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著作人

我的相片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源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前身是”施金玉三房”

前人蓽路藍縷,“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260年的製香世家傳承至今,經歷過時代的變遷、世代的交替、家族的分家,唯一不變的是 – 對製香業的堅持,在第七代的兄弟分家之後,繼承工廠的老三施起燻先生不得不在”施金玉”的招牌後加了”三房”二字以示區別。

歷經風雨飄搖的歲月總算傳承到了第八代~施燁志,一個新人類的手中,他不斷在思考:“傳承與創新”,似矛盾又糾結的概念,一種被現代人快遺忘的古老工業,如何在蛻變之後還保留古老的精髓,如何守住前人的製香堅持再加上更接近現代人生活之品香趣味。

於是,【施金玉沐香齋】終於誕生。

“施金玉”~一個260年的製香世家,代表的是傳承;
“沐香齋”~一個現代人養生香品的創生,代表的是創新;
【施金玉沐香齋】~是傳承與創新的融合;
雖然說是創新,但真正的內涵是”復古”,只是恢復了我們快遺忘了的古代文人品香生活。

孟子愛香,曾說:“香為性性之所欲,不可得而長壽”。孟子不僅喜香,而且闡述了香的道理,認為人們對香的喜愛是形而上的,是人本性的需求。

明屠隆道:
香之為用,其利最薄。物外高隱,坐語道德,焚之可以清心悅神。

四更殘月,興味蕭騷,焚之可以暢懷舒嘯。

晴窗塌帖,揮塵閔吟,溫燈夜讀,焚以遠闢睡魔。

謂古伴月可也。紅袖在側,秘語談私,執手擁護,焚以熏心熱意。

謂士助情可也。塵雨閉窗,午睡初足,就案學書,啜茗味淡,一爐初熱,香藹馥馥撩人。

更宜醉筵醒客。皓月清宵,冰弦曳指,長嘯空樓,蒼山極目,未殘爐熱,香霧隱隱繞簾。

又可祛邪辟穢,隨其所適,無施不可。”

文人們不僅燒香,還要燒出情趣來,燒出意境來,燒出學問來。古代“學界”對香作為“雅文化”與“菁英文化”的品質,同時也把香納入了日常生活的範疇,而沒有使它局限在祭祀、宗教之中,這對香文化的普及與發展都是重要的。

因此,【施金玉沐香齋】要繼續傳承製香的良心,對香的堅持仍是遵照古法,用最天然最單純的原料,加上最真誠的用心,獻給十方眾生,用最真的香獻給仙佛,也要讓現代人重新體認香文化的趣味、深度與美感,進而感受天地造化之美好!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

旗艦店/新北市板橋區漢生東路12531(新板大遠百正對面巷子內)


電 話/02-29568333
手 機/0986-813-088

營業時間:早上0930時至晚上2030時公休日為每周日公休

PChome Online
商店街/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http://www.pcstore.com.tw/scymsj/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官網

http://www.scy1756.com.tw/

“施金玉沐香齋”的中藥香特色:
1. 所有中藥香的原料都是採購上等中草藥原材 à 打磨成粉末 à 依照古法配方調配出完美的比例 
2. 完全不添加任何香精、香油、香水、合成香料、石灰、塑化劑、雜木纖維等化學或不必要之添加物
3. 百分之百天然之上等中草藥原料, 含油量高, 藥性純正, 纖維質少, 所以不薰不燥, 不嗆不刺, 味道温和卻濃郁甘醇, 除了主成分的特殊芳香之氣得到充分的發揮之外, 配方的完美比例使得香氣和順, 更創造了豐富的層次。
4. “施金玉沐香齋”天然中草藥配方是除了禮佛、祭祀之外, 一種歡喜、安神、定心、釋放、修補、淨化、淨煞、除穢、去惡、辟邪、養生的生活必需品, 讓我們來體會古代文人的品香生活, 讓現代人在忙於科技與追求效率的緊張生活之餘, 透過好香引領進入更有靈性的空間, 柔化身心, 清淨心靈, 創造更美好的人生!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店家名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客服中心:

如有問題,請按此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客服中心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如果依照用途和外型、顏色,香又可區分為:線香、臥香、香環、小香盤、微盤、香塔、香珠。
1.
財神香 五形俱足, 升官發財

2.降真香 引降諸真, 去邪化煞 
3.
牡丹香 功名利祿, 富貴吉祥

4. 清淨法喜, 身心舒暢 
5.
靜心除穢, 養神安眠

6.蒼朮香 淨宅化溼, 除惡去窮 
7.
零陵香 消災除障, 修養生息

8.桂花香 貴人貴氣, 宅地生輝 
9.
龍腦香 開竅醒神, 高貴顯逹

 

搜尋文章

2014/4/6

太平御覽百卉部1/2/3/4 宋 李昉

太平御覽百卉部一宋 李昉
太平御覽卷九百九十四百卉部一
 
01

  《爾雅》曰:卉,草也。草謂之華,木謂之榮,不榮而實者謂之秀,榮而不實者謂之英。

  《尚書·禹貢》曰:兗州,厥草惟繇。(繇,茂也。)徐州,草木漸包。(漸,進也。包,叢生也。)揚州,厥草惟夭。(少長曰夭。並出《書注》。)

  《毛詩·緇衣·野有蔓草》曰:野有蔓草,零露漙兮。(蔓,延也。漙漙然盛多也。)

  《毛詩問答》曰:國多兵役,男女怨曠,於是女感傷而思男,故出遊於洧之外,托彩芬香之草,而為淫佚之行。時草始生,而雲蔓者,女情急,欲以促時也。

  《周禮·秋官下·薙氏》曰:薙氏,掌殺草。春始生而萌之,夏日至而夷之,秋繩而芟之,冬日至而耜之。(鄭玄曰:含實曰繩也。)

  《大戴禮》曰:孟春冰泮,百草權輿。

  《禮記·月令》曰:孟夏之月,靡草死。(鄭玄注曰:舊說靡草。薺葶曆之屬。)季夏之月,大雨時行,燒薙行水,利以殺草。(薙,迫地芟草也。薙草乾燒之,至此雨水,畜水其中,則草死不生也。)

  又曰:霜降之日,草木黃落。

  又《檀弓上》曰:曾子曰:"朋友之墓,有宿草而不哭焉。"

  《左傳·襄公》曰:松柏之下,其草不殖。

  又《僖公》曰:一薰一蕕,十年尚猶有臭。(蕕,臭草;薰,香草也。)

  《春秋潭潛巴》曰:下不兼,蜚晾戤草為不生。(言瑞應之物應行上。)

  《論語》曰: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

  《漢書·五行志》曰:玄帝永光二年,天雨草葉,相糾結,如彈丸。

  《續漢書·五行志》曰:靈帝中平玄年夏,東郡陳留、濟陽、長垣、濟陰諸縣界,有草生,莖大如手指,狀似鳩、爵、龍、蛇、鳥獸之形,五苫憎如其物,毛羽頭目足翅皆具。

  又曰:西夜國生獨白草,煎以為藥,傅箭,所哨箠死。

  崔鴻《十六國春秋·西秦錄》曰:永和二年,國中地震,百草皆自及。

  《晉書·載記》曰:符堅至壽春,與符融登城而望王師。見部陣齊整,將士精銳,又北望八公山上,草木皆類人形,顧謂融曰:"此亦勍敵也,何謂少乎?"憮然有懼色。

  《後周書》曰:宇文深,字嘔隕,性鯁正,有器局。年數歲,便累石為營伍,並折草作旌旗,佈置行列,皆有軍陣之勢。父永遇見之,乃大喜,曰:"汝自然知此,於後必為名將!"

