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著作人

我的相片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源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前身是”施金玉三房”

前人蓽路藍縷,“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260年的製香世家傳承至今,經歷過時代的變遷、世代的交替、家族的分家,唯一不變的是 – 對製香業的堅持,在第七代的兄弟分家之後,繼承工廠的老三施起燻先生不得不在”施金玉”的招牌後加了”三房”二字以示區別。

歷經風雨飄搖的歲月總算傳承到了第八代~施燁志,一個新人類的手中,他不斷在思考:“傳承與創新”,似矛盾又糾結的概念,一種被現代人快遺忘的古老工業,如何在蛻變之後還保留古老的精髓,如何守住前人的製香堅持再加上更接近現代人生活之品香趣味。

於是,【施金玉沐香齋】終於誕生。

“施金玉”~一個260年的製香世家,代表的是傳承;
“沐香齋”~一個現代人養生香品的創生,代表的是創新;
【施金玉沐香齋】~是傳承與創新的融合;
雖然說是創新,但真正的內涵是”復古”,只是恢復了我們快遺忘了的古代文人品香生活。

孟子愛香,曾說:“香為性性之所欲,不可得而長壽”。孟子不僅喜香,而且闡述了香的道理,認為人們對香的喜愛是形而上的,是人本性的需求。

明屠隆道:
香之為用,其利最薄。物外高隱,坐語道德,焚之可以清心悅神。

四更殘月,興味蕭騷,焚之可以暢懷舒嘯。

晴窗塌帖,揮塵閔吟,溫燈夜讀,焚以遠闢睡魔。

謂古伴月可也。紅袖在側,秘語談私,執手擁護,焚以熏心熱意。

謂士助情可也。塵雨閉窗,午睡初足,就案學書,啜茗味淡,一爐初熱,香藹馥馥撩人。

更宜醉筵醒客。皓月清宵,冰弦曳指,長嘯空樓,蒼山極目,未殘爐熱,香霧隱隱繞簾。

又可祛邪辟穢,隨其所適,無施不可。”

文人們不僅燒香,還要燒出情趣來,燒出意境來,燒出學問來。古代“學界”對香作為“雅文化”與“菁英文化”的品質,同時也把香納入了日常生活的範疇,而沒有使它局限在祭祀、宗教之中,這對香文化的普及與發展都是重要的。

因此,【施金玉沐香齋】要繼續傳承製香的良心,對香的堅持仍是遵照古法,用最天然最單純的原料,加上最真誠的用心,獻給十方眾生,用最真的香獻給仙佛,也要讓現代人重新體認香文化的趣味、深度與美感,進而感受天地造化之美好!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

旗艦店/新北市板橋區漢生東路12531(新板大遠百正對面巷子內)


電 話/02-29568333
手 機/0986-813-088

營業時間:早上0930時至晚上2030時公休日為每周日公休

PChome Online
商店街/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http://www.pcstore.com.tw/scymsj/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官網

http://www.scy1756.com.tw/

“施金玉沐香齋”的中藥香特色:
1. 所有中藥香的原料都是採購上等中草藥原材 à 打磨成粉末 à 依照古法配方調配出完美的比例 
2. 完全不添加任何香精、香油、香水、合成香料、石灰、塑化劑、雜木纖維等化學或不必要之添加物
3. 百分之百天然之上等中草藥原料, 含油量高, 藥性純正, 纖維質少, 所以不薰不燥, 不嗆不刺, 味道温和卻濃郁甘醇, 除了主成分的特殊芳香之氣得到充分的發揮之外, 配方的完美比例使得香氣和順, 更創造了豐富的層次。
4. “施金玉沐香齋”天然中草藥配方是除了禮佛、祭祀之外, 一種歡喜、安神、定心、釋放、修補、淨化、淨煞、除穢、去惡、辟邪、養生的生活必需品, 讓我們來體會古代文人的品香生活, 讓現代人在忙於科技與追求效率的緊張生活之餘, 透過好香引領進入更有靈性的空間, 柔化身心, 清淨心靈, 創造更美好的人生!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店家名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客服中心:

如有問題,請按此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客服中心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如果依照用途和外型、顏色,香又可區分為:線香、臥香、香環、小香盤、微盤、香塔、香珠。
1.
財神香 五形俱足, 升官發財

2.降真香 引降諸真, 去邪化煞 
3.
牡丹香 功名利祿, 富貴吉祥

4. 清淨法喜, 身心舒暢 
5.
靜心除穢, 養神安眠

6.蒼朮香 淨宅化溼, 除惡去窮 
7.
零陵香 消災除障, 修養生息

8.桂花香 貴人貴氣, 宅地生輝 
9.
龍腦香 開竅醒神, 高貴顯逹

 

