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著作人

我的相片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源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前身是”施金玉三房”

前人蓽路藍縷,“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260年的製香世家傳承至今,經歷過時代的變遷、世代的交替、家族的分家,唯一不變的是 – 對製香業的堅持,在第七代的兄弟分家之後,繼承工廠的老三施起燻先生不得不在”施金玉”的招牌後加了”三房”二字以示區別。

歷經風雨飄搖的歲月總算傳承到了第八代~施燁志,一個新人類的手中,他不斷在思考:“傳承與創新”,似矛盾又糾結的概念,一種被現代人快遺忘的古老工業,如何在蛻變之後還保留古老的精髓,如何守住前人的製香堅持再加上更接近現代人生活之品香趣味。

於是,【施金玉沐香齋】終於誕生。

“施金玉”~一個260年的製香世家,代表的是傳承;
“沐香齋”~一個現代人養生香品的創生,代表的是創新;
【施金玉沐香齋】~是傳承與創新的融合;
雖然說是創新,但真正的內涵是”復古”,只是恢復了我們快遺忘了的古代文人品香生活。

孟子愛香,曾說:“香為性性之所欲,不可得而長壽”。孟子不僅喜香,而且闡述了香的道理,認為人們對香的喜愛是形而上的,是人本性的需求。

明屠隆道:
香之為用,其利最薄。物外高隱,坐語道德,焚之可以清心悅神。

四更殘月,興味蕭騷,焚之可以暢懷舒嘯。

晴窗塌帖,揮塵閔吟,溫燈夜讀,焚以遠闢睡魔。

謂古伴月可也。紅袖在側,秘語談私,執手擁護,焚以熏心熱意。

謂士助情可也。塵雨閉窗,午睡初足,就案學書,啜茗味淡,一爐初熱,香藹馥馥撩人。

更宜醉筵醒客。皓月清宵,冰弦曳指,長嘯空樓,蒼山極目,未殘爐熱,香霧隱隱繞簾。

又可祛邪辟穢,隨其所適,無施不可。”

文人們不僅燒香,還要燒出情趣來,燒出意境來,燒出學問來。古代“學界”對香作為“雅文化”與“菁英文化”的品質,同時也把香納入了日常生活的範疇,而沒有使它局限在祭祀、宗教之中,這對香文化的普及與發展都是重要的。

因此,【施金玉沐香齋】要繼續傳承製香的良心,對香的堅持仍是遵照古法,用最天然最單純的原料,加上最真誠的用心,獻給十方眾生,用最真的香獻給仙佛,也要讓現代人重新體認香文化的趣味、深度與美感,進而感受天地造化之美好!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

旗艦店/新北市板橋區漢生東路12531(新板大遠百正對面巷子內)


電 話/02-29568333
手 機/0986-813-088

營業時間:早上0930時至晚上2030時公休日為每周日公休

PChome Online
商店街/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http://www.pcstore.com.tw/scymsj/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官網

http://www.scy1756.com.tw/

“施金玉沐香齋”的中藥香特色:
1. 所有中藥香的原料都是採購上等中草藥原材 à 打磨成粉末 à 依照古法配方調配出完美的比例 
2. 完全不添加任何香精、香油、香水、合成香料、石灰、塑化劑、雜木纖維等化學或不必要之添加物
3. 百分之百天然之上等中草藥原料, 含油量高, 藥性純正, 纖維質少, 所以不薰不燥, 不嗆不刺, 味道温和卻濃郁甘醇, 除了主成分的特殊芳香之氣得到充分的發揮之外, 配方的完美比例使得香氣和順, 更創造了豐富的層次。
4. “施金玉沐香齋”天然中草藥配方是除了禮佛、祭祀之外, 一種歡喜、安神、定心、釋放、修補、淨化、淨煞、除穢、去惡、辟邪、養生的生活必需品, 讓我們來體會古代文人的品香生活, 讓現代人在忙於科技與追求效率的緊張生活之餘, 透過好香引領進入更有靈性的空間, 柔化身心, 清淨心靈, 創造更美好的人生!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店家名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客服中心:

如有問題,請按此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客服中心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如果依照用途和外型、顏色,香又可區分為:線香、臥香、香環、小香盤、微盤、香塔、香珠。
1.
財神香 五形俱足, 升官發財

2.降真香 引降諸真, 去邪化煞 
3.
牡丹香 功名利祿, 富貴吉祥

4. 清淨法喜, 身心舒暢 
5.
靜心除穢, 養神安眠

6.蒼朮香 淨宅化溼, 除惡去窮 
7.
零陵香 消災除障, 修養生息

8.桂花香 貴人貴氣, 宅地生輝 
9.
龍腦香 開竅醒神, 高貴顯逹

 

搜尋文章

2014/4/3

太平禦覽簡介及香部1/2/3 宋·李昉

太平禦覽一宋·李昉
《太平御覽》簡介
四部書中,《太平御覽》編得最早。它是一部綜合性類書,門類繁多,徵引賅博,在類書中堪稱空前,被視為類書之冠,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覽》(下簡稱《御覽》)的編纂時間,據王應麟《玉海》引《太宗實錄》記載:從太平興國二年(977)下詔開修,到太平興國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時間。初名《太平總類》,太宗趙光義為誇示自己好學,曾說:此書千卷,朕欲一年讀遍。因而命人日進三卷,備乙夜之覽 才詔改今名。

當時參加編纂《御覽》的大臣,由李昉、扈蒙領銜,其餘有:李穆、湯悅、徐鉉、張洎、李克勤、宋白、徐用賓、陳鄂、吳淑、舒雅、呂文仲和阮思道。其中李克勤、徐用賓、阮思道三人任命不久,就改任他職,另以趙鄰幾、王克貞和董淳補其缺,前後都是十四人。十四人中,十人《宋史》有傳,大都是有文才的博學之士。其中八人,在太平興國七年九月參與纂修《文苑英華》,也有預修《太祖實錄》的,並各有文集、著作問世。十四人中吳淑、呂文仲、湯悅、王克貞四人在《御覽》的編修中出力最多、用功最深。