  又曰:宕昌羌俗無文字,但候草榮落,以記歲時。

  《呂氏春秋》曰:草有華有藟,獨食之則殺人,合而食之則益壽。

  《淮南子》曰:神農始常百草,一日七十毒。

  又曰:逮至衰世,草木之勾萌,銜華佩實而死者,不可勝數。

  《符子》曰:鄰人謂展禽曰:"魯聘夫子,夫子三黜無憂色,何?"禽曰:"負風鼓,百草敷蔚,吾不知其茂;秋霜降,百草零落,吾不知其枯。"

  《人物志》曰:草之將精者為英,獸之將群者為雄。張良是英,韓信是雄也。

  《水經》曰:魏興錫義山,山高穀深,多生薇蘅草。其草有風不偃,無風獨搖。

  又曰:建寧郡,山生牧靡,可以解毒。百卉方盛,鳥多誤食烏啄,口中毒,必急飛往牧靡山,啄牧靡以解毒也。

  《金樓子》曰:魯城北孔子塋中,不生刺人草木。

  崔豹《古今注》曰:牛亨問曰:"草木生類也,有識乎?"答曰:"物有生而有識者,有生而無識者,有不生而有識者,有不生而無識者。夫生而有識者,蟲類是也;生而無識者,草木是也;不生而有識者,鬼神是也;不生而無識者,水土是也。"

  又曰:天雨草,狀如莎,絞如丸,無數,皆名曰蓮蔞草。

  郭子橫《洞冥記》曰:東方朔曰:"臣有吉雲草十頃,種於九景山東,二千歲一花。此草難種,東取璋琅山表之澗以灑之。臣種來一千九百九十九年矣,明年應生。臣走往刈收之,以秣馬,馬食不覺饑。"帝許之。朔平旦去,至暮而返,背負數束,其形葉似麥而金色,裁長二尺。銼以飼揄,即不覺饑。武帝曰:"種之生否?"朔曰:"臣東游,過吉雲之澤,多生此草。移於九景之山,大不如吉雲之地。"

  又曰:甜溪,水如蜜。東方朔游此水,還,將數斛以獻帝。帝投陰井,井裏遂恒迢獰蘘寒。洗肉,肌理柔滑。瑤琨,去玉門九萬里,有碧草如麥,銼之以釀,則味如酒而釅烈。看之,則顏色如醉;飲一合,則三旬不醒。飲甜水,則隨飲隨醒也。

  《異苑》曰:青州劉忄畫,(音獲。)玄嘉初,射得一獐,割五藏,以草塞之,蹙然起走。忄畫怪而拔塞,便複還倒。如此三焉。忄畫密錄此種以來,其治傷痍多愈。

  《三齊略記》曰:不其城東有鄭玄教授山,山下生草如薤葉,長尺餘,堅紉異常。士人名作康成書帶。

  《括地圖》曰:君子民帶劍,使兩文虎,衣野絲,土方千里,多薰華之草,好讓,故為君子國。薰華草,朝生夕死,大極山西有。彩華之草服之,乃通萬里之言。

  服虔《通俗文》曰:草盛曰菶,(脯朦切。)生茂曰葆。(音保。)

  《方言》曰:凡草生而初達謂之莌。(音悅)莌小也。荄,杜根也。東齊曰杜,或曰茇。

  《博物志》曰:太原晉陽已北,生屏風草。

  又曰:黃帝問天老曰:"天地所生,豈有食之令人不世者乎?"天老曰:"太陽之草,名曰黃精,餌而食之,可以長生。太陰之草,名曰鉤吻,入口立死。人信鉤吻之殺人,不信黃精之益壽,不亦惑乎!"

  又曰:海上有草焉,名曰{艸師}(音師。)草。其實,食之如大麥。從七月稔熟,民斂獲,名曰自然穀,或曰禹餘糧。

  又曰:類,草也,其根名為弱頭,大者大如升,其外理白,可以灰汁煮,則凝成熟,可以苦酒淹食之;不以灰煮,則不成熟。蜀人珍貴之。

  《異物志》曰:文草作酒,能成其味。以金買草,不言其貴。以美用之故也。

  《王逸子》曰:草有玄巨暢威憙,木有扶桑梧桐松柏,皆受氣淳美,異於群類者也。

  《風俗通》曰:靈帝光和七年,陳留濟陰諸郡,路邊草生,作人狀,操持矛弩牛馬,萬狀備具。後關東誅董卓,陳留濟陰棄好即戎,吏民殲殘。草妖之興,豈不或信?

  《抱樸子》曰:草有黃精,一名白及。有鴟頭、鳶尾、雞腸、烏喙,而非有翼之鳥也。

  《靈書記》曰:霍山上有神草三十四種。

  《典術》曰:壽榮草,出少室金山丘下,服之令人不老。取葉服之,可通百神。

  又曰:餌玉長生草,一名通天,價值千萬。陰乾方寸,七日再服之,令人得仙。

  《師曠占》曰:黃帝問師曠曰:"吾欲知歲苦樂善惡,可知不?"對曰:"歲欲豐,甘草先生。甘草,薺也。歲欲儉,苦草先生。苦草者,葶藶也。歲欲惡,惡草先生。惡草者,水藻也。歲欲旱,旱草先生。旱草者,蒺藜也。歲欲潦,潦草先生。潦草者,蓬也。"

  《淮南萬畢術》曰:回風之草見八方。(取回風草三寸三枚、五寸五枚,以城西面土、三家不汲井口青泥、南雞欲上棲不上者,並治合為丸,磨其面目,出戶,視八方矣。)

  《楚辭》曰:春草生兮萋萋,王孫游兮不歸。

  《古詩》曰:回車駕言邁,悠悠涉長道。四顧何芒芒,東風搖百草。

  又曰:新樹蘭蕙葩,雜用杜衡草。終朝彩草榮,日暮不盈抱。彩之欲遺誰?所思在遠道。

  又曰:穆穆清風止,吹我羅裳裾。青袍似春草,長條從風舒。

  又曰:青青陵中草,傾葉晞朝日。陽春被惠澤,枝葉可攬結。草木為恩感,況人含氣血!

