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輝雄YorkHsu

2014/4/7

太平禦覽菜茹部1/2 宋 李昉

太平禦覽菜茹部一宋李昉
太平禦覽卷九百七十六 菜茹部一



《詩》曰:我有旨蓄,亦以禦冬。(旨美;禦,{禦示}也。蓄,聚菜以{禦示}冬月乏無時也。)
又曰:其蔌(音速。)伊何?維筍及蒲。(蔌,菜肴也。)

《周禮□春官》曰:入學釋菜合舞。(入學必擇菜,禮先師也。菜,巨樂屬。)

《儀禮□婚禮》曰:舅姑既沒,則婦入,三月乃奠菜,(沒,終也。奠菜者韭,祭菜也,蓋用薰。)稱婦之姓曰:某氏來,婦敢奠嘉菜。(始為皇舅。)

《禮》曰:仲秋之月,命有司趣民收斂,務蓄菜。(始為{禦示}冬植蹈也。)

《左傳》曰:巨澇淘逯菜,可薦於鬼神,可羞於王公。

《爾雅》曰:菜謂之蔌,蔬不熟為饉。(蔌,菜總名,見《詩》。凡草菜可食,通名為蔬也。)

《論語》曰:雖疏食菜羹,瓜祭,必齊如也。
又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

《尚書大傳》曰:煞君之室,雖生美菜,有義之士弗食。

《後漢書》曰:劉平與母俱匿野澤中。平朝出求食,逢餓賊,將烹之。平叩頭曰:今旦為老母求菜,母老,將平為命,願得先歸,食母畢,還就死。因涕泣,賊見其至誠而遣之。平還,既食母訖,因白曰:屬與賊期,義不可欺。遂還詣賊。眾皆大驚,相謂曰:常聞烈士,乃今見之!子去矣,吾不忍食子。於是得全。
又曰:崔瑗愛士,好賓客,盛修肴膳,殫極滋味,不問餘產。居常蔬食菜羹而已。
謝承《後漢書》曰:汝南鍾南嚴海君,少時,鄉人有入其園竊菜者。明日,拔菜悉遺鄉里。鄉里人相約,無複取菜者。
又曰:彭城刀曜,字子卿,為漁陽相。前相所種菜,悉付還外。

《魏志》曰:倭國地溫,冬夏食生菜。

《吳書》曰:趙咨使魏,魏人曰:聞江東有#ㄒ舳恕#悴耍作苦為食?咨曰:當得倉(助庚切。)鰷以作羹。

王隱《晉書》曰:皇甫謐姑子梁柳,為城陽太守。或勸謐送之,謐曰:柳為布衣過吾,吾送迎柳不出門,食不過鹽菜。貧,不以酒肉為禮也。今而送,是貴城陽太守,而賤梁鴻季也,豈中古人之道哉!
又曰:邵續為石勒所執,身灌園鬻菜,以供衣食。勒屢遣人察之,歎曰:杆真高人矣!不如是,安足貴乎?嘉其清苦,賜喜。每臨朝嗟歎,以勵群官。
又曰:桓溫性儉,每宴,惟下匕奠拌菜果而已。
又曰:吳隱之母喪,哀毀。常鹹菹,以其味旨,輟而棄之。及為廣州,清操逾勵,常食不過菜及乾魚而已。帷帳器服,皆付外庫。時人頗謂其矯,然亦始終不易。

《宋書》曰:張敷,父在吳興亡,成服凡十餘日,始進水漿。葬畢,不進鹽菜,遂毀瘠成疾。
又曰:宗愨以軍功封洮陽侯。先是,鄉人庾業家豪富侈,侯服玉食,與賓客相對,膳必方丈,而為愨設粟飯菜菹,謂客曰:宗軍人慣啖粗食。愨致飽而退,初尾齏恰V潦牽為愨長史,帶梁郡,愨待之甚厚,不以昔事為嫌。
又曰:柳玄景為三公時,在朝勳貴多事產業,惟玄景獨無所營。南岸有數十畝菜,得錢三萬還宅,玄景怒曰:我立此園菜,以供家啖耳!乃複賣以取錢,奪百姓之利耶?乃以錢乞守園人。
又曰:王玄謨、柳玄景、垣護之,雖並北人,而玄謨獨受老傖之目。凡諸稱為四方書疏,亦如之。常為玄謨作四時詩,曰:堇茹供春膳,粟漿充夏餐,匏醬調秋菜,白蟛罱舛寒。
又曰:朱修之姊在鄉里,饑寒不立。修之貴為刺史,未曾供膳。往姊,為設菜羹粗飯以激之。

