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輝雄YorkHsu

2014/5/12

轉載自網路-----中國古代生活用香的風俗考 論文作者: 劉 雲

轉載自網路-----中國古代生活用香的風俗考 論文作者:  
[內容摘要 香在古代人們的生活中有著廣泛的使用。從熏燃、懸佩到塗傅、飲用、乃至到奇思妙想地用來計時,都反映了古人對""這種海外來物的認識以及古人精緻的生活情趣。本文對古代人們的用香風俗作了細緻的考察,希望對我們瞭解古代人們的社會生活有所助益。
[
  ]  古代社會生活     用香風俗     

說到香,我們首先想到的多是宗廟祠堂和寺院道觀裏的香煙繚繞,於是香在我們眼裏就成了一種祭祀和宗教的用物,其實香在古代人們的生活中也有著廣泛的用途。

真正的香料並不產於中國,而遠在西域諸國,正如範曄在為《和香方》所寫的短序中說的:"甘松、蘇合、安息、郁金、 多、和羅之屬,並被珍於外國,無取於中土(《宋書·範曄傳附孔熙先傳》),所以宋代以前,除了朝貢以外,香料來源比較有限,香料種類也較少,除了祭祀和宗教用香外,香的使用並不廣泛,是作為奢侈品而存在的。漢代時即便貴為皇后的明德馬皇后都說 "吾為天下母,而身服大練,食不求甘,左右但著帛布,無香薰之飾者,欲身率下也。(《後漢書·皇后紀上·明德馬皇后紀》)

魏晉南北朝以降,香多為宮中貴族之家焚熏塗傅,平民百姓是無福享用的。據史料記載東晉巨富石崇家的廁所"常有十餘婢侍列,皆有容色,置甲煎粉,沉香汁,有如廁者,皆易新衣而出,客多羞脫衣。"(《晉書·王敦傳》)一次平素崇尚節儉樸素的尚書郎劉寔去石崇家"如廁,見有絳紋帳,茵褥甚麗,兩婢持香囊,寔便退,笑謂崇曰誤入卿內耳崇曰是廁耳。寔曰:貧士不能若此’" (《晉書·劉寔傳》)像劉寔這樣顯貴人家尚用不起,更不用說布衣之家了。

宋明以來,在朝貢的基礎上,海外貿易極大地擴大,各種香料通過海上之舟大量運入中國,民間各種修合之香也頗為盛行,香在人們生活中起了越來越重要的作用,香的使用也更為廣泛和多樣化,極大地豐富著人們的生活。不過縱觀中國古代生活中的用香,大體有這麼幾個方面:

熏燃之香:中國古代的達官貴人很早就注意到了香的妙用,通過熏燃香料來驅逐異味。石崇家的廁所因為焚香曾經聲名顯著,成為一時笑談。在石崇以前熏香多出現于宮中。那時香大多產于西域諸國,西域離中原路途遙遠,同時中原的海外貿易還沒有發展起來,宮中僅有的香料都是通過西域諸國的朝貢得來的,熏香也最早成為宮中的習俗,大多用來熏炙衣被。《後漢書·鐘離意傳》記載,"蔡質《漢官儀》曰尚書郎入直台中,官供新青縑白綾被,或錦被,晝夜更宿,帷帳畫,通中枕,臥旃蓐,冬夏隨時改易。太官供食,五日一美食,下天子一等。尚書郎伯使一人,女侍史二人,皆選端正者。伯使從至止車門還,女侍史絜被服,執香爐燒熏,從入台中,給使護衣服也。"可見當時用香熏烤衣被是宮中的定制,並且有專門用來用香熏烤衣被的曝衣樓,有古宮詞寫到"西風太液月如鉤,不住添香摺翠裘。燒盡兩行紅蠟燭,一宵人在曝衣樓"。當時熏香的器具很多,主要有熏爐和熏籠。在河北滿城中靖王劉勝墓中,發掘的"銅薰爐""提籠"就是用來薰衣的器具;湖南長沙的馬王堆一號墓出土的文物中,也有為了薰香衣而特製的薰籠。漢代更有博山香爐響譽於世。