02
薜荔

  《山海經》曰:小華之山有草焉,曰薜荔,狀如烏韭,緣木而生。或生石上。食之,以已心痛。

  《楚辭》曰:罔薜荔兮為帷,(網,結也。結薜荔為帷帳也。)擗惠櫋(音眠。)兮既張。(擗,析也。以析惠複櫋屋上也。)

  又曰:彩薜荔兮死晷,搴芙蓉兮木末。

  又曰: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帶女蘿。

03
石蘭

  《楚辭》曰:疏中石蘭兮以為芳。(王逸注曰:石蘭,香草。疏,布也。)

04
胡繩

  《楚辭》曰:索胡繩之纚纚。(胡繩,香草也。)

05
霸薰

  《范子計然》曰:霸薰,出霸陵也。

06
楚薰

  《范子計然》曰:楚薰,出洛陽也。

07
楚蘅

  《范子計然》曰:楚蘅,出襯搡也。

08
秦蘅

  宋玉《風賦》曰:夫風翱翔,激死戤上,擊芙蓉之精,獵蕙草、離秦蘅。

09
龍須

  《山海經》曰:賈超之山,草多龍須。

  《廣志》曰:龍須,一名西王母簪。

  《水經》曰:自洮強南北三百里中,地草並是龍須,而無樵柴。

  周景式《廬山記》曰:石門峰,石間多龍須草。

  《遊名山志》曰:龍須草,惟東陽永嘉有。永嘉有縉雲堂,意者謂鼎湖攀龍須時,有墜落化而為草,故有龍須之稱。

  鄭緝之《東陽記》曰:仙姥岩間,不生蔓草,盡出龍須。

  《本草經》曰:西超山多龍循,(龍須也。)一名續斷。

10
狼尾

  《爾雅》曰:盂,狼尾也。(郭璞症曰:似茅,今人亦以複屋。)

  《廣志》曰:狼尾子可作黍。

11
燕麥

  《爾雅》曰:{艸龠},雀麥。(郭璞症曰:即燕麥。)

  《古歌》曰:田中菟絲,何常可絡?道邊燕麥,何常可獲?

12
荊葵

  《爾雅》曰:荍,(音翹。)(婢支切。)(房尤切。)也。(郭璞注曰:今荊葵也,似葵,紫色。謝氏雲:小草,多華少葉,葉又翹起。)

  《毛詩·宛丘·東門之枌》曰:視爾如荍。

  《詩義疏》曰:荍,一名楚葵。

  崔豹《古今注》曰:荊葵,一名茙葵,一名芘芣。花色奪目,有紅有白有赤。但花異,葉不殊也。

13
蜀葵

  《爾雅》曰:菺,(音堅。)戎葵也。(郭璞注曰:今蜀葵,花似木槿。)

  傅玄《蜀葵賦序》曰:蜀葵,其苗如瓜瓠。常種之,一名引苗,而生華,經二年,春乃發。

  虞繁《蜀葵賦》曰:惟茲珍草,懷芬吐榮。挺河渭之膏壤,吸昴糾戤玄精。繞銅爵而疏植,映昆明而羅生。

14
菟葵

  《爾雅》曰:莃,(虛機切。)菟葵。(郭璞注曰:頗似葵而葉小,狀如黎,有毛,汋啖之滑。)

  《廣志》曰:芩葵,爚之可食。

15
鳧茈

  《爾雅》曰:芍,(都了切。)鳧茈也。(生下田,苗似龍須而細,根如指頭,黑色,可食。)

  《東觀漢記》曰:王莽末,南方枯旱。民多餓,群入野澤掘鳧茈而食之。

16
烏韭

  《廣雅》曰:昔耶,烏韭也,生久屋之瓦。在房曰昔耶,在牆曰垣衣。

17
鹿豆

  《爾雅》曰:蔨,(音卷。)鹿藿也,其實莥。(郭璞注曰:今鹿豆也。葉似大豆,根黃而香,蔓延生。莥,音紐也。)

  《說文》曰:莥,鹿藿之實也。

  《本草經》曰:鹿藿,味苦平,無毒。主治蠱毒、女子腰腹痛、不樂、腸癰、瘰鬁、瘍氣。生汶山山谷。

18
鹿蔥(花曰宜男)

  《風土記》曰:宜男草也,宜懷娠婦人,佩植地生男。

  傅玄《宜男花賦》曰:猗猗令草,生於中方。華曰宜男,號膺禎祥。

  嵇含《宜男花賦序》曰:宜男花者,世有之久矣。多殖幽皋曲隰之側,或華林玄圃,非衡門蓬宇所宜序也。荊楚之士號曰鹿蔥,根苗可以薦於俎。世人多女欲求男者,取此草服之,尤良也。

  《太平御覽》 宋·李昉


太平御覽百卉部一宋 李昉
太平御覽卷九百九十五百卉部二

19

  《爾雅》曰:黂,(符雲切。)枲實。(《禮記》曰:苴麻之有黂。)枲,麻。(賓獰啯名也。)茡,麻母。(苴麻盛子者。)

  《廣雅》曰:黂,麻也。

  《毛詩·黍離·丘中有麻》曰:丘中有麻,彼留子嗟。

  又《雞鳴南山》曰:藝麻如之何?橫從其畝。

  又《東門之池》曰:東門之池,可以漚麻。

  又《宛丘·東門之枌》曰:不績其麻,市也婆娑。(績麻者,婦人之事也,疾其今不為。)

  《禮記·內則》曰:女子十年不出,母教婉娩聽從,(婉謂言語也。娩之言媚也,謂容貌也。)執麻枲,治絲繭。

  《春秋說題辭》曰:麻之為言微也,陰精寢密,女作纖微也。麻生於夏。夏,衣物成禮儀,故麻可以為衣。陽成於三,物以化,故麻三變,縷布加也。(宋均注曰:麻須陰以成。夏,枝葉成,謂之衣麻。亦夏至可作衣也。三變,謂麻生成形,一變也;漚取皮,二變也;織成為縷,三變也。)