搜尋文章

2014/4/1

諸蕃志卷下 宋 趙汝適撰

諸蕃志卷下 趙汝適撰
《諸蕃志》 - 作者小傳
趙汝適(ZhaoRukuò11170-1228)宋太宗八世孫,生於宋孝宗乾道六年1170)。紹熙元年(1190年)為將士郎,紹熙二年(1191年)授迪功郎、臨安府余杭縣主薄,慶元二年(1196年)進士,授從政郎,慶元六年(1201年)潭州湘潭縣令;嘉定九年臨安府通判,嘉定十六年福建南劍州知府。嘉定十七年福建路市舶司提舉,寶慶元年(1225年)福建泉州市舶司提舉。
趙汝適出任福建泉州市舶司提舉時曾詢問來自阿拉伯地區的商人關於他們國家的地理、風土、物產,收羅材料,撰寫成為《諸蕃志》。

汝適始末無考,惟據《宋史·宗室世系表》,知其為岐王仲忽之元孫,安康郡王士說之曾孫,銀青光祿大夫不柔之孫,善待之子,出於簡王元份房,上距太宗八世耳。此書乃其提舉福建路市舶時所作,于時宋已南渡,諸蕃惟市舶僅通,故所言皆海國之事。《宋史·外國列傳》實引用之。核其敘次事類,歲月皆合。但《宋史》詳事蹟而略於風土、物產,此則詳風土、物產而略於事蹟。蓋一則史傳,一則雜誌,體各有宜,不以偏舉為病也。所列諸國,“賓瞳龍”史作“賓同隴”,“登流眉”史作“丹流眉”,“阿婆羅拔”史作“阿蒲羅拔”,“麻逸”史作“摩逸”。蓋譯語對音,本無定字。龍、隴,三聲之通。登、丹,蒲、婆,麻、摩,雙聲之轉。呼有輕重,故文有異同。無由核其是非,今亦各仍其舊。惟南宋僻處臨安,海道所通,東南為近。志中乃兼載大秦天竺諸國,似乎隔越西域,未必親睹其人。然考《冊府元龜》,載唐時祆教稱大秦寺,《桯史》所記廣州海獠,即其種類。又法顯《佛國記》載陸行至天竺,附啇舶還晉。知二國皆轉海可通,故汝適得于福州見其市易。然則是書所記,皆得諸見聞,親為詢訪。宜其敍述詳核,為史家之所依據矣。

《諸蕃志》成書於宋理宗寶慶元年(1225),分上下卷。上卷記海外諸國的風土人情,下卷記海外諸國物產資源。為研究宋代海外交通的重要文獻。它記載了東自日本,西至東非索馬里、北非摩洛哥及地中海東岸中世紀諸國的風土物產,並記有自中國沿海至海外各國的里程及所需日月,內容豐富而具體。該書有關海外諸國風土人情多采自周去非《嶺外代答》的記載,有關各國物產資源則多採訪于外國商人。其中雖然不免有錯訛,但就全書史料價值來說,仍不失為記述古代中外交通的佳作,並經常為後來的史地學家所引用。

志物

腦子  乳香  沒藥  血碣  金顏香  篤耨香  蘇合香油  安息香  梔子花  薔薇水  沉香  箋香  速暫香  黃熟香  生香  檀香  丁香  肉豆蔻  降真香  麝香木  波羅蜜  檳榔  椰子  沒石子  烏樠子  蘇木  吉貝  椰心簟  木香  白豆蔻  胡椒  蓽澄茄  阿魏  蘆薈  珊瑚樹  琉璃  貓兒睛  珠子  硨磲  象牙  犀角  膃肭臍  翠毛  鸚鵡  龍涎  玳瑁  黃蠟  (附)海南

  腦子

  腦子,出渤泥國(一作佛尼),又出賓窣國;世謂三佛齊亦有之,非也。但其國據諸蕃來往之要津,遂截斷諸國之物,聚于其國,以俟蕃舶貿易耳。腦之樹如杉,生於深山窮穀中,經千百年支幹不曾損動則剩有之;否則,腦隨氣泄。土人入山采腦,須數十為群,以木皮為衣,齎沙糊為糧,分路而去。遇腦樹則以斧斫記,至十餘株,然後截段均分,各以所得解作板段;隨其板傍,橫裂而成縫,腦出於縫中,劈而取之。其成片者,謂之梅花腦,以狀似梅花也;次,謂之金腳腦。其碎者謂之米腦碎,與木屑相雜者謂之蒼腦。取腦已淨,其杉片謂之腦劄。今人碎之與鋸屑相和,置瓷氣中以器覆之,封固其縫,煨之以熱灰;氣蒸結而成塊,謂之聚腦,可作婦人花環等用。又有一種如油者,謂之腦油。其氣勁而烈,祗可浸香合油。

