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著作人

我的相片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源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前身是”施金玉三房”

前人蓽路藍縷,“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260年的製香世家傳承至今,經歷過時代的變遷、世代的交替、家族的分家,唯一不變的是 – 對製香業的堅持,在第七代的兄弟分家之後,繼承工廠的老三施起燻先生不得不在”施金玉”的招牌後加了”三房”二字以示區別。

歷經風雨飄搖的歲月總算傳承到了第八代~施燁志,一個新人類的手中,他不斷在思考:“傳承與創新”,似矛盾又糾結的概念,一種被現代人快遺忘的古老工業,如何在蛻變之後還保留古老的精髓,如何守住前人的製香堅持再加上更接近現代人生活之品香趣味。

於是,【施金玉沐香齋】終於誕生。

“施金玉”~一個260年的製香世家,代表的是傳承;
“沐香齋”~一個現代人養生香品的創生,代表的是創新;
【施金玉沐香齋】~是傳承與創新的融合;
雖然說是創新,但真正的內涵是”復古”,只是恢復了我們快遺忘了的古代文人品香生活。

孟子愛香,曾說:“香為性性之所欲,不可得而長壽”。孟子不僅喜香,而且闡述了香的道理,認為人們對香的喜愛是形而上的,是人本性的需求。

明屠隆道:
香之為用,其利最薄。物外高隱,坐語道德,焚之可以清心悅神。

四更殘月,興味蕭騷,焚之可以暢懷舒嘯。

晴窗塌帖,揮塵閔吟,溫燈夜讀,焚以遠闢睡魔。

謂古伴月可也。紅袖在側,秘語談私,執手擁護,焚以熏心熱意。

謂士助情可也。塵雨閉窗,午睡初足,就案學書,啜茗味淡,一爐初熱,香藹馥馥撩人。

更宜醉筵醒客。皓月清宵,冰弦曳指,長嘯空樓,蒼山極目,未殘爐熱,香霧隱隱繞簾。

又可祛邪辟穢,隨其所適,無施不可。”

文人們不僅燒香,還要燒出情趣來,燒出意境來,燒出學問來。古代“學界”對香作為“雅文化”與“菁英文化”的品質,同時也把香納入了日常生活的範疇,而沒有使它局限在祭祀、宗教之中,這對香文化的普及與發展都是重要的。

因此,【施金玉沐香齋】要繼續傳承製香的良心,對香的堅持仍是遵照古法,用最天然最單純的原料,加上最真誠的用心,獻給十方眾生,用最真的香獻給仙佛,也要讓現代人重新體認香文化的趣味、深度與美感,進而感受天地造化之美好!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

旗艦店/新北市板橋區漢生東路12531(新板大遠百正對面巷子內)


電 話/02-29568333
手 機/0986-813-088

營業時間:早上0930時至晚上2030時公休日為每周日公休

PChome Online
商店街/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http://www.pcstore.com.tw/scymsj/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官網

http://www.scy1756.com.tw/

“施金玉沐香齋”的中藥香特色:
1. 所有中藥香的原料都是採購上等中草藥原材 à 打磨成粉末 à 依照古法配方調配出完美的比例 
2. 完全不添加任何香精、香油、香水、合成香料、石灰、塑化劑、雜木纖維等化學或不必要之添加物
3. 百分之百天然之上等中草藥原料, 含油量高, 藥性純正, 纖維質少, 所以不薰不燥, 不嗆不刺, 味道温和卻濃郁甘醇, 除了主成分的特殊芳香之氣得到充分的發揮之外, 配方的完美比例使得香氣和順, 更創造了豐富的層次。
4. “施金玉沐香齋”天然中草藥配方是除了禮佛、祭祀之外, 一種歡喜、安神、定心、釋放、修補、淨化、淨煞、除穢、去惡、辟邪、養生的生活必需品, 讓我們來體會古代文人的品香生活, 讓現代人在忙於科技與追求效率的緊張生活之餘, 透過好香引領進入更有靈性的空間, 柔化身心, 清淨心靈, 創造更美好的人生!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店家名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客服中心:

如有問題,請按此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客服中心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如果依照用途和外型、顏色,香又可區分為:線香、臥香、香環、小香盤、微盤、香塔、香珠。
1.
財神香 五形俱足, 升官發財

2.降真香 引降諸真, 去邪化煞 
3.
牡丹香 功名利祿, 富貴吉祥

4. 清淨法喜, 身心舒暢 
5.
靜心除穢, 養神安眠

6.蒼朮香 淨宅化溼, 除惡去窮 
7.
零陵香 消災除障, 修養生息

8.桂花香 貴人貴氣, 宅地生輝 
9.
龍腦香 開竅醒神, 高貴顯逹

 

搜尋文章

2014/4/7

太平御覽藥部1/2/3/4 宋 李昉

太平御覽藥部宋 李昉
太平御覽卷九百八十四藥部一



  《歸藏經》曰:昔常娥以不世之藥奔月。

  《易》曰:無妄之疾,勿藥有喜。《像》曰:"無妄之藥,不可試也。"

  《書》曰:若藥弗瞑眩,厥疾弗瘳。

  《周禮》曰:醫師掌聚毒藥,供醫事。疾醫以五藥養病,凡藥以酸養骨,以辛養筋,以鹹養脈,以苦養氣,以甘養肉,以滑養竅。(鄭玄注曰:毒藥,藥之辛苦者也。五藥,草、木、蟲、石、穀。)

  《禮記》曰:君有疾,飲藥,臣先常之。親有疾,飲藥,子先常之。醫不三世,不服其藥。

  又曰:季春,喂獸之藥,無出九門。(為鳥獸方孚乳,傷之,為逆天時。天子九門者:路門、應門、雉門、畢門、庫門、皋門、國門、近郊門、遠郊門。)孟夏之月,聚畜百藥。(蕃蕪之時,毒氣盛也。)

  《左傳》曰:臧孫曰"季孫之愛我也,疾疹也;孟孫之惡我也,藥石也。(常志相違戾,猶藥石之療疾也。)美疹不如藥石,孟孫死,吾亡無日矣!"

  又曰:許悼公疾,太子止飲之藥,卒,太子奔晉。書曰:"殺其君。"君子曰:"盡心力以事君,舍藥物可也。"(藥物有毒,當由醫,非凡人所知。譏止不舍藥物,所以加殺君之名。)

  《論語》曰:康子饋藥,拜而受之,曰:"丘未達,不敢常。"(饋,遺。)

  《史記》曰:長君與扁鵲藥,服之,三十日見人五藏。

  《漢書》曰:灌夫擊吳,身中大創十餘,適有萬金良藥,故得不世。

  又曰:王嘉為丞相,數上封事,言不宜封董賢。上怒,有詔假謁者節,召丞相詣廷尉詔獄。使者既到府,掾史涕泣,共和藥進嘉。嘉引藥杯以擊地,謂官屬曰:"丞相幸得備位三公,奉職有罪,當伏刑都市,以示萬眾。丞相豈兒女耶?何謂咀藥而死!"

  《東觀漢記》曰:上常與朱祐共買蜜合藥。上追念之,即賜祐白蜜一石,問:"何如長安時,共買蜜乎?"