《齊書》曰:晉永嘉五年,曲陽縣市黃慶趙蒹右有園,東南廣數丈。每種菜,輒鮮異,雖加彩拔,更生。夜恒有白光,似鏽睢5朗扛檔掄跡使人掘之三尺,獲玉印,文曰長承萬福
又曰:宜都王鏗,生三歲,喪母。及有識,問母所在,左右告以早亡,便思慕蔬食,自悲不識母。
又曰:江泌性仁孝,食菜不食心,以其有生意,惟食老葉而已。

《南史□隱逸傳》曰:沉道虔辟州府,凡十二命皆不就。有竊園菜者,外還見之,仍自逃隱。待竊者去後,乃出。

《梁書》曰:武帝太官常膳,惟以菜蔬,圓案所陳,不過三盞。
又武帝詔曰:今雖無複牲腥,猶有脯修之類,即之幽明,義為未盡。可更詳定,悉薦時蔬。左丞司馬筠等,參議火餅代大脯,餘悉用蔬菜,帝從之。

《三國典略》曰:梁蕭棟,字玄吉,豫章安王權之子也。侯景以法駕迎棟,時棟與其妃執鋤種菜,忽然見逼,駭愕久之。

《後魏書》曰:甄琛母竄氏,有孝性。夫氏去家,路逾百里,每得魚肉菜果珍羹口實者,必令僮僕走奉其母,乃後食焉。
又曰:高閭曾造胡叟,叟短褐曳柴,從田歸舍,為閭設濁酒蔬食,皆手自辦案。其館宇卑陋,園疇褊局,而飯菜精潔,醯醬調美。見其二妾,並年衰跛眇,衣布穿敝。閭見其貧約,以衣服直十餘匹贈之,亦無辭愧。
又曰:盧義僖性清儉,不營財利。雖居顯位,每至困乏。麥飯蔬食,忻然甘之。

《三國典略》曰:北齊王以鄴清風園竿穆提婆,於是官無蔬菜,賒買於人,負錢三百萬。其人訴焉,斛律光曰:杆園竿提婆,一家足;不賜提婆,百官足。
又曰:庫狄士文為貝州刺史,性清苦,不受公料,家無餘財。其子常啖官廚餅,士文枷之,系獄累日,杖之一百,步送還京。僮錄無敢出門,所買菜必於於境。凡有出入,皆封署其門。親故絕跡,慶吊不通。

《隋書》曰:姚察,陳亡入隋,詔授秘書丞,別敕成梁、陳二史,又敕於朱華門長參。文帝以察自奉蔬菲,別日召入內殿,賜果菜,指謂朝臣曰:朕聞姚察學行,當今無比。我平陳,只得此一人!

《唐書》曰:太宗回次易州界,司馬陳玄令百姓種蔬坑上,而微火煦之,欲其速生,以擬供進。太宗聞之,責其諂媚,詔免官。
又曰:太宗時,健達獻佛土菜,一莖五葉,花赤,中心正黃,而蕊子紫色。泥婆羅獻波棱菜,葉類紅藍,實如蒺藜,火熟之,能益食味。又有酢菜,狀似芹,而味香。渾提蔥,其狀猶蔥,而甘辛。
又曰:高宗時,司農欲以冬藏餘菜賣之百姓,以墨敕示僕射蘇良嗣,良嗣判曰:昔公儀相魯,拔去園葵;況臨禦萬邦,而敗蔬鬻菜?事遂不行。
又曰:王釵刑部尚書,性貪吝,不常在公。乃鬻公廨菜園,收其價錢以自潤,甚為時論所蠊懟
又曰:中書園蔬,日給於眾官者,主事白常袞減其數,崔談ε訶主事,主事曰:杆相公之命。Υ筅岡唬骸懊畔率湯桑安得理中書之蔬!叱左右踣主事而拽之,自是與袞常不平。
又曰:貞玄七年冬,司農卿李模免官。初,司農當供三官冬菜二千車,以度支給車值稍賤,又阻雨菜敗,模以度支為辭。上責其不先聞,故免之。先是,模奏司農菜不足,請京兆府市之。尹薛玨、萬年令韋彤,乃禁人私賣。上命奪玨俸一月,彤俸三月。
又曰:貞玄中,奚涉為中書舍人,以所得雜給均分省內官,又躬親庶務,下至園蔬,皆悉自點閱。人以為難,而涉處之無倦。