  乳香

  乳香,一名熏陸香;出大食之麻囉、拔施、曷奴發三國深山窮穀中。其樹大概類榕,以斧砍株,脂溢於外;結而成香,聚而成塊。以象輦之至於大食,大食以舟載易他貨于三佛齊。故香常聚于三佛齊。番商貿易至,舶司視香之多少為殿最。而香之為品十有三。其上者為揀香,圓大如指頭,俗所謂「滴乳」是也。次曰缾乳,其色亞於揀香。又次曰缾香,言收時貴重之,置於缾中。缾香之中,又有上、中、下三等之別。又次曰袋香,言收時止置袋中。其品亦有三,如缾香焉。又次曰乳榻。蓋香之雜於砂石者也。又次曰黑榻。蓋香色之黑者也。又次曰水濕黑榻。蓋香在舟中為水所浸漬而氣變、色敗者也。品雜而碎者曰斫削、簸揚為塵者曰纏末,皆乳香之別也。

  沒藥

  沒藥,出大食麻囉抹國。其樹高大如中國之松,皮厚一、二寸。采時先掘樹下為坎,用斧伐其皮,脂溢於坎中;旬余方取之。

  血碣

  血碣,亦出大食國。其樹略與沒藥同,但葉差大耳。採取亦如之。有瑩如鏡面者,乃樹老脂自流溢,不犯斧鑿;此為上品。其夾插柴屑香,乃降真香之脂,俗號假血碣。

  金顏香

  金顏香,正出真臘,大食次之。所謂三佛齊有此香者,特自大食販運至三佛齊,而商人又自三佛齊轉販入中國耳。其香乃木之脂,有淡黃色者、有黑色者;拗開雪白為佳,有砂石為下。其氣勁工於聚眾香。今之為龍涎軟香佩帶者多用之。番人亦以和香而塗其身。

  篤耨香

  篤耨香,出真臘國。其香,樹脂也。其樹狀如杉、檜之類,而香藏于皮。樹老而自然流溢者,色白而瑩;故其香雖盛暑不融,名白篤耨。至夏日以火環其株而炙之,令其脂液再溢,冬月因其凝而取之;故其香夏融而冬凝,名黑篤耨。土人盛之以瓢,舟人易之以瓷器。香之味清而長,黑者易融。滲漉於瓢,碎瓢而爇之,亦得其仿佛;今所謂篤耨瓢是也。

  蘇合香油

  蘇合香油,出大食國。氣味大抵類篤耨,以濃而無滓為上。番人多用以塗身,閩人患大風者亦仿之;可合軟香及入醫用。

  安息香

  安息香,出三佛齊國。其香乃樹之脂也。其形色類核桃瓤,而不宜於燒。然能發眾香,故人取之以和香焉。「通典」敘西戎有安息國,後周天和、隋大業中曾朝貢,恐以此得名,而轉貨于三佛齊。

  梔子花

  梔子花,出大食啞巴閑、囉施美二國。狀如中國之紅花,其色淺紫,其香清越,而有醞藉。土人采花曬乾,藏之琉璃缾中。花赤稀有,即佛書所謂「簷蔔」是也。

  薔薇水

  薔薇水,大食國花露也。五代時,番使蒲謌散以十五瓶效貢,厥後罕有至者。今多采花浸水,蒸取其液以代焉。其水多偽雜,以琉璃瓶試之,翻搖數四,其泡周上下者為真。其花與中國薔薇不同。

  沉香

  沉香所出非一,真臘為上,占城次之,三佛齊、闍婆等為下。俗分諸國為上下岸,以真臘、占城為上岸,大食、三佛齊、闍婆為下岸。香之大概生結者為上,熟脫者次之;堅黑者為上,黃者次之。然諸沉之形多異,而名亦不一。有如犀角者,謂之西角沉;如燕口者,謂之燕口沉;如附子者,謂之附子沉;如梭者,謂之梭沉;文堅而理致者,謂之橫隔沉。大抵以所產氣味為高下,不以形體為優劣。世謂渤泥亦產;非也。一說:其香生結成,以刀修出者為生結沉;自然脫落者,為熟沉。產於下岸者,謂之番沉。氣哽味辣而烈,能治冷氣,故亦謂之藥沉。海南亦產沉香,其氣清而長,謂之蓬萊沉。

  箋香

  箋香,乃沉香之次者,氣味與沉香相類。然帶木而不甚堅實,故其品次於沉香,而優於熟速。

  速暫香

  生速出於真臘、占城,而熟速所出非一;真臘為上,占城次之,闍婆為下。伐樹去木而取者,謂之生速;樹僕於地、木腐而香存者,謂之熟速。生速氣味長,熟速氣味易焦;故生者為上,熟者次之。熟速之次者,謂之暫香;其所產之高下與熟速同。但脫者謂之熟速,而木之半存者謂之暫香半生熟。商人以刀刳其木而出其香,擇其上者雜於熟速而貨之,市者亦莫之辨。

