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4/7

太平禦覽菜茹部3/4/5 宋 李昉

太平禦覽菜茹部一宋李昉
太平禦覽卷九百七十八 菜茄部三



《易□窈筘浴吩唬壕盼澹以杞瓠瓜,含章,有隕自天。(杞,木之柔者。瓠瓜,果之大者。)

《龍魚河圖》曰:瓜有兩鼻者,煞人。

《詩》曰:文王之興,本由太王也。綿綿瓜瓞,民之初生,自土沮漆。(興也。《箋》雲:瓜植稻實,繼先歲之瓜,必小,狀似糸失,故謂之瓞。綿綿然,若將無長大時。興者,喻後稷乃帝嚳之胄,封於邰。其後公劉失職,遷於豳,居沮漆之地。曆世亦綿綿然,至太王而得其民心,而生王業。故本周之興,雲於沮漆也耳。)

《大戴禮》曰:五月乃瓜。乃者,治瓜之辭也。瓜也者,始食瓜。八月削瓜,畜瓜時也。

《禮》曰:為天子削瓜者,副之,巾以保唬ǜ保拆也。既削,四析之,乃橫斷而巾複焉。)為君,華之,巾以危唬ɑ,中裂之,不誓析也。)為大夫,累之;(累,倮也。不以巾複也。)士,又;(不中裂,橫斷,去傭已。音帝。)庶人,之。(不橫斷。)
又《月令》曰:仲冬之月,行秋令,則天時雨汁,瓜瓠不成。(雨汁者,水雪雜下。)

《左傳》曰:齊侯使連稱、管至父戍葵丘,瓜時而往,曰:及瓜而代。期戍,公問不至;請代,不許。故謀主亂。

《春秋運鬥樞》曰:遠《雅》《頌》,著倡優,則李生瓜。

《論語》曰:子路曰:σ災心才眩子之欲往也,如之何?鐘曰:然,有是言,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爾雅》曰:瓞,(大結切。),(步角切。)其紹瓞。(郭璞注曰:俗呼瓜為瓞。紹者,瓜蔓緒亦著子,但小如耳。)
《史記》曰:邵平者,故秦東陵侯。秦破,為布衣。貧,種瓜長安城。東瓜美,故世謂東陵瓜。

《漢書□地理志》曰:敦煌,故瓜州地,生美瓜。

《續漢書》曰:牽牛星,荊州謂之河鼓,主關梁,織爬犄瓜果。
又曰:安帝玄初三年,有瓜異本共豎一瓜蒂,時以為:瓜者,外也。離本而實,女子外屬之像也。是時,閻皇后與外親耿寶共譖太子,廢為濟陰王,更外迎濟北王子犢,立之。

袁山松《後漢書》曰:建和二年,河東瓜兩體共蒂。

《後漢書》曰:施建,字君子,沛人也。家貧,母老,常鬻力供養,種瓜自給。

應邵《漢官儀》曰:太棍果丞,官別在外,掌棍逑菜茹。

《吳志》曰:步騭,字子山,臨淮淮陰人。避難江東,單身窮困。與廣陵衛旌同年相善,俱以種瓜自給。晝勤四體,夜誦經傳。會稽焦征羌,郡之豪族,(《吳錄》曰:征羌名矯,常為征羌令。)人客放縱。騭與旌求食其地,懼為所侵,乃共修刺奉瓜也。

《吳錄》曰:姚翁仲,常種瓜菜灌園,以供衣食。時人或餉,一無所受。

《晉書》曰:咸寧二年,嘉瓜同蒂,生於成都。
又曰:皇甫謐,年二十不學,遊蕩無度,或以為癡。常得瓜果,輒進叔母任氏。
任氏曰:《孝經》雲:三牲之養,猶為不孝。汝今年餘二十,目不存教,心不入道,尾暈課搖!保ɑ矢謐《自敍》同。)
又曰:桑虞,仁孝自天。年十四喪父,毀瘠過禮。虞有園,宅北數裏,瓜果初熟,有人逾砸林。虞以園援多棘刺,恐偷見人驚走而致傷損,乃使奴為之開道。及偷負瓜將出,見道通,聞虞使除之,乃送所盜瓜,叩頭請罪,歡然盡以瓜與之。

《齊書》曰:建玄初,武帝即位,到蹺司徒左長史。先是,武帝與跬從宋明帝,射雉郊野,渴倦,醯們喙希與上對剖食之。
又曰:竟陵王子良,夏月客至,為設瓜飲。
又曰:郭原平,以種瓜為業。大明七年,大旱,瓜瀆不復通舡。縣令劉僧秀憫其窮老,開瀆下水與之。原平曰:普天大旱,百姓俱困,豈可滅溉田之水,以通運瓜之舡?乃步他道,往錢塘謊恤。

沉約《齊書》曰:韓靈敏早喪父,兄靈珍至孝,母亡,家貧無以葬,與靈種瓜。靈敏朝采,暮還複生,未嘗減耗,葬事由此舉。(《孝子傳》同。)