  又曰:鄧訓為護烏桓校尉。吏士常大病瘧,轉易至數十人。訓身煮湯藥,咸得平愈。其無妻者,為適配偶。

  又曰:王閎者,王莽叔父平河侯譚子也。王枚蕆位,潛忌閎,乃出為東郡太守。閎懼誅,常系藥手內。莽敗,漢兵起,閎獨完全。

  華嶠《後漢書》曰:張楷,字公超。家貧,尾馛為業,常乘驢車至縣賣藥。

  《九州春秋》曰:青州刺史焦和,多作陷水丸沉河,望寇不得渡。

  《吳書》曰:合肥之役,陵統身被六七瘡。有卓氏良藥,故得不世。

  《魏志》曰:太祖性嚴,掾屬公事往往杖之。何夔常畜毒藥,誓死無辱,是以終不見及。

  《晉書》曰:餘杭隱士郭文,字文舉。王導聞,召之。永昌中,大疫,父礎亦殆。導遺藥,文曰:"命在天,不在藥也。"

  王隱《晉書》曰:李涓為尚書令,家至貧,兒病,無錢買藥。上賜錢千萬。(李涓,一作李鳳。)

  又曰:程鹹,字延休。其母夢白頭公授藥,曰:"服此,當得貴子。"後生咸,至侍中。

  又曰:符生常使太醫令程延合安胎藥,問人參好惡,並藥分多少,延曰:"雖小小不具,自可堪用。"生以為譏己,遂斬之。

  又曰:陸抗與羊祐推喬紥之好。抗常遺酒,祐飲之不疑;抗有疾,祐饋之藥,抗亦推心服之。

  《宋書》曰:高祖微時,伐荻新洲,見大蛇長數丈,射傷之。明日,洲中聞杵臼聲。往視之,見童子數人,皆青衣,於榛中搗藥。問其故,答曰:"我王為劉寄奴所射,合藥傅之。"帝曰:"神何不殺之?"童子曰:"寄奴王者,不世不可殺。"帝叱之,皆散,乃收藥而反。又,客經下邳逆旅,會一沙門,謂帝曰:"江表當亂,能安之者,其在君乎!"帝先患手瘡,經年不愈。沙門有黃藥,因留與帝,既而忽亡。帝以黃散傅瘡,一傅而愈。寶其餘,及所得童子藥。每遇金瘡,傅之並愈。

  《齊書》曰:隨郡王子隆,年二十一,而體過充壯。常使徐嗣伯合藘茹丸,服以自銷損。

  又曰:豫章王嶷薨後,見形于沉文季,曰:"我未應死,皇太子加膏中十一種藥,使我癰椿瘥;湯中複加藥一種,使利不斷。吾已訴之先帝,先帝許還,東邸當判此事!"因胸中出青紙文書,示文季曰:"與卿少舊,因卿呈主上。"俄失所在。文季秘而不傳,甚懼此事。少時,太子薨矣。

  《魏書》曰:邢巒為侍郎,甚見親遇。高祖因行藥園,至司空府南,見巒宅,遣使謂巒曰:"朝行藥園,至此,見卿第宅乃佳。東望德館,情有依然!"

  又曰:天竺烏長國,婆羅門為上族,解天文。人有爭訟,服之藥,曲者發狂,直者無恙。

  《隋書》曰:隋大舉伐陳,王頒力戰,被傷,恐不堪複鬥,悲感嗚咽。夜中睡夢有人授藥,比寤而瘡不痛。時人以為忠感。

  又曰:楊素寢疾,帝每令醫診候,賜以上藥。然密問醫人,恒恐不世。素又自知名位已極,不肯服藥,亦不將慎,每語弟約曰:"我豈須臾活耶?"

  《唐書》曰:太宗幸襄城宮,登子邏阪,見暍者僵於路駐馬,命左右取藥,飲之乃蘇。

  又曰:天竺方士那羅邇婆娑寢自言壽二百歲,雲有長生之術。太宗信之,深加禮敬。館之金飆門內,造延年之藥,令崔敦禮監主之。發使天下彩諸奇藥異石,不可稱數,後竟不就。

  又曰:玄和中,山人柳泌言靈藥可得。上信之,乃以為台州刺史,賜紫緋令彩靈藥。

  又曰:柳公綽,有道士獻藥,試之有驗。問所從來,曰:"合此藥於薊門。"時朱克融方叛,公綽遽謂曰:"險湊,至藥來於賊臣之境,雖驗何益!"乃沉之于江,而逐道士。

  《莊子》曰: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龜,手裂若龜文。)世世以洴(音萍。)(音僻。)(音曠。)為事。(洴澼,漂也。絖,絮也。冬漂絮則手拘,能為藥以自治。)客聞之,請買其方百金。以說吳王,(說可以戰。)吳王使之將。冬與越人水戰,大敗越人,列地而封之。能不龜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於洴澼絖,則所用之異也。

  《唐子》曰:仙人韓終,即韓馮之兄。為宋王彩藥,王不肯服之,終因服之,遂得仙。

  《淮南子》曰:羿請不世之藥於西王母,姮娥竊而奔月。(姮娥,羿撇蘙。羿從西王母,請不世之藥於西王母,未及服之,姮娥盜服,得仙,奔入月中,為月精。)

  又曰:今夫地黃主屬骨,而甘草食肉之藥也。以其屬骨而責其生肉,以其生肉而責其屬骨,是王孫綽之欲倍偏枯之藥,而欲以生殊死之人,亦謂失論矣!(王孫綽,魯人也。)

  又曰:昆侖虛旁有九井,玉橫維其西北之隅。(橫有光色。橫,或作彭,盛不世藥器也。)四水者,帝之神泉,以和百藥,以潤萬民。

  《抱樸子》曰:《神農經》曰:"上藥,令人身安命延,昇天神仙,遨遊上下,役使萬靈,體生毛羽,行廚立至。"

  又曰:五芝,及餌丹砂、玉劄、曾青、雄黃、雲母、太一禹餘糧,各可單服之,皆令人飛行長生。

  又曰:中藥養性,下藥除病。能令毒蟲不加,猛獸不世,惡氣不行,眾妖辟屏。

  《孝經援神契》曰:椒姜禦溫,菖蒲益聰,巨勝延年,威喜辟兵。此皆上聖擲炅言,方術之實錄也。

  《孝經援神契》注引《抱樸子》曰:仙藥之上者,丹砂,次則黃金,次則白銀,次則諸芝,次則五玉,次則雲母,次則明珠,次則太一禹餘糧,次則石中黃子,次則石桂英,次則石腦,次則石流丹,次則石<米台>,次則曾青,次則松柏脂、伏苓、地黃、麥門冬、木巨勝、重樓、黃連、石韋、檸石、象柴,一名托盧是也,或名仙人杖,或名西王母杖,或名天精,或名卻老,或名地骨,或名枸杞也。

  《戰國策》曰:有獻不世之藥於荊王者,謁者操以入,中射之士問曰:"可食乎?"曰:"可。"因奪而食之。王怒,使人殺中射之士,士曰:"臣問謁者,謁者曰:'可食',臣故食之。是臣無罪,罪在謁者也!且客獻不世之藥,臣食之而王殺臣,是死藥也!王乃殺無罪之臣,而明人之欺王。"王乃不殺。

  《說苑》湯曰:"藥食,先常於卑,然後至於貴。藥食常乎卑,然後至乎貴,教也;藥言獻於貴,然後聞於卑,道也。"

  又曰:孔子曰:"良藥苦於口,利於病;忠言逆於耳,利於行。"

  《呂氏春秋》曰:魯有公孫綽者,告人曰:"我能治偏枯。"今吾倍為偏枯之藥,則可以起死人矣。"物固有可以為小,不可以為大,可以為半,而不可以為全者矣。"

  又曰:良醫醫病,病萬變,藥亦萬變。病變而藥不變,向之壽民,今為殤子矣。

  又曰:若用藥者,得良藥則活人,得惡藥則殺人。義兵之為天下良藥也,亦大矣!