《莊子》曰:宣尼窮於陳蔡之間,顏回擇菜。

《孔叢子》曰:菜謂之蔬。

《金樓子》曰:秦始皇聞鬼谷先生言,因遣徐福入海,求金菜玉蔬。

《說苑》曰:楚文王伐鄧,使王子革、王子靈共捃菜。二子出,見老丈人戴畚,乞焉不與,搏而奪之。王聞之,令皆拘二子,將煞之。大夫辭曰:取畚信有罪,然煞之,非其罪也!君若何煞之?言卒,丈人造軍而言曰:鄧為無道,故伐之。今君公之子,搏而奪吾畚,無道甚于鄧乎!呼天而號,群臣見之,言,曰:討有罪而橫奪,非所以禁暴也;恃力虐老,非所以教幼也;愛子棄法,非所以保國也。私二子,滅三行,非所以從政也!丈人舍之矣!謝之軍門之外。
又曰:楚莊王賜虞丘子菜田三百,號曰國老,以孫叔敖為令尹。

《呂氏春秋》曰:菜之美者,壽木之華,枯姑之東赤木、玄木之葉。餘瞀之南,有菜名嘉樹,其色若碧。

桓譚《新論》曰:董仲舒專精於述古,年至六十餘,不窺園中菜。

《山東六賢傳》曰:袁卞,字叔隰,陬慮人。種菜一園,左右竊取度溝瀆,卞乃為之橋,其敦義如此。

《漢武內傳》曰:西王母雲:上仙之藥,有碧海之狼菜。

《孝子傳》曰:北平陽公,輦水作漿,兼以給過者。公補履ハ,不取其直。天神化為書生,問雲:何不種菜?曰:無菜種。即與數升,公種之,化為白璧,餘皆為錢,掛靡勻

《廣州先賢傳》曰:丁密,蒼梧人,非家織布不衣,非已耕種菜果不食。

《杜蘭香別傳》曰:香降張碩,齎瓦丫疲七子累多菜,而無他味,亦有世間常菜,輒有三種,色或丹或紫,一物與海蛤相類。並有非時菜。碩雲:食之亦不甘,然一食,七八日不饑。

《荊楚歲時記》曰:正月七日,謂之人日,彩七種菜以為羹。

《兩京記》曰:隋大業六年,諸夷來朝,請入市交易,煬帝許之。於是修飭邸店,皆使甍宇齊正,卑高如一,環貨充積,人物華盛,競崇侈麗。至賣菜者,亦以龍須席藉之。

《魏王花木志》曰:吳郡邊海諸山,悉生紫菜。

崔豹《古今注》曰:芟、荊、揚州人謂菹為蕺。

杜寶《大業拾遺錄》曰:徐孝穎,性仁孝。常在園中晝臥,見人盜菜,徐徐轉身向裏,恐偷者見之。仁行退讓,皆此類也。

漢張竦奏曰:古叛逆之國,瀦其宮室以為汙池,名曰凶虛,雖生菜蔬,而民不食。



《詩》曰:四之日其蚤,獻羔祭韭。

《禮》曰:庶人春薦韭,韭曰豐本。

《爾雅》曰:霍,山韭。(今山中多有此菜,皆如人家種者。)

《說文》曰:薌,韭華。非,菜一種,久而生也,像形,在地上,北也。

《通俗文》曰:韭根白ぼ。(古人切。)

