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5/8

意與古會 思接千載 中國焚香文化源流-----轉載

意與古會 思接千載 中國焚香文化源流-----轉載

  “香之為用,其利最溥。物外高隱,坐語道德,焚之可以清心悅神;四更殘月,興味蕭騷,焚之可以暢懷舒嘯;晴窗拓帖,揮麈閑吟,篝燈夜讀,焚以遠辟睡魔,謂古伴月可也;紅袖在側,秘語談私,執手擁爐,焚以熏心熱意,謂古助情可也;坐雨閉窗,午睡初足,就案學書,啜茗味淡,一爐初熱,香靄馥馥撩人;更宜醉筵醒客,皓月清宵,冰弦戛指,長嘯空樓,蒼山極目,未殘爐熱,香霧隱隱繞簾,又可祛邪辟穢,隨其所適無施不可!

   
這是明代屠隆在其《考槃餘事》中對於焚香的詩性描述。的確,焚香這種中國悠久歷史的文化傳統,不僅僅是訴諸鼻端的嗅覺愉悅,不僅僅是綺麗閒雅的心靈體會,更是一種雅致精湛的生活品味和一種淡定從容的人生態度。中國用香的傳統可以上溯到夏商(現考古在山東濰坊姚官莊龍山文化遺址出土了灰陶蒙古包型薰爐、在上海青浦福泉山良渚文化遺址層出土了灰陶竹節紋薰爐);《周禮》(天官·塚宰)則明確的出現了焚香的器具的記載  “凡寢中之事,掃除、執燭、共爐炭,凡勞事四方之舍事亦如之。那爐內香薰悠悠,鬱鬱的青煙所承載著極致的虔誠將感動上蒼;《尚書·君陳》有:至德馨香,感於神明;黍稷非香,明德惟馨;《詩經.生民》有:昂盛于豆,于豆於登,其香始升,上帝居歆;秦漢之時上流社會開始流行熏香、佩香、浴香,甚至用香木營建居所,《楚辭》有: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九歌》有:桂棟兮蘭橑,辛夷楣其藥房。《大戴禮·夏小正》:五月蓄蘭,為沐浴。這期間出現了精緻華美的熏香用具——博山爐,也正是在這期間 熏香的最重要的香藥——沉香開始應用,奠定了數千年香文化的基石,形成了系統的程式和內涵。

   
六朝的煙水迷離,更在迷離煙水的彼岸泊來種種的異香,使文士和高僧的身姿更加蘊藉和朦朧;隋唐時,香料製作更加精細和考究,品類更為豐富,用香成了無處不在的禮制使用,出現了數量眾多的詠香詩文,跳動的音韻、馥鬱的氤氳融匯著蔚為壯觀的盛世景象;宋代海上絲綢之路的開闢,香料的交易占了很大的比重,政府甚至設立了機關來專營這項收入頗豐的買賣,而對於香料貿易徵收的稅費竟成了國庫大筆的財政收入。用香更成普通百姓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與品茗觀畫插花成了中國文人生活的四大雅事。是香文化到達了鼎盛的時期!

   
明清時期則繼承宋元的傳統並持續發展,香品的形制豐富、香具的品種繁雜完備。這時期香出現了製作精美絕倫的香具——宣德爐,香事最完備的百科全書——《香乘》,也于崇禎辛巳年(西元1641)刊成,社會用香風氣更加濃厚,成為文化和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那淡淡的馨煙雲舒雲卷,不絕如縷地延續著華夏文化的傳統,在倫理層次它是禮的表述和精神血脈的傳承、在藝術境界它是典雅蘊藉的品味和行雲流水的超然韻致;不僅涵養潤澤著人們的性靈真心,更溝通著智慧的人天之際,氤氳地勾畫著數千年的華夏文明,誠然,當用一句老話來形容香之為用大矣  