  《論衡》曰:太王亶父睹王季之可立,故易名曰曆。曆者,適也。太伯覺悟,彩藥以避王季。

  《山海經》曰:大荒擲晷有黃木,赤枝青葉,群帝取藥。(言樹、花、實皆為藥也。)

  又曰:大荒中有山,名豐阻玉門,日月所入。有靈山,巫咸、巫昉、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巫祠、巫謝、巫羅十巫從此升降,百藥爰在。

  酈善長注《水經》曰:茷山,甚岩峻重疊,淮柏齊陰,攢柯翠峙,泉石轉深。蓋仙居之宿所,是以世人目岩為搗藥岩,名此水為搗藥水。

  《漢武內傳》曰:王母謂武帝曰:"太上之藥,乃有心摑黎角,風實雲子,帝園王族,昌城王蕊,夜河天骨,崆峒靈瓜,四劫一實,冥陵驎膽;仰掇扶桑之丹椹,俯彩長河之文藻,紫虯童子,九色鳳腦,太真虹芝,天漢臣草,南宮大碧,西卿扶老,三梁龍華,生子大道,有得食之,後天而老。此太上之所服,非中山之所寶也。

  又曰:武帝崩,遺詔以《雜道書》四十卷置棺中。到延康二年,河東工曹李及入上黨抱犢出彩藥,於岩窟中得此書,盛以金箱,其書後題臣姓名,記日月,是武帝時物也。河東太守張純以箱及書奏獻宣帝,宣帝示武帝時煮右侍臣,有典書中郎見書流涕,曰:"杆是帝崩時殯殮物也。"

  《東方朔別傳》曰:孝武皇帝好方士,敬鬼神,使人求神仙不世之藥,甚至初無所得。天下方士,四面蜂至,不可勝言。東方朔睹方士虛語,以求尊顯,即雲上天欲以喻之,其辭曰:"陛下所使取神藥者,皆天地之間藥也,不能使人不死。獨天上藥能使人不世耳。"上曰:"然。天何可上也?"朔對曰:"臣能上天。"上知其謾詫,欲極其語,即使朔上天取不世之藥。朔既辭去,出殿門,複還,曰:"今臣上天,似謾詫者,願得一人為信驗。"上即遣方士與朔俱往,期三十日而反。朔等既辭而行,日日過諸侯傳飲,往往留十餘日。期又且盡,無上天意,方士謂之曰:"期且盡,日日飲酒,為奈何?"朔曰:"鬼神之事難豫!""當有神來迎我者。"於是方士晝臥,良久,朔遽覺之,曰:"呼君極久不應,我今者屬從天上來!"方士大驚,還,具以聞上。上以為面欺,詔下朔獄。朔啼對曰:"朔須幾死者再。"上曰:"何也?"朔對曰:"天公問臣:'下方人何衣?'臣朔曰:'衣出蟲。''蟲何若?'臣朔曰:'蟲喙髯髯類馬,邠邠類虎。'天公大怒,以臣為謾言,系臣,使下問,還報有之,名蠶,天公乃出臣。今陛下苟以臣為詐,願使人上問之天。"上大驚,曰:"善!齊人多詐,欲以喻我止方士也。"罷諸方士,弗複用也。由此,朔日以親近。

  《列仙傳》曰:樂子長者,齊人也,少好道真。到霍林山,遭仙人,受服巨勝赤松散方。仙人告之曰:"蛇服此藥化為龍,人服此藥老翁成童,能昇雲上下,改易形容,崇氣益精,起死養生。子能服之,可以度世。"鐘長服之,年百八十,色如少女。妻子九人,皆服此藥,老者還少,少者不復老。

  又曰:燕王遣韓終彩藥,王先使韓終服之,面如金色。

  又曰:安期生賣藥海邊,時人以為千歲公。

  又曰:瑕丘仲賣藥於寧,後地動舍壞,仲死。人取屍棄水,收其藥賣之,仲被裘誚之。後為夫余使者。

  又曰:崔文子,太山人,賣藥都市。後有疫死者萬計,文子擁朱幡,持黃散,循問民,服其散愈者萬計。後在蜀賣黃散、赤丸,世故寶之。

  又曰:負局先生者,語似燕代間人也。負磨鏡局,循吳帝市中,磨一鏡一錢。因磨輒問主:"得無人疾苦者?"有輒出紫丸藥以與之,得莫不愈。後上吳山絕崖頭,世世懸藥與下人,曰:"吾欲還蓬萊山,與汝曹神水。"崖頭一旦有水,白色,從石間來下,服之,病多愈。

  《高士傳》曰:韓康,字伯休,京兆霸陵人。彩藥名山,賣於長安市,口不二價,三十餘年。時有女子從康買藥,康價不移,女子怒曰:"公是韓伯休,那乃不二價也?"康歎曰:"我本避名,今女子皆知我,何用藥為!"乃遁入霸陵山中。

  《魯女生別傳》曰:君達,隴西人也。少好道,初,服黃連丸五十餘年,乃入鳥鼠山。又于山中服水銀百餘年,還鄉里,年如二十者。常乘青牛,故號為青牛道士。

  《桂陽先賢畫贊》曰:蘇耽嘗除門庭,有眾賓來,耽告母曰:"人招耽去。已種藥著後園梅樹下,可治百病。一葉愈一人,賣此藥過足供養。"便隨賓去,母走牽之,四體如醉,足不能舉。

  《邴原別傳》曰:魏太子為五官中郎將,原為長史。太子宴會眾賓百數十人,太子建議曰:"君、父各有篤疾,有藥一丸,可救一人,當救君耶?父耶?"眾人紛然,或君或父。時原在坐,不與此論。太子諮之于原,原悖然對曰:"父!"太子亦不復難。

  曹毗《杜蘭香傳》曰:神女蘭香,降張碩。碩問壽如何,香曰:"消磨自可愈疾,淫祠尾嫳!"香以藥為消磨。

  《王子年拾遺記》曰:燕昭王坐祇明之室,晝而假寢。忽夢西方有白雲,蓊蔚而起,俄而暗於庭間。有人衣服皆毛羽,駕蒼螭之車,從雲中而出,直詣王所。王夢中與語,問以上仙之術,羽人曰:"閣王精智未開,欲求恒生,不可得也!"王請受絕欲之教,羽人指畫,王心應手而裂。王乃驚悟,因患心疾。久之,乃昇於泉照之館,複見前所夢人於前,曰:"本欲易王之心。"乃出方寸綠囊,囊中有續脈名丸,哺血精散,其細若灰,以手摩王之臆,俄而既愈。王因請其方,曰:"其用物也有九,明神芝,煎以蒼鷹之血,黑河鱗膽,煮以琨嶼擲戡,貯以玉缶,緘以金繩,封以玉印。王得服之,後天而死。若溺于淫,嗜於欲,求者,只苦心焉。"語畢,化為青鳧入天際。王求合藥,終不能成。黑河,北極也。其水濃黑不流,上有濃雲生焉。有黑鯤千尺,如鯨,常飛遊於南海。

  《博物志》曰:夫性之所以和,病之所以愈,是當其藥,應其病則生;違其藥,失其應則死。

  《本草經》曰:太一子曰:"凡藥,上者養命,中藥養性,下藥養病。"神農乃作赭鞭鉤钅制,(尺制切。)從六陰陽,與太一升五嶽四瀆。土地所生草石骨肉心皮毛羽萬千類,皆鞭問之。得其所能主治,當其五味,百七十餘毒。

  《異苑》曰:魏窩氨征蹋頓,升嶺,眺矚,見一崗不生百草。王粲曰:"如是古塚。此人在世,服生礜石死,而石上熱蒸在外,故卉木焦滅。"即令鑿之,果得大墓,有礜石滿塋。仲宣博識強記,皆類此也。一實:粲在荊州從劉表,登鄣山,見此異。