  黃熟香

  黃熟香,諸番皆出,而真臘為上。其香黃而熟,故名。若皮堅而中腐者,其形如桶,謂之黃熟桶。其夾箋而通黑者,其氣尤勝,謂之夾箋黃熟。夾箋者,乃其香之上品。

  生香

  生香,出占城,真臘、海南諸處皆有之。其□下□□□,乃是斫倒香株之未老者。若香已生在木內,則謂之生香。結皮三分為暫香,五分為速香,七、八分為箋香,十分即為沉香也。

  檀香

  檀香,出闍婆之打綱、底勿二國;三佛齊亦有之。其樹如中國之荔支,其葉亦然。土人斫而陰乾,氣清勁而易泄,爇之能奪眾香。色黃白者謂之黃檀,紫者謂之紫檀,輕而脆者謂之沙檀,氣味大率相類。樹之老者,其皮薄、其香滿,此上品也。次則,有七、八分香者。其下者,謂之點星香;為雨滴漏者,謂之破漏香。其根謂之香頭。

  丁香

  丁香,出大食、闍婆諸國。其狀似「丁」字,因以名之。能辟口氣,郎官咀以奏事。其大者謂之丁香母。丁香母者,即雞舌香也。或曰雞舌香,千年棗實也。

  肉豆蔻

  肉豆蔻,出黃麻、駐牛崘等深番。樹如中國之柏,高至十丈,枝幹條枝蕃衍,敷廣蔽四、五十人。春季花開,采而曬乾;今豆蔻花是也。其實如榧子,去其殼、取其肉,以灰藏之,可以耐久。按草本,其性溫。

  降真香

  降真香,出三佛齊,闍婆、蓬豐、廣東西諸郡亦有之。氣勁而遠,能辟邪氣。泉人歲除,家無貧富,皆爇之如燔柴然。其直甚廉。以三佛齊者為上,以其氣味清遠也。一名曰紫藤香。

  麝香木

  麝香木,出占城、真臘。樹老僕,湮沒於土而腐,以熟脫者為上。其氣依稀似麝,故謂之麝香。若伐生木取之,則氣勁而惡,是為下品。泉人多以為器用,如花梨木之類。

  波羅蜜

  波羅蜜,大如東瓜,外膚礧砢如佛髻,生青、熟黃。削其膚食之,味極甘。其樹如榕,其花叢生;花褪結子,惟一成實,餘各蘸死。出蘇吉丹;廣州南海廟亦有之。

  檳榔

  檳榔,產諸番國及海南四州,交趾亦有之。木如棕櫚,結子葉間如柳條,顆顆叢綴其上。春取之,為軟檳榔;俗號檳榔鮮,極可口。夏秋采而幹之,為米檳榔;漬之以鹽,為鹽檳榔。小而尖者,為雞心檳榔;大而扁者,為大腹子,食之可以下氣。三佛齊取其汁為酒,商舶興販泉、廣,稅務歲收數萬緡。惟海南最多。鮮檳榔、鹽檳榔皆出海南,雞心、大腹子多出麻逸。

  椰子

  椰子木身葉悉類棕櫚,檳榔之屬。子生葉間,一穗數丈,大如五升器。果之大者,惟此與波羅蜜耳。初采,皮甚青嫩;已而變黃,久則枯乾。皮中子殼可為器;子中瓤白如玉,味美如牛乳。瓤中酒,新者極清芳,久則渾濁不堪飲。南毗諸國取其樹花汁,用蜜糖和之為酒。

  沒石子

  沒石子,出大食勿廝離。其樹如樟,歲一開花結實,如中國之茅栗,名曰沙沒律,亦名蒲蘆;可採食之。次年再生,名曰麻茶。麻茶,沒子石也。明年,又生沙沒律。間歲方生,沒石子所以貴售;一根而異產,亦可怪也。

  烏樠子

  烏樠子似棕櫚,青綠聳直,高十餘丈,蔭綠茂盛。其木堅實如鐵,可為器用,光澤如漆;世以為珍木。

  蘇木

  蘇木,出真臘國。樹如松柏、葉如冬青;山谷郊野在在有之,聽民採取。去皮曬乾,其色紅赤,可染緋紫;俗號曰窊木。

  吉貝

  吉貝,樹類小桑、萼類芙蓉。絮長半寸許,宛如鵝毳,有子數十。南人取其茸絮,以鐵箸碾去其子,即以手握茸就紡,不煩緝績。以之為布,最堅厚者謂之■〈〈止白匕〉上兒下〉羅綿,次曰番布,次曰木棉,又次曰吉布。或染以雜色,異紋炳然,幅有闊至五、六尺者。