《太平禦覽》初名《太平類編》、《太平編類》,後改名為《太平禦覽》。是中國北宋時期編寫的一部類書,是保存了五代以前文獻最多的一部類書。《太平禦覽》與《太平廣記》、《文苑英華》以及《冊府元龜》合稱為「宋匯部四大書」。

北宋初年,宋太宗趙光義於太平興國二年(西元977年)命李昉等編撰《太平禦覽》編修,至太平興國八年十二月(984年)書成,共六年。《宋會要》載,《太平禦覽》是以《修文殿禦覽》、《藝文類聚》、《文思博要》等書為藍本進行編撰的。書名中的「太平」取自年號「太平興國」。宋敏求《春明退朝錄》謂「書成之後,太宗日覽三卷,一歲而讀周,故賜是名也。」同時編纂的類書,還有《太平廣記》。

中國古代類書自魏文帝曹丕詔命王象等編纂的《皇覽》開始,到《御覽》前已有多種出現。據《宋會要》記載,《御覽》是以《修文殿御覽》 (北齊祖珽等編)、《藝文類聚》(唐歐陽詢等編)、《文思博要》(唐高士廉等編)等書為藍本進行編撰的。修纂時,一方面充分利用了當時的皇家藏書,但也不全是從原書採摘,而是以前代類書為依據,修葺增刪,分定門目編成。

《御覽》全書一千卷,分五十五部,這是根據《周易·?辭》說的凡天地之五十有五,是表明內容包羅萬象的意思。今將各部名稱列舉如下:天部、時序部、地部、皇王部、偏霸部、皇親部、州郡部、居處部、封建部、職官部、兵部、人事部、逸民部、宗親部、禮儀部、樂部、文部、學部、治道部、刑法部、釋部、道部、儀式部、服章部、服用部、方術部、疾病部、工藝部、器物部、雜物部、舟部、車部、奉使部、四夷部、珍寶部、布帛部、資產部、百穀部、飲食部、火部、休征部、咎征部、神鬼部、妖異部、獸部、羽族部、鱗介部、蟲豸部、木部、竹部、果部、菜茹部、香部、藥部、百卉部。共五十五部。

太平禦覽香部一宋·李昉
太平禦覽卷九百八十一香部一
 
01

  《書》曰:至治馨香,感於神明。

  《左傳》曰:黍稷非馨,(馨者,香之遠聞。)明德惟馨。

  《說文》曰:香,芳也。

  《吳志》曰:士燮兄弟,並為列郡,雄長一州,車騎滿道,胡人夾轂焚香者,常有數千。

  《世說》曰:桓車騎時,有陳莊者,入武當山學道,所居恒有白煙,香氣聞徹。

  《續晉安帝紀》曰:王鎮惡亡經日,魏興太守郭宣擲賻坐,忽見陳莊來,因敍舊事,相對悲泣,勸營貢月。去後,郡內悉聞香狀,如芳煙流散。

  《晉書·杜太后傳》曰:海西公之世,太后複臨朝稱制。桓溫之廢海西公也,太后方在佛屋燒香。內侍啟雲:"外有急粥。"太后乃出,尚倚戶前視奏。

  《宋書》曰:范曄撰《和香方》,其《序》曰:"麝本多忌,過分必害。沉實易和,盈斤無傷。零藿虛燥,詹唐黏濕,甘松蘇合,安息郁金,奈多和羅之屬,並被珍於外國,無取於中道。又棗膏昏鈍,甲煎淺俗,非惟無助於馨烈,乃當彌增於尤疾也。"所言悉以比類朝士。"麝本多忌",比庾仲文;"零藿虛燥",比何尚之;"詹唐黏濕",比沉演之;"棗膏昏鈍",比羊玄保;"甲煎淺俗",比徐湛之;"甘松蘇合",比惠琳道人;"沉實易和",以自比也。

  《齊書》曰:韓懷明,上黨人也,客居荊州。十歲,母患屍疰,每發輒危殆。懷明夜於星下,稽顙祈禱。時寒甚切,忽聞香氣,空中有人曰:"童子母須臾永差,無勞自苦!"未曉,而母平復。

  《梁書》曰:庾詵尤遵釋教,宅內立道場,環繞榔繄懴,六時不息。誦《法華經》,每日一遍。後夜中,忽有一道人,自稱願公,容止甚異,呼詵為上行先生,授香而去。

  又曰:梁武帝祠南郊,先是一日,景夜南郊令解除之,等到郊所履行,忽聞異香隨風而至。及將行事,奏樂迎神,有異光圓滿壇上,朱紫黃白雜遝,食頃乃滅。

  又曰:王琛本無令問,為太子中舍人,諂事何敬容。為其階前種植香草,脫履躡其草根,敬容意以為善。

  《郭子》曰:陳騫以韓壽為掾,每會,聞壽有異香氣,是外國所貢,一著衣,曆日不歇。騫計武帝惟賜已及賈充,他家理無此香,嫌壽與已女通,考問左右婢,具以實對。騫以女妻壽,壽時未婚。(《晉書》雲:賈充女竊香與韓壽。)

  《金樓子》曰:齊東昏以錦石為殿內,開千門萬戶。又有和香,香菩拮馥,聞之使人歡悅,生諸雅態,兼令睡眠。

  又曰:昔玉池國有民,婿面奇醜,婦國色,鼻齆,婿乃求媚此婦,終不肯回顧。遂往西,市無價名香而熏之,還入其室。婦既齆矣,豈分香臭哉?