《梁書》曰:任鸌洌武帝聞問,方食西苑綠沉瓜,投之於盤,悲不自勝,因屈指曰:鶘偈保常恐不滿五十。今四十九,可謂短命
又曰:郭祖深清儉,常紡奘布衣。素木案,食不過一肉。有姥餉一青瓜,祖深報以匹帛。有富人,效之以貨,鞭而徇賁,朝野憚之。
又曰:鄭灼,字茂昭,勵志好學。多苦心熱,若瓜時,輒偃臥,以瓜鎮心,起便讀誦。其篤志如此。

《北齊書》曰:蘭欽為廣州刺史,(前柑史新渝侯。)映之薨,南安侯恬權行州事,冀得即真。及聞欽至嶺,厚貨廚人,途刀以毒,削瓜進之,欽及愛妾俱死。帝聞大怒,檻車收恬,削爵土。

《後魏書》曰:楊實溲。多以言貌取人。時謗詞雲:尚書典選,似貧人買瓜,惟取大者。
又曰:郭祚以本官領太子少師。祚常從世宗幸東宮,肅宗幼弱,祚懷一黃,出奉肅宗。時應詔左右,趙桃弓深為世宗所信,祚私事之,時人謗祚者,號為桃弓僕射,黃少師。

《後周書》曰:王羆性儉率。常有客與羆食瓜,客削瓜,侵膚稍厚,羆意嫌之。及瓜皮落地,乃引手就地取而食之,客甚有愧色。
又曰:趙王招知隋文欲遷周鼎,密欲圖之,藏兵刃於帷席之間,後院亦伏壯士。文帝從者多在閣外,惟楊弘玄胄坐於戶側,招以佩刀割瓜啖隋文,未之疑。玄胄覺變,扣刀而入,招乃以大觴親飲胄酒。

《北史》曰:宋瓊,字普賢,以孝稱。母曾病,季秋月思瓜。瓊夢想見之,求而遂獲,時人異之。

《隋書》曰:文帝用法定制,行署取一錢已上,聞見不告言者,坐至死。自此,四人共盜一襄桶,二人同竊一瓜,事發,即時行決。
又曰:秦孝王俊,奢侈過甚,頗好於內。妃崔氏,性妒,甚不平之,遂於瓜中進毒。俊由是遇疾,徵還京師。上以其奢縱,免官,以王就第。

《唐書》曰:杜如晦薨後,太宗食瓜,美,愴然始之,遂輟其半,使置之於靈坐。
又曰:高宗子八人,武后所出者,自為行弟。長曰孝敬皇帝,監國仁明,為後所忌而鴆之。次曰雍王,賢,為太子。次曰中宗,次曰睿宗。及孝敬遇害,諸弟嘗所不安,晨夕懷懼,雖父母之前,無由敢言。乃作《黃台瓜詞》,令樂人歌之,欲微悟上意。歌曰:種瓜黃台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尚由可,四摘抱瞞彘。然太子竟亦流竄於黔州。
又曰:德宗建中初,誤以高力士養女楊氏歸為沉太后。是時沉氏故老已盡,無識太后者。上密使中人就洛陽視高氏年狀,頗同曩時。太后常削瓜哺上,刃傷左拇指。高氏常剖瓜,亦傷左拇指。中人皆閹官、女子,且非審識太后,見上仁孝,有殊喜,莫敢沮者。高氏辭曰:實非太后。具陳族姓內外以自明。
又曰:貞玄四年夏,右神策軍獻瑞瓜,三蔓各為一蒂,而生三瓜。

《莊子》曰:朽瓜化為魚,物植典也。

《墨子》曰:今有入人場園,取人瓜者,得罰;今擲覲侯,攻伐逾竊人瓜者數千萬,而自曰義也。

《秦子》曰:食瓜者雖去蒂,何以連其根?

《孫卿子》曰:皋陶之色如削瓜。

《抱樸子》曰:五原蔡誕,入山而還,欺家人雲:至昆侖山,有玉瓜,其形如世間瓜,但為光明洞徹而堅,須以玉井水洗之,便軟,而可食。
又曰:曾參鋤瓜,三足烏集其冠,孝故也。

《家語》曰:曾子芸瓜,而誤斷其根。曾媾,以大杖擊蒲俺。曾子僕地,有頃乃蘇。孔子聞之,告門弟子曰:參來,勿內也!曾子使人請孔子,孔子曰:舜之事瞽瞍,小捶則受,大捶則走。參委身以待暴怒,既身死,陷父于不義,不孝孰大焉?

