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4/7

太平御覽卷竹部1/2 宋 李昉

 太平御覽卷竹部一宋李昉
 太平御覽卷九百六十二 竹部一

竹上

《易》曰:震為蒼琅竹。

《尚書□禹貢》曰:荊州,厥貢惟菌、印苦。(欏櫻美竹。)
又《禹貢》曰:楊州曰,筱偶確蟆#筱,竹箭;牛大竹。禹治水。敷,布也。)厥貢,瑤、琨、筱、擰

《毛詩□斯幹》曰:如竹苞矣,如松茂矣。
又《竹竿》曰:《竹竿》,衛女思歸也。靡旃而不見答,思而能以禮者也。{}竹竿,以釣於淇。

《韓詩外傳》曰:黃帝時,鳳皇棲帝梧桐,食帝竹實。

《周禮□春官》曰:孤竹之管,孫竹之管,陰竹之管。(鄭玄注曰:孤竹,竹特生者;曙竹,枝根之末生者;陰竹,生山北者。)

《禮記□月令》曰:仲冬,日長至,則伐木取竹箭。

《左傳□文下》曰:賊殺齊懿公於申池,納諸竹中。
又《襄三》曰:晉伐齊,劉難、士妊惺諸侯之師,焚申池擲強木。(二子,晉大夫也。)
又曰:東南之美者,有會稽擲強箭焉。(會稽,山名,今在山陰縣。竹箭,筱也。)

《孝經河圖》曰:少室之山,大竹堪為釜甑。(此竹亦爨器也。安思縣多苦竹,竹之醜有四:有青苦,有白苦,有紫苦,有黃苦。)

《汲塚周書□王會》曰:成王時,路人獻大竹。

《史記》曰:智伯率韓、魏攻趙襄子,襄子奔晉陽。原過後至,見三人,自帶以上可見,自帶以下不可見。與原過竹三節,莫通,曰:我以是遺趙無恤。襄子自割竹,有朱書。
又《貨殖傳》曰:渭川千畝竹,其人與千戶侯等。

《漢書》曰:高祖為亭長,乃以竹皮為冠。(應邵注曰:以竹始生皮作冠,今鵲尾冠也。)
又曰:上使發卒數萬人,塞瓠子河,下淇園擲強以為楗。
又曰:竹大者,一節受一斛,小者數鬥,以為柙(音匣。)選
又曰:梁孝王修兔園,多植竹。
又《地理志》曰:秦地有骸胖窳鄭南山檀柘,號稱陸海。

《後漢書》曰:郭諼並州刺史,出行郡,童子乘竹馬相待。
又曰:寇恂為河內太守,移書屬縣,講兵肆射。伐淇園擲強,為矢百餘萬。(《前書音義》曰:淇園,衛之苑,多竹筱也。)養馬二千匹,收租四百餘萬斛,轉以給軍。

《晉書》曰:杜預討吳,州郡多望風歸命。眾軍會議,或曰:百年之寇,未可盡克。今向暑,水潦方降,疾疫將起,候來冬更為大舉。預曰:昔樂毅藉濟西一戰,以並強齊。今兵威已振,譬如破竹,數節之後,皆迎刃而解,無複著手也。
又曰:武帝平吳之後,複納孫皓宮人數千。自此掖庭殆將萬餘人,而並寵者甚眾。帝莫知所茫乘羊車,恣其所之,至便晏寢。宮人乃取竹葉插戶,以鹽汁灑地,而引帝車。
又曰:王徽之,常居空宅中,便令種竹。聞其聲,徽之嘯詠指竹曰:不可一日無此君!