  《呂氏春秋》曰:懷腐而欲香,入水而惡濡。

  《漢武故事》曰:上作柏梁台,悉以香柏,香聞數十裏也。

  《漢官典職》曰:尚書郎,懷香握蘭。

  《神仙傳》曰:淮南王為八公張錦綺之帳,燔百和之香。

  《佛圖澄傳》曰:澄以缽盛水,燒香咒之,須臾生青蓮花。

  《林邑記》曰:朱吾以南,有文狼。野人居無室宅,依樹止宿。食生肉,彩香為業,與人交市,若上皇之民矣。

  《鄴中記》曰:石虎作流蘇帳,頂安金蓮花,花中懸金薄織成綩(音苑。)囊,囊受三升,以盛香注。帳之四面上十二香囊,彩色亦同。

  竺法《登羅山疏》曰:越王搗薰陸香。

  《扶南傳》曰:頓遜國,人恒以香花事天神。香有多種:區撥葉逆花、途致各逐花、摩夷花,冬夏不聖,日載數十車於市賣之,燥乃益香。亦可為粉,以傅身體。

  《述征記》曰:北芒有張母墓,舊說是王氏妻,葬有年載,後開墓而香火猶燃。

  《世贄記》曰:漢武時,長安大疫,人死日以百數。帝乃試取月氏國神香,燒之於城內,死未滿三日者活,芳氣經三月不歇。帝始信神物也,乃秘錄餘香。

  郭子橫《洞冥記》曰:漢武帝於招仙閣燒靡離之香,屑如粟,一粒香氣,三月不歇。

  又曰:跋途闍者,胡人也,剪發裸形,不食穀,惟飲清水,食都夷香,如棗核。食一斤,則曆月不饑。以一粒如粟大投清死晷,俄而滿大盂也。

  《博物志》曰:西域使獻香。漢制:獻香不滿斤,不得受。西使臨去,又發香器如大豆者,試著宮門,香氣聞長安四面數十裏中,經日乃歇。

  《搜神記》曰:渤海史良,好一女子,許嫁而未果。良怒,殺之。後夢見曰:"還君物。"覺而得昔所與香纓、金釵之屬。

  又曰:初,鉤弋夫人有罪以譴死,殯屍不臭而香。

  又曰:合肥有一大白舡,複在死晷。漁人夜宿其旁,聞箏笛之音,又有香菩耷常。相傳雲:曹公載妓,舡複於此。

  任昉《述異記》曰:魏武帝陵中有泉,謂之香水。(古詩雲:安得香水泉,濯郎衣上塵。)一實香水在並州香山,其水潔香,浴之去病。吳故宮有香水溪,俗雲西施浴處。又呼為脂粉塘,吳王宮人濯妝於此,溪上源至今馨香。

  又曰:南海出千步香,佩之聞於千步也。今海隅有千步香,是其種也。葉似杜若,而紅碧間雜。《貢籍》雲:"日南郡貢千步香。"漢雍仲子進南海香物,拜為涪陽尉,時人謂之香尉。日南郡有香市,商人交易諸香處。南海郡有香戶。日南郡有千畝香林,名香出其中。香洲,在朱崖郡洲中,出諸異香,往往不知其名。千年松香,聞十裏,亦謂之十裏香也。

  《夢書》曰:夢得香物,婦女歸也。

  曹植《洛神賦》曰:踐椒途之郁烈,步蘅(音衡。)薄而流芳。

  《魏武令》曰:昔天下初定,吾便禁家內不得香薰。後諸女配國家,為其香,因此得燒香。吾不好燒香,恨不熟所禁。令複禁,不得燒香!其以香藏衣著身,亦不得!

  秦嘉《答婦徐淑書》曰:令種好香四種各一斤,可以去穢。淑答書曰:未得侍帷帳,則芬芳不設。

  陸機《吊魏武文》曰:余為著作郎,游秘閣,見《魏武今》曰:"餘香可分與夫人。諸舍中無所為學,作履組賣也。"吊曰:"紆家人于履組,塵清慮於餘香。

02


  《爾雅》曰:麝父,麇足。(郭璞症曰:腳似麇,臍有香。)

  許慎《說文》曰:麝,如小麋,臍有香,從鹿,射聲,黑色獐也。

  《義熙起居注》曰:倭國獻貂皮、人參等,詔賜細笙、麝香。

  《齊書》曰:東昏侯鑿金蓮花帖地,令潘妃行其上,曰:"杆步步蓮花也。"途地皆以麝香。

  《唐書》曰:波斯國人,皆以麝香和蘇途須點額,及於耳鼻,用以為敬。

  《抱樸子》曰:辟蛇法:入山以麝香丸著足爪中,皆有效。又,麝香及野豬皆啖蛇,故以壓之也。又作筆墨法曰:作墨用雞子白、真珠、麝香,合以和墨,宜用九月二日

  《南夷志》曰:南詔有婆羅門、波斯闍、婆渤泥、昆侖數種外道交易之處,多珠昭唉,以黃金麝香為貴貨。

  《嵩高山記》曰:有人在嶺上聞異聲,清和雅妙,尋不復聞。惟見一麝香,在嶺上側足{霍又}跳,忽失所在。

  《荊州圖記》曰:臨澧縣南有龍寄山,其獸多麝。

  《西京雜記》曰:趙飛燕為皇后,女弟在昭陽殿遺飛燕書曰:"今日嘉辰。貴姊懋膺洪冊。上襚三十五條。以陳暐曜擲昃焉。榔葉扇、同心梅、合枝李、青木香、香螺卮,(出南海,一曰丹螺甲。)九真雄黃、麝香、沉水香。"

  《續搜神記》曰:桓哲,字明期。居豫章時,梅玄龍為太守,已病,哲往省之。語梅曰:"吾昨夜忽夢作卒,迎卿來作太山府君。"梅聞之,愕然曰:"吾亦夢見卿為卒,著衣來迎我。"數日,複同夢如先,雲二十八日當拜。至二十七日晡後,桓忽中惡,腹脹滿,遣人就梅索麝香丸。梅聞,便令作凶具。桓便亡,八日而梅卒。