《山海經》曰:邊春山、雞山,韭。丹重之山,其草多韭。

《狹捍》曰:古者公田為井,居灶蔥非盡取焉。

《漢書》曰:龔遂為渤海太守,民口種一畦韭。

《晉書》曰:石崇為客作豆粥,咄嗟便辦;每冬得韭萍。王愷每以此事為恨,乃密貨崇帳下,問其所以。答雲:“{艸豆}至難煮,豫作熟,有客來,作白粥以投之耳;韭萍,是搗韭根,雜以麥苗耳。
又曰:溫嶠滅王敦,先是,童謠曰:剪韭剪韭,斷陽柳。河東小子,令我與子。以為賊如非、柳,尋得複生也。

《晉書後略》曰:成都王圍京邑,城中無菜,彩陳韭芥以為善菜。

《齊書》曰:周胍鍾山,王儉謂曰:卿在山中何所食?答曰:赤米白鹽,綠葵紫蓼。又問:何者最佳?曰:負初早韭,秋暮晚菘。
又曰:庾杲之,字景行,為世祖征虜功曹,清貧,食惟韭菹、氵龠韭、生韭雜菜。或戲之曰:誰言庾郎貧?食鮭常有二十七種韭。言三九也。

《三國典略》曰:北齊太上,後宮無限,衣皆珠玉,一女歲費萬金,寒月盡食韭牙。

《莊子》曰:徐無鬼見武侯,武侯曰:先生居山食芋,厭蔥韭;今老病,欲酒肉之味耶?無鬼曰:君為萬乘擲犄,苦國以義耳!目君病矣!何勞吾乎?

《列子》曰:老韭為莧,老胗崳猿。

《魯獵縈》曰:市處者,僕妾膾炙而食,市饒也;菡泉沃韭織屨之士,從兄弟室父往,而不得粗□焉。非愛其僕妾,惡其室父也,此其饒羨之與不足也。

《說苑》曰:衛有一夫,負缶入井灌韭,終日一區。鄧析過,教之曰:有機重後輕前,命曰桔槔,終日訖九百區。丈夫曰:有機智,必有機心。我非不知,不欲為也!

《正論》曰:小民淙緹攏剪複生;頭如雞,割複鳴。吏不必可畏,後來不必可輕。奈何欲望致刑厝乎?

《漢武內傳》西王母曰:仙次,藥有八阮赤韭。
繆襲《祭儀》曰:春祠,和羹Ρ以韭。

《水經》曰:交州平樂山多龍穴,旁生野韭。人往乞者,神許則風吹制分,隨偃而拔,不得過越;不偃而拔,輒凶也。

楊咳戤《洛陽茄藍記》曰:李崇為尚書令儀同三司,富傾天下,僮僕千人,而性多儉吝,惡衣粗食,食常無肉,止有韭茹、韭菹。崇家客李玄逃鍶嗽疲骸襖盍罟一食十八種。人問其故,玄淘唬骸岸九十八。聞者大笑,世以此為譏。
諸葛亮教君嗣曰:去婦不顧門,萎韭不入園。以婦人之性,草菜之精,猶有所恥;想忠壯者,意何所之?



太平禦覽菜茹部一宋李昉
太平禦覽卷九百七十七 菜茄部二



《禮》曰:凡進食之禮,蔥葉處末。又:膾春用蔥。又:脂用蔥。又:為君子擇蔥薤,必絕蒲熬。

《爾雅》曰:{艸各},(古百切。)山蔥。({艸各},蔥,細莖大葉。)

《漢書》曰:龔遂為渤海太守,令人一口種五什稻蔥。
又曰:邵信臣為少府。先是,官園種冬蔥、韭,複以屋,晝夜{難灬}火,待溫氣乃生。奏罷之。

《東觀漢記》曰:孔奮,字君魚,為姑臧長。時天下亂,河西獨安。前長居官數月,輒致貲產。奮在姑臧四歲,財物不增,惟老母極膳,妻子但食蔥菜。或嘲奮曰:置脂膏中,不能自潤。

《義熙起居注》曰:十年,有司奏太常謝澹遣四人還家種蔥菜,免官。

《晉書》曰:居洛陽城十裏內,有園菜,欲以當課,聽引其長流,灌紫蔥。

《晉書》曰:石勒時,石聰將叛,佛圖澄戒勒曰:今年蔥中有蟲害人,百姓無食蔥。俄而石聰走。

《後秦書》曰:姚興種蔥,皆化為韭,其後兵戈日盛。

《後周書》曰:宣帝大像年,左衛園中蔥變作韭。

《梁書》曰:呂僧珍拜南兗州刺史,從父兄子先以販蔥為業,僧珍至,乃棄業求州官。僧珍曰:吾荷國恩重,尾員ㄐАH甑茸雜諧7鄭豈可妄求叨越?當速反蔥肆耳!

