異香,往往無名,而並未言及東莞。蓋自有東莞所植之香,而諸州縣之香山皆廢矣。昔之香生於天者已盡,幸而東 莞以人力補之,實之所存,反無名焉。然老香二山至今未嘗無香,而地苦幽深,每為虎狼據扼。蓋山谷之珍,因不欲盡出於人世也。東莞香田,蓋以人力為香,香生 於人者,任人取之,自享其力,鬼神則不得而主之也。然東莞出香之地多磽確,種香之人多樸野不生文采,豈香之能奪其靈氣耶?香擇其地而生,香無美惡,以其地 而為美惡,購香者問其所生何地,則其香之美惡可知矣。地之磽確者,不生他物而獨生香,有香而地無餘壤,人無徒手。種香之人一,而鬻香之人十,爇香之人且千 百,香之為用亦溥哉!

鶴頂香
  古榕之腹,常有鳥銜香子墮落其中,歲久香木長成,其枝葉微 出榕杪,白鶴之所盤旋,朝夕不散。久之香木作結,堅潤如脂,人取而爇之,香煙翔舞,悉成白鶴之形,白鶴大小,則視香煙之爇薄,是名鶴頂香。東莞或時有之, 或曰是遁香也。身在榕中,而氣與鶴相感,蓋以榕為體,以鶴為用者也。聞成化間,有南海人于水瀕得朽木,大如缽盂,知為沉香也,爇之。其煙作七鷺鷥,飛至二 三丈,以獻於朝,得官錦衣百戶。識者謂沉香在水次,七鷺鷥飲宿其上,積久精神暈入,因結成形。此亦鶴頂香之類也。
  
蘭香
  莞香之精者不可變,其粗者可變,變之以蘭。以蘭變之,其香 遂為蘭香。蓋蘭以香為質,香以蘭為神,蘭之神無所寄,寄於香。寄於香,而蘭之神於是乎長留矣。然諸蘭之神不可留,惟樹蘭可留。樹蘭大者數圍,其葉大者葉 三,名三葉。小者葉五葉七,名五葉、七葉。五葉、七葉者,花香而味幽細,夏月盛開。以莞香之粗者,茗以濯之,雜置樹蘭于其中,包以蜜香之紙,曝以烈日,蘭 焦復易。如此四五度,乃封貯之 k則蘭氣清芬,宛如黃粒初熟,露華尚凝,如游于金粟之林矣。然香薰曬於複,不可即爇,爇必在冬春之間,陽氣既純,味乃恬永。其蘭幹者亦勿棄,留在香中使相 養,蘭氣善還,雖隔歲,猶可研末以作香線也。
  
諸香
諸香,有曰雞蹢香,枝條似雞距故名。一曰雞香,一曰雞藤 香,一曰雞骨香。有冷生香,似降香而小。降香,一曰降真香,雜諸香焚之,其煙直上,輒有白鶴下降。
有馬眼香,其藤大如臂,歲久心朽皮堅甚香,周遭有小眼, 如雕刻香筒狀,粵人多以供神,謂之比降。

降之真者,人海舶而來,曰番降,根極堅實,色素潤似蘇方木,燒之初不甚香,得諸香和之特美,其屑可治刀傷。

有水藤 香。有楓香,即楓膠也。一曰白膠香,有左紐香、石檀香,有海漆香,產文昌海港,色其黑,焚之油出如如漆。
有龍骨香,其樹叢生有刺,汁甚毒,枝老而根結者 美。
有芸香,山中樹液所結,雜諸香焚之,能除濕氣。
有思勞香,狀乳香而青黃褐色,氣似楓膠。
有橄欖香,橄欖之脂也,如黑飴狀,以黃連木及楓膠和之,有清烈 出塵之意。有薰陸香,一名馬尾香,《山記》:羅浮有越王搗薰陸香。其曰白木香,則東莞香木之枝幹也,經斫傷則成黃熟,否則歲久亦止白木,故曰白木香。廣中 香族甚多,其未知名者,味皆酷烈。廣人生長香國,不貴沉檀,顧以山野之香為重也。
  