謝靈運《晉書》曰:玄康二年,巴西界竹花紫色,結實如麥。

《晉書□載記》曰:長安謠曰:鳳皇鳳皇,止阿房。符堅以鳳皇非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乃植桐竹數十萬株于阿房宮城,以待之。慕容沖,小字鳳皇,至是終為堅賊,入止阿房城焉。

《宋書》曰:卜天興弟天生,少為隊將,十人同火。房後有一坑,廣二丈餘。十人共跳之,皆度,惟天生墜。天生乃取實中苦竹,削其端,使利,交橫布坑內。更呼等類共跳,並懼不敢。天生乃複跳之,往反十餘,曾無留礙。眾並嘆服。

《南史》曰:南海王子罕,字雲華,武帝第十一子也,頗有學問。母尚容華,有寵,故武帝留心。母常寢疾,子罕晝夜祈禱。于時以竹為燈纘照夜,此纘宿昔枝葉大茂,母礎亦愈。鹹以為孝感所致。
又曰:徐伯珍,少孤貧,學書無紙,常以竹葉、箭箬、甘蔗,及地上學書。

《南史□隱逸傳》曰:沉麟士,字□禎,居貧,織簾。誦書鄉里,號為織簾先生。常為人作,竹誤傷手,便流淚而還。馱蕷者謂曰:杆不足損,何至涕零?答曰:杆本不痛,但遺體毀傷,感而悲耳!

《梁書》曰:武帝臨雍州,命呂僧珍為中兵參軍,委以心膂。僧珍陰養死士,歸之者甚眾。武帝頗招武猛士庶,饗從會者萬餘人。因命接行城西空地,將起數千間屋為士舍。多伐林竹,沉於檀溪,積茅蓋若山阜,皆未之用。僧珍獨悟其旨,因私具櫓數百張。及起兵,悉取檀溪林竹,母為舡艦,葺之以茅,並立辦。眾軍將發,患諸將須櫓甚多,僧珍乃出先所具,每舡付二張,爭者乃息。

《隋書》曰:明克讓,字弘道,平原鬲人也。父山賓,梁侍中。克讓少好儒,善談論,博涉書史,絲壤將萬卷。三《禮》禮論,尤所研精;龜策曆像,鹹得其妙。年十四,釋褐湘東王法曹參軍。時舍人朱異在儀賢堂講《老子》,克讓預焉,堂邊有修竹,異令克讓詠之。克讓攬筆輒成,其卒章曰:非君多愛賞,誰貴此貞心?異甚奇之。

《唐書》曰:南詔理無刑名桎梏之具,罪,以竹五本束之,伏犯者,撻蒲俺。
又曰:開成四年,襄陽三縣山殖冊實成米,百姓彩實。

《莊子》曰:諧非練實而不食。(練實,竹實也。取其潔白也。)

《淮南子》曰:大清擲晡也,鳳麟降,蓍龜兆,甘露下,竹實盈。(竹實,鳳皇食。)
又曰:瓦以火成,不可以得火;竹以水生,不可以得水。(瓦得火則破,竹得水則死也。)
又曰:槁竹有火,弗鑽不燃;土中有水,弗掘無泉。(掘猶窮也。)

《梅子》曰:弘農宜陽縣金門山,竹為律管;河內葭莩以為灰,可以候氣。取灰實管端,置之深宮,複以緹幕,勿令見風,日長至,則灰飛管通矣。

《唐子》曰:希見食筍,歸煮竹根。

《家語》曰:子路見孔子,孔子曰:君子不可不學。鐘路曰:南山有竹,不揉自直。斬而為用,射達於犀革。以此言之,何學之為?孔子曰:括而羽之,鏃而礪之,其入不益深乎?

《呂氏春秋》曰:昔黃帝命伶倫作為律。伶倫自大夏之西,(西方山名。)乃之沅渝之陰,(山名。)取竹於ㄍ溪之穀,以生空竅厚釣者,斷兩節間,其長三寸九分,而吹之。

《山海經》曰:長石之山,西有共穀,其中多竹。衛丘山南,帝後(郭璞症曰:俊,舜字假借音。)竹林在焉,大可為舟。
又曰:竹生花,其年便枯。竹六十年一易根,易根必經結實而枯死。實落土複生,六年還成町。