《古文奇字》曰:秦改古文為大篆及隸字,周人多誹謗怨恨。秦苦天下不從,而諸生到者,拜為郎,凡七百人。密種瓜於驪山硎谷中溫處,瓜實成,使上書曰:瓜冬有實。有詔下博士諸生,說之,人人各異說,則皆使往視之,而為伏機。諸生賢儒皆致焉,方相難不決,因發機,從上填之,以土皆壓終。

《古文瑣語》曰:初,刑史子臣謂宋景公:贛今已往五月五日,臣死;後五年五月丁巳,吳亡;以後五祀八月辛巳,君薨。刑史子臣至死日,朝見景公,夕死。後吳亡。景公懼,思刑史子臣之言,將至死日,乃逃於瓜圃,遂死之。求得,已蟲矣。

賈誼《新書》曰:昔梁大夫宋就為邊縣令,與楚鄰界。梁亭楚亭皆種瓜,梁亭劬力數灌,其瓜美;楚人窳而稀灌,其瓜惡。楚令以梁瓜之美,怒其瓜之惡,因往夜竊,搔梁瓜,皆有焦者矣。梁亭覺,請其尉,欲執搔襯尷。宋就曰:是構怨分禍之道也。令人竊為楚亭夜灌其瓜,令勿知也。楚亭旦而往,瓜則已灌。瓜日以美,楚亭往而察之,則梁亭之為也。楚令大悅,因以聞楚王。楚王聞之,悅梁之陰讓也,乃謝以重幣,而友於梁王。(《新序》同。)

裴淵《廣州記》曰:有瓜冬熟,號為金釵,味乃甜美。

《廣志》曰:瓜之所出,以遼東、廬江、敦煌擲曛為美。有鳥瓜、狸頭瓜、蜜筒瓜、挪帝瓜、龍蹄瓜、羊髓瓜、又有魚瓜、犬瓜,如斛,出涼州。陽城有青登瓜,大如三升魁。有桂枝瓜,長二尺餘。蜀地溫,食瓜至冬熟。有春日瓜,細小,小瓣,宜藏,正月種,三月成。有秋泉瓜,秋種,十月熟,形如羊角,色蒼黑。

《列仙傳》曰:溪人者,南郡編人。居山間,有仙人常止其家,從之買瓜。教之練瓜,與附子、桂實服之,一年能飛,登山入水,塗卻海邊。
又曰:服閭者,不知何許人,常塗卻海邊諸祠中。有三仙,於祠中博賭瓜,雇閭使擔黃瓜數十頭,令瞑目,及上方丈山。

《神仙傳》曰:葛公,冬為客設生瓜。

《漢武內傳》曰:西王母謂上玄夫人曰:後造朱炎山陵,食靈瓜,其味甚好。顧此未久,已七千歲矣。
又曰:仙之上藥,有空同靈瓜,四劫一實也。

《道訊萵》曰:褚雅,字玄通。人與共居,常取水灑掃。或夏月種瓜,恣人來取。

《伏侯古今注》曰:孝平帝玄年,武陵縣生瓜,花如蔥,紫色,實如小麥,墮地複生。

郭子橫《洞冥記》曰:有龍肝瓜,長一尺,花紅葉素,生於冰穀,所謂冰谷素葉之瓜。

《零陵仙賢傳》曰:李融,字玄音,承陽人。固姑侯相使其為政,得吏民心,屢致祥瑞,甘瓜六子共莖。璽書慰勞,遷廣漢太守。

《南嶽夫人內傳》曰:夫人姓魏,孟存,性樂神仙。季冬之月,夜半清明,有四真人,並可年二十餘,天姿秀穎。至靜室,因設酒肴,陳玄紫撩,降實靈瓜。

《太山黃庭內景經注》曰:大霍山下有洞台,司免之府也。中有神靈瓜,食之者至玄也。

《荊楚歲時記》曰:七月七日,設瓜果於庭中,以乞巧。有喜子布網於瓜上,則為得巧。

劉向《別錄》曰:尹都尉書有《種瓜》篇。

《鄭玄別傳》曰:民有獻嘉瓜者,異本同實。縣欲表府,文詞鄙略,君為改作,又著頌一篇,侯相高其才。

《吳越春秋》曰:吳夫差為越所敗,遁而去,得自生之瓜,其實已熟,掇而食之,問左右曰:是乃冬有瓜,近道而人不食,何也?煮右曰:盛夏之時,人食生瓜,起居道旁,瓜子複生,故人惡食。

夏侯曾先《會稽記》曰:曹娥父溺死,娥檻逑浮其處,即得父屍。

《博物志》曰:人以冷水自漬至膝,可頓啖數十枚瓜;漬至腰,啖轉多;至頸,可啖百餘枚。所漬水,皆作瓜氣瓜味。

《搜神記》曰:吳時有徐光,常行幻術。於市里從人乞瓜,其主弗與,便從索瓣種之。俄而瓜蔓延生花實,乃取食之,因賜觀者。及視所齎,皆亡耗矣。

《幽明錄》曰:安定人周敬,種瓜時亢旱,鬼為連水澆瓜,瓜大滋繁。問姓名,不答。還白父:常有惠於人否?父曰:西郭樊營,先作郡吏,償官數百斛米,我時以百斛助之,其人已死。
又曰:孫鍾,富春人,堅父也。與母居,至孝篤信,種瓜為業。有三少年,容范嘻麗,詣鍾乞瓜。受樂尾眩為設食出瓜,禮敬殷勤。臨去曰:我等司命,感郎見接之厚!送出門,三人曰:山中可作塚。複言“‘欲連世封侯,為數世天子。’”鍾曰:數世天子!言訖,悉化成白鵠。