  華嶠《後漢書》曰:崔實為五原太守。地宜麻枲,而民不知種植,又不能緝績,率尾骭被,冬月止種細摧,臥其中,吏以草衣其身,乃得出。實至,教之績織。

  《晉中興書》曰:石勒,昔居與李陽相近。陽性剛愎,每歲與爭漚麻池,共相打撲。

  沉約《宋書》曰:孝武帝大明中,壞上所居陰室,於此處起玉燭殿,與群臣觀之。床頭有土鄣壁,上持葛燈籠、麻繩拂。侍中袁顗盛稱上儉素之德,故能光有天下。

  《莊子》曰:顏回曰:"願得郭內之田十畝,以為絲麻,不仕也。"

  《淮南子》汾水濛濁而宜麻。

  《列女傳》曰:河內二義者,張伯仁、仲仁之撇蘙。兄弟少孤共居。伯仁敦厚謙苦,仲仁驕戾不節。二婦紡績,得好枲麻,輒別異之,以為仲仁衣服。

  《越絕書》曰:麻林山,勾踐欲伐吳,種麻以為弓弦也。

  《漢武內傳》曰:鸚鵡食麻子。

  《晉令》曰:其上黨及平陽,輸上麻二十二斤、下麻三十六斤,當絹一匹。課應田者,枲麻加半畝。

  崔實《四民月令》曰:二月、三月可種苴麻。二月可糶麻子。

  《本草經》曰:麻蕡,一名麻勃,味平辛。生川穀。治七傷,利五藏,下血氣。多食,令人檻屙,狂走。久服輕身,通神明。麻子補中益氣,久服肥健不老。生太山。

  《吳氏本草經》曰:麻子中人,神農、歧伯辛,雷公、扁鵲無毒。不欲牡厲、白薇,先藏地中者食殺人。麻藍,一名麻蕡,一名青羊,一名青葛。神農辛,歧伯有毒,雷夠允。畏牡厲、白薇。葉上有毒,食之殺人。麻勃,一名麻花。雷公辛,無毒。畏牡厲。

  《風俗通》曰:蓬生麻中,不扶自直。

20


  《爾雅》曰:拔籠,葛也。(似葛,蔓生,有節。江東呼為龍尾,亦謂之虎葛。細葉,赤莖。)

  《廣雅》曰:女青,葛也。

  《毛詩·關雎·葛覃》曰:葛摯霂兮,施于中谷,維葉萋萋。(毛曰:覃,延也。葛,所以為絺綌。)

  《毛詩·黍離·葛藟》曰:綿綿葛藟,在河之滸。(葛也,藟也,生於河之涯,得其潤澤,以長大而不絕。)

  又《黍離·彩葛》曰:《彩葛》,懼讒也。彼彩葛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葛,所以為絺綌也。事雖小,一日不見於君,憂懼於讒矣。)

  又《蟋蟀·葛生》曰:葛生蒙楚,蘝蔓於野。

  《周書》曰:葛,小人得其葉,以為羹;君子得其材,以為絺綌,以為君子朝廷夏服。

  《吳越春秋》曰:彩葛之婦人,傷越王用心之苦也,作《苦何之歌》,其辭曰:"葛不連蔓葉台台,常膽不苦味若飴,令我彩葛以作絲。"

  《說文》曰:葛,絺綌草也。

  《本草經》曰:葛根,一名雞齊根。味甘平。生川穀。治消渴、身大熱、嘔吐、諸痹、起陰氣,解毒。生汶山。

  《吳氏本草》曰:葛根,神農甘。生太山。

  《說苑》曰:綿綿之葛,在於曠野。良工得之,以為絺綌;良工不得,枯死於野。

  《楚辭》曰:石磊磊兮葛蔓蔓,思公子兮悵忘歸,君思我兮不得聞。

21


  《爾雅》曰:諸慮,山櫐。(匠箔東呼櫐為滕,似個獰蘘粗大也。)欇虎櫐。(今虎豆也。纏蔓林樹而生,莢有毛刺。匠箔東呼為<木巤>。欇音涉也。)

  《廣雅》曰:藟,藤也。

  《易·困》上六曰:困于葛藟,於臲卼。(王弼注曰:困於極而乘於剛,下無其應,行則愈繞,居不獲安。故曰困於葛櫐,於臲卼者也。)

  《毛詩·南有樛木》曰:南有樛木,葛藟累之。(注曰:興也。南,南土也。木下曲曰樛。南土之葛藟茂盛。箋雲:木枝以下垂之故,葛也藟也得累而蔓之,而上下俱盛。興者,喻後妃能以意下逮眾妾。)

  《詩義疏》曰:累,蔓也。似燕薁,連蔓生。蔓白色,子赤可食,酢而不美也。幽州謂之推藟也。

  《山海經》曰:卑山,其上多櫐。(郭璞症曰:今虎豆、狸豆之屬。累一名縢。)

  《齊書》曰:解叔謙,字楚梁,雁門人也。母有疾,叔謙夜於庭中稽顙祈福,聞空中語雲:"杆疾得丁公藤治,便差!"即訪醫及草注,皆無識者。乃求訪至宜都,遙見山中一老公伐木,問其所用,答雲:"杆丁公藤,療風尤驗。"叔謙便拜伏流涕,具言來意。此公愴然,以數段與之,並示以漬酒法。叔謙受之,尋視此人,不復知處。依法為酒,母礎即差。

  《梁書》曰:周弘正與子豫玄俱載入東郡,乘小舡渡岸,見藤花。弘正挽而舡複,俱溺僅免,豫玄遂得心驚疾。

  《汝南先賢傳》曰:蔡順,字君仲,至孝。所居井桔槔,歲久欲易之。為在母生年上,不敢遽易。一旦,忽生扶老藤繞之,有鴆巢其上。

  《金樓子》曰:合浦有康頭山,山有一頭鹿,額上載科藤一枚,四條直上,各長一丈許。

  《雲南記》曰:雲南出藤,其色如朱。小者以為馬策,大者可為柱杖。

  崔豹《古今注》曰:酒杯藤出西城。藤大如臂,去實,皆可以酌酒。自有文章,映徹可愛。實大如杯,味如豆寇,香美消酒。土人提酒來,至藤下,摘花酌酒,以其實消酒。其國人寶之,不傳於中國。張騫大宛國得之,事在《張騫出關志》。

  《南方草物狀》曰:沉藤生子,大如齏甌。正月華苞,仍獵菖實。十月、臘月熟,色赤。生食之,甜酢。生交趾、九真。眊至藤,生山中,大如蘋蒿,蔓衍。居民彩取剝之,以作眊,然不多。出興古、合浦。簡子藤,生緣樹木。正月、二月華,四五月熟。實如梨,赤如雄雞冠,核如魚鱗。取生食之,味淡泊,無甘苦。出交趾合浦。野聚藤,緣樹木,二月華苞,仍獵菖實。五六月熟,子大如羹甌。裏民煮食,其味甜酢。出蒼梧。科藤,生金封山,烏滸人往往賣之。其色正赤,又雲以草染之。出興古。