《金樓子》曰:名山之下生蔥。蔥薤者,是古人食石種也。故語曰:寧得一把五茄,不用金王一車;寧得一片地榆,不用明月寶珠。五茄,一名金鹽。地榆,一名玉鼓。惟此二物可煮石。
又曰:用紫芝煮石,石美如脂,食之,可更調五味,下橘皮蔥豉。

《漢武內傳》曰:西王母曰:仙上藥有玄都綺蔥

《列仙傳》曰:阮公者,鳴山上道士也。衣裘,涓炊。耳長六七寸,口中無齒。日行四百里。於山上種蔥薤,百餘年人不知也。

《春秋玄命苞》曰:天門山上有蔥,所種畦壟悉成行。人拔取者悉絕,若請神而求,即不拔自出,奇異辛香。
繆襲《祭儀》曰:秋祠,和羹Ρ以蔥。

《西河舊事》曰:蔥嶺在敦煌西八千里,其山高大,故曰蔥嶺也。河源潛發其嶺,分為二水,一十西經休循國,國在蔥嶺也。
郭儀恭《廣志》曰:休循國居蔥嶺,其山多大蔥。

《華陽國志》曰:曹公既與先主語,失匕。會大震雷,先主曰:賢人言:迅雷風烈必變!良有以也!曹公亦悔失言,使人覘之,見其拔蔥,公曰:閣耳公未覺也。其夜先主急去。

《廣志》曰:有胡蔥、木蔥。

《巴南山川記》曰:有石蒜、石蔥。

《續搜神記》曰:新野趙真家,園中所種蔥,未經抽拔,忽一日盡縮入地。後經歲餘,真之兄弟相次分散。

揚雄《蜀都賦》曰:萬條熒熒,翠藻青黃,若ゼ錦布繡,望之無疆。

潘嶽《閒居賦》曰:菜則有蔥韭蒜芋,青荀紫薑,堇薺甘旨,蓼荽芬芳。



《爾雅》曰:{艸勁},(巨盈切。)山薤。(今山中多有此菜,皆如人家所種。)
又曰:薤,鴻薈也。(即薤菜也。)

《漢書》曰:龔遂為渤海太守,令民一口種百本薤。

《後漢書》曰:龐參為南陽太守,郡人任棠者有奇節,隱教授。參到,先候之,棠不與言,但以薤一本、水一盂置戶屏前,自抱孫兒伏戶下。主簿白,以為倨。參思其微意,良久曰:棠是欲曉太守也。水者,欲吾清也;拔大本薤,欲吾擊強宗也;抱兒當戶,欲吾開門恤孤也。於是歎息而還。參在職,果能抑強肋弱,以惠政侍人。

《魏略》曰:李孚,字子憲,為諸生,常種薤,欲以成計。有求索,不與一莖,亦不自食。時人謂之能行意。

《世說》曰:桓公坐有參軍,猗(音羈,箸取物也。)蒸薤不時解,其食者又不肋,而猗終不放,舉坐皆笑。
又曰:蘇峻亂,庾公南奔,見陶侃,雅相重。及食,庾啖薤,因留白。陶問:用此何為?庾雲:故可種。於是尤歎。

《列仙傳》曰:務光服蒲薤根。

《荊州圖副》曰:仲眶縣有薤山,山多野薤,因以為名。

古詞曰:薤上朝露何易稀!