《列異傳》曰:遼東丁伯昭,自說其有客,字次節,既死,感見待恩,常為本家致奇異物。試臘月中從索瓜,得美瓜數枚來在前,不見形也。

《述異記》曰:豫章郡有盧松村,羅根生於此村側墾荒種瓜,又於外立一神壇。瓜始引蔓,清晨行之,忽見壇上有新板墨書,曰:杆是神地所遊處,不得停止種殖,可速去!根生拜謝跪咒,曰:竊疑村人利此熟地生苗,容或假託神旨以見驅斥。審是沙蔡,願更朱書賜報。明早往看,向板猶存,悉以朱代墨。
任稹妒鮃旒恰吩唬漢赫碌坌年,上虞獻艘俟希一實五色。
又曰:吳桓王時,會稽生五色瓜。今吳有五色瓜,歲充貢獻。

《五行記》曰:梁吏部尚書何敬容,夏患瘧疾,寄在蔣山道士館。時忽見一人,玄衣大帽,立在帳側,自稱楊胡靈,將瓜四枚,雲與公。少時言訖,因不見。後數月,敬容以罪免官。

《本草經》雲:瓜,一名土芝。

《吳氏本草》曰:瓜子一名瓣,七月七日彩,可作面脂。

劉禎《瓜賦》曰:禎在曹植坐,廚人進瓜,禎為立成辭曰:含金精之流芳,冠眾瓜而作珍。投諸清流,一浮一藏。片以金刀,四剖三離。承之雕盤,幕以纖薄8壽懊鄯浚冷甚冰圭。

嵇含《甘瓜賦序》曰:世雲三芝,瓜處一焉,謂之土芝。

張載《瓜賦》曰:羊槁疲桂枝蜜筒,玄表丹裏,呈素含紅,豐敷外偉,綠瓤內Ο

傅玄《瓜賦》曰:白者如素,黑者如漆,黃逾金箱,青侔含翠。舊有蜜筒,及青括樓,嘉味溢異,鮮類寡疇,一齧之傾,至三搖頭。細肌蜜理,多瓤少瓣。豐旨絕異,食之不饣。(音烏懸切。)

陸機《瓜賦》曰:夫其種族類數,則括樓定挑,黃扁白搏,金釵蜜筒,小青大班,玄濾贗螅狸首虎媯東陵出於秦谷,桂髓起於巫山。

夏侯孝若《梁田賦》曰:入果林,造瓜田。摘虎掌,拾黃班。落蒂離母,漬於寒泉。

左思《蜀都賦》曰:其圃有瓜疇芋區。

王□《洛都賦》曰:瓜則桂枝、括樓,綠瓤青饑,消暑蕩饣,解渴療饑。

《樂府歌詩》曰:君子防未然,不處嫌疑間。瓜田不納履,李下不征遐。

《古詩》曰:甘瓜抱苦蒂,美草生荊棘。愛利防有刀,貪人自還賊。

阮籍詩曰:昔聞東陵瓜,近在青門外。連畛短阡陌,母子相拘蒂。

張華《真人篇》曰:朱李生東苑,甘瓜出西郊。

曹植《求祭先王表》曰:乞請水瓜五枚。


太平禦覽菜茹部一宋李昉
太平禦覽卷九百七十九 菜茹部四



《詩□碩人》曰:齒如瓠犀。(犀,瓠中瓣也。)
又曰:八月斷壺。(壺,瓠也。)
又曰:匏有苦葉,濟有深涉。(匏謂之瓠。瓠葉苦,不可食。)
陸機《毛詩疏義》曰:匏有苦葉,匏,瓠也。葉小,可為羹,揚州人恒食。至八月,葉即苦,故曰苦葉。

《論語》曰: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爾雅》曰:瓠犀,瓣。(瓠中瓣也。《詩》曰:齒如瓠犀。)

《魏略》曰:高辛氏有老婦人,居王宮,得耳疾。醫為挑之,得物,大如繭。盛以瓠,複以盤,化為犬,五色,因名盤瓠。

《晉書》曰:杜預病癭,吳人憚其智計,以瓠系狗之頸,每大樹有癭,則斬使白,乃題曰:杜預頸。及城平,盡捕殺之。
又曰:祖逖在河南,百姓感悅。常置酒大會耆老,坐中流涕,曰:吾等老矣,更得父母,死將何恨!乃歌曰:幸哉遺黎免俘虜,三辰既朗遇慈父,玄酒忘勞甘瓠脯,何以詠思歌且舞!其得人心如此。