  陳祈暢《異物志》曰:茜蒲藤類,延蔓他樹,以自長養。實大小長短如蓮,菆(側尤切。)著枝格間。實外有殼,又無核,剝乃食之。煮而暴之,甜美,食之不饑。

  《臨海異物志》曰:種藤附樹,作根軟弱,須緣樹而作上下條。此藤既纏裹樹,樹死,且有惡汁。藤盛成樹,若木自然大者,或五十圍。

  《異物志》曰:科藤,圍數寸,重於竹,可以為杖。篾以縛舡,及以為席,勝於竹也。

  《始興記》曰:黃溪出科藤。

  王韶之《始興記》曰:晉中朝有質子將歸,忽有人寄其書,告曰:"吾家在觀亭廟石間,有懸藤君,扣藤,家人必自出。"歸者如言,果有二人出水取書,並曰:"江伯令君前。"入水,見屋舍甚麗。今俗鹹言觀亭有江伯神也。(《水經》又載。)

  顧徽《廣州記》曰:科藤,如栟櫚,葉疏,外皮青,多棘刺。高五六丈者,如五六寸竹;小者如筆管竹。破其外青皮,得白心,即科藤。藤類有十許種。續斷,草藤也,一曰諾藤,一曰十藤,山行渴則止,斷取汁飲之。治人體有損絕,沐則長髮。去地一丈斷之,輒更生,根至地永不絕。

  《異苑》曰:隋郡永陽縣有山壁,直千亻刃。岩上有石室,古名為神農窟。窟前有百藥叢茇,莫不畢備。又別有異物藤,花形如菱菜,朝紫,中綠,脯黃,暮青,夜赤,五梢韛耀。

  劉欣期《交州記》曰:含水藤,破之得水,行者資以止渴。

  裴淵《廣州記》曰:力陳嶺,民人居之,伐舡為業。隨樹所居,就以成槽。皆去水艱遠,動有數裏。山生一草,名曰膏藤,津汁軟滑,無物能比,導地牽之,如流。五六丈舡,數人便運。

  《嶺表錄異》曰:南土多野鹿藤,苗有大如雞子,白者細於筋。彩為山貨,流布海內。儋台瓊管百姓,皆制藤線,編以為幕。其妙者亦挑紋為花藥魚鳥之狀,業此納官,以充賦稅。

22
女蘿

  《爾雅》曰:唐蒙,女蘿。女蘿,兔絲。(別四名也。《詩》曰:爰彩唐矣。)

  《毛詩·頍弁》曰:蔦與女蘿,施于松柏。(蔦,寄生也。女蘿,菟絲,松蘿也。)

23
菟瓜

  《爾雅》曰:蔩,菟瓜也。(郭璞症曰:似土瓜也。孫炎曰:一明逑裂也。)

24
烏杷

  《爾雅》曰:欔,烏階也。(郭璞症曰:即烏杷也。子葉相著,狀如杷齒,可以染皂。)

25
羊齒

  《爾雅》曰:綿馬,羊齒。(郭璞症曰:草,細葉,叢生而毛,有似羊齒。繅者以取繭緒。)

26
牛蘈

  《爾雅》曰:藬,(大回切。)牛蘈也。(郭璞症曰:匠箔東呼牛蘈者,高尺餘許,方莖,葉長而銳。華紫縹色,可淋以為飲。孫炎曰:車前草,一名牛蘈。)

27
狗毒

  《爾雅》曰:{艸系}(音系。)狗毒。(樊光雲:俗語若如系。)

28
馬帚

  《爾雅》曰:荓,(音並。)馬帚也。(郭璞注曰:似蓍,可為掃篲。)

29
羊桃

  《爾雅》曰:長楚,銚芅也。(今羊桃也。或曰鬼桃。葉似桃,花白,子如小麥。)

  《毛詩·羔裘·隰有萇楚》曰:隰有萇楚,猗儺其枝。(萇楚銚芅也。)

  《說文》曰:長楚,銚芅,一名羊桃。

  《山海經》曰:豐山其木,多羊桃而方莖。(郭璞症曰:一明屙桃。治皮腫越。)

30
羊蹄

  《詩義疏》曰:揚州謂羊蹄為蓫。

  《廣雅》曰:蓽菎,羊蹄。

  《本草經》曰:羊蹄,一名東方宿,一名連蟲陸,一明鬼目。味苦寒。生川澤。治頭禿、疥瘙、陰熱、無子。生陳留。

31
鼠耳

  《廣雅》曰:無心,鼠耳也。

  《廣志》曰:鼠耳,葉如耳,縹色也。

32
鼠尾

  《爾雅》曰:葝,鼠尾。(孫炎曰:鼠尾可染皂也。葝,巨盈切。)

  《吳氏本草》曰:鼠尾,一名葝,一名山陵翹。治痢也。

33
芄蘭

  《爾雅》曰:雚,芄蘭也。(郭璞症曰:蔓生,斷之有白汁,可啖也。)

  《毛詩·芄蘭》曰:《芄蘭》,刺惠公也。驕而無禮,大夫刺之。芄蘭擲戔。(芄蘭,草也,柔弱,恒蔓延於地,有所依緣則起。)

  《詩義疏》曰:芄蘭,摩虜蘙,幽州謂之爵瓢。

  《太平御覽》 宋·李昉


太平御覽百卉部一宋 李昉
太平御覽卷卷九百九十六百卉部三

34

  《爾雅》曰:菊,治蘠。今之秋華菊也。

  又《圖贊》曰:菊名曰精,布華玄月,仙客是尋,薄彩薄捋。

  《禮記·月令》曰:季秋之月,菊有黃華。

  《周書》曰:寒露之日,鴻雁來賓。又五日,菊有黃華。伍陋,土不稼穡。

  《晉書》曰:羅含致仕還家,階庭忽蘭菊叢生,人以為德行之感。

  《續晉陽秋》曰:陶淵明,常九月九日無酒,出菊叢中,摘盈把,坐其側。久之,望見一白衣人至,乃王弘送酒,即便就酌。

  《山海經》曰:九九之山,其草多菊。

  《廣志》曰:菊有白菊。

  《風俗通》曰:南陽酈縣有甘谷,谷中水甘美。雲其山上有大菊菜,水從山流下,得其滋液。穀中三十餘家,不復穿井,仰飲此水,上壽百二三十,其中百餘,七十、八十名之為夭。司空王暢、太尉劉寬,袒緣袁隗為南陽太守,聞有此事,令酈月送水三十斛,用飲食澡浴,終然尾嫳。