檀香
  嶺南亦產檀香,皮堅而黃者黃檀,白者白檀,皮腐而色紫者紫 檀,皆有香。而白檀為勝,與紫檀皆來自海舶。然羅浮亦有白檀。竺法真謂:元嘉木,有人於羅山見一樹,大三丈余圍,辛芳酷烈,其間枯條數尺,援而刃之,乃白 旃檀也。比年三水縣西北百餘裏,有香樹一株,大七八丈圍,其幹至四丈乃發枝,垂陰二畝,通體純白,土人稱白銀香,蓋白檀也。某帥使數百人伐之,僅於樹根一 竅為雨水所浸漬者,得香二十餘斤,味如沉水,其餘枝條皆不香。又新安黃松岡,有香樹三株,葉細如豆,類九裏香,然不降不結,以不經斬伐,故精液不凝而皆散 為枝葉也。枝葉為香之累,枝葉多,則其香在枝葉不在根節。然不在根節,則其香亦不在枝葉。蓋根節者,香之精華所聚,藉斧斤之力而凝,去其累精華者,而後精 華有所舊。然此為莞香及沉速而言,若旃檀則寸寸皆香,不必其降其結,而以遭鬼神嫉忌,故爾質變而不香。噫,神物固不可以貪求也哉!
  
煎香
  香之美者,宜煎不宜爇,爇者有煙而無氣,煎則反是。蓋氣者 香之魂,煙者香之魄,魂清而魄濁,魂輕而魄重。善焚香者,取其氣弗取其煙,取其魂弗取其魄,故常煎而不爇,煎之之法,以生結之囫圇者,浣以新茗,芟其松 浮,磨其棱角,而置香面於下,底於上,微沾少水,使香質滋潤,火既活而灰復幹,乃以玉碟或砂片隔之,使之不易就燥。香質不焦,膠液不流,則香氣生空,若無 若有。香一片足以氤氳彌日,是名煎香。蓋五行木主藏魂,金主藏魄,故氣者香之魂也,木也。質者香之魄也,金也。其質貞者其氣清,金之氣多也。其質脆者其氣 濁,木之氣多也。故煎香以取金氣,金氣不熱,則香魄長存。然惟生結囫圇者乃多金氣,黃熟則不及。
  
心字香
  《驂鸞錄》雲:"番禺人作心字香,以素馨、茉莉半開者,著淨器,薄斯沉水香,層層相間封之。日一易,不俟花蔫,花過香成。"蔣捷詞雲:"銀字箏調,心字香燒。"予詩:"多燒心字是心香,茉莉黃沉共作芳。香是番禺心字好,紫煙一縷結鴛鴦。"
  
南方花皆可合香
  南方花,如素馨、茉莉、闍提、佛桑、渠那、大小含笑之類, 皆可合香。又有麝香花,夏開,與麝香木皆類真麝香。或傳美家香用此諸花合之。溫氏雲:素馨、茉莉摘下花蕊,香才過,即以酒噀之復香。凡生香蒸過愈佳,如梅花、瑞香、酴醿、梔子、茉莉、木犀及橙、橘花之類,皆可蒸。他日爇之,則群花之香畢備,見《香乘》。
  
種排草香

  予沙亭鄉江畔,有沙地二三十畝,其種宜排草,農人以重價佃 之。春以播秧,至六月始種排草,十月收之。其根長五六尺,賣以合香,葉以泥漬使幹,賣與番人為藥。每地一畝,以半種薑芋,以半種排草,以菜麩壅之。次年則 以種薑芋者種排草,必相易也。農人喜種排草,其利甚厚。惜宜種之地,不能多有,沙亭之外,如潭山、大嶺間,亦有數十畝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