  《本草經》曰:麝香味辛,辟惡,殺鬼精,生中臺山也。

  秦嘉《與婦書》曰:今奉麝香一斤,可以辟惡氣。

  嵇康《養生論》曰:麝食柏而香。

03
葳香

  《孫氏瑞應圖》曰:苴蕤者,禮備至則生。一曰:王者愛人命則生。一名葳香也。

04
郁金

  《說文》曰:鬱,芳草也。十葉為貫,築以煮之,為鬯一合而釀之,以降神也。

  《周禮·春官上》曰:鬱人掌祼器。(祼器,謂彝及舟與瓚。)凡祭祠,賓客之祼事,和鬱鬯,以實彝而陳之。(築郁金煮之,以和鬯酒。鄭司農雲:郁金,草名,十葉為貫,百二十貫為築。以煮之钅蒦中,停於祭前。郁為草若蘭。)

  《後周書》曰:秦國出郁金。

  《後周書》曰:波斯國,大月氏植叼種也。地出氍毹(瞿俞二音、)玄獐皮,及薰陸、郁金、蘇合、青木香等,胡椒、畢撥、石蜜、千年棗、香附子、訶黎勒、無食子鹽、綠雌黃等物。

  《唐書》曰:天竺國卑濕暑熱,稻歲四熟。有金剛,似紫石英,百煉不銷,可以切玉。又有旃檀、郁金諸香。通于大秦。

  又曰:太宗時,伽拍搡獻鬱金香,似麥門冬,九月花開,狀似芙蓉,其色紫碧,香聞數十步。花而不實,欲種者取根。

  《文士傳》曰:朱穆,字公叔,作《郁金賦》曰:"英熠爍以焜煌,似九日之普照。遠而望之,粲若星羅出雲嶠;近而觀之,曄若丹桂耀湘涯。"

  應劭《地理風俗記》曰:《周禮》"鬱人掌祼器,凡祭醊、賓客之祼事,和鬱鬯,以實樽彝。"鬱,芳草也。謂用百草之華,煮以合釀黑黍,以降神者也。或說,今鬱金香是也。

  《南州異物志》曰:郁金者,出琤蚌國。國人種之,先取上佛,積日萎槁,乃載去之。然後取郁金,色正黃細,與芙蓉華里被蓮者相似。可以香酒。

05
雞舌

  應劭《漢官儀》曰:桓帝侍中乃存,年老口臭,上出雞舌香與含之。雞舌頗小辛螫,不敢咀咽,嫌有過,賜毒藥,歸舍,辭決就便宜,家人哀泣,不知其故。僚友求視其藥,出在口香,鹹嗤笑之。

  《吳時外國傳》曰:五馬洲,出雞舌香。

  《抱樸子》曰:或以雞舌、黃連、乳汁煎之,注擲覲有百疹之在,目愈而更加精明倍常。

  俞益期《箋》曰:外國老胡說:"眾香共是一木,木花為雞舌香。"

  《南州異物志》曰:雞舌出在蘇州,雲是草花,可含,香口。

  《廣志》曰:雞舌出南海中,乃剽國,蔓生,實熟貫之。

  《續搜神記》曰:王廣,豫章人,年少未婚。至田舍,見一女,雲:"我是何參軍女,年十四而夭,為西王母養,使與下土人交。"廣與之纏綿,其日於席上得手巾裹雞舌香。其母取巾燒之,乃是火浣布。

06
龍腦

  《唐書》曰:貞觀中,烏萇國遣使獻龍腦香。

  《本草》曰:龍腦香,味苦,微寒,主心腹邪氣、風濕積聚。出婆律國,形似白松脂,作杉木氣,明淨者善。雲:合粳米灰、相思子貯之,則不耗。(樹似杉。言婆律膏是樹根下清脂,龍腦是樹中幹脂。子似豆寇。)

07
雀頭

  《江表傳》曰:魏文帝遣使於吳,求雀頭香。

  《太平御覽》 宋·李昉


太平禦覽香部一宋·李昉
太平禦覽卷九百八十二 香部二
 
08蘇合

  《續漢書》曰:大秦國,合諸香煎其汁,謂之蘇合。

  《梁書》曰:中天竺國出蘇合,是諸香汁煎之,非自然一物也。又雲:大秦人彩蘇合,先筌其汁,以為香膏,乃賣其滓與諸國賈人。是以輾轉來達中國,不大香也。

  《傅子》曰:西國胡人言:蘇合,香獸便也。中國皆以為怪。

  《從征記》曰:劉表家在高平郡。表子搗四方珍香數十斛置棺中,蘇合消疫之香畢備。永嘉中,郡人發其墓,表如生,香聞數十裏。

  《廣志》曰:蘇合出大秦。或雲:蘇合,國人彩之,筌其汁,以為香膏,賣滓與賈客。或雲:合諸香草,煎為蘇合,非自然一種也。

  傅玄《四愁詩》曰:佳人贈我蘇合香,何以要之?翠鴛鴦,

  班固《與弟超書》曰:竇侍中令載雜彩七百匹,市月氏蘇合香。

09
安息

  《晉書·佛圖澄傳》曰:石勒時,襄國城水源暴竭。勒問澄,澄曰:"當敕龍取水。"乃坐繩床,燒安息香,咒願三日,水微流,有小龍五六尺,隨水來,須臾水大至。

  《唐書》曰:曹國出青黛、安息、青木等香。

10
薰陸

  《魏略》曰:大秦出薰陸。

  《抱樸子》曰:俘焚洲在海中,薰陸香之所出。薰陸香,木膠也。樹有傷穿,膠因墮,夷人彩之,以待估客。所以賈不多得者,所患狤(居一切。)掘獸啖之。此獸斫刺不世,投火中薪盡不焦。以杖打之,皮不傷而骨碎,然後乃死。

  《廣志》曰:薰六,出交州。又,大秦海邊人,彩與賈人易穀。若無賈人,取食之。

  《南方草木狀》曰:薰陸香,出大秦。雲在海邊,自有大樹,生於沙中。盛夏,樹膠流出沙上,夷人彩取,賣與賈人。(《南州異物志》同。其異惟雲狀如桃膠。《典術》亦同,惟雲陶松柏法,飲食之,令人通神靈也。)

  俞益期《箋》曰:眾香共是一木,木膠為薰陸。

11
流黃

  《吳時外國傳》曰:流黃香,出都昆國,在扶南南三千餘裏。(《南州異物志》同。)