唐代熏籠更為盛行,覆蓋於火爐上供熏香、烘物或取暖。《東宮舊事》記載"太子納妃,有漆畫熏籠二,大被熏籠三,衣熏籠三" 反映此時宮中生活的宮體詞也有很多都提到這種用來熏香的熏籠,如 "熏籠玉枕無顏色,臥聽南宮清漏長。"(唐王昌齡《長信秋詞》), "紅顏未老思先斷,斜倚熏籠坐到明。"(白居易《宮詞》), "櫻花落盡階前月,象床愁倚熏籠(李煜《謝新恩》),"鳳帳鴛被徒熏,寂寞花鎖千門"(溫庭筠《清平樂》)。就考古而言,在西安法門寺也出土了大量的金銀製品的熏籠。雕金鏤銀,精雕細鏤,非常精緻,都是皇家用品。

除了大量的熏籠,還有各種動物形狀的熏爐,用來取暖,特別是唐以後使用的比較廣泛。宋代一些官宦士大夫家比較流行的是鴨形和獅形的銅熏爐,稱為"香鴨""金猊"。和凝作的《何滿子》中有"卻愛熏香小鴨,羨他常在屏帷",周邦彥寫的《青門飲》中有"星斗橫幽館,夜無眠,燈花空老。霧濃香鴨,冰凝淚燭,霜天難曉",賀鑄的《薄幸》詞裏也有"向睡鴨爐邊,翔鴛進屏裏,羞把香羅暗解",此處的"香鴨""睡鴨"都是用來熏香取暖的器具。

著名女詞人李清照寫自己的生活時也多次提到熏香的器具,如在《鳳凰臺上憶吹簫》裏寫下"香冷金猊,被翻紅浪,起來慵自梳頭",在《醉花陰》裏寫下"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不惟李清照,還有周紫芝的詞《鷓鴣天》裏有"調寶瑟,撥金猊,那時同唱鷓鴣詞"徐伸的《二郎神》中"漫試著春衫,還思纖手,熏徹金猊燼冷",詞中的"金猊""金獸"都是這種用來熏香的器具,詞中所寫的閨闈繡闥或廳堂書房,圍爐熏香,剪燈夜話則是古代士大夫之家充滿情致的生活場面的具體反映。

一般來說,相對於北方而言,南方熏香更為普遍,原因一正如周邦彥《滿庭芳》裏所說"地卑山近,衣潤費爐煙",二就是南方多瘴癘,用熏香驅邪辟穢去疾的觀念非常普遍,正如明代屠隆在《考盤餘事·香箋》裏論香說的"倉山極目,未殘爐熱,香霧隱隱,繞簾又可祛邪辟穢,隨其所適,無施不可。"《顏氏香史》中也說到"不徒為熏潔也,五臟惟脾喜香,以養鼻通神,觀而去尤疾焉";還有就是南方多水,多水則蚊蟲易於繁殖,熏香是驅除蚊蟲的好辦法。

懸佩之香:古代很早就有佩帶香的風俗,《爾雅·釋器》"婦人之禕,謂之縭。"郭璞注:即今之香纓也。"《說文·巾部》"帷,囊也"段玉裁注:"凡囊曰帷。"《廣韻·平支》:"縭,婦人香纓,古者香纓以五彩絲為之,女子許嫁後系諸身,雲有系屬。"這種風俗是後世女子系香囊的淵源。古詩中有"香囊懸肘後"的句子,大概是佩帶香囊的最早反映。魏晉之時,佩帶香囊更成為雅好風流的一種表現,東晉謝玄就特別喜歡佩紫羅香囊,謝安怕其玩物喪志,但又不想傷害他,就用嬉戲的方法贏得了香囊,燒了,成為了歷史上的一端佳話。後世香囊則成為男女常佩的飾物,秦觀《滿庭芳》裏有"消魂當此際,香囊暗解,羅帶輕分。"的句子就是明證。

不僅僅身體佩帶香囊,香還被用來散撒或懸掛於帳子之內,據載後主李煜宮中有主香宮女,持百合香、粉屑各處均散。洪芻在《香譜》中則提到後主自製的"帳中香",即"以丁香、沉香、及檀香、麝香等各一兩,甲香三兩,皆細研成屑,取鵝梨汁蒸幹焚之。"

不惟帳中用香,宋代貴夫人的車裏也懸掛香囊,成為一時的風尚。陸遊在《老學庵筆記》裏特別記下了當時的這種風尚"京師承平時,宋室戚裏歲時入禁中,婦女上犢車皆用二小鬟持香毬在旁,二車中又自持兩小香毬,車馳過,香煙如雲,數裏不絕,塵土皆香。"

在宋詞中常有"油壁香車""香車寶馬"這樣的詞,大概就是指的這種懸掛香囊的犢車。如晏殊的"油壁香車不再逢,峽雲無跡任西東。"李清照的"來相召,香車寶馬,謝他酒朋詩侶"