  《抱樸子》曰:劉生丹法:用白菊花汁、蓮花汁、地血汁、樗汁,和丹蒸之,服一年,得五百歲,仙方所謂日精。

  又曰:日精、更生、周盈,皆一菊也,而根莖花實異名。或無效者,以由不得真菊。菊花與薏苡相似,直以甘苦別之耳,菊甘而薏苦。今所有真菊,但為少耳。

  《神仙傳》曰:康風子服甘菊花、柏實散,得仙。

  《博物志》曰:菊有二種,苗花如一,惟味小異,苦者不宜服。

  崔實《四民月令》曰:九月九日,可彩菊華。

  王韶之《神境記》曰:苜眶郡西有靈源山,其澗生靈芝、石茵,岩有紫菊。

  《風土記》曰:日精者,菭(音苔。)蘠,皆菊華莖植叼名。九月,律中無射而數九,俗尚九日而用候時之草也。

  盛弘之《荊州記》曰:酈縣北八裏,有菊水,其源悉芳。菊被崖,水甚甘馨。太尉胡廣久患風羸,恒汲飲水,後疾遂瘳,年及百歲。非惟天壽,亦菊所延也。

  《名山記》曰:道士朱孺子,吳末入王笥山,服菊花,乘雲升天。

  《本草經》曰:菊有筋菊,有白菊、黃菊。花一名節花,一名傅公,一名延年,一名白華,一名日精,一名更生,一名陰威,一名朱羸,一名女菊。其菊有兩種,一種紫莖,氣香而味甘美,葉可作羹,為真菊。一種青莖而大,作蒿艾氣,味苦,不堪食,名薏,非真菊也。

  《吳氏本草經》曰:菊華,一名女華,一名女室。

  《淮南萬畢術》曰:以壯菊灰散池中,蛙盡死。

  《楚辭》曰: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又曰:春蘭兮秋菊,長無絕兮終古。

  鍾會《菊賦》曰:縹幹綠葉,青柯紅芒,華實規圓,芳穎四張。故夫菊有五美焉:圓華高懸,准天極也;純黃不雜,後土色也;早殖晚登,君子德也;冒霜吐穎,像勁直也;流中輕體,神仙食也。

  潘尼《秋菊賦》曰:泛流英於青醴,似浮萍之隨波。

  嵇康《菊花銘》曰:煌煌丹菊,暮秋彌榮。親尊是禦,永祚億齡。

35


  《毛詩疏》曰:若,饒也,幽州謂之翹饒。蔓生,莖如勞豆而細,葉似蒺藜而青。其華細綠色,可生食,味如小豆藿。

  《本草經》曰:陵若生下濕死晷,七八月華。華紫,似今紫草,可以染帛。煮沐頭,發即黑。

36


  《毛詩·伯兮》曰:焉得諼草,言樹植黨。(背,北堂也。)願言思伯,使我心痗。

  《說文》曰:苕,忘憂草也。

  崔豹《古今注》曰:欲忘人之憂,則贈以丹棘,一名忘憂草也。

  《博物志》曰:《神農經》曰:"上藥養性,謂合歡蠲忿,萱草忘憂。"

  《風土記》曰:花曰宜男,妊婦佩之,必生男。又名萱草。

  《本草經》曰:苕,一名忘憂,一名宜男,一名歧女。

  《錄異記》曰:婦人帶宜男草,生兒。

  束晳《發蒙記》曰:甘棗令人不惑,萱草可以忘憂。

  任昉《述異記》曰:苕草,一名紫萱,又名忘憂草,吳中書生謂之療愁。

  嵇康《養生論》雲:苕草忘憂。

37
苜蓿

  《史記》曰:大宛有苜蓿草,漢使取其實來,於是天子始種苜蓿。離宮別觀旁,盡種蒲陶,苜蓿極望。

  《漢書·西域傳》曰:琤蚌國有苜蓿,大宛馬嗜苜蓿。武帝得其馬,漢使彩蒲桃、苜蓿種歸,天子益種離宮別館旁。

  《晉書》曰:華廣免官為庶人。晉武帝登陵雲台,檻邈苜蓿園,阡陌甚整,依然感舊。太康初大赦,乃得襲爵。

  《西京雜記》曰:樂游苑中,自生玫瑰樹,下多苜蓿,一名懷風。時或謂光風在其間,常肅肅然照其光彩,故曰苜蓿懷風。茂陵人謂為連枝草。

  《博物志》曰:張騫使西域,所得蒲桃、胡蔥、苜蓿,

  《述異記》曰:張騫苜蓿園,在今洛中,苜蓿,本胡中菜,騫始於西國得之。

  楊咳戤《洛陽伽藍記》曰:宣武場在大夏門東北,今為光風園,苜蓿出焉。

38


  《爾雅》曰:白華,野菅。(菅,茅屬也。)

  《毛詩·宿丘·東門之池》曰:東門之池,可以漚菅。

  又《白華》曰:周人刺幽後也。白華菅兮,白茅束兮。

  又《題綱》曰:白華,野菅,草也,其性柔仞堪用。取此白華,而將白茅束之,喻申後被褒姒所代,惡人蒙善,好人見棄也。

  《左傳·成公九年》曰:雖有絲麻,無棄菅蒯;輸有姬薑,無棄憔悴。

  《周書》曰:成王時,會稽人獻以菅。("",或作""。亦東南蠻。菅草堅忍。)

  《山海經》曰:天帝之山,其下多菅。

  《異物志》曰:香菅似茅,而葉長大於茅。不生汙下之地,生丘陵山崗。凡所蒸享,必得此菅苞裹,助調五味,益其芬菲。

39


  《爾雅》曰:藗,(音速。)壯茅也。(白茅屬。)

  《易·泰卦》曰:拔茅茹,以其匯,征吉。(王弼注曰:茅之為物,被其根而相牽引也。茹,相牽引之貌也。匯,類也。陽以其類引而升,故為茹而征吉。)像曰:"拔茅征吉,志在外也。"

  又《大故翟》曰:藉用白茅,慎擲炅也。

  《尚書·禹貢》曰:荊州,厥貢苞匭菁茅。(孔安國曰:茅以縮酒也。)

  《毛詩·鵲巢·野有死麇》曰:野有死麇,白茅苞之。

  陸機《毛詩疏義》曰:"白茅苞之",茅之白者,古用包裹禮物,充祭祠,縮酒用之。

  《毛詩··七月》曰:晝爾于茅,宵爾索綯。

  《周禮·天官上·甸師》曰:祭祠供蕭茅。

  《左傳·僖上》曰:齊侯伐楚,謂楚曰:"恩灞苞茅不入,王祭不供,尾馛縮酒,寡人是徵!"