《穆天子傳》曰:天子西征,至於玄池,天子休于玄池之上,乃奏廣樂,三日而終,是曰樂池。乃樹擲強,是曰竹林。

《吳越春秋》曰:越王問範蠡用兵,對曰:越有處女,願君王問之。處挪當見於王,道逢老人,自稱袁公,跪被林杪,竹末折,墮地。處女即捷其末,公操蒲熬,而刺處女。處女舉杖擊之,飛上樹,變為白猿。

《三輔舊事》曰:武帝作延陵及廟,竇將軍有青竹田在廟南,恐犯蹈之,言作陵不便。

《世說》曰:魏武征袁本初,治舍餘有數十斛竹片,鹹長數寸,眾並謂不堪用,正合燒除。太祖意甚惜,思所以用之,謂可為竹甲,而未顯其言。馳使以問楊主簿德祖,德祖意懸同。

《風俗通》曰:殺青。案,殺青,作簡書之新竹,有汁,後加於火上。故作簡者,於火上炙乾之。

《水經》曰:東陽定縣,夾岸緣溪,悉生支竹,及芳枳木連,雜以霜金橙。

《說文》曰:竹,冬生草也。

《華陽國志》曰:有竹王者,興於遁水。有一女,浣於瞬吊,有三節大竹流入女足間。推之不去,聞有兒聲。持歸,破竹,得男。長養,有武才,遂雄夷狄,氏竹為姓。所破竹,於野成林,今王祠竹林是也。
又曰:何隨家養竹園,人盜其竹,何隨遇行見,恐盜者覺怖走竹傷其足,挈履徐步而歸。

《文士傳》曰:蔡邕經會稽高遷亭,見屋椽竹,從東間數第十六,可以為瘛H∮茫果有異聲。

《神仙傳》曰:離婁公服竹汁,餌桂,得仙。
又曰:壺公欲與費長房俱去,長房畏家人覺,公乃書一青竹,戒曰:卿以此竹,歸家便稱病,以此置卿臥處,默便來還。長房如言,家人見此竹,雲是屍,哭泣行喪。

《荊楚歲時記》曰:夏至節日食粽,周謂為角黍。人並以新竹為筒棕。練葉插五絲,系臂,謂為長命縷。

《王子年拾遺記》曰:蓬山有浮筠之瘢葉青莖紫,子如大珠。有青鸞集其上,下有砂礪,細如粉。暴風至,竹條翻起,拂細砂如雪霰,仙者來觀戲焉。風吹竹折,聲如鐘磬之音。

《南越志》曰:羅浮山生竹,皆七八圍,節長一二尺,謂擲曖龍。

《湘州記》曰:邵陵高平縣有文竹山,上有石床,四面綠竹扶疏,常隨風委拂此床。

《永嘉記》曰:陽嶼仙山有平石,方十餘丈,名仙壇。有一筋竹,垂壇旁,風來輒掃拂壇上。

《東陽記》曰:昆山去蕪城山十裏,峰嶺高峻。故老傳雲:嶺上有圓池,魚鱉具有。池邊有竹,極大。風至垂屈,掃地恒潔,如人掃之。

《丹陽記》曰:江甯縣南二十裏慈姥山,積石臨江,生簫管竹,王子淵《洞簫賦》所稱即此也。其竹圓致,異於他處。自伶倫彩竹ㄍ穀,其後惟此竿見珍。故歷代常給樂府,而俗呼曰鼓吹山。

《風土記》曰:陽羨縣有君塚,壇邊有數杖大竹,高二三丈。枝皆兩兩。枝下垂,如有塵穢,則掃拂,壇上恒淨潔。

袁山松《宜都山川記》曰:亻艮山縣方山上有靈祠,祠中有特生一竹,擅美高危。其杪下垂,忽有塵穢,起風動竹,拂蕩如掃。

《荊州記》曰:臨賀謝休縣東山,有小竹生其旁,皆四五寸圍。下有磐石,徑四五丈,薊贓,方正清滑如彈棋局。兩竹屈垂掃其上,初無塵穢。未至數十裏,聞風吹此竹,如簫管之音。