塗傅之香:此類香的種類很多。一種是傅身香粉,一般是把香料搗碎,羅為末,以生絹袋盛之,浴罷傅身。

一種是用來傅面的和粉香。有調色如桃花的十和香粉,還有利汗紅粉香,調粉如肉色,塗身體香肌利汗。

一種是香身丸,據載是"把香料研成細末,煉蜜成劑,杵千下,丸如彈子大,噙化一丸,便覺口香五日,身香十日,衣香十五日,他人皆聞得香,又治遍身熾氣、惡氣及口齒氣。"

還有一種拂手香,用阿膠化成糊,加入香末,放於木臼中,搗三五百下,捏成餅子,穿一個孔,用彩線懸掛於胸前。

此外還有香發木犀香油,亦可為面脂,烏髮香油,此油洗髮後用最妙。合香澤法,既可潤發,又可作唇脂。五代詞《虞美人》"香檀細畫侵桃臉,羅裾輕輕斂"此處的"香檀"就是指的一種淺紅色的化妝品。韋莊《江城子》"朱唇未動,先覺口脂香"這兒的口脂香大概就是用某種香料調配而成的。在漢代還有上奏言事口含雞舌香的風俗,為的是除去口氣。

唐代婦女的化妝品中,已經出現了補鬢油和潤面油,蜀地貢給宮中,也用到了烏沉香、白腦香,宮中稱錦裏油,此後經宦官之手傳到民間,富人家大多稱之為西蜀油。見諸詩詞的溫飛卿《菩薩蠻》中有"蕊黃無限當山額,宿妝隱笑紗窗隔",另有《歸國遙》"粉心黃蕊花靨,黛眉山兩點"此處的"蕊黃""黃蕊"都是指的此間流行的一種眉妝,是貴族女子用花蕊研製成的一種黃色香料,塗在額角,以增美觀,叫做額黃。

印篆之香:一般的香粉,為了便於香粉燃點,合香粉末,用模子壓印成固定的字型或花樣,然後點燃,循序燃盡,這種方式稱之為"香篆"。印香篆的模子稱為"香篆模",多以木頭製成。《百川學海》"香譜"條中說:"鏤木之為範,香為篆文。"這是說香篆模子是用木頭雕成,香粉被壓印成有形有款的花紋。據宋代洪芻的《香譜》載:"香篆,鏤木以為之,以範香塵。為篆文,燃于飲席或佛像前,往往有至二三尺徑者。"

篆香又稱百刻香。它將一晝夜劃分為一百個刻度,寺院常用其作為計時器來使用。元代著名的天文學家郭守敬就曾制出過精巧的"屏風香漏",通過燃燒時間的長短來對應相應的刻度以計時。這種篆香,不僅是計時器,還是空氣清新劑和夏秋季的驅蚊劑,在民間流傳很廣。

香篆也稱香印,在焚香的香爐內鋪上一層砂,將乾燥的香粉壓印成篆文形狀,字形或圖形綿延不斷,一端點燃後循線燃盡。由於取用的香是呈鬆散的粉狀,點燃之前才以模造成綿延不斷的圖形,而且移動模子時很容易碰壞圖形,因此使用時並不方便。也許正是因為這,南宋杭州城的住宅區內的各種服務業中,就有專門為人"供香印盤"的服務業,他們包下固定的"鋪席人家",每天去壓印香篆,按月收取香錢。這在宋人的筆記《夢梁錄》卷十三"諸色雜貨"條中記載的很清楚:"且如供香印盤者,各管定鋪席人家,每日印香而去,遇月支請香錢而已。"

唐宋時人點香計時,以香料搗成末,調勻後灑在銅制印盤裏,一般成篆文""字形狀,點其一端,依香上的篆形印記,燒盡計時。唐白居易《酬夢得見戲長齋》詩"香煙朝煙細,紗燈夕焰明",王建《香印》詩"閑坐印香燒,滿戶松柏氣",五代馮延巳《鵲涵枝》裏有"香印成灰,起坐渾無緒"都是講的這種香印。宋代熙寧年間出現了一種更為科學的"午夜香刻"。宣州石刻記載:"穴壺為漏,浮木為箭,自有熊氏以來尚矣。三代兩漢迄今遵用,雖制有工拙而無以易此。……熙寧癸醜歲,大旱夏秋無雨,井泉枯竭,民用艱飲。時待次梅溪始作百刻香印以准昏曉,又增置午夜香刻如左:福慶香篆,延壽篆香圖,長春篆香圖,壽征香篆。"這是中國古人的創舉,中國人仿佛有無窮的智慧,想了各種各樣的辦法來計時,用水計時,所以有銅壺滴漏的發明,沒有水了,又想起了用香計時。更能反映中國人的聰明巧智與審美情趣的是還把印香做成各種圖形,寄予對生活的美好期待,或長壽或福慶。