  《廣志》曰:流黃香,出南海邊國。

12
青木

  《隋書》曰:樊子蓋為武威太守。車騎駕西巡,將入吐穀渾。子蓋以彼多瘴氣,獻青木香禦霧露。

  《唐書》曰:師子國出朱砂、水銀、薰陸、郁金、蘇合、青木等諸香。

  《南夷志》曰:昆侖國,正北去蠻界西洱河八十一日程。出像,及青木香、旃檀香、紫檀香、檳榔、琉璃、水精、蠡杯。

  又曰:南詔青木香,永昌所出。其山名青木山,在永昌南三月日程。

  《廣志》曰:青木,出交州、天竺。

  徐衷《南方記》曰:青木香,出天竺國,不知其形。

  《南州異物志》曰:青木香,出天竺,是草根,狀如甘草。

  俞益期《箋》曰:眾香共是一木,木節是青木。

13
旃檀

  《三國典略》曰:周師陷江陵。初,梁主以白檀木為梁武之像,每朔望,親祭之。軍人以其香也,剖而分之。

  竺法真《登羅山疏》曰:旃檀,出外國。玄嘉末,曾城有人於山見一大樹,員蔭數畝,三丈餘圍,辛芳酷烈。其間枯條數尺,援而刃之,乃白旃檀。

  俞益期《箋》曰:眾香共是一木,木根為旃檀。

  崔豹《古今注》曰:紫旃木,出扶南林邑,色紫赤,亦謂紫檀也。

  杜寶《大業拾遺錄》曰:薵禪師甚妙醫術,作五香,第一沉香飲,次丁香飲,次檀香飲,次澤蘭飲,次甘松飲,皆別有法。以香為法,以香為主,更加別藥,有味而止渴,兼於補益。

14
甘松

  《廣志》曰:甘松,出涼州諸山。

15
艾納

  《廣志》曰:艾納,出剽國。

  《樂府歌》曰:行胡從何方?列國持何來?<毛翟><毛登>五味香,迷送艾納及都梁。

16
霍香

  《廣志》曰:霍香,出日南諸國。

  《吳時外國傳》曰:都昆在扶南,山有霍香。

  《南方草木狀》曰:霍香,榛生。民自種之,五六月彩。曝之,乃芳芬耳。出交阯武平、興古、九真。(地名也。)

  《南州異物志》曰:霍香生曲遜國,屬扶風,香形如都梁,可以著衣服中。

  劉欣期《交州記》曰:霍香似蘇合。

  范曄《和香方》曰:靈霍虛燥。

  俞益期《箋》曰:眾香共是一木,木葉為霍香。

17
楓香

  《梁書》曰:任昉為新安太守,常欲營佛齋,燒調香二石,始入三升,便出。教長奪曰:"與奪自已,不欲貽之後人!"

  《南方記》曰:楓香樹,子如鴨卵,爆乾可燒。

  《魏武令》曰:房屋不潔,聽得燒楓膠及蕙草。

18
(音踐)

  《廣志》曰:棧香,出日南諸國。

  《南方草木狀》曰:棧蜜香,出都昆。不知棧蜜香樹若為,但見香耳。

  《嶺表錄異》曰:廣管羅州多棧香樹,身似柳,其花白而繁。其葉如橘皮,堪作紙,名為香皮紙,灰白色,有紋,如魚子箋。其紙慢而弱,沾水即爛,遠不及楮皮者,又無香氣。或雲:沉香、雞骨、黃熟、棧香,同是一樹,而根幹枝節各有分別者也。

  《南越志》曰:交州有蜜香樹。欲取,先斷其根,經年後,外皮朽爛,木心與節堅黑,沉水者為沉香,與水面平為雞骨,最粗者為棧香。

19
木蜜

  《異物志》曰:木蜜,名曰香樹,生千歲,根本甚大。先伐僵之,四五歲乃往看。歲月久,樹材惡者,腐敗;惟中節堅直芬香者,獨在耳。

  《魏王花木志》曰:《廣志》:"木蜜樹,號千歲樹,根甚大。伐之,四五歲乃取,木腐者為香,其枝可食。"

  《本草經》曰:木蜜,一名蜜香,味辛溫。

20
栟香

  《南方草木狀》曰:栟香,莖生,出烏滸。

21
都梁

  《廣志》曰:都梁,出淮南。

  盛弘之《荊州記》曰:都梁縣有小山,山水清淺,其中生蘭草。俗謂蘭為都梁,即以號縣。

22
沉香

  《晉書》曰:石崇以奢豪矜物,廁上常有十餘婢侍列,皆有容色,置甲煎粉、沉香汁。有如廁者,皆易新衣而出。客多羞脫衣,而王敦脫故,著新,意色無怍。群婢相謂曰:"杆客必能作賊!"

  又曰:吳隱之,至自番禺。其妻劉氏,齎沉香一斤,隱之見,遂投於湖亭之水。

  《梁書》曰:林邑國出吉貝,及沉香木。吉貝者,樹名也。其華成時如鵝籟,抽其緒紡之,以作布,與紵布不殊。亦染成五色,織為班布。沉木香,土人斫斷,積年以朽爛,而心節獨在,置死晷則沉,故名曰沉香。次不沉者,棧和之屬。

  《陳書》曰:沉皇后素無寵。至德二年,乃於光照殿前起臨春、結綺、望仙三閣,高數十丈,並數十間。其窗窗、壁帶、懸楣、欄檻之類,皆以檀香為之。

  《唐書》曰:先天二年十月,親講武於驪山之下,徵兵二十萬。上親擐戎服,持沉香大槍,立於陣前,威振宇宙。長安士庶,奔走縱觀,填塞道路。

  又曰:長慶中,波斯大賈李蘇沙進沉香亭子材。左拾遺李漢上疏,以為沉香為亭,比瑤台玉室。上頗怒言過,特優容之。

  《金樓子》曰:扶南國,眾香共是一木,根便是旃檀,節便是沉水,花是雞舌,葉是霍香,膠是薰陸。

  竺法真《登羅山疏》曰:沉香,葉似冬青,樹形崇竦。其木枯折,外皮朽爛,內乃香。山雖有此樹,而非香所出。新會高涼土人斫之,經年,肉爛盡心,則為沉香。出北景縣,樹薊贓大,土人伐之累年,須外皮消盡,乃割心得香。