潘嶽《閒居賦》曰:白薤負霜。



《爾雅》曰:藶,(簾閱切。)山蒜。(今山中多有此菜,皆如人家所種。)

《說文》曰:蒜,菜之美者,□夢之葷菜。

《東觀漢記》曰:李恂為兗州刺史,前柑史所種園小麥、胡蒜,悉付從事,無所留。

謝承《後漢書》曰:江夏費遂,字子奇。為揚州刺史,悉出前柑史所種小麥、胡蒜付從事。
又曰:太原閔仲叔者,代稱節士。雖同黨之潔清,自以弗及也。同黨見其含菽飲水,遺以生蒜,受而不食。

王隱《晉書》曰:郤詵母礎苦車,及亡,不欲車載,乃養雞種蒜,登揄八匹,輿棺至塚。

《齊書》曰:豫章王大會賓僚,張融食炙,始畢,人便去。融欲求鹽蒜,口終不言,方搖食指,半日乃息。

《梁書》曰:邵陵王使賊煞何智通。既擒賊,智通子敞之割炙食之。即載出新亭,四面火炙之,焦熟。敞車載錢,設鹽蒜。雇百姓食之,撤一臠,賞載錢一千,徒黨並母肉遂盡。

《抱樸子》曰:謂夏必長而蒜、麥枯,謂冬必凋而竹、柏茂。

《正部》曰:張騫使還,始得大蒜、苜蓿。

《三輔決錄》曰:平陵範氏,南陽舊語曰:前隊大夫有范仲公,鹽豉蒜果共一筒。言其廉儉也。

《栽縈正書》曰:栽縈曰:吾常與陳子息於鄴東門之外,見一老父,方坐而食。其子授之蒜,食必有餘,欲棄則惜,欲持去則暑,遂盡食,於是火辛,螫其腸胃,兩目盡赤。陳子笑之,吾謂曰:子之家中,牛羊數千而不敢食,天暑有麝濾勒叨後食之,病子之軀,亦由是也!

《晉四王起事》曰:成都王穎,奉惠帝還洛陽道中,於客舍作食。宮人持鬥餘粳米飯以供至尊,大蒜鹽豉。到獲嘉市粗米飯,瓦盂盛之。天子啖兩盂,燥蒜數株,鹽豉而已。

《顏氏家訓》曰:《三輔決錄》雲:前隊大夫范仲公,鹽豉蒜顆共一筒。顆,當音魏顆之顆,北土通呼物一段為一顆蒜,俗間常語耳。故陳王《雀鷂賦》曰:頭如蒜顆,目似擘椒。

崔豹《古今注》曰:蒜,茆蒜也,俗語謂之小蒜。胡國有蒜,十子共為一株,二籜裹之,名為胡蒜,尤辛於小蒜,俗人謂之大蒜。

《冤報記》曰:梁廬陵王蕭績在荊州時,常遣從事量括民田。南陽樂孟卿亦充一使,夠援舍人韋破虜發遣試敕,失王本意。及孟卿以數誤得罪,破虜惶懼,不敢引愆,但誑孟卿:公自為,當為公分雪,無勞訴也。數日之間,遂斬於市,孟卿號叫,無由自陳,惟語人,以紙筆隨殮。死後少日,破虜在糟上看牛,忽見孟卿挈頭而入,持一碗蒜齏與之。破虜驚呼奔走,不獲己而服之,因爾病,未幾乃卒。

《廣五行記》曰:唐鹹亨四年,洛州司戶唐望之冬集計至五品,進止未出。間有僧來覓,初不相識,延之共坐。少頃,問曰:貧道出家人,得飲食亦少,以公名,故暗相記,能設一頓シ瘢俊彼淨欣然,即處公買魚。此僧雲:看有蒜否?司戶家人雲:蒜盡。僧雲:蒜盡,去也!即起,留之雲:蒜盡,遣登掾。僧雲:蒜既盡,不可更住!苦留不止。司戶果無疾暴亡。