  任昉《述異記》曰:漢世古諺雲:"雖有神藥,不如少年;輸有珠玉,不如金錢。"太原神釜崗中,有神農常藥之鼎在焉。成陽山中,有神農輩叢處,一名神農原,一名藥草山。山中有紫陽觀,世傳神農於此辨百藥也。

  《養生略要》曰:《神農經》曰:"五味養精神,強魂魄;五石養髓,肌肉肥澤。諸藥,其味酸者,補肝,養心,除腎病;其味苦者,補心,養痹,除肝病;其味甘者,補脾,養肺,除心病;其味辛者,補肺,養腎,除脾病;其味鹹者,補腎,研尬,除肝病。故五味應五行,四體應四時。夫人性生於四時,然後命於五行。以一補身,不世命神。以母養子,長生延年。以子守母,除病究年。

  《嶺表錄異》曰:廣之屬郡,及鄉里之間,多畜蠱。彼之人悉能驗之,以草藥治之,十得其七八。藥則金釵股,形如石斛;古漏子、(女票恨罟,食之即吐。)人肝藤。(濃汁煎吃。)陳家白藥子,(一名吉利。)本梧州陳氏有此藥,善解蠱毒,每有中者即求之,前後救人多矣,遂以為名。今封康州有得其種者,廣府每歲常為土貢焉。諸解毒藥,功力皆不及陳家白藥。

  王彪之《閩中賦》曰:藥草則青珠、黃連、拳柏、決明、蓯蓉、鹿茸、漏蘆、松榮,痊屙則年永,練質則翰豎。

  謝靈運《山居賦》曰:《本草》所載,山澤不一,雷、桐是別,和、緩是悉,三枝六根,五華九實。

  《樂府歌詩》曰:仙人騎白鹿,發短耳何長!道我奉上藥,覽之獲無疆。來到主人門,奉藥一玉箱。主人服此藥,身體日康強。發白複還黑,延年壽命長。

  魏文帝有詩曰:西山何如高!高高殊無極!上有兩仙童,不飲亦不食。與我一丸藥,光耀有五色。服藥四五日,身體生羽翼。

  應劭表曰:臣劭言:"郡舊因計吏獻藥,闕而不修,慚悸交集,無辭自文。今道少通,謹遣五官孫艾貢伏苓十斤、紫芝六枝、鹿茸五斤、五味一升,計吏發行,輒複表貢。"

  《太平御覽》 宋·李昉
 

太平御覽藥部宋 李昉
太平御覽卷九百八十五藥部二



  《易參同契》曰:丹沙木精,得金乃並。

  《書》曰:荊及衡陽惟荊州,杶、幹、栝、柏、礪、砥、砮、丹。(砥細於礪,皆磨石也。砮,石,中矢。丹,朱類。)

  《汲塚周書·王會》曰:成王時,濮人獻丹沙。(濮人,西南角之蠻,丹沙所出。)

  《禮儀》曰:君乘木而王,地生丹。

  《孝經援神契》曰:德至山陵,則陵出黑丹。(宋均注曰:丹應五典,備五色也。)

  《春秋運鬥樞》曰:搖光得陵出黑芝,亦令人長生。以金投中,則名為金漿;以玉投中,則名為玉澧。服之皆長生。又有取伏丹法雲:天下諸水,有石丹者,其死晷皆有丹魚。先夏至十日,夜伺之,丹魚必浮於岸側,赤光上照,赫然如火。網而取之,雖多,勿盡取之也。割取血,以途足下,則可步行水上,長居死晷。

  《史記》曰:寡婦清先得丹穴,而擅其利。清寡婦能守其業,始皇為爬掰懷欠戧。

  《梁書》曰:陶弘景既得神符秘訣,以為神丹可成,而苦尾叢物。帝給黃金、朱沙、曾青、雄黃等,後合飛丹,色如霜雪,服之體輕。及帝服飛丹,有驗,益敬重之。

  《唐書》曰:道士劉道合者,宛丘人。高宗令合還丹,丹成而上之。鹹亨中卒,惟有空皮,而背上開拆,有似蟬蛻。高宗聞之,曰:"劉師為我合丹,自服仙去。其所進者,亦尾。"

  《典略》曰:白丹者,山陵之精也。

  《淮南子》曰:赤水宜丹,黃水宜金,清水宜龜。

  《抱樸子》曰:餘考覽養生之書,究集久視之方,曾所被涉,篇以千計矣,莫不以還丹金液為大要焉。然則二事蓋仙道之極也,服此而不仙,則古無仙矣!昔左玄放於天注山中精思,神人授以丹經,仙公從玄放受之,凡受《太清丹經》三卷,及《九侗預經》一卷,《金液經》一卷。予師鄭君者,予從祖仙公之弟子,乃于馬跡山中立墠盟受之,並具諸口訣之不書者。

  又曰:太清神丹,其法出玄君。玄君者,老子之師也。《太清觀天經》有十四篇,雲其上七篇,不可以教授;其中四篇,無足傳,常沉之三泉;下篇者,正是《丹經》上中下三卷。其經曰:"上下得道,長生世間。"

  又曰:漢末,新野陰君合此太清丹得仙。其人本儒生,有才思,著詩及《丹經贊》並序,述初學道陵師本末,引已所知識之得仙者四十餘人,甚分明也。

  又曰:有九光丹,與九轉異法,大都相似耳。作擲戤法,當先以諸藥合水火,以轉五石。五石者,丹砂,雄黃、礜石、曾青、磁石也。一石轉五轉,而各成五色。五石合為二十五色,苫憎一兩,而異器盛之。欲起死人,未滿三日,取青丹一刀圭,和以水,浴死人之身;又以一刀圭發其口,內之,死人立生。致至行廚,取黑丹,和以途左手,所求如所道,皆自致,可致天下萬物也。欲隱形,及先知未然方來之事,及住年不老,服黃丹一刀圭,即便長生,不復老,坐見千里之外吉凶,皆如在目前也,人生相命,盛衰壽夭,貴賤貧富,皆知之矣。其法具在《太清》中卷。

  又曰:《五帝靈丹方》一卷,其法五也。用丹砂、雄黃、石流黃、曾青、礜石、磁石、礬石、戎鹽、太一禹餘糧,亦同用太一泥,及神室祭醮之,三十六日成。

  又曰:以金液為威喜巨勝之法;取金液,及水銀合煮之,三十日出,以黃土甌盛,封乙太一泥,置之猛火上炊之,卒時皆化為丹。服如小豆便仙。以此丹一刀圭粉,和水銀一斤,即成銀。又取此丹一斤,置猛火上扇之,化為赤僅獰蘘流,名曰丹金。以途刀劍,兵去萬里。以此丹金為盤碗,食其中,令長生。以承日月,得神液,如方諸之得水也,飲之令人不世。

  又曰:九丹,誠為仙藥之上。然合作之所用,雜藥甚多。若四方清通者,市之可得。取若九域分攝,則其物或不可得也。

  又曰:葛稚川雲:"余祖鴻臚少時,曾為臨沅令。雲此縣有廖氏,家世壽考,或出百,或八九十。後徙去,子孫多夭折。他人居其故宅者,複累世壽。由此乃覺是宅所為,而不知其何故。疑其井水殊赤,乃試掘井左右,得古人埋丹沙數十斛。"

  《山海經》曰:拒山,英水出焉,其中多丹粟。

  又曰:始州國有丹山。

  《論衡》曰:《太公陰謀書》"武王伐紂,食小兒以丹金,身純赤。長大,教雲:'殷王亡。'民見兒身赤,以為天神。"