  郭子橫《洞冥記》曰:薰木,鮮祗所獻,色如玉而質輕。泛之昆盧池為舟,爛則沉矣。碎其屑,氣聞數百里。氣之所至,毒疫皆除。

  杜寶《大業拾遺錄》曰:四年夏四月,征林邑國。兵還,至獲彼國,得雜香、真檀、像牙百餘萬斤,沉香二千餘斤。

  又曰:尚書令楊素,大業中,東都宅造沉香堂,甚舅泠。新泥堂訖,閉之,三月後開視,四壁並為新血所灑,腥氣觸人。

  《異苑》曰:沙門支法存,在廣州,有八尺<翕毛>。又有沉香八尺板床。太玄中,王琰為州,大兒劭求二物不得,乃殺而籍焉。

  《南州異物志》曰:沉水香,出日南。欲取,當先斫壞樹,著地積久,外皮朽爛,其心至堅者,置水則沉,名沉香。其次在心白之間,不甚堅精,置之死晷,不沉不浮,與水面平者,名曰棧香。其最小粗白者,名曰系香。

  俞益期《箋》曰:眾木共是一木,木心為沉香。

23

  《廣志》曰:甲香,出南方。

  《南州異物志》曰:甲香,螺屬也。大者如甌,面前一邊直攙,長數寸,圍殼岨峿有刺。其掩可合眾香燒之,皆使益芳;獨燒則臭。甲香,一名流螺,謂擲晷流最厚味。

  范曄《和香方》曰:甲煎淺俗。

24
迷迭

  《魏略》曰:大秦出迷迭。

  《廣志》曰:迷迭,出西海中。

  魏文帝《迷迭賦》曰:餘種迷迭於中庭,嘉其楊條吐香,馥有令芳,乃為之賦曰:坐中堂以游觀,覽芳草之樹庭。舞妙麗於纖枝,楊修幹而結莖。薄六夷之穢俗,超萬裏而來征。豈眾華之是芳?信希世而特生!

  應瑒《迷迭香賦》曰:振纖枝之翠粲,動彩葉之菲菲。舒芳香之酷烈,乘清風以徘徊。

  陳班《迷香賦》曰:立碧莖之荷那,鋪綠條之蟺蜿。

25
零陵香

  《南越志》曰:零陵香,土人謂之燕草。

26
芸香

  《說文》曰:芸香,似苜蓿。

  《淮南子》曰:芸,可以死而復生。

  《雜字解詁》曰:芸,杜榮。

  《大戴禮·夏小正》曰:彩芸為廟菜。

  《禮記·月令》曰:仲冬之月,芸始生。(鄭玄注曰:芸,香草也。)

  《禮圖》曰:芸蒿,其葉似蒿,香美可食也。

  《魏略》曰:大秦出芸膠。

  《洛陽宮殿簿》曰:顯陽殿前,芸香一株。徽音、含章殿前,各二株。

  《晉宮閣名》曰:太極殿前,芸香四畦。式乾殿前,芸香八畦。徽音殿前,芸香、雜花十一畦。明光殿前,芸香、雜花八畦。顯陽殿前,芸香二畦。

  《廣志》曰:芸膠,有安息膠,有黑膠。

  《吳氏本草》曰:石芸,一名敞列,一名碩喙。

  傅玄《芸香賦序》曰:始以微香進禦,終於捐棄黃壤。籲可閔也,遂詠而賦之。

  成公綏《芸香賦》曰:美芸香之修潔,稟隆陽之淑精。莖類秋竹,枝像春松。

  傅鹹《芸香賦序》曰:先君作《芸香賦》,辭美。高麗有睹斯卉,蔚茂馨香。同遊使餘為序。

  《太平禦覽》 宋·李昉


太平禦覽香部一宋·李昉
太平禦覽卷九百八十三 香部三
 
27槐香

  嵇含《槐香賦序》曰:餘乙太簇之月,登於曆山之陽。仰眺崇巒,俯視幽阪,乃睹槐香生蒙楚之間。曾見斯草植于廣夏之庭,或被帝王之圃。怪其遐棄,遂遷樹於中唐。華麗則殊彩阿那,芳實則可以藏書。又感其棄本高崖,委身階庭,似傅說顯殷,四叟歸漢。故因實制名,濛濛綠葉,搖搖弱莖。

28
蘭香

  《易》曰:同心之言,其臭如蘭。(蘭,芳也。)

  《易卦通驗》曰:冬至,廣莫風至,蘭始生。

  《說文》曰:蘭,香草也。

  《韓詩》曰:溱與洧,說人也。詩人言溱與洧方盛流洹洹然,謂三月桃花水下之時,盛流。"士與女方盛流秉蕳兮",秉,執也;蕳,蘭也。當此盛流之時,眾士與眾女方執蘭而拂除。鄭國之俗,三月上巳之日,此兩死戤上,招魂續魄,拂除不祥。

  《大戴禮·夏小正》曰:五月蓄蘭,為沐浴。

  《禮》曰:婦人,或賜之茝蘭,則受而獻諸舅姑。

  《左傳》曰:鄭文公有賤妾,曰燕姞,夢天使與已蘭,曰:"余為伯鯈。余,而祖也。以是為而子。"以蘭有國香,人服媚之。既而文公見之,與之蘭而禦之,辭曰:"妾不才,幸而有子。將不信,敢徵蘭乎?"公曰:"諾。"生穆公,名之曰蘭。

  《論撰考讖》曰:漸於蘭則芳,漸於鮑則臭。

  《史記》曰:冬至短極,蘭根出。

  《蜀志》曰:先主殺張裕,諸葛亮救之。先主曰:"芳蘭當門,不得不鋤。"

  《晉書》曰:惠帝時,溫縣有人如狂,造書曰:"兩火沒地,罷湊!秋蘭歸形街郵,終為人歎!"及楊駿已死,楊後被廢,賈後絕其膳,八日而崩,葬街郵亭北,百姓哀之。兩火,武帝諱;蘭,楊後字也。

  《宋書》曰:劉湛欲袁淑附已,而淑不為改意,由是大相乖失。淑乃賦詩曰:"種蘭忌當門,懷璧莫向楚。楚少別玉人,門非種蘭所!"