延薦《與李文德書》曰:五折張騫大宛之蒜。

潘尼《釣賦》曰:西戎之蒜,南夷之薑。



《梁書》曰:蔡樽為吳興太守,不飲郡井水。齋前自種白莧、紫茄,以為常餌。詔褒其清,加信武將軍。

杜寶《大業拾遺錄》曰:四年,改胡床為交床,改胡瓜為白露黃稀8那炎遊昆侖紫稀

《嶺南異物志》曰:南土無霜雪,生物不復凋枯。種茄子,十年不世,生子,人皆攀緣摘之,樹高至二丈。

《嶺表錄異》曰:南中草菜,經冬不聖。故蔬園擲晷,栽種茄子,宿根有二三年者,漸長,枝荒宋大樹。每夏秋熟,則梯樹摘之。三年後,樹漸老子稀,即伐去,別栽嫩者。



《春秋運鬥樞》曰:璿星散為薑。失德逆時,即薑有翼,辛而不臭也。

《援神契》曰:姜,禦溫菜也。

《禮記□檀弓上》曰:喪有疾,食肉飲酒,必有草木之滋焉,以為姜桂之謂也。

《論語□鄉黨》曰:不撤薑食。(撤,去也。齊禁薰物,姜辛而不臭,故不去也。)

《韓詩外傳》曰:宋玉因其友見楚王,楚王待之尾砸臁H悶漵眩其友曰:夫姜桂因地而生,不因地而辛。女因媒而嫁,不因媒而親。子之於王,未也,何怨於我也!

《史記》曰:萬家之城千畦薑,與千戶侯等。

《魏志》曰:倭國有薑,不知其滋味。

《齊書》曰:孔兄為臨川太守,在任清約。罷郡還,獻乾薑二斤。武帝嫌其少,知兄清,乃歎息。

《梁書》曰:周舍,占對辯捷。常居直盧,語及嗜好,裴子野言:贛來不常食薑。拾應聲曰:孔稱不撤,裴乃不常。一坐皆悅。

《呂氏春秋》曰:和之美者,楊璞之薑,招搖之桂,(楊璞,地名,在蜀郡。招遙,山名,在桂陽。)越駱之欏

《神仙傳》曰:吳孫權曰:權使介像作變化,種菜瓜,百果皆立生可食。先主論膾魚,何者最美,像曰:鯔魚為上。先主曰:論近道魚耳,此出海中,安可得乎?像曰:可得耳!乃令人於殿庭中作方坑,汲水滿之,並求鉤。像餌之,垂綸於坑中,不過頃,得鯔魚。先主驚喜,問像曰:可食否?像曰:故為陛下取,安敢取不可食之物?乃使廚下切之。先主曰:聞食勃作齏至佳,此間薑永不及也,恨爾時無此薑耳!像曰:食勃豈不易得?願搭所使行者,並付以直。像自書一符,以青竹杖,使行人閉目騎杖,杖止,便買薑。買姜畢,複閉目。此人承其言,騎杖,須臾止,已到成都。不知是何處,問人,人言是蜀市,乃買薑。于時吳使張溫於市見之,問曰:與帝買薑。於是甚驚,作書寄家。此人買姜畢,捉書騎竹杖,閉目,複須臾,已還。到吳廚下,切膾亦昧艘病

先生傳》曰:郎中喬翻,於羊渚遇神人,意欲啖薑,而市無之。神人以絹數匹,並書一牒,付信,入市門南下,任意所如。須臾,得薑數鬥還。以問神人,神人曰:先生,當知我。

《博物志》曰:伏波將軍唐資傳蜀人煞薑法:先灑掃,別粗細為三輩,盛著籠中,作沸湯沒籠,著湯中。須臾,取一片橫截,斷視其熟否。裹既熟訖,便內著甕中,細搗米末以複氏,令薑不見。訖,以向湯令複沸,便相淹,消息視甕中,當衷沸,沸便陰乾之。
又曰:妊娠者,不可啖生薑,令兒盈指。

《嶺表錄異》曰:山薑,花、莖、葉即薑也,根不堪食。而于葉間吐花穗,如麥粒,嫩紅色。南人選未拆開者,以鹽淹,藏入甜糟中,終冬如琥珀,香辛,可重用,為膾無加也。
又曰:以鹽藏曝乾,擠昀食之,極能治冷氣。



《爾雅》曰:蘇,桂荏也。(蘇,荏類,故明屨荏。)

《方言》曰:周鄭之間,謂之公ナ。湘沅之間,謂之{艸害}。(湘、沅,在武陵。)

《沙洲記》曰:乞佛虜不識五希惟食蘇子。

《本草經》曰:芥{艸租},一名水蘇。(吳氏曰:假蘇,一名鼠實,一名薑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