《武昌記》曰:陽新縣有朔山,山有兩大竹,長十餘丈,圍數尺。有聲如風雨,為官長凶候,縣人占之有驗。

《□南記》曰:□南有實心竹,文彩班駁,殊好,可為器物。其土以為槍竿、交床。

《述征記》曰:仙陽縣城東北二十裏,有中散大夫嵇康宅。今悉為田虛,而父老猶種竹木。

崔豹《古今注》曰:牛亨問曰:籍者何也?答曰:籍者,尺二竹牒,記人之年、名字、物色,懸之宮門,案省相應,乃得入也。

劉敬叔《異苑》曰:吳都桐廬人嘗伐竹,見一竹竿,雉頭蛇身,猶未變。此亦竹為蛇,蛇為雉也。
任稹妒鮃旒恰吩唬合嫠去岸三十許裏,有相思宮、望帝台。舜南巡不返,歿,葬於蒼梧之野。堯之二女娥皇、女英,追之不及,相思慟哭,淚下沾竹,文悉為之班班然。
又曰:衛有淇園,出竹,在淇死戤上。《詩》雲:瞻彼淇澳,綠制ア猗。
又曰:南中生子母竹,今慈竹是也。漢章帝三年,子母竹筍生白虎殿前,謂之孝竹,群臣作《孝竹頌》。
又曰:東海畔孤竹生焉,斬而複生,中為管。周武王時,孤竹人獻筍一株。
楊泉《物理論》曰:宜陽金門竹為律管,河內葭為灰,可謂同氣。

《本草》曰:竹花,一孟草。

《夢書》曰:竹為處士。田居夢見竹者,憂處士也。

《楚詞□七諫》曰:便娟擲強,寄生江潭。上葳蕤而防露,下冷冷而來風。
江小噸窀場吩唬漢虛中以像道,體圓質以儀天。

《古詩》曰:種竹深糾晷,三年乃成竿。

太平御覽卷竹部一宋李昉
太平御覽卷九百六十三 竹部二
竹下

桂竹

《山海經》曰:雲山有桂竹,甚毒,傷人必死。(郭璞注曰:始興小桂縣出桂竹也。)

箭竹

《爾雅》曰:東南之美者,有會稽擲強箭焉。

《禮記》曰:禮之於人也,如竹箭之有蟛病

《說文》曰:箭,矢竹也。

戴凱之《竹譜》曰:箭竹,高者一丈,節間三尺,堅勁,中為矢。

桃枝竹

《爾雅》曰:桃枝,四寸有節。(今桃枝節間相去多四寸。)

《竹譜》曰:桃枝竹,皮滑而黃,可以為席。

《山海經》曰:れ塚之山,囂死戤上,多桃枝竹。

裴氏《廣州記》曰:有桃竹。

《魏志》曰:倭國有桃枝竹。

篁竹

《竹譜》曰:篁竹,似滾獰概節。

筋竹

《竹譜》曰:筋竹,長二丈許,圍數寸,至堅利。出日南九真。南方以為矛。其筍未成竹時,堪為弩弦。見徐衷《南中奏》。劉淵林雲:夷人以史{}(音瓢。)竹為矛。即是筋竹,一物而二名者也。

《永嘉郡記》曰:陽興去安固江口六十五裏,有仙石山。頂上有平石,辟方十餘丈,名為仙壇。壇陬有一筋竹,凡有風來,動音自成宮商。

周景式《廬山記》曰:康皇溪,道士種松及筋竹竿。

竺法真《登羅山疏》曰:嶺南道無筋竹,惟羅山有之,其大尺圍,細者色如黃金,堅貞疏節。

《異苑》曰:東陽留道,先玄嘉四年,筋竹林忽生連理。野人無知,謂為禍祟,斫殺之。

鉤端竹

《山海經》曰:れ塚之山,囂死瓴當,多鉤端竹。

筇竹

《漢書》曰:張騫之大夏,見筇竹杖,問之,雲:賈人市之身毒國。

《山海經》曰:龜山多狹竹。(郭璞注曰:即筇竹。)