醫用之香:早在漢代,名醫華佗就曾用丁香、百部等藥物製成香囊,懸掛在居室內,用來預防"傳屍疰病",即肺結核病。很多香料是中國傳統中醫的重要用藥。很多醫書中或本草中有關於香料的記載。明代醫家李時珍的《本草綱目》中就記載用"線香"入藥。書中說:"今人合香之法甚多,惟線香可入瘡科用。其料加減不等,大抵多用白芷、獨活、甘松、三柰、丁香、藿香、槁本、高良薑、茴香、連翹、大黃、黃芩、黃柏之類,為末,以榆皮面作糊和劑。"李時珍用線香"熏諸瘡癬",方法是點燈置桶中,燃香以鼻吸煙咽下。除此之外,還可"內服解藥毒,瘡即幹" 清代著名醫學家趙學敏《本草綱目拾遺》中所附載的曹府特製的"藏香方",由沉香、檀香、木香、母丁香、細辛、大黃、乳香、伽南香、水安息、玫瑰瓣、冰片等20餘氣味芬香的中藥研成細末後,用榆面、火硝、老醇酒調和製成香餅。趙氏稱藏香有開關竅、透痘疹、愈瘧疾、催生產、治氣秘等醫療保健的作用,其言不虛。因為製作藏香所用的原料本身就是一些芳香類的植物中藥,用其燃燒後產生的氣味,來除穢殺菌、祛病養生。

香作為醫藥之用,有香藥、香茶。《香乘》載有九種方子:丁香煎圓,木香餅子,豆蔻香身丸,透體麝臍帶,獨醒香、經禦龍麝香茶,孩兒香茶,還有另外兩種香茶。宋明時出現的流行於民間的香茶可謂中國茶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值得進一步發掘。

不僅有香藥、香茶,宋代宮中到民間還盛行一種蘇合香酒。據《彭乘墨客揮犀》記載:"王文正太尉氣羸多病。真宗面賜藥酒一瓶,令空腹飲之,可以和氣血辟外邪,文正飲之大覺安健,因對稱謝,上曰此蘇合香酒也,每一鬥酒以蘇和香丸一兩同煮,極能調五臟,卻腹中諸疾,每冒寒夙,興則飲一杯,因各出數盒賜近臣,庶之家皆效為之,因盛于時。"
   
此外,香也是古代藏書家的所愛。屠隆在《考盤餘事·書箋》中有這樣的記載"藏書于未梅雨之前,曬取極燥,入櫃中以紙糊門,外及小縫,令不通風,蓋蒸汽自外而入也,納芸香麝香樟腦可以辟蠹"。《典略》上很早就有芸台香辟蠹魚的記載,所以古代藏書室有"芸台"的雅稱。


香不僅是藏書家的所愛,在讀書人中還有其他用法。明代以前的古人多喜歡用丁香、檀香、麝香等用於改善墨的氣味。宋代蘇易簡《文房四譜》中記南朝梁代冀公制墨的配方是"松煙二兩,丁香、麝香、幹漆各少許,以膠水漫作挺,火煙上熏之,一月可使"。宋代文人張遇"以油煙、麝香、樟腦、金箔制墨,狀如錢子,因以聞名""吳叔大以桐油、膠、碎金、麝香為料,搗一萬杵,而使墨光似漆,堅致如玉,因以揚名"(《墨志》)。穆孝天的《安徽文房四寶》中記載金章宗的書房用品很精緻,其中有用蘇合香油點煙制墨的癖好,可謂窮幽極盛矣。《清異錄》也載"韓熙載當心翰墨四方膠煤多不如意,延歙匠朱逄於書館制墨供用,名麝香月,又名元中子。"《李孝美墨譜》載歐陽通每書其墨必古松之煙末以麝香方下筆。雖然墨中放香時很多人的所愛,但對於墨中放不放香也頗有爭議,《春渚紀聞》中何氏就認為"凡墨入龍麝,香奪煙香,而引蒸濕,反為墨病,俗子不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