  《說文》曰:丹,越之赤石也。雘,善丹也。

  《神仙傳》曰:彩女請問彭祖延年之法,彭祖曰:"欲舉形登天,上補仙官者,當用金丹,此九君太一戍以白日昇天。"

  又曰:馬明王從道人受《太清神丹經》三卷,入山合藥,服之,不樂昇天,但服半劑,為地仙。輾轉九州百餘年,乃白日昇天也。

  又曰:淮南王安從八公受《丹經》及三十六水方。

  又曰:李少從安期先生受神丹爐火之方,家貧,不得藥,乃以方幹漢武帝雲。

  又曰:葛玄,字孝先,從左玄放受《丸丹金液仙經》。

  又曰:劉玄鳳,南陽人,服芙蓉丹及雞子丹。

  《魯女生別傳》曰:李少君,字雲翼,齊國臨淄人也。少好道,入山彩藥,修全身之術。道未成而病,困于山林中。遇安期先生經過,見少君,少君叩首求乞生活。安期憫其有志,乃以神樓散方與服之,即起。少君求隨安期,奉給奴役。

  《廣志》曰:丹,朱沙之樸也,大者如米。生山中,出牂牁與古僂國。

  裴淵《廣州記》曰:鄣平縣有朱沙塘,水如絳。

  又曰:鄣平縣有石膏山,望之若霜雪。又一嶺,東為銀石,南是鐵石,西則丹砂,北乃銅石。

  《本草》曰:丹砂,味甘微寒,生山谷,養精神,益氣明目。潛預,味辛,微寒,生平澤,治吐逆胃反,久服成仙。生蜀都。

  《吳氏本草》曰:丹砂,神農甘,黃帝、歧伯苦,有毒,扁鵲苦,李氏大寒。或生武陵,彩無時,能化朱成水銀,畏磁石,惡咸水。

  武陵太守謝承表曰:"新宮成,上丹砂五百斤,上億萬歲壽。"

  ○芝上

  《春秋運鬥樞》曰:搖光得陵出黑芝。

  《孝經援神契》曰:德至草木,則芝草生。

  《爾雅》曰:苬,(似由切。)芝也。(郭璞症曰:芝,一贖三華,瑞草。)

  《漢書》曰:武帝時,芝生殿內房中,九莖。詔赦天下。作《芝房歌》。

  又曰:宣帝神爵玄年三月,詔曰:"金芝草九莖,(服虔曰:色銑拆。)產於函德殿銅池中。"(如淳曰:函亦含也。銅池,承霤也。晉灼曰:"以銅作池。韋昭曰:以銅飾池邊也。)

  《東觀漢記》曰:明帝永平七年,公卿以芝生前殿,玉觴上壽。

  又曰:桓帝建和玄年,芝生中黃藏府。

  又曰:光和四年,郡國上芝草英。

  《續漢書》曰:建初五年,零陵女子傅寧宅內生紫芝五株,長者尺四寸,短者七八寸。太守沉博使功曹齎芝以聞帝,告示天下。

  《宋書》曰:順帝昇明二年,臨城縣生紫蓋黃裏芝。(芝歷時,質色不變。)

  《唐書》曰:貞觀中,皇太子寢室中產素芝十四莖,並為龍興鳳翥之形。

  又曰:天寶中,有玉芝產於大同殿擲犍礎,一本兩莖,神光照於殿。

  又曰:上玄中,延英殿禦坐生玉芝,一莖三花。禦制《三靈芝詩》。

  《淮南子》曰:巫山之上,從風縱火,紫芝與蕭艾俱死。

  又曰:稻生於水,而不能生於湍瀨之流;芝生於山,而不能生磐石之上。

  《抱樸子》曰:芝者,有石芝,有木芝,有草芝,有肉芝,有菌芝,名有百許種也。石芝者,石像芝,生於海隅石山,及島嶼之涯。肉芝者,狀如肉,頭尾四足,良似生物也。附于大石,蓋在高岫險峻之地,或卻著仰綴也。赤者如珊瑚,白者如截肪,黑者如澤漆,青者如翠羽,黃者如紫金,而皆光明洞徹,如堅冰也。徊痗,去之一二百步,便望見其光矣。大者十餘斤,小者三四斤。非久齋至精,及佩老子入山靈寶五符,亦不能得見此。凡見諸芝,且先以開山卻害符置其上,則不得複隱蔽化去矣。徐徐擇王相之日,設醮,然後取之。皆從日下禹步閉氣而往也。又得石像芝,搗之三萬六千杵,服方寸匕,日盡一斤,則得千歲;十斤,則萬歲。亦可分人服之。玉脂芝,生於有玉之山,常居懸危之處。玉膏流出,萬年已上,則凝而成芝。有如鳥獸之形,色無常彩,率多似山水蒼玉也。亦鮮明如水精。得而彩之,以無心草汁和之,須臾成水。服一升,得一千歲也。

  又曰:七明九光芝,皆石也,生臨死戤高山石崖之間。狀如盤碗,不過徑尺以還。有莖葉獵鶯之,起三四寸,有七孔者,名七明;九孔者,名九光。光皆如星,百餘步內,夜可望見其光,其光自別。常以秋分伺之。得之,搗服方寸匕。入口服則噏然身熱,五味甘美。盡一斤,則得千歲,令人身有光,所居暗地如月,可以夜視書也。

  又曰:石蜜芝,生少室石戶中。戶中便有深谷,不可得過。以石投穀中,半日猶聞其聲也。去戶外十餘丈,有石柱,柱上有偃蓋石。高度徑可一丈許。蜜芝生石上,墮入偃蓋中,良久,輒有一滴,有似雨後屋之餘漏,時時一落耳。然蜜芝墮不息,而偃蓋亦終不溢也。戶上刻石為科鬥字,曰:"得服石蜜芝一鬥者,壽萬歲。"諸道士共思惟其處,不可得往,惟當以碗器著勁竹木端,以承取之,然竟未有能為之者。案此戶上刻題如此,前世必已有得之者也。

  又曰:石桂芝,生山岩穴中,似桂樹而實石也。高尺許,色明而味辛,有枝條。搗服之一斤,得千歲也。石中黃子,所在有之,沁水山為尤多。其在大石中,則其石常潤濕不燥。打其石,石有數世曦,乃得之,在大石中,赤黃溶溶,如雞子之在殼中也。即當飲之,不飲則漸堅凝成石,不復中服也。法正當及未堅時啜之,既凝,則不得服也。破一石中,多者有一升,少者有數合。不可頓服,雖不得多,相繼服之。其計前後所服,合成三鬥,則千歲。但欲多服,惟患難得耳。

  又曰:石脛芝,生滑石中,亦如石中黃子狀,但不皆有耳。打破大滑石千許,乃可得一斤。初破之,其在石中,五色光明而自動。服一升,得千歲矣。

  又曰:木芝者,松柏脂,淪地千歲,化為伏苓,萬歲,其上生小木,狀如蓮花,名曰木威喜芝。夜視有光,持之甚滑,燒之不焦,帶植蒂兵。以帶雞,而雜他雞十二頭,共籠之,去十二步,射十二箭,他雞皆傷,帶威喜芝者終不傷也。從生門上彩之,六甲陰中乾之,百日,末服方寸匕,日三,盡一枝,則三千歲也。

  《太平御覽》 宋·李昉


太平御覽藥部宋 李昉
太平御覽卷九百八十六藥部三

芝下

  《抱樸子》曰:千歲之枯木,其下根如坐人,長七寸,刻之有血。以其血途足下,可以步行水上不沒。以途人鼻,入水,水為之開,可以止住淵底也。以途身,則隱形,欲見則拭之。又可以治病,病在腹內,則刮服一刀圭;其腫痛在外者,隨其所在,刮一刀圭以摩之,皆手下即愈。假令左足有疾,則刮途人左足也。