  “
一片寒心雪夜,數聲破夢霜鐘; 爐內香消宿火,窗前月上孤峰。在憨山德清(明代四大高僧之一)的筆下,世事一如死火消香,漸漸淡漠;那赤子的本心卻如天心的圓月,皎潔無瑕。在這清淨無暇的境地裏,當返心觀照那消香是何味、逝鐘是何色?呵呵,寓香於法,那只能盡形壽而慢慢體認;香消玉殞,即使是消散了所有有形,但香的精魂還在,那就是香氣!淡淡的香氣彌散於草堂精舍、彌散於樓臺殿閣、彌散于禪房曲院,當然在憨山大師的爐內,燃的不可能是蜃氣樓臺的龍涎香,也不可能是濃馥襲人的麝香,想來應該是淡淡的檀?或是鬱鬱的沉?或者就是清新的庭前柏樹子。最早的香料也從燔木升煙,湮于六宗黍稷非馨,明德惟馨取蕭、祭脂,取羝以柭的松柏、茅蒿、禾黍等植物性原料,到扈江離與辟芷,紉秋蘭以為佩桂棟兮蘭橑,辛夷楣兮藥房五月蓄蘭,為沐浴中土的椒蘭芳芷鬥氣,辛夷杜蘅爭春;秦漢時期,產於邊陲或西域的青木香、蘇合香、安息香、鬱金香、熏陸香、龍腦香、雞舌香、沉香等香藥沿著絲綢之路大量進入中土,即是所謂西國獻香西域香南方香是隋朝以後產於南方或通過陶瓷香料之路(即海上絲綢之路)輸入中國的東南亞的香料,也是中國香文化的主流——“沉檀龍腦麝體系;這幾個不同體系的,或樹脂、或草木、或動物類香料夾雜著裝在琉璃瓶內的,先由陸上絲路,後由南部海路轉運來自波斯大食的液體香料——“薔薇、玫瑰香露一起氣象萬千構成旖旎迷幻的中國香王國。

   
事物的原初,人類多是從功利目的來認識的。而香料的實用價值主要是藥用。大多數香料都有藥用功效,所以也稱香藥。《本草綱目》就詳載治療諸科雜症的香藥數十種,甚至還有起死還生的返魂香。在本文的篇首屠隆《香箋》中:香除了含著驅穢除濕、抑菌除穢、清心悅神、醒腦提神等最常見的實用功能,更被賦予較高層次的精神文化內涵,體現和代表著士人所標榜的君子風範和真誠美好的人格秉性。焚香也就從原先祭祀和藥用功能,逐漸發展成士人調養身心、寄託性靈的閒情逸致,甚至在灑然的馨香中,澄澈胸懷,摒盡雜念,我們或許就能窺見久被塵垢的本然!

   
也許那些正史與教科書中所敍述的種種有關政治、政權與國體的活動:政治紛爭、道德莊嚴與功利追逐等,即所謂的修齊治平、所謂的仕途經濟太過於沉重了,一種為心靈所自覺認同,並不斷地求索,為此而耽溺與陶醉的文化,伴隨著這種功利重壓而同時存在著,並逐漸厘清而被重新發現,說是風雅文化,或是閒情逸致都可以。即從詩歌、美術、音樂、舞蹈中提煉美的經驗,總之,這是一種生活的藝術、一種審美化的人生,一種美感人生。即通過這種優雅而風致的文化活動去追求的一種真摯和純淨,也就是人間的真、善、美。這樣的文化活動可以開啟人們心靈智慧的門戶,可以淨化人們的靈魂,養成種從容、安祥、明淨、平和的品格;種知足、感恩、寬恕、善良的氣度。所以焚香這種對於香的品評鑒賞,並不只是沉溺於嗅覺的感官欲望,而是感官的精神昇華。也就是憑藉著這種精緻的審美活動,開啟智慧、滌蕩性靈、消解愁悶、營造意境,到達物我兩忘的人天之際。


   
整理這些資料,其中可闡述的一個意圖,便是要將古人所經歷的關於焚香樂趣,關於香的品種、名稱、產地、特徵、典故和不同香的鑒賞品評,即焚香種種優美生命體驗、構造逸趣橫生的生活之美羅列出來,以使我們能更直觀地瞭解中國歷史的一個曾經被掩蔽的角落,瞭解先人的真實生活與經驗,感受古人平靜、安逸的快樂,而且只要我們願意,我們原來也可以活得自足且從容、優雅而美感!(吳劍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