  《史記·封禪書》曰:管仲說齊桓公:"古之封禪,江淮之間,一茅三脊,所以為藉。"孟康曰:所謂零芧也。

  《典略》曰:武王伐殷,微子啟肉袒面縛,牽羊把茅,膝行而前。

  《吳志》曰:徐盛與曹休戰,賊積茅草欲焚盛。盛燒船而去,賊一無所得。

  《吳錄·地理志》曰:桂陽郴縣有青茅,可染青。零陵香陵有香茅,古貢之縮酒。

  《吳志》曰:劉備連營挑戰,陸遜曰:"吾已曉破之術!"乃敕各持一把茅,以火攻拔之。遜率諸軍,同時俱攻,破其四十餘營。

  《晉書·地理志》曰:零陵縣有香茅,氣甚芬香,古貢之以縮酒。

  沉約《宋書》曰:江夏王義恭,大明玄年,有三脊茅生石頭西岸。又累表勸上封禪,上甚悅之。

  《唐書》曰:開玄十三年,撫州三脊茅生石頭。

  《六韜》曰:文王畋于渭陽,見呂尚坐茅以漁,文王勞而問焉。

  《莊子》曰:小巫見大巫,枝茅而棄,此其所以終身弗如。

  《尹文子》曰:堯為天子,衣不重帛,食不兼味,土階三尺,茅茨不剪。

  《尹子》曰:湯救旱,素車白馬,布衣,身嬰白茅,以身為牲。

  《說文》曰:茅,菅也。

  陸賈《新語》曰:伊意擫負薪之野,修道德於茅呂戤下。

  《風俗通》曰:謹案,《詩》曰:"手如柔荑"者,茅始熟,中穰也,既白且滑。

  《漢武故事》曰:帝拜欒大為天道將軍,使著羽衣,立白茅,上授玉印。大亦羽衣,立白茅。上授印,示不臣也。

  《神仙傳》曰:介像受氣禁術,能茅屋上燃火煮雞,使茅不焦。

  又曰:曹公捕左慈,數日不得。便斷頭,曹公大喜,定視之,是一束茅耳。

  盛弘之《荊州記》曰:零陵郡有香茅,桓公所以責楚。

  《廣州記》曰:董奉與士燮同處數載,積思欲還豫章。燮情拘留不能免,後乃托以病死。燮開棺看,乃是茅人。

  《楚辭》曰:蘭芷變而不芳兮,荃蕙化而為茅。

  揚雄《反騷》曰:費椒楫以要神兮,又勤索彼瓊茅。(一莖三脊茅。)

40
紫草

  《爾雅》曰:藐,茈草也。(郭璞曰:可以染紫也。一名茈{艸戾},《廣雅》雲。)

  《廣雅》曰:紫艿,紫草也。(艿音仍。)

  《說文》曰:茈藐,紫草。

  《山海經》曰:勞山多茈草,一名紫英。

  《尋陽記》曰:石井山,曾有行人見山上有彩紫草者。此人謂村人,揭鍤而往見,山上人便去。聞有呼"昌容"者,曰:"人來取爾草!"既至山頂,寂莫無所見。

  《列仙傳》曰:昌容,常山之道士也。自稱殷王女,二百餘年而顏色如少。能致紫草,與染家,得錢以遺孤老。

  《淮南子》曰:紫草生於山,不能生磐石之上。

  《抱樸子》曰:黃金成以為丸,以紫草煮一丸,咽其汁,可百日不饑。

  《博物志》曰:平氏陽山,紫草特好,其他者色淺。

  《吳氏本草》曰:紫草節赤,二月花。

  《本草》曰:紫草,一名地血。

41


  《毛詩·魚藻·彩綠》曰:終朝彩藍,不盈一襜。(襜,衣蔽膝也。)

  《禮記·月令》曰:仲夏之月,令民刈藍以染。為陽長也,此月藍始可刈。

  謝承《後漢書》曰:弘農楊震,字伯起,常種藍自業。諸生恐震年大,助其功傭,震喻而罷之。

  《孫卿子》曰:青生於藍,而青於藍。

  《秦子》曰:常聞仁人當如園圃之藍,不異眾草,染而後彰。

  趙歧《藍賦序》曰:余就醫偃時岳,經陳留。此境人皆以種藍染紺為業。藍田彌望,黍稷不殖。慨其遺本,遂作賦一章。

42


  《爾雅》曰:茹藘,茅蒐。(郭璞症曰:今之蒨也,可以染絳。)

  《毛詩》曰:《東門之墠》,刺亂也,男女不待禮而相奔者也。東門之墠,茹藘在阪。(《箋》雲:城東門之外有墠,墠邊有阪,茅蒐生焉。易越而出。此女欲奔男之辭。)

  《說文》曰:茅蒐,茹藘也。人血所生,可以染絳。

  《漢書》曰:若千畝卮茜(蒨草根子可用染也,)千畦薑韭,其人皆與千戶侯等。

  《山海經》曰:厘山之陰,多蒐。(郭璞曰:蒐,茅蒐也。)

  《范子計然》曰:蒨根,出北地,赤色者善也。

  《太平御覽》 宋·李昉


太平御覽百卉部一宋 李昉
太平御覽卷九百九十七百卉部四


43

  《爾雅》曰:鼙,苦菜。(苦菜可食。)

  《毛詩·穀風》曰:誰謂荼苦?其甘如薺!

  又《蟋蟀·彩苓》曰:彩苦彩苦,首陽之下。(苦,苦菜。)

  《禮記·月令·孟夏》曰:小滿之日,苦菜秀。

  蔡邕《章句》曰:苦,菜也。不榮而實謂之秀。

  《廣雅》曰:遊冬,苦菜也。

  ○{艸戾}(來計切)

  《說文》曰:{艸戾}草,可以染黃。

  《漢書》曰:諸侯王盭(音戾。)綬。如淳曰:"盭,綠出。"晉灼曰:"盭,草名。出琅琊平昌縣,似艾,可染,因以為綬名。"

44


  《爾雅》曰:蘩,皤蒿。(郭璞症白:白蒿也。)蒿,菣也。(郭璞症曰:今人彩青蒿香中炙啖者為菣也。菣,愆刀切。)蔚,牡菣。(無子者。)

  又曰:蘩之醜,秋為蒿。(醜,類也。春時各有種名,至秋老成,皆通呼為蒿。)

  《大戴記》曰:周時,德澤洽和,蒿茂大,以為蒿柱,名為蒿宮。此天子之路遣蘙。(《博物》又載。)

  陸機《毛詩疏義》曰:彩蘩,《爾雅》曰:"皤,蒿也"凡艾色白為皤,今白蒿是也。春生,秋乃香美,可生食。又可蒸一名游胡,北海人謂之旁勃。

  又曰:匪莪伊蔚。蔚,牡蒿,牧菣也。似蒿,三月始生,七月花。花似胡麻花,而紫赤。八月為角,角似小豆角,銳而長。一名馬新蒿。

  《毛詩·鹿鳴》曰:呦呦鹿鳴,食野之蒿。(毛雲:菣也。)

45
青蒿

  《詩疏義》曰:茱,青蒿也,荊豫汝陰皆謂之菣。

  《東觀漢記》曰:杜林寄隗囂地,終不降志辱身。至簪蒿席草,不食其粟也。

  《隋書》曰:初,唐高祖欲遣李密東征,朝士諫曰:"李密性多輕狡,好為反叛,願勿遣之!"帝曰:"蒿箭射蒿蘺耳,吾豈不知耶?"