  《晏子春秋》曰:曾子將行,晏子送之,曰:"嬰聞,君子贈人以財,不若以言。吾請以言乎?夫蘭本三年而成,湛之苦滫,則君子不近,庶人不佩;湛之麋醯,而駕征馬矣。非蘭本美也,願子必求所湛!"

  《蘇子》曰:蘭以芳自燒,膏以肥自焫。(而悅切。)翠以羽殃身,蚌以珠致破!

  《文子》曰:日月欲明,浮雲蓋之;叢蘭欲修,秋風敗之。

  又曰:蘭芷不為莫服而不芳。與君子行游,苾兮如入蘭芷之室,久而不聞,則與之化矣。

  《范子計然》曰:大蘭出漢中關輔,澤蘭出河東弘農,白者善。

  《孫卿子》曰:人之親我,欣若父母;其好我,芬若椒蘭。

  《淮南子》曰:兩心不可以得一人,一心可以得百人。男子樹蘭,美而不芳。(蘭,芳草,爬戤美;男子樹之,蓋不芳也。)繼子得食,肥而不澤。(繼子,假母也。)精不相與塗卻也。

  《淮南子》曰:蘭生幽宮,不為莫服而不芳。

  《抱樸子》曰:人鼻無不樂香,故流黃、郁金、芝蘭、蘇合、玄膳、索膠、江籬、揭車、春蕙、秋蘭,價同瓊瑤;而海上之女,遂酷臭之夫。

  《家語》曰:孔子曰:芝蘭生於深林,不以無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為困窮而改節。為之者人也,死生者命也。

  《語林》曰:謝袒緣問諸子侄曰:"子弟何豫人事,而故欲使其佳?"諸人莫有言者,車騎答曰:"譬如芝蘭玉樹,欲使其生於庭階耳!"

  又曰:毛伯成既負其才器,常稱:"甯為蘭摧玉折,不作蕭芳茇榮!"

  《羅含別傳》曰:含致仕還家,庭中忽自生蘭。此德行幽感之應。

  蔡質《漢官儀》曰:尚書郎懷香握蘭,趨走丹墀。

  盛弘之《荊州記》曰:都梁縣有小山,山上水極淺。其中悉生蘭草,綠葉紫莖,芳風藻穀。俗謂蘭為都梁,即以號縣雲。

  《本草經》曰:草蘭,一名水香,久服,益氣輕身不老。

  《楚辭》曰:余既滋蘭之九畹兮。(滋,蒔也。二十畝為畹。)

  又曰:扈江離與薜芷兮,(扈,被也。楚人名被曰扈。江離、薜芷,皆香草名也。)紉秋蘭以為佩。(紉,索也。)

  又曰:沅有芷兮澧有蘭,(言沅死昀晷有盛茂之芷,澧死昀晷有芬芳之蘭,喻湘夫人美好亦異於眾人也。)欲思公子未敢言。

  又曰:秋蘭兮蘼蕪,羅生兮堂下。綠葉兮素枝,芳菲兮襲予,秋蘭兮青青,綠葉兮紫莖。滿堂兮美人,忽獨與余兮目成。

  又曰:光風轉蕙泛崇蘭。

  趙壹《疾邪賦》曰:勢家多所宜,咳唾自成珠。被褐懷珠玉,蘭蕙化為芻。

  張衡《怨詩》曰:秋蘭,嘉美人也。嘉而不獲用,故作是詩也。猗猗秋蘭,植彼中阿。有馥其芳,有黃其葩。雖曰幽深,厥美彌嘉。之子之遠,我勞如何?

  酈炎詩曰:靈芝生河洲,動搖回洪波。秋蘭榮何晚?嚴霜害其柯。罷湊之芳草,不植太山阿。

  《琴操》曰:《猗蘭操》者,孔子所作也。孔子聘諸侯,莫能任。自衛反魯,過億穀擲晷,見薌蘭獨茂,喟然歎曰:"夫蘭當為王者香,今乃獨茂,與眾草為伍!"乃止車,援琴鼓之,自傷不逢時,託辭于香蘭雲。

  晉傅玄《詠秋蘭詩》曰:秋蘭蔭玉池,池水清且芳。雙魚自踴躍,兩鳥時徊翔。

  晉王羲之《蘭亭記》曰:永和九年,歲在癸醜,暮春之初,會於會稽山陰之蘭亭,修禊事也。

29
蘼蕪

  《說文》曰:江蘺,蘼蕪也。楚謂之蘺,晉謂之{艸囂}(軒嬌切。)齊謂茝。

  《爾雅》曰:蘄茝,蘼蕪。(郭璞症曰:香草也,葉小,如萎狀。《淮南子》曰:似蛇床。《山海經》曰:臭如靡蕪。)

  《春秋運鬥樞》曰:維星散為蘼蕪。

  《淮南子》曰:亂人者,若蛇床之與蘼蕪。

  《山海經》曰:洞庭之山,其草多蘼蕪。

  《廣志》曰:微蕪,香草,魏武帝以藏衣中。

  《吳氏本草》曰:蘼蕪,一名芎窮。

  《古詩》曰:上山彩蘼蕪,下山逢故夫。

  郭璞《贊》曰:蘼蕪善草,亂之蛇床,不隕其貴,自別以芳。

30
蕙草

  《廣雅》曰:皇草,蕙草也。

  《山海經》曰:天帝之山,其下多菅蕙。(菅似茅。)升山,其草多蕙。

  《廣志》曰:蕙草,綠葉紫華。魏武以為香,燒之。

  《楚辭》曰:光風轉蕙泛崇蘭。

  又曰:既滋蘭兮九畹,又樹蕙之百畝。

  司馬相如《子虛賦》曰:於是乃相與撩於蕙圃,盤姍窣上金堤。(皆草間行貌。姍,音蘇寒切;窣,蘇骨切。)