  又曰:松樹枝三千年者,其皮中有聚脂,狀如龍形,名曰飛節芝,大者十斤。末服之,盡一斤,得五百歲。

  又曰:樊桃芝,其木如昇龍,其花葉如丹蘿,其實如翠鳥。高不過五尺,生於名山之陰,東流泉死戤上。以夏至後祠之,得,末服之,一株得五千歲。

  又曰:參成芝,赤色,有光。扣擲軎葉,如金石之音。折而續之,即複如故。

  又曰:木渠芝,寄生大水上,如蓮花,九莖一叢。其味甘而辛。建木芝,實生於都廣,其皮如纓蛇,其實如鸞鳥。此三芝得服之,白日昇天也。

  又曰:黃蘆子、尋木華、玄液華,此三芝,生於泰山要鄉,及奉高。有得服之,皆令人壽千歲也。

  又曰:千歲燕,其巢戶北向,其色多白,而尾毛屈。取陰乾,末服,得五百歲。凡此百二世曛,皆肉芝也。

  又曰:菌芝,或生深山擲晷,或生大木之下,或生泉死戤側。其狀或如宮室,或如車馬,或如龍虎,或如飛鳥,五色無常,亦百二世曛,自有圖也。皆當禹步往彩取之。刻以骨刀,陰乾,末服方寸匕,令人昇仙,中者數萬歲,下者千歲。欲求芝草,入名山,必以三月、九月,此山開出神藥之月也。勿以山浪日,必以天輔時,三奇會尤佳。出三奇吉門,到山須六陰之日,明堂之時,帶靈寶符,牽白犬,抱白雞,以白鹽一鬥,及開山符檄,著大石上,執吳唐草一抱,以入山。山神喜,必得芝也。又彩芝、服芝,欲得王相專和之日,支幹上下相生為佳。此諸芝,名山多有之,但凡庸道士,心不精,志行穢,德薄,又不曉入山之術,雖得其圖,不知其狀,亦終不能得也。山無大小,皆有鬼神。其鬼神不以芝與人,人雖踐之,不可見也。

  又曰:草芝,有獨搖芝,無風自動。其莖大如手指,赤如丹。素葉如莧。其根有大魁如鬥,有細者如雞子。十二枚,周繞大根四方,似仿效十二辰也。相去丈許,皆有細根,如白髮以相連。生高山深谷之上。其所生,左右無草。得其大魁,末服之,盡則千歲。服其細者,一枚百歲。可以分他人也。壞其大根,即隱形;欲見,則左轉而出之。

  又曰:牛角芝,生虎壽山,及吳陵上。狀如蔥而特生,如牛角,長三四尺,青色。末服方寸匕,日三服,至百日,則得千歲矣。

  又曰:龍仙芝,狀如昇龍之相負也,以葉為鱗,其根則如蟠龍。服一株,得千歲矣。

  又曰:紫珠芝,其莖黃,其葉赤,其實如李而紫色。二十四枚,輒相連而垂,如貫珠也。

  又曰:白符芝,高四五尺,似梅。常以大雪而花,季冬而實。

  又曰:朱草芝,九曲,有三葉,葉有實也。

  又曰:五德芝,狀似樓殿。莖方,其葉五苫憎具而不雜。狀如偃蓋,中常有甘露,紫光起數尺。

  又曰:龍銜芝,常以仲春對生,三節十二枚,下根如坐人。凡此草芝,又有百二世曛。陰乾服之,則令人與天地相畢,或得千歲、二千歲。

  又曰:肉芝者,謂萬歲蟾蜍,頭上有角,頷下有丹書""種,以五月五日日中時取之,陰乾百日,以其足畫地,即為流水;千歲蝙蝠,色如白雪,集則倒懸,腦重故也。此二物,得而陰乾,末服之,令人壽四萬歲。千歲龜,五色具額上,兩骨起似角,以羊血浴之,乃剔取服之,壽千歲。行山中,見小人乘車馬,長七八寸者,肉芝也。取服即成仙。凡百二世曛,皆肉芝。

  《漢武內傳》曰:仙芝上蕊,有大真虹芝。

  《論衡》曰:章帝時,零陵生芝草五本。

  又《初稟篇》曰:朱草之莖如針,紫芝之栽如豆。如珠玉者,稟氣而生,亦猶此也。

  《君內傳》曰:勾曲山上有神芝五種。第一曰龍仙芝,似蛟龍之相負,服之為太極仙卿。第二曰參成芝,赤色,有光。扣其枝葉,如金石之音。折而續之,即如故。服之為太極大夫。第三曰燕胎芝,其色紫,形如葵葉,燕像,如欲飛狀。光明洞徹。服一株,拜為太清龍虎仙君。第四曰夜光芝,其色青,實正白如李。夜視其實,如月光照洞一室。服一株,為太清仙官。第五曰玉芝,色白如玉。剖食,拜三官正真禦史也。

  《神仙傳》曰:漆飛黃子張虛,字子黃,遼人也。行玄素之道,年二百歲,有少容。服九英、蓋芝、石像,而得道也。

  又曰:刁子然服赤烏散,及夜光芝。

  《仙人彩芝圖》曰:芝生於名山,食之,令人乘雲,能上天觀望八極,通見神明。鳳皇芝草,生於名山之上,金玉間。文石上陰乾,治食一年,令人羽翼皆生,壽千歲,能乘雲,與鳳皇俱。

  又曰:死轔,生於名山大谷之陰。治食之,能入死晷,乘雲行,通神明,能使百鬼。甘露芝,生於石山之陰,有五彩複之。

  又曰:車馬芝,生於名山擲晷,此堯時七車馬化為之。能得食之,乘雲而行,上有雲氣複之。萬年芝,生於名山擲晷,及蓬萊山。

  又曰:地芝,生於名山。得食之,延年益壽,一舉千里,走越江海。

  又曰:月芝,生於名山之陰,金石珠玉之間。陰乾,治食,令人有毛二尺,延壽萬歲。

  又曰:土芝,生於名山之陰,黃雲複之。此戊己中宮黃帝之精,食之,益壽八千。

  又曰:黑雲芝,生於名山大穀涼泉之間。黑蓋赤裏,莖黑,味鹹苦。食之一年,能入火不焦,入水不漬。石芝,生於名山之陰。色黃,上有不世之藥,如甘露,味極美。取而食之,令人不世。赤松子所服。山芝之居,東西行三,南北行五,此為山芝,其色皆白。山芝者,韓終所食也。與天地相極,延年益壽,通神明矣。

  又曰:人芝,生於名山之陰,青蓋白莖。黃龍芝,生於神山中,狀如黃龍。雲氣芝,生於名山擲晷,蓋白,莖白,裏赤。天芝,生於名山之陰。千秋芝,生於大谷中,四方異色,南赤,西白,北黑,東青。食之不老,老者不世。雷芝,生於名山之陰,白石之上,有白雲複之。黃雲芝,生於名山擲晷,金石間,上有黃雲複之,食之壽千歲,令人通見神明,乘雲為車,風為馬。青雲芝,出於名山之陰。雲母芝,生於名山澤泉之旁。白虎芝,生於名山之陰,大木下,狀如虎,蓋青,味辛,食之令人有力。