《宋書》曰:徐文伯曾祖熙,好黃老,隱于秦望山。有過客求飲,留一瓠瓢與之,曰:君子孫宜以道術救世,當得二千石。熙開之,乃《扁鵲醫經》一卷。

《齊書》曰:卞彬性好飲酒,瓠壺瓢勺,杭皮為肴。著皂冠,十二年不改易。以大瓠為籠,什物多諸詭異。自號狽覷居。

《後周書》曰:強練師,不知何許人。所至之處,人皆敬而信之。晉公護未誅之前,曾手持一大瓠,到護第門外,抵而破之,乃大言曰:瓠破子苦!未幾,而護誅,諸子並伏法。

《管子》曰:一年之計,莫若樹希皇年之計,莫若樹木;終身之計,莫若樹人。瓜瓠葷菜不備,國之貧也。

《莊子》曰:惠子曰:魏王貽我大瓠擲曛,我樹之而成,實五石。以盛水漿,其堅不能自舉。剖之以為瓢,則廓落無所容。非不大也,吾為其無用,剖之!莊子曰:夫子固拙于用大也。

《國語》曰:諸侯伐秦,及涇莫濟。叔向見叔孫穆子,穆子曰:豹之業,乃匏有苦葉矣,不知其他。叔向退,召舟虞與司馬曰:夫苦匏不材於人,共濟而已。是行,魯人與莒人先濟。

《新序》曰:魏文侯見箕季,牆壞不築,問其故,曰:不時也!又進瓠羹。文侯曰:牆壞不築。教我無奪民農功;飴我瓠羹,教我無多斂百姓。

王充《論衡》曰:幹將之刃未磨,瓜瓠不能傷。
又曰:婦人疏孕者子活,乳數者子死。譬苦瓠,華多實少也。

《風俗通》曰:燒穰殺瓠。俗說家人燒黍穰,則使田中瓠枯死也。
《水經》曰:今豫州汝南郡城西北,汝水左出,西北流,又屈而東轉,又西南會汝,形若垂瓠,耆老雲:城取名焉。

《太康地志》曰:朱崖儋耳無水,惟種大瓠,藤斷,其汁用之亦足。

《嶺南異物志》曰:儋崖種瓠,成實,率皆石餘。

壺盧

《蜀志》曰:張裔,字君嗣,如瓠壺,外澤而內粗。

《三國典略》曰:齊武成帝皇后胡氏,安定人,魏中書令、兗州刺史延之女也。母盧氏,懷孕延之初,有胡僧來,詣門曰:杆宅瓠盧中有月!

崔豹《古今注》曰:匏,壺盧也。壺盧,瓠之無柄者。匏有柄者,懸匏。可作笙,曲沃者尤善。秋乃可用,則漆其裏。
又曰:瓢,瓠也。其總曰匏,瓠其別名。

《世說》曰:陸士衡初入洛,諮張公所宜,曰:詣劉道貞,是其一。既往,劉尚哀制中,性嗜酒,禮畢,初無他言,惟問:東吳有長柄壺蘆,卿得種來否?陸兄弟殊失望,乃甚悔去。

《廣五行記》曰:西域夷國有石駱駝,腹下出水。以金鐵器取,便即漏下;惟匏盧盛之則不漏。飲之,令人體滑香淨。其國神秘,不可數遇。

《嶺表錄異》曰:葫盧笙:交趾人多取無柄之瓠,割而為笙,上安十三簧。吹之音韻清響,雅合律呂。



《爾雅》曰:薔,虞蓼。(虞蓼,澤蓼也。)

《詩》曰:閔予小子,未堪家多難,予又集於蓼。(言辛苦也。)

《禮》曰:膾,秋用蓼。鶉羹、雞羹、β釀之蓼。(釀謂切雜之也。)

《吳越春秋》曰:越王欲複怨,非一旦也。苦思勤心,夜以接日,臥則以蓼。

《劉向別傳》曰:尹都尉書有《種蓼》篇。

《魏子》曰:君以臣為本,以民為根。猶室與柱梁相持也,梁不強則上下俱亡。故蓼蟲,在蓼則生,在芥則死,非蓼仁而芥賊也,本不可失也。
任稹妒鮃旒恰吩唬撼ど扯ㄍ豕使,有蓼園,雲定王故園也。菜之辛者,謂之蓼。

《吳氏本草》曰:蓼實一名野蓼,一名澤蓼。



《廣雅》曰:{艸歸},(丘軌切。)葵也。

《詩》曰:七月烹葵及菽。

《爾雅》曰:{艸希},(音希。)菟葵。(似葵而小葉,狀如藜,有毛,氵勺啖之滑。){艸肩},(音肩。)戎葵。(今蜀葵也,似葵,華如木槿華。){艸收},(音翹。)蚍。(音毗)阜(房尤切,今荊葵也,似葵,紫色也。)