31{
艸揭}(去謁切)

  《爾雅》曰:{艸揭}車,{艸乞}(音乞。)輿也。(郭璞症曰:{艸揭}車,香草也,見《離騷》。)

  《說文》曰:{艸揭}{艸乞}輿也。({艸乞},音乞。)

  《廣志》曰:{艸揭}車,黃葉白華,出徐州。

  《楚辭》曰:畦留夷與{艸揭}車,雜杜蘅與芳芷。

32
杜蘅

  《山海經》曰:天帝之山有草焉,其狀如葵,臭如蘼蕪,名杜蘅。(香草也。)可以走馬,(郭璞症曰:帶之令人便。或曰馬得之而健走。)食之而癭。

  《爾雅》曰:杜,土鹵也。(郭璞症曰:杜蘅也,似葵而香也。)

  《唐書》曰:貞觀中,度支郎以宋謝朓詩雲:"芳洲多杜若",乃下坊州令貢。州判司報雲:"坊州不出杜若,應由謝朓詩誤。"太宗聞之大笑。判司改雍州司法,度支郎免官。

  《廣雅》曰:杜蘅,杜若也。

  《范子計然》曰:杜若出南郡漢中,大者善。

  《本草經》曰:杜若,一名杜蘅。

33
白芷

  《山海經》曰:號山,其草多藥。(郭璞症曰:藥,白芷也,一名香草也。)

  《廣雅》曰:白芷,葉謂之藥。

  《淮南子》曰:今鼓舞者便媚擬神,(擬,像也。)身若秋藥被風,(藥,白芷,香草。被風,言其弱。)發若結旌。(屈而複舒。)

  《范子計然》曰:白芷出齊郡,以春取,黃澤者善也。

  《本草經》曰:白芷,一名芳香,味辛溫,生河東。

  《吳氏本草》曰:白芷,一名{艸囂}(許嬌切。)一名符離,一名澤芬,一名葩。

  《楚辭》曰:獻歲發春兮,汨吾南征。綠蘋葉齊兮,白芷生。

  又曰:滾獰刲兮蘭橑,辛夷楣兮藥房。

  又曰:攬木根以結芷兮,(攬,持也。)貫薜荔之落蕊。(貫,拾也。薜荔,香草。蕊,實也。佩結香草,拾其花心,以表已擲暌信也。)

34
荃香

  《楚辭》曰:荃不察餘擲晷情兮,(荃,香草,以君。被服芬香,故以香草為喻。)反信讒而齊怒。(齊,疾也。)

  又曰:荃橈兮蘭旗。

35
薰香

  《左傳》曰:晉獻公以驪姬為夫人。蔔人曰:"一薰一蕕,十年尚猶有臭。"(薰,香草也。)

  《山海經》曰:浮山有草焉,麻葉而方莖,赤華而黑實,臭如麋蕪,名曰薰草也。

  《廣雅》曰:鹵,薰也,其葉謂之蕙。

  《魏略》曰:大秦出薰草。

  《蘇子》曰:像以牙喪身,不能去其白;薰以芳自燒,不能去其香。

  《淮南子》曰:以潔白為污辱,譬猶沐浴而抒溷,薰燧而負彘。(燒薰自香,楚人謂之薰燧也。)

  《抱樸子》曰:常以執日取天井上土,以和柏葉、薰草,以泥門戶,方一尺,則盜賊不來。

  《西京雜記》曰:漢掖庭有綠熊席。其席皆長一丈餘,眠而擁毛自蔽,望其不能見。坐則沒膝。其中雜諸薰香,一坐此席,餘香百日不歇。

  成公綏《宣清賦》曰:哀薰草之見焚。

36
兜末香

  《漢武故事》曰:西王母當降,上燒兜末香。兜末香,兜悄搡所獻,如大荳。途門,香聞百里。關中常大疾疫,死者因生。

37
反生香

  《真人關尹傳》曰:老子曰:真人游時,各坐蓮華之上。華徑一丈,有反生靈香,逆風聞三十裏。

38
驚精香

  《世贄記》曰:聚窟洲在西海中,上有天山,形似鳥之狀,因名為鳥山。山中多大樹,與桐相似,而秀芳華蕊,香聞百里,因名返魂樹。叩其樹,樹能作聲,如牛呴,聞者必震駭。伐其木根,於玉釜中煮取汁,更微微以火熟煎,如黑飴,令可丸,名曰驚精香,或名震靈丸,亦名返生香,亦名卻死香。氣聞數百里,死屍在地,聞氣即活。延和六年春,西胡月氏國王遣使香獻香四兩,大如雀卵,黑如桑椹。帝以香國中所乏,以付庫。

39
白蛤狸

  《異物志》白蛤狸,刳其外韋囊,以酒灑,而陰乾之,其氣如麋。若雜真麝中,鮮有別者。

40
稾本香

  《水經》曰:三城水,又經香陘山。山上悉生槁本香,世故名焉。

41
神精香

  郭子橫《洞冥記》曰:玄朔二年,波祗國,亦名波弋國,獻神精香草,一名荃麋,一名春蕪。一根五百條。其枝間如殖糙,柔軟。其皮如絲,可以為布,所謂春蕪布,亦曰香荃布,堅密如紈也。握之一斤,滿宮皆香。婦人帶之,彌為香馥。

42
龜甲香

  任昉《述異記》曰:龜甲香,即桂香嘉者。一名紫木香,一名僅獰浥香,一名蘼草香。出蒼梧、桂林二郡界。今吳中有麋草,似藍而甚芳香。

  《太平御覽》 宋·李昉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網誌精選創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