  又曰:東方芝,生於東山之陰。南方芝,生於神山之陽。北方芝,生於北海之山,大穀死晷,狀異而澤。西方芝,於生昆侖之上,金石間。萬年芝,生於名山之陰。

  又曰:夜光芝,生於名山之陰,大穀涼泉中,金石間,有浮雲翔其上。太一芝,生於名山之陽,蓋黃莖赤,得而食之,令人不老,與天地相保。

  又曰:虎芝,生於名山之陰,狀如虎,食之身輕,延壽八百年。鳴鳥芝,生於名山多林之陽,狀如鳥,五色。陰乾治食,令人身輕,與風俱行。

  又曰:赤龍芝,生於名山之陰,源泉澤泉中,狀如龍,其色赤白。以秋彩之,便有白光。食之,壽與天地無極。黑龍芝,生於名山擲晷,大木下,黑色如龍。食之,便令人能入死晷。

  《孫氏瑞應圖》曰:芝草,常以六月生,春青,夏紫,秋白,冬黑。

  《世贄記》曰:祖洲有養神丹芝,似菰苗,長三四尺。人死,以草複之皆活。服之長生。秦始皇時,大疫,多有死者。有鳥如烏,銜此草以複死人面,登時皆活。始皇聞,以問北郭鬼谷先生,先生曰:"杆不世草也,生瓊田中。"又有鍾山仙家,數千萬耕田種芝草。"

  《嵩高山記》曰:嵩高山上有人芝。人芝者,狀似小兒。地芝者,辟方一尺,如黃金色,複以五色雲,有神龍守之。食者可以遐年。

  崔豹《古今注》曰:玄和二年,芝生沛,如人冠狀。又生章武,如人抱三子狀。成帝建初五年,芝生潁川。常以六月中生一葉,春青,夏紫,秋白,冬黑,十月複黃。氣出上尺五寸。

  《博物志》曰:名山生神芝,不世之草。上芝為車馬形,中芝為人形,下芝為六畜形。

  《唐新語》曰:崔希嶠以孝友稱,丁內憂,哀毀過禮。為鄭縣丞,芝草生所居堂,一獸而葩,蓋盈尺。

  杜寶《大業拾遺錄》曰:七年六月,東都永康門內,會昌門東,生芝草,百二十莖。散在地,周十步許。紫莖白頭,或白莖黑頭。或有枝,或無枝,亦有三枝如古出字者,地內根並如綿,大相獵菖。乾陽殿東東上閣前槐樹上生芝,九莖共本,相扶而生。中莖最長,兩邊八莖相次而短,有如樓閣,甚潔白。武賁郎將段文操留守,畫圖表奏。

  《本草經》曰:青芝,一名龍芝。食之身輕不老,神仙。生太山上穀,亦生五嶽地上。

  又曰:黃芝,一名金芝。食之為神仙。生嵩高山山谷中。

  又曰:赤芝,一名丹芝。食之為神仙。生霍山山谷。

  又曰:黑芝,一名玄芝。生恒山山谷。

  又曰:紫芝,一名木芝。久服延年作神仙。生山嶽地上,色紫,形如桑。

  《吳氏本草經》曰:紫芝,一名木芝。

  《九歌》曰:彩三秀兮於山門,(三秀,芝草。)石磊磊兮葛蔓蔓。

  繆襲《神芝贊》曰:青龍玄年五月,庚辰,神芝生於長平之習陽。其色紫丹,其質光曜。高尺八寸五分,散為三十有六莖,枝榦連屬,有似珊瑚之形。詔禦府匱而藏之,具畫其形。

  《古瑞命記》曰:王者慈仁,則生芝。食之,則延年。又,神農氏之論芝雲:山川與四時五行陰陽晝夜之精,以生五色神芝,皆為聖王休詳焉。自漢孝武、顯宗世號隆盛,而玄封、永平所紀神芝,方斯蔑如也。且其枝榦條莖,本末相承,乃協於天官之數。非神明,其數孰能如此?

  《天臺山賦》曰:五芝含秀而紛敷。

  嵇康詩曰:煌煌靈芝,一年三秀。

  《太平御覽》 宋·李昉
 

太平御覽藥部宋 李昉
太平御覽卷九百八十七藥部四


石藥上

紫石英

  《山海經》曰:單孤之山,蓬水出焉,其中多紫石英。

  《魏氏春秋》曰:黃初玄年,明帝愈崇宮殿,雕飾觀閣,取白石英,及紫石英、五色文石於太行穀誠之山。

  《宋書》曰:謝瞻,字宣遠,六歲能屬文。為《紫石英贊》,為當時才士歎異。

  《隋書》曰:梁彥光,少歧嶷,有至性。七歲時,父遇篤疾,醫雲:"餌五石可愈。"時求紫石英、五色文石於太行,不得。彥光憂瘁,不知所為。於園中見一物,彥光所不識,怪而持歸,即紫石英也。親屬咸異之。

  《抱樸子·內篇》曰:或問不豪戤道,答曰:"以立冬之日,或服六丙六壬符,或服太陽酒,或服紫石英。"東莞縣西北二十裏,有襮山,出紫石英,舊以貢獻。

  《永嘉記》曰:固陶村有小山,出紫石英。人常於山下得一紫石英,王府君聞,遣人緣山掘得數升,芒角甚好,色少薄。孫府君亦掘得數升也。

  《從征記》曰:自太峴至太山,皆有紫石英。太山所出,特複瑰殊。

  《吳興記》曰:烏程縣北壟山有紫石英,甚光明,但小黑。

  《博物志》曰:平氏陽山縣,紫石英特好。其他者色淺。紫石英,舊出胡陽縣。

  《嶺表錄異》曰:隴州山中多紫石英,其梢蕰紫,其質瑩徹。隨其大小,皆五棱,兩頭如箭鏃。煮水飲之,暖而無毒。比北中白石英,其力倍矣。

  《本草經》曰:紫石英,味甘溫,生太山山谷,治心腹嘔逆、邪氣,補不足。女子風寒在子宮,絕孕十年無子,久服,溫中輕身延年。

  《吳氏本草》曰:紫石英,神農、扁鵲甘,氣平;李氏大寒;雷公大溫;歧伯甘,無毒。生太山或會稽。彩無時,欲令如削紫色頭如樗蒲者。

白石英

  《本草經》曰:白石英,味甘微溫,生山谷。主治消渴、陰痿不足,嘔逆,益氣,除濕痹、鬲間久寒,益氣,久服輕身長年。生華陰。

  《永嘉記》曰:安固老山出白石英。

  《吳氏本草》曰:白石英,神農甘,歧伯、黃帝、雷公、扁鵲無毒。生太山,形如紫石英,白澤,長者二三寸。彩無時。久服,通日月光。

青石英

  《本草經》曰:青石英,形如白石英,青端赤後者是。

赤石英

  《本草經》曰:赤石英,形如白石英,赤端白後者是,故赤澤有光。味苦,補心氣。

黃石英

  《本草經》曰:黃石英,形如白石英,黃色,如金在端者是。

黑石英

  《本草經》曰:黑石英,形如白石英,黑澤有光。

石流黃

  《後魏書》曰:悅盤國有火山,山旁石皆焦熔,流數千里,乃凝堅。人取以為藥,即石流黃也。

  《淮南子》曰:夏至,流黃澤。

  《抱樸子》曰:石流黃,五嶽皆有,而箕山為多。其方言:許由就此服之長生,故不復以富貴累意。

  《范子計然》曰:石流黃出漢中。

  《神仙傳》曰:劉馮餌石流黃,老而更少。

  《博物志》曰:西域使至,王暢說:"石流黃出且彌山。去高昌八百里,有石流黃。高數十丈,縱廣五六十畝。有取流黃孔穴,晝視其孔上,狀如青煙,常高數尺,夜視皆如燃燈,光明高尺餘,暢所親視見也。且彌人言:是時氣不和,皆往保此山,毒氣自滅。"