《韓詩外傳》曰:魯監門女,相從績,中夜而泣。其偶問其故,曰:宋司馬得罪于宋,出於魯,馬佚,食吾園葵,是歲,吾園亡一半。越攻吳,諸侯畏其威,魯往獻女,吾姊預焉。兄往視之,道畏而死。由此觀之,禍福相及也!
陸機《毛詩疏義》曰:{艸收},(音翹。)一名比不,一名楚葵,似蕪菁,英華紫綠色,可食,微苦也。

《左傳》曰:齊慶克通於聲孟子,鮑牽見之,告國武子。武子召慶克,謂之夫人,訴之,乃刖鮑牽。仲尼曰:鮑莊子擲昵,不如葵,葵猶能衛其足。(葵傾葉向日,以蔽其根也。)

《史記》曰:公儀休為魯相,食茹而美,拔去園葵也。

《晉書》曰:江統上太子書曰:今西園賣葵菜、藍子、雞面之屬,虧敗國體,貶損政令。

《北齊書》曰:王攸,字子深,少孤獨。種葵三畝,數被人盜之。王攸密令人書葵葉下,明日市中看之,遂得偷者。

《管子》曰:桓公北伐山戎,出冬葵,布之天下。桓公憂北郭民貧,管子請禁,去市三百步者,不得樹葵菜。此則空有以相給。

《淮南子》曰:聖人之于道,猶葵之與日,雖不能與終始,其鄉之誠也。(鄉,仰;誠,實也。)
繆襲《祭儀》曰:夏祠,和羹Ρ以葵。

《列仙傳》曰:丁次都,不知何許人也,為遼東丁氏作人。丁氏常使買葵,冬得生葵。問:冬何得有葵?雲:贛日南買來。

《列女傳》曰:魯漆室有女,過時未萌耍倚柱而歎。鄰婦謂曰:何悲也?欲嫁乎?女曰:吾憂君老,而太子少也。婦曰:杆魯大夫憂焉。女曰:昔有晉客,舍吾家,系馬於園。馬佚,踐吾園葵,使吾終歲不厭葵味。鄰挪導亡,借吾兄追,霧出以求,溺流而死,使吾終身無兄。吾聞河潤九裏,漸洳三百步。今魯國微弱,亂將及人!三年,魯果亂。

《師曠占》曰:黃帝問師曠,曰:欲知牛馬貴賤,秋葵下,小葵生,牛馬貴;大葵不蟲,牛馬賤。

《博物志》曰:陳葵子,微火炒,令爆吒,散著熟地中,遍踏,朝種暮生,遠不過宿。陳葵子,秋種複蓋,令經冬不世,至春有子,是也。

潘嶽《閒居賦》曰:綠葵含露,白薤負霜。

鮑明遠《葵賦》曰:別有鴨腳、豚耳。(言葵似之。)

《古歌辭》曰:彩葵莫傷根,傷根葵不生。結交莫羞貧,羞貧交不成。
蕪菁

《爾雅》曰:須,葑蓯(音總)也。(須,未聞。江東呼蕪菁為菘,菘、須音相近故也。須即蕪菁也。)

《尚書》曰:荊州,厥貢苞,匭菁茅。(菁以為菹也。)

《詩》曰:彩葑彩菲,尾韻綠濉#ㄝ祝瑊艸須}也。菲,芴也。下體,根莖也。《箋》雲:蘢,蔓菁,與{艸輢之類皆上下可食。然其根有美時,有惡時。)
又曰:爰彩葑矣,沫之東矣。(葑,蔓菁也。)
又曰:《彩苓》,好聽讒也。彩葑彩葑,首陽之東。人之為言,苟亦無從!(葑,菜也。)

陸機《毛詩疏義》曰:彩葑,蕪菁也,郭雲今崧菜也。可食,少味。

《東觀漢記》曰:桓帝永興二年,詔司隸:蝗水為災,五喜壞牽令所傷郡國,皆種蕪菁,以助民食。

《吳曆》曰:劉備歸曹公,曹公使親近覘視,諸將有賓客酒食者,輒因事害之。備時閉門,將人種蕪菁。公使人窺門即去,備謂張飛曰:吾豈種菜者乎?曹公必有疑意,不可複留!其夜輕馬而去。

《吳錄》曰:陸遜、諸葛瑾攻襄陽,遜遣親人韓扁抄掠。瑾聞之,欲急去。遜方催人種{艸豆}崧,與諸將圍棋,以示閒暇。

《齊書》曰:武陵王曄,性清簡。尚書令王儉詣曄,留儉設食,盤中崧菜鮑魚而已。儉重其真率,為飽食盡歡而去。
又曰:周耄清貧寡欲,終日蔬食。雖有妻子,獨處山舍。甚機辨。文惠太子問耄骸安聳澈撾蹲釷ぃ俊秉朐唬骸按撼踉緹攏秋末晚菘。

《梁書》曰:范玄琰家貧,惟以園蔬為業。常出行,見人盜其菘,玄琰遽退走。母問其故,乃以實答。問盜者為誰,答曰:向所以退,畏其愧恥。今啟其名,願椿泄也。於是母子秘之。或有涉溝盜其筍者,玄琰因伐木為橋以渡之。自是盜大慚,一鄉無複草竊。