  《三輔決錄》曰:孫晨,字玄公。冬月無被,以蒿一束,暮臥,旦收之。

  《神仙服食經》曰:十一月彩彭勃。彭勃,白蒿也。兔食之,壽八百歲。

46
莪蒿

  《爾雅》曰:墉,蘿。(今莪蒿也。亦曰廩蒿。)

  《毛詩》曰:《菁菁者莪》,樂育材也。菁菁者莪,在彼中阿。

  又《穀風·蓼莪》曰:蓼蓼者莪,匪莪伊蒿。

  《詩義疏》曰:墉,蒿也。生澤田漸洳處,葉似邪蒿,細科。二月中生莖葉,可食。又可蒸,香美,頗似蔞蒿。

  《說文》曰:墉,蒿也。從草我聲。

  《廣志》曰:墉蒿,廩蒿。

  《錢塘記》曰:靈隱山穀樹,樹下生莪,鬱茂,若沃土所生。

47


  《毛詩·關雎·漢廣》曰:言刈其蔞。(萎,蒿也。)

  陸機《毛詩義疏》曰:煢,葉似艾,色白,長數寸,高尺餘。好生死晷,脆美可食。

48
王芻

  《爾雅》曰:菉,王芻也。(菉蓐也。今呼鴟腳沙。)

  《吳氏本草》曰:王芻,一名黃草。神農、雷公生太山山谷。治身熱邪氣、小兒身熱。

49


  《洪範五行傳》曰:蕘之為言耆也。百年一本生百莖,此草木之壽,知吉凶者也。聖人以問鬼神焉。

  《說文》曰:蕘,蒿屬也。生千歲,三百莖,《易》以為數。天子蓍九尺,諸侯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

  《史記》曰:天下和平,王道得,而蓍莖長大,其叢生者百莖共根。今世取八十莖長八尺,即難得矣;六十莖長六尺,即可用也。

  《淮南子》曰:上有叢蓍,下有神龜。

  《論衡》曰:蕘,生七十歲生一莖,七百歲生十莖。神靈之物,故遲也。

50


  《爾雅》曰:齧,雕蓬。薦,黍蓬。(別蓬種類。)

  《尚書大傳》曰:子夏於壤室編蓬戶,彈琴瑟以歌先生之風,可以發憤矣。

  《毛詩·鵲巢·騶虞》曰:彼茁者蓬。(蓬,草名也。)

  又《伯兮》曰:自怖戤東,首如飛蓬。

  《禮記·內則》曰:射人,以桑弧蓬矢六,射天地四方。(桑弧蓬矢,本太古也。天地四方,男子所有事也。)

  《禮記·儒行》篇曰:蓬戶甕牖。(編蓬為戶也。)

  《魏略》曰:鮑出,值饑餓,彩蓬實,得數鬥,為母作食。

  《三輔決錄》曰:張仲蔚,平陵人也。與同郡魏景卿,俱隱身不仕。明天官,博物,好屬駛猿。所居蓬蒿沒人。

  《管子》曰:無法程式,飛捶而無所定,謂之飛蓬之間,明主聽此言。

  《曾子》曰: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泥,與之皆黑。

  《晏子》曰:魯哀公失國,走齊,景公問焉,曰:"子之年甚少矣,道止於此乎?"哀公對曰:"吾少之時,人多愛我者,吾禮不能親人;多諫我者,吾忌不能從。以內無弼,外無輔,弼輔尾筳人,謟諛者甚眾。譬之猶秋蓬也,孤其根本,密其枝葉也。"(《說苑》又載。)

  《莊子》曰:列子食於道,見百歲髑髏,攓蓬而指之,曰:"惟予與汝。知未曾死。未曾生也。"

  《商君書》曰:今夫飛蓬,遇飄風而行千里者,乘風之勢也。

  《淮南子》曰:見飛蓬轉,而知為車。

  《楚辭》曰:蓬艾親入,禦幹笫兮。(笫,床簀也。喻親密。)

  曹植詩曰:轉蓬離本根,飄搖隨長風。何意回飆舉,吹我入雲中。高高上無極,天路安可窮!類此流宕子,捐軀遠從戎。

  司馬彪詩曰:百草應節生,含氣有深淺。秋蓬獨何華,飄搖隨風轉。

  王朗《諫行役夜表》曰:司空臣朗言:朗聞飛蓬隨風,集于王梁之衡,而駟馬為植導,乳虎為之走。蓬非馬之策,馬非蓬之敵,所以或奔走者,驚也。

51


  《爾雅》曰:蕭,荻。(即蒿。音狄。)

  《毛詩·黍離·彩葛》曰:彼彩蕭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

  《詩義疏》曰:蕭,今荻蒿也。或謂牛尾蒿。莖可作燭,有香氣。故祭祠,脂爇之為香也。許慎以為艾蒿,非也。《禮王度記》曰:士蕭,庶人艾。艾蕭不同,明矣!

  《毛詩·蓼蕭》曰:《蓼蕭》,澤及四海也。蓼彼蕭斯,零露湑兮。

  《周禮·天官上》曰:甸師,祭祠供蕭茅。

  《說文》曰:蕭,艾蒿也。

  《莊子》曰:河上有家貧窮,緯蕭為業。(司馬彪曰:蕭,蒿也。緯,織也。織蒿為箔。)

  《山海經》曰:囊山之陰多蕭。

  《郭璞詩》曰:得意在蘭蓀,忘懷寄蕭艾。

52


  《爾雅》曰:艾,冰台。(今艾蒿也。)

  《毛詩·黍離·彩葛》曰:彼彩艾兮,一日不見,如三歲兮。

  《齊書》曰:紀僧真為高帝冠軍府參軍主簿。僧真夢蒿艾生滿江,驚而白之高帝,曰:"詩人彩蕭,蕭即艾也。蕭生斷流,卿勿廣言。"

  《陳書》曰:陳暄,素通脫,以俳優自居,傲弄轉甚,後主