《竹譜》曰:筇竹,高節實中,狀若人剡,俗謂之扶老竹。《廣志》雲:出南廣邛都縣。

《羅浮山記》曰:邛竹,本出邛山,張騫西至大夏所見也。而此山左右時有之,鄉老以為杖。

種龍竹

《廣志》曰:種龍竹,任作笛。

《呂氏春秋》曰:昔黃帝命伶倫為律。伶倫自大夏之西,乃之沅渝之陰,取竹于ㄍ穀,斷兩節,間長三寸九分,而吹之,以為黃鍾之宮,律植稻也。

□母竹

《廣志》曰:□母竹,大竹也。

離竹

《廣志》曰:離竹,細而多刺。



《廣志》曰:{}竹,任作笛。

《嶺表錄異》曰:{}局瘢皮薄而空多,大者徑不逾二寸。皮上有粗澀文,可為錯子錯甲,利勝於鐵。若鈍,以漿水洗之,還複快利。(《廣州記》雲:石麻擲強,勁而利,削為刀,割像皮如切竽。)

狗竹

《竹譜》曰:狗竹,節間有毛,晨≠海。

{}

《竹譜》曰:{}竹,江間謂之箭竿。一尺數節,葉大如扇,可以衣篷。江漢之間謂之{}(音蒯。)竹。

由梧竹

《南方草木狀》曰:由梧竹,吏民家種之,長三四丈,圍一尺八九寸,作屋柱,出交趾。

《林邑記》曰:由梧,堪為屋樑柱。

左思《吳都賦》曰:由梧有篁。

班皮竹

《博物志》曰:洞庭虞帝之二女,啼,以涕揮竹,竹盡班。今下俊有班皮竹。
謬模ㄒ糗康保

顧徽《廣州記》曰:竹,一名謬模節長一丈。

《吳錄》曰:始興曲江縣有謬鬧瘢圍尺五寸,節相去六七尺。夷人以為布葛。

《異苑》曰:建安有謬鬧瘢節中有人,長尺許,頭足皆具。

《竹譜》曰:謬鬧瘢大者中作甑。

苦竹

《永嘉郡記》曰:樂成縣民張チ者,隱居頤志,不應辟命。家有苦竹數十頃,在竹中為屋,恒居其中。王右軍聞而造之,チ逃避竹中,不與相見。一郡號為高士。

射筒竹

《竹譜》曰:射筒竹,薄肌而長,中著箭,因以為名。

沙麻竹

《南越志》曰:沙麻竹,人削以為弓。弓似弩,淮南所謂溪子弩也。或曰收麻竹,或曰粗麻竹。

《嶺表錄異》曰:沙摩竹,廣桂皆植。大如茶碗,竹厚而空小,一人止擎一莖,堪為茅屋之椽梁也。其種者,即釤其竿,每截二尺許,釘入土,不逾月而生根葉,明年長芽,筍不三載而為林,蓋土地所宜也。(南人笱僖匝撾筍摹#

石麻竹

裴淵《廣州記》曰:石麻竹,勁利,削為刀,切像皮如截芋。

苞竹

顧微《廣州記》曰:平鄉縣有苞竹,堪作布。

《吳都賦》曰:苞筍抽節,往往縈結。


雞頸竹

《竹譜》曰:雞頸竹,篁之類。纖細,大者不過如指。疏葉黃皮,強脆無所堪施。筍美,青班色綠。江東山崗所饒也。

{}

《竹譜》曰:此竹當是蘆,出揚州東垂諸郡,浙江以東。可以為篪。
{
}

《竹譜》曰:{}墮竹,大如腳指。蟲食其筍皮,類繡,甚可愛。

莽竹

《爾雅》曰:莽,數節。(節間促也。)

謫種

《爾雅》曰:謫鄭ㄒ嫋擼)堅中。(竹類,其中實也。)

{}

《爾雅》曰:{}(音閔,){}(音徒。)中。(其中空也。)

仲竹

《爾雅》曰:仲,無{}。(亦竹類,未詳。音航。)