《北史》曰:孟信為趙郡太守,政尚寬和,權豪無犯。山中老人曾以豚酒饋之,信和顏接引,殷勤勞問,乃自出酒,以鐵鐺溫之,素木盤盛蕪菁菹而已。

《呂氏春秋》曰:菜之美者,具區之菁,浸淵之草,名曰土英。

《荊楚歲時記》曰:仲冬,是月也,菜結霜。蕪菁、葵等雜菜乾之,並為鹹菹。有得其和者,並作金釵色。今南人作鹹菹,以糯米熬搗為末,並研胡麻汁和釀之,石笮(音責。)令熟。菹既甜脆,汁亦酸美。呼其莖為金釵股,醒酒所宜也。

《急就篇》曰:老菁荷冬日藏。(並藏蓄之,以禦冬也。)


太平禦覽菜茹部一宋李昉
太平禦覽卷九百八十 菜茹部五

蘆服

《爾雅》曰:,蘆{艸肥}。(“{艸肥}”宜為。蘆菔,蕪菁屬,紫華,大根,俗呼雹。種或作“{艸匐}”。)

《方言》曰:蕪菁,紫者謂之蘆菔。

《廣志》曰:蘆服,別名雹。

《後漢書》曰:劉盆子在長安時,掖庭中宮女猶有數百千人。自更始敗後,幽閉殿內,拔庭中蘆服根,捕池魚而食之。(《東觀漢記》同。)

《北史》曰:張威,隋文受禪,遷青州刺史。在州頗事產業,遣家奴於人間鬻菔根,其奴緣此侵擾百姓。上深加責坐,廢於家。

《正論》曰:理世不真賢,猶治病無真藥,當用人參,反登捃菔根。

《唐新語》曰:開玄中,中書令蕭嵩以《文選》是先代舊業,欲注釋之,奏請左補闕王智明、金吾衛佐李玄成、進士陳居等注《文選》。先是,東宮衛佐馮光進入院校《文選》,兼複注釋,解鴟蹲雲:今之芋子,即是著毛蘿菔。院中學士向外說之,蕭嵩聞之,拊掌大笑。

《□南記》曰:州界緣山野間有菜,大葉而粗莖,其根若大蘿蔔。土人蒸煮其根葉而食之,可以療饑,名之為諸侯菜。雲武侯南征,用此菜子蒔於山中,以濟軍食。亦猶廣都縣山櫪林,謂擲覲葛木也。



《魏子》曰:蓼蟲,在蓼則生,在芥則死。非蓼仁芥賊,本不可失也。

《劉向別錄》曰:尹都尉書有種芥、葵、蓼、韭、蔥諸篇。

《嶺南異物志》曰:唐孟映l讀氡礪蚪娌耍置壁下忘食,數日皆生四足,有首尾,能行走,大如螗螂,但腰身細長。
又曰:南土,芥高者五六尺,子如雞卵。廣州人以巨芥為鹹菹,埋地中,有三十年者。貴尚親賓,以相餉遺。

《嶺表錄異》曰:廣州地熱,種麥則苗而不實。北人將蔓菁子就彼種者,出土即變為芥。

《吳氏本草》曰:芥菹,一名水蘇,一名勞祖。



《南越志》曰:石蓴,似紫菜,色青。

《集異記》曰:丹陽張承先家,有鬼長為取它物。會有客,須蓴二鬥,鯉魚二十頭。鬼將一小兒置驃騎,令小兒睡,眼覺,看籃中,已有蓴、鯉。

《幽明錄》曰:阿東常蠊砼,泛湖邊拔蒲,暮宿空舍。時日暮,見一女姿容極美,乘舡載蓴,至舍寄住,變而為獺。



《說文》曰:,荷也,一名菏苴。(《廣雅》同。)

崔豹《古今注》曰:荷,似蓄苴而白,蓄苴色紫。花生根中,花未敗時可食,久置則削爛,不為實矣。葉似姜,宜陰翳地,常依蔭而生也。

《搜神記》曰:余外婦姊夫蔣士,有傭客,得疾下血。醫以中蠱,乃密以荷根布席下,不使知。乃狂言曰:食我蠱者,乃張小人也。乃呼張小,小亡去。今世攻蠱,多雨曾荷根,往往驗。荷,或謂嘉草。

《葛洪方》曰:人得蠱,取荷葉,著臥席下,不使知,立呼蠱姓名。
潘嶽《閒居賦》曰:荷依陰,時藿向陽。

紫菜

《集異記》曰:會稽照誕入海彩菜,於山上曝之。夜忽見群鬼,張目切齒,欲來擊誕。誕奮刀斫之,檻屙悉被靡。乃就誕乞少許紫菜,誕不為與。

《吳郡緣海記》曰:郡海邊諸山,悉生紫菜,《吳賦》雲:綸組紫絳者也。

苦買

《晉書□安帝記》曰:義熙二年,有苦買菜生楊州營,莖高四尺六寸,廣二尺二寸。是後歲多征伐,人民積苦。故苦買者,買苦也。


《爾雅》曰:芹,楚葵。(今死晷芹也。)