  椰心簟

  椰心簟,出丹戎武囉,番商運至三佛齊、淩牙門及闍婆貿易。又出三嶼。蒲嘿囉嚕山產草,其狀似藤,長丈餘,紋縷端膩無節目,名曰椰心草。番之婦女,采而絲破,織以為簟;或用色染紅黑相間者,曰花簟。冬溫而夏涼,便於出入。以三佛齊者為上,三嶼者最為下。

  木香

  木香,出大食,麻囉抹國、施曷、奴發亦有之。樹如中國絲瓜。冬月取其根,剉長一、二寸曬乾,以狀如雞骨者為上。

  白豆蔻

  白豆蔻,出真臘、闍婆等番,惟真臘最多。樹如絲瓜、實如葡萄,蔓衍山谷。春花夏實,聽民從便採取。

  胡椒

  胡椒,出闍婆之蘇吉丹、打板、百花園、麻東、戎牙路;以新拖者為上,打板者吹之。胡椒生於郊野村落間,亦有界(闕)中國之葡萄,土人以竹木為棚。(闕)開花,四月結實。花如鳳尾,其色青紫。五月收采曬乾,藏之倉廩;次歲方發出,以牛車運載博易。其實,不禁日而耐雨;旱則所入者寡,潦則所入倍常(或曰南毗、無離拔國至多;番商之販於闍婆,來自無離拔也)。

  蓽澄茄

  蓽澄茄,樹藤蔓衍,春花夏實,類牽牛子。花白而實黑,曬乾入包。出闍婆之蘇吉丹。

  阿魏

  阿魏,出大食木俱蘭國。其樹不甚高大,脂多流溢。土人以繩束其梢,去其尾,納以竹筒,脂滿其中;冬月破筒取脂,以皮袋收之。或曰其脂最毒,人不敢近。每采魏時,系羊於樹下,自遠射之,脂之毒著於羊;羊斃,即以羊之腐為阿魏。未知孰是?姑兩存之。

  蘆薈

  蘆薈,出大食奴發國;草屬也。其狀如鱟尾,土人采而以玉器搗研之,■〈火敖〉而成膏,置諸皮袋中,名曰蘆薈。

  珊瑚樹

  珊瑚樹,出大食毗喏耶國。樹生於海之至深處。初生色白,漸漸長苗拆甲,曆一歲許,色間變黃;支格交錯,高極三、四尺,大者圍尺。土人以絲繩系五爪鐵貓兒,用烏鉛為墜,拋擲海中發其根,以索系於舟上絞車搭起;不能常有,驀得一枝,肌理敷膩,見風則幹硬,變為幹紅色。以最高者為貴。若失時不舉,則致蠹敗。

  琉璃

  琉璃,出大食諸國。燒煉之法,與中國同。其法,用鉛硝、石膏燒成。大食則添入南鵬砂,故滋潤不烈,最耐寒暑,宿水不壞;以此貴重於中國。

  貓兒睛

  睛兒睛,狀如母指大,即小石也;瑩潔明透如貓兒眼,故名。出南毗國。國有江,曰淡水江;諸流匜匯,深山碎石為暴雨淜流,悉萃於此。官以小舸漉取其圓瑩者,即貓兒睛也。或曰有星照其地,秀氣鍾結而成。

  珠子

  真珠,出大食國之海島上,又出西難、監篦二國;廣西、湖北有亦之,但不若大食、監篦之明淨耳。每采珠用船三、四十只,船數十人。其采珠人,以麻繩系身、以黃蠟塞耳鼻,入水約二、三十餘丈;繩纏於船上,繩搖動則引而上。先煮毳衲極熱,出水則急覆之;不然,寒栗致死。或遇大魚、蛟鼇諸海怪,鬐鬣所觸,往往潰腹折支;人見血一縷浮水面,則知已葬魚腹。嘗有采珠者,繩動而引之不上;眾極力舉之,足已為蛟鼉所斷矣。所采者曰珠母;番有官監視,隨其所采籍其名,掘地為坎,置諸坎中。月餘,珠母殼腐,取珠淘淨,與采珠者均之。珠大率以圓潔明淨者為上;圓者置諸盤中,終日不停。番商多置夾襦內及傘柄中,規免抽解。

  硨磲

  硨磲,出交趾國。狀似大蚌。沿海人磨治其殼,因其形為荷葉杯,膚理瑩潔如珂玉。其最大者,琢其根抵為杯,有厚三寸者。脫落碎瑣,猶為環佩諸玩物。按佛書以此為至寶。今乃海錯耳,未審是古硨磲否?