  《本草經》曰:石流黃,味酸,生穀中,治婦人陰蝕、疽痔,能化金銀物,生東海。

  《吳氏本草經》曰:流黃,一名石流黃。神農、黃帝、雷公鹹,有毒;醫和、扁鵲無毒。或生易陽,或生河西。或五色黃。是潘水石液也,燒令有紫炎者。八九月彩。治婦人結陰,能化金銀銅鐵。

石流青

  《本草經》曰:石流青,青白色,主益肝氣,明目。

石流赤

  《神仙傳》曰:許由、巢父服箕山石流丹。

  《抱樸子》曰:石流丹者,山之赤精,蓋石流黃之類也。皆浸溢於涯岸之間,其濡濕者可丸服,其已堅者可散服。如此者,有百二世曛,皆石芝。

  《本草經》曰:石流赤,生羌道山谷。

石膽

  孝子王丹曰:虎魄,又名為石膽。

  《世贄記》曰:滄浪海島上有石膽,服之成神仙。

  《仇池記》曰:石膽川,平池出石膽。

  《博物志》曰:皇初三年,武都西部都尉王褒獻石膽二十斤。

  《范子計然》曰:石膽出隴西羌道。

  《本草經》曰:石膽,一名畢石,一名君石。生秦州羌道山谷大石間,或出句青山。其為石也,青色,多白文,易破,狀似空青。能化鐵為銅。合成金銀,練餌,食之不老。

  《吳氏本草經》曰:石膽,一名黑石,一名銅勒。神農酸,小寒;李氏大寒;桐君辛,有毒;扁鵲苦,無毒。生羌道,或句青山。二月庚子,辛醜彩。

石肺

  《本草經》曰:石肺,一名石肝。黑澤,有赤文,如複肝。置死晷即乾濡。主益氣明目,生死晷。

石脾

  《本草經》曰:石脾,一名胃石,一名腎石。赤文。主治胃中寒熱。

青石脂

  《本草經》曰:青石脂,味酸平,無毒。主養肝膽氣。

赤石脂

  《越絕書》曰:鐘穹隆山,赤松子所取赤石脂也。

  《永嘉記》曰:赤石脂,出永甯赤石山。

  《荊州記》曰:義陽有赤石脂山。

  《本草經》曰:赤石脂,味酸,無毒,養心氣。

  《范子計然》曰:赤石脂,出河東,色赤者善。

黃石脂

  《本草經》曰:黃石脂,味平,無毒,主養脾氣。

白石脂

  《本草經》曰:白石脂,味甘,無毒,主研尬氣。

黑石脂

  《本草經》曰:黑石脂,味甘,無毒,主養腎氣,強陰陽,蝕腸泄利。

  《吳氏本草》曰:五石脂,一名青、赤、黃、白、黑符。青符,神農甘,雷公酸,無毒,桐君辛,無毒,李氏小寒。生南山,或海涯。彩無時。赤符,神農、雷夠允,黃帝、扁鵲無毒,李氏小寒。或生少室,或生太山。色絳滑如脂。黃符,李氏小寒,雷公苦。或生嵩山,色如豚腦雁雛,彩無時。白符,一名隨。歧伯、雷公酸,無毒,李氏小寒,桐君甘,無毒。扁鵲辛。或生少室天婁山,或太山。黑符,一名石泥,桐君甘,無毒。生洛西山空地。

凝水石

  《本草經》曰:凝水石,味辛寒,生山谷。治身熱、腹中積聚、邪菩蕹滿,飲之不饑。生常山。

  《范子計然》曰:凝水石,出河東,色澤者善。

  《吳氏本草》曰:凝水石,一名白水石,一名寒水石。神農辛,歧伯、醫和甘,無毒,扁鵲甘,無毒,李氏大寒。或生邯鄲。彩無時。如雲母也。

陽起石

  《本草經》曰:陽起石,一名白石,味酸微溫。生山谷。治崩中,補足內攣、藏中血結、氣寒熱,腹痛,漏下無子,陰陽不合。生齊地。

  《吳氏本草》曰:陽起石,(或作羊字。)神農、扁鵲酸,無毒,桐君、雷公、歧伯無毒,李氏小寒。或生太山,或陽起山。彩無時。

石鍾乳

  《吳錄·地理志》曰:始安、始陽有洞山,山有穴如洞庭,其中生石鍾乳。

  《唐書》曰:高季輔為太子右庶子,上疏切陳得失,特賜鍾乳一劑,曰:"卿進藥石之言,故以藥石相報。"

  《列仙傳》曰:邛疏煮石髓而服之,謂之石鍾乳。

  《水經》曰:大洪山,岩嶂皆數百許仞。入石門得穴,穴上素崖壁立,非人跡所及。穴中多鍾乳,凝膏下垂,望若冰雪,微津細液,滴瀝不斷。幽穴潛遠,行者不極。

  又曰:易水東經孔山,山下有鍾乳穴。穴出佳乳,彩者揭水尋沙,入穴裏許。

  《太山記》曰:山有鍾乳,但不好耳。

  《湘川記》曰:湘東陰山縣有黃坑山,出鍾乳。長沙湘鄉縣出鍾乳,季秋入穴,六七裏乃得。

  盛弘之《荊州記》曰:天門郡出石鍾乳。

  《永嘉記》曰:安固縣東山石穴,出鐘乳。

  《東陽記》曰:北山崖有洞穴,有人常於此穴彩鍾乳,八十餘日,糧盡而穴不窮。

  劉道真《錢塘記》曰:靈隱山北有穴,旁入,行數步,有清流,水廣丈餘。昔有人彩鍾乳,水際見異跡,或雲是龍跡。聞穴裏隆隆有聲,便出,不測所彩近遠。

  《范子計然》曰:石鍾乳,出武都,黃白者善。

  《本草經》曰:石鍾乳,一名留公乳,味甘溫。生山谷,明目益精,治咳逆上氣,安五藏百節,通利九竅,下乳汁。生少室。

  《吳氏本草》曰:鍾乳,一名虛中。神農辛,桐君、黃帝、醫和甘,扁鵲甘,無毒,李氏大寒。或生太山。山谷陰處,岸下聚溜汁所成。如乳汁,黃白色,空中相通。二月、三月彩,陰乾。

孔公蘖

  《本草經》曰:孔公蘖,一名通石。味辛溫。生山谷。治食化氣,利九竅,下乳汁,治惡瘡疽瘺。生梁山。

  《吳氏本草》曰:孔公蘖,神農辛,歧伯咸,扁鵲鹹,無毒。色青黃。

礜石(音預)

  《說文》曰:礜,毒石也。

  《山海經》曰:皋途之山,有白石焉,名曰礜,可以毒鼠。(今礜石殺鼠,蠶食之而肥。)

  《范子計然》曰:礜石,出漢中,色白者善。

  《湘州記》曰:湘東,山多礜石。

  《博物志》曰:鸛伏卵時,取礜石周繞卵,以助暖氣。方術家取鸛巢中礜石為真。

  《荊州記》曰:湖縣鹿山舍旁多礜石。每至嚴冬,其上不得停霜雪。

  盛弘之《荊州記》曰:魚複縣岸崩,將出礜石。

  《吳興記》曰:長城縣有白石山,出白礜石,極精好。

  《本草經》曰:礜石,一名青分石,一名立制石,一明逄羊石。味辛。生山谷。治寒熱、鼠瘺、蝕瘡,除熱,殺百獸。生漢中。

  《吳氏本草》曰:白礜石,一名鼠卿,一名太白,一名澤乳,一名食鹽。神農、歧伯辛,有毒;桐君有毒;黃帝甘,有毒;李氏大寒。主溫熱。生漢中,或生魏興,或生少室。十二月彩。

  《太平御覽》 宋·李昉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網誌精選創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