《詩》曰:浞屑魅,言彩其芹。(芹,菜也。)
又曰:《泮水》曰:思樂泮水,薄彩其芹。(芹,水菜也。)

《列子》曰:宋國有人,其妻告之曰:昔有人,甘菽與芹子,鄉豪常之,哲於其口,參於其腸,眾哂之。

《呂氏春秋》伊尹說曰,菜之美者,□夢之芹也。

范汪《祠制》曰:孟春,祭有芹菹。

《宋林》曰:{艸豈}(音豈。)美菜,生□夢。



《爾雅》曰:芫,(思曆切。)氪筌。(似薺,細葉,俗呼老薺。)
又曰:{艸差},(才何切。)薺實。

《廣雅》曰:芫耄馬辛也。

《說文》曰:薺,草,可食。

《詩》曰:誰謂荼苦,其甘如薺。(荼,苦菜也。而君子於己之苦,又甚於荼。北方之,荼則如甘薺。)

《禮》曰:孟夏之月,靡草死。(薺、葶藶之屬。)

《春秋繁露》曰:薺,以美冬水氣也。薺,甘味也,乘於水氣,故美者甘勝寒也。薺之言濟,所以濟大水也。

《淮南子》曰:薺、麥冬生而夏死。

《抱樸子》曰:薺、麥、大蒜,仲夏而枯。

《物理論》曰:夫解小而引大,了淺而伸深,猶以牛刀割雞,長殳刈薺。

《吳氏本草》曰:芫耄一名析目,一名策冥,一名馬駒。雷公、神農、扁鵲,辛;李氏小溫。四月彩,幹二十日。生道旁。細辛、乾薑、苦參、薺實、神農,甘毒,生野田。五月五日彩,陰乾,治腹脹。



《詩》曰:陟彼南山,言彩其蕨。(蕨,鱉菜也。)
又曰:山有蕨薇,隰有杞夷。

《晉書》曰:齊王秉權,張翰謂郡人顧榮曰:天下紛紛未已,吾本山林間人,無望于時,去矣!彩南山蕨,飲三江水也。

《爾雅》曰:蕨,鱉。(初生尾叮可食。江西謂植殿。)

《古詩》曰:山桃發紅萼,野蕨漸紫苞。



《詩》曰:周原無無,堇荼如飴。(堇,菜也。荼,苦菜也。周之原地肥美,所生菜雖有性苦者,皆甘如飴也。)

《禮》曰:芾、加堋B161],(音考。)氵修髓以滑之。(謂用謂和飲食也,胼覽嘁病6用堇,夏用。)

《爾雅》曰:齧,苦堇。(今堇葵也,葉似柳,子如米,氵勺食之滑。)

《三十國春秋》曰:劉殷,字長盛。七歲喪其父,哀毀逾禮。曾祖母王氏盛冬思堇,殷入澤中慟哭,有堇生焉,得斛餘。

《廣語》曰:夏肭鏍闌如粉。

《後漢書》曰:崔和為平昌太守,性鄙吝,埋錢百斛。其母季春思堇,惜錢不買。



《爾雅》曰:{艸杏},接余,其葉符。(叢生死晷,葉圓,在莖端,長短隨流水深淺。江東人食之。{艸杏},音杏也。)

《詩》曰:參差行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寢求之。(荇,接餘也。)

邪蒿

《北齊書》曰:邢峙,字士峻,以經授皇太子。廚宰進太子食,有菜曰邪蒿,令去之,曰:杆菜有不正之名,非殿下所宜食!顯宗聞而嘉之。

芸台

《通俗文》曰:芸台謂之胡菜。

《韻集》曰:芸台,胡菜。



《方言》曰:蘇之小者,謂之穰睢#ㄞ共艘病#

鹿角

《南越志》曰:猴葵,色赤,生石上,南越謂之鹿角。

葫荽

《石崇奴券》曰:奴當種蘿勒、葫荽,不親不疏。

優殿

《南方草物狀》曰:合浦有菜,名優殿。以豆醬汁茹食,芳好。可食胡餅。

雍菜

《廣州記》曰:雍菜生死晷,以為菹。

冬風

《廣州記》曰:冬風菜,陸生,宜肥肉作羹。二者微味,人甚重之。

絡葵

《博物志》曰:人食絡葵,為狗齧,則瘡不差,或致死。

螅ㄒ舾停

《字林》曰:螅辛菜也。

{艸吟}(音吟)

《字林》曰:{艸吟}菜,似蒜,生死晷。

波棱


《唐書》曰:太宗時,尼婆羅獻波棱菜,葉似紅藍,實如蒺藜。火熟之,能益食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