  象牙

  象牙,出大食諸國及真臘、占城二國;以大食者為上,真臘、占城者為下。大食諸國,惟麻囉抹最多。象生於深山窮谷中,時出野外蹂踐,人莫敢近。獵者用神勁弓以藥箭射之,象負箭而遁,未及一、二裏許,藥發即斃。臘者隨斃取其牙、埋諸土中。積至十余株,方搬至大食,以舟運載與三佛齊、日囉亭交易。大者重五十斤至百斤;其株端直、其色潔白、其紋細籀者,大食出也。真臘、占城所產,株小色紅,重不過十數斤至二、三十斤。又有牙尖,止可作小香迭用。或曰象媒誘致,恐此乃馴象也。

  犀角

  犀狀如黃牛,只有一角;皮黑毛稀,舌如栗殼。其性鷙悍,其走如飛;專食竹木等刺,人不敢近。獵人以硬箭自遠射之,遂取其角,謂之生角;或有自斃者,謂之倒山角。角之紋如泡,以白多黑少者為上。

  膃肭臍

  膃肭臍,出大食伽力吉國。其形如猾,腳高如犬;其色或紅或黑。其走如飛。臘者張網于海濱捕之,取其腎而漬以油,名膃肭臍。番惟渤泥最多。

  翠毛

  翠毛,真臘最多。產于深山澤間,巢于水次。一壑之水,止一雌雄;外有一焉,必出而死鬥。人用其機飼媒,擎諸左手以行;巢中者見之,就手格鬥,不復知有人也。右手即以羅掩之,無能脫者。邕州古江亦產一種茸翠。其背毛悉是翠茸,窮侈者多以撚織如毛假然。比年官雖厲禁,貴人家服用不廢。故番商冒法販鬻,多置布襦褲中。

  鸚鵡

  鸚鵡,產占城;有五色。唐太宗時,環王所獻是也。案傳謂能訴寒,有詔還之。環王國,即占城也。欽州有白鸚鵡、紅鸚鵡,大如小娥。羽毛有粉如蝴蝶翅,謂之白鸚鵡;其色正紅,尾如烏鳶之尾,謂之紅鸚鵡。

  龍涎

  龍涎,大食西海多龍,枕石一睡,涎沫浮水,積而能堅;鮫人采之,以為至寶。新者色白,稍久則紫,甚久則黑;不熏不蕕,似浮石而輕也。人雲龍涎有異香,或雲龍涎氣腥,能發眾香,皆非也。龍涎於香,本無損益;但能聚煙耳。和香而真用龍涎焚之,一縷翠煙浮空,結而不散,座客可用一剪分煙縷。此其所以然者,蜃氣樓臺之餘烈也。

  玳瑁

  玳瑁,形似龜黿。背甲十三片,黑白斑紋間錯;邊襴缺齧如鋸。無足而有四鬣,前長後短,以鬣掉水而行。鬣與首,斑文如甲。老者甲厚而黑白分明,少者甲薄而花字模糊;世傳鞭血成斑,妄也。漁者以秋間月夜採捕,肉亦可吃。出渤泥、三嶼、蒲嘿嚕、闍婆諸國。

  黃蠟

  黃蠟,出三嶼、麻逸、真臘、三佛齊、策國。蜂出於深山窮穀中,或窠老樹、或窠芭蕉樹、或窠岩穴,較諸中國之蜂差大而黑。番民以皮鞔軀,先用惡草作煙,迫逐群蜂飛散,隨取其窠;擠去蜜,其滓即蠟也。鎔范成■〈石匋〉,或雜灰粉鹽石。以三佛齊者為上,真臘次之,三嶼、麻逸、蒲嘿嚕為下。

  (附)海南

  海南,漢朱崖、儋耳也。武帝平南粵,遣使自徐聞(今雷州徐聞縣)渡海略地,置朱崖、儋耳二郡。昭帝省儋耳,並為朱崖郡。元帝從賈捐之議,罷朱崖。至梁、隋,複置。唐貞觀元年,析為崖、儋、振三州,隸嶺南道。五年,分崖之瓊山置郡,升萬安縣為州;今萬安軍是也。儋、振則今之吉陽、昌化軍是也。貞元五年,以瓊為督府,今因之。徐聞有遞角場,與瓊對峙,相去約三百六十餘裏,順風半日可濟。中流號三合溜,涉此無風濤,則舟人舉手相賀。至吉陽,乃海之極,無複陸塗。外有洲曰烏裏、曰蘇吉浪。南對占城,西望真臘;東則千里長沙、萬里石床,渺茫無際,天水一色。舟舶來往,惟以指南針為則;晝夜守視唯謹,毫釐之差,生死系焉。四郡凡十一縣,悉隸廣南。西路環拱黎母山,黎獠蟠踞其中,有生黎、熟黎之別。地多荒田,所種秔稌,不足於食,乃以■〈艸儲〉(時諸切)芋雜米作粥糜以取飽。故俗以貿香為業。土產沉香、蓬萊香、鷓鴣斑香、箋香、生香、丁香、檳榔、椰子、吉貝、苧麻、楮皮、赤白藤花、縵黎幙、青桂木、花梨木、海梅脂、瓊枝菜、海漆、蓽撥、高良薑、魚鰾、黃蠟、石蟹之屬。其貨多出於黎峒。省民以鹽、鐵、魚、米轉博,與商賈貿易。泉舶以酒、米、麵粉、紗絹、漆器、瓷器等為貨,歲杪或正月發舟,五、六月間回舶;若載鮮檳榔攙先,則四月至。