{}

《禮鬥威儀》曰:君乘水而王,其政太平,{}紫脫為常生。

《王子年拾遺記》曰:岑華山,在西海之西。有{}竹,為簫管,吹之。若群鳳之鳴。

漢竹

《廣志》曰:永昌有漢竹,圍三尺餘。

利竹

《廣志》曰:西南出利竹。

林於竹

《竹譜》曰:林于竹,葉薄而廣。

晉竹

《吳越春秋》曰:吳王聞越王盡心自守,賜之以書,增之以封。越王乃使大夫齎葛布十萬、狐皮五雙、晉竹十庚,以答封禮。

沛竹

東方朔《神異經》曰:南方荒中有沛竹,其長百丈,圍二丈五六尺,厚八九寸。可以為舡。其子美,食之,可以已瘡癘。(茂先曰:子,筍也。)

棘竹

《竹譜》曰:棘竹,生交州諸郡。叢生,初有數十莖,大者二尺圍,肉至厚,幾於實中。夷人破以為弓。枝節皆有刺,彼人種以為城,卒不可攻,萬震《異物志》所謂種為藩落,阻過曾墉者也。或卒倒根出,大如十石物,從橫相承,狀如繰車。一名笆竹,見《三倉》。筍味落人鬢髮。
沉懷遠《南越志》曰:宋昌縣有棘竹,長十尋,大如甕。其間短者,輒六七丈也。為竹叢薄,葉下有鉤刺,或有條末如芒針。

《南州異物志》曰:棘竹,節有棘刺。

《嶺表錄異》曰:南土有刺竹,即枝上有刺,南人呼刺為刺勒。自根橫生,枝條輾轉如織。雖野火焚燒,只燎細枝嫩葉。春叢生,轉複牢密。邕州舊以刺竹為牆,蠻蜒來侵,竟不能入。

輢竹

《竹譜》曰:{輢與由衙,厥體俱洪,圍或累尺,{輢實衙空。南越之居,樑柱是供。

《異物志》曰:有竹曰{輢,其大數圍,節間相去局促,中實滿,堅強。以為屋榱,斷截便以為棟樑。不復加斤斧也。

弓竹

《竹譜》曰:弓竹,出東垂諸山。



《尚書□禹貢》曰:簟偶確蟆

《爾雅》曰:牛竹。(竹別名也。《儀禮》曰:胖裨誚ü鬧間。謂簫管之屬。)

筍(附)

《爾雅》曰:筍,竹萌。(初生者。)

《毛詩□韓奕》曰:其蔌維何?維筍及蒲。(筍,竹萌也。)

《周禮□天官□醢人》曰:加豆之實,{}菹、筍菹。({},箭萌也;筍,竹萌也。)

《東觀漢記》曰:馬嶽炅荔浦,見冬筍,名苞筍。上言:《禹貢》厥苞橘柚,疑謂是也。其味美於春夏筍。

《續晉安帝紀》曰:豫州刺史司馬尚之,為桓玄將馮該所攻,倉儲稍竭,或曰:戰士多饑,悉未付食。是時,蘆筍時也,尚擲旮筍曰:且啖此,足解三日。將士離心,遂敗。

《呂氏春秋》曰:味之美者,越駱之欏#ǜ哂趙唬核褚病#

《華陽國志》曰:何隨,字季業。有竹園,人盜其筍者,隨行見之,恐驚,乃挈履而歸。

《荊州圖》曰:築陽薤山上有孤竹,三年而生一蜀。筍成,代謝常一。

《襯搡先賢傳》曰:孟宗,字恭武,至孝。母好食竹筍,宗入林中哀號,方冬,筍為之出,因以供養。時人皆以為孝感所致。

《南史》曰:沉道虔,有人拔其屋後筍,令人止之,曰:隙菟筍欲令成林,更有佳者相與。乃令人買大筍送與,盜者慚,不取,道虔使置其門內而還。

《筍譜》曰:筍者,竹之白蛞玻竹之蠊斫諡幀#ǚ膊菽居邪坐蚰鄱堪食者,皆曰白蛞病#┴市勻蹯賭徑強於草,實草木中別類也。


陸龜蒙《筍賦》曰:洪纖靡定,方圓不均。(南方有方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