  瓊州,在黎母山之東北,郡治;即古崖州也。政和間,升為節鎮,以靖海軍為額。瀕海少山,秋霖春旱,夏不極熱、冬不甚寒;多颶風,常以五、六月發。有暈如虹者,謂之颶母。按隋志謂:人性輕悍,椎髻卉裳,刻木為符,力穡朴野,父子別業。豪黠共鑄銅為大皷,初成懸於庭,鳴皷以招同類,至者如雲,群情趨服者,號為都老。人著紬緶,以土為釜、瓠匏為器;無曲蘗,以安石榴花醞釀為酒。今之上衣,無異中土;惟下裳男子用布縵,女子用裙。以紡貝為生。土釜至今用之瓠瓢,間以■〈奭阝〉水酒(?),用薯糧以變色。雖無富民,而俗尚儉約,故無惸獨,凶年不見匄者。丁晉公嘗貶于州司戶,教民讀書著文。慶曆間,宋侯貫之創郡庠;嘉定庚午,趙侯汝廈新之,祠東坡蘇公、澹庵胡公於講堂之東西偏,扁其堂曰「明道」。海口有漢兩伏波廟;路博多、馬援祠也。過海者必禱於是,得環珓之吉而後敢濟。屬邑五瓊山;澄邁、臨高、文昌、樂會,皆有市舶。於舶舟之中,分三等;上等為舶,中等為包頭,下等名蜑船。至則津務申州,差官打量丈尺,有經冊以格稅錢;本州官吏兵卒,仰此以贍。西二百三十六裏,抵昌化軍治。

  昌化,在黎母山之西北;即古儋州也。子城高一丈四尺,周回二百二十步。舊經,以為儋耳夫人軀鬼,工供畚鍤,一夕而就。或謂土人耳長至肩,故有儋耳之號。今昌化,即無大耳兒。蓋黎俗慕佛,以大鐶墜耳,俾下垂至肩故也。地無煙瘴、水潦之患,氣候與中州異。群花皆早發,至春時已盡;獨荷花自四、五月開至窮臘,與梅、菊相接。

  俗尚淳樸儉約,婦人不曳羅綺、不施粉黛。婚姻喪祭,皆循典禮。無饑寒之民。學在東南隅,後遷於西。紹興間,複遷於城東;參政李公光為之記。去州十五裏,地名蜑場。忠簡趙公鼎謫吉陽,嘗過斯地;盛暑苦旱,井泉枯竭,鑿井不數尺得泉,至今不涸,號曰相泉。又有曰馬井泉,味甘美;商舶回日汲載,以供日用。靈濟廟在鎮安門內,即儋耳夫人祠也。紹興間,封顯應夫人。海外黎峒,多竊發,惟儋獨全;夫人之力也。城西五十余裏一石峰,在海洲巨浸之間,形類獅子,俗呼獅子神,實貞利侯廟;商舶祈風於是。屬邑三:曰宜倫、曰昌化、曰感恩。南三百四十裏,抵吉陽軍界。

  吉陽軍,在黎母山之西南,郡治州,吉陽縣基也。瓊管雖有陸路可通,然隔越生黎必峒,再涉海而後至;胡澹庵謂「再涉鯨波險」是也。郡治之南,有海口驛;商人艤舟其下,前有小亭為迎送之所。地狹民稀,氣候不正,春常苦旱,涉夏方雨。耕種不糞,不耘;樵牧漁獵,與黎獠錯雜,出入必持弓矢。婦人不事蠶桑,惟織吉貝花被、縵布、黎幕。男子不喜營運,家無宿儲。俗尚鬼,不事醫藥;病則宰牲牷、動鼓樂以祀,謂之作福,禁人造門。喪祭亦皆用樂。地多崇岡峻嶺,峰巒秀拔;故郡之士人,間有能自立者。學在郡城之東北,去城十三裏。有石,面平如堂,非磨琢之工所能為,周圍數丈,可坐十客;林木茂密,澗水甘冽。周侯創結茅亭其上,扁曰「清賞」。熟黎峒落稀少,距城五、七裏許外,即生黎所居,不啻數百峒,時有侵擾之害。周侯遣熟黎峒首諭之,約定寅、酉二日為虛市,率皆肩擔背負或乘桴而來,與民貿易。黎人和悅,民獲安息。領吉陽、寧遠二縣,政和間並為寧遠一縣。東一百二十裏,抵萬安軍界。

  萬安軍,在黎母山之東南。唐貞觀五年,置萬安州,領縣三:曰萬安、富雲、博遼。天寶初,更州為郡。至德二載,更為萬全。幹元初,複為州。皇朝省富雲、博遼二縣,更萬安縣曰萬寧。熙寧六年,更為軍,析萬甯為陵水;今萬甯,陵水是也。民與黎、蜑雜居。其俗質野而畏法,不喜為盜。牛羊被野,無敢冒認。居多茅竹,瓦屋絕少。婦媼以織貝為業,不事文繡。病不服藥,信尚巫鬼;殺牲而祭,以祈福佑。黃侯申首創藥局,人稍知服藥之利。城東有舶主都綱廟,人敬信,禱卜立應。舶舟往來,祭而後行。三郡士子,當歲大比,皆附試于瓊管。

  黎,海南四郡島上蠻也。島有黎母山,因祥光夜見,旁照四郡。按晉書分野,屬婺女分;謂黎牛婺女星降現,故名曰黎婺,音訛為黎母。諸蠻環處,其山峻極,常在霧靄中;黎人自鮮識之。秋朗氣清時,見翠尖浮插半空。山有水泉湧流派而為五:一入昌化,一入吉陽,一入萬安,一入瓊州。一流為大溪,有灘三十六,至長寮村屬澄邁縣。一流為小溪,有灘二十四,至朱運村屬樂會縣。二水合流為三合水,屬瓊山縣。去省地遠者,為生黎;近者為熟黎。各以所邇隸於四軍州。黎之峒落,日以繁滋,不知其幾千百也。鹹無統屬,峒自為雄長;止于王、符、張、李數姓,同姓為婚。省民之負罪者,多逋逃歸之。其人椎髻跣足,插銀銅錫釵;婦人加銅環,耳墜垂肩。女及笄,即黥頰為細花紋,謂之繡面。女既黥,集親客相賀慶,惟婢獲則不繡面。女工紡織,得中土綺彩,拆取色絲,加木棉挑織為單幕;又純織木棉吉貝為布。祭神以牛犬雞彘,多至百牲。無鹽、鐵、魚蝦,以沉香、縵布、木棉、麻、皮等就省地博易,得錢無所用也。屋宇以竹為棚,下居牧畜,人處其上。男子常帶長靶刀,長弰□弓,跬步不離。喜讎殺,謂之「捉拗」。其親為人所殺,後見仇家人及其峒中種類,即擒取而械之(械用荔枝木,長六尺許,其狀如碓);要牛、酒、銀瓶乃釋,謂之「贖命」。議婚姻,折箭為質。聚會,椎皷舞歌。死必殺牛以祭。土產沉水、蓬萊諸香,為香譜第一;漫山悉檳榔、椰子樹、小馬、翠羽、黃蠟之屬。閩商值風飄蕩,貲貨陷沒,多入黎地耕種之歸。官吏及省民經由村峒,必舍其家,恃以為安。熟黎之外,海南四州軍鎮。其四隅地方千里,路如連環;欲曆其地,非一月不可遍。馬伏波之平海南也,命陶者作缶器,大者盛水數石,小者盛五鬥至二、三鬥;招到深峒歸降人,即以遺之,任意選擇,以測其巢穴之險夷。黎人止取二、三鬥之小者,詰之,雲:來時皆懸崖緣木而下,不取大者,恐將歸不得。以是,知其峒穴深而險峻不可入。四郡之人,多黎姓,蓋其裔族;而今黎人,乃多姓王。淳熙元年,五指山生黎洞首王仲期率其傍八十洞丁口千八百二十歸化。仲期與諸洞首王仲文等八十一人詣瓊管公參,就顯應廟研石歃血,約誓改過,不復抄掠;犒賜遣歸。

  瓊守圖其形狀、衣裘,上經略司。髻露者,以絳帛約髻根、或以彩帛包髻、或戴小花笠,皆簪二銀篦;亦有著短織花裙者。惟王仲期青巾、紅錦袍,束帶;自雲祖父宣和中嘗納土補官、賜錦袍雲。

  物貨:海南土產,諸番皆有之;顧有優劣耳。箋、沉等香味清且長,夐出諸番之右;雖占城、真臘亦居其次。黃蠟則逈不及三佛齊,較之三嶼抑又劣焉。其餘物貨,多與諸番同;惟檳榔、吉貝獨盛。泉商興販,大率仰此。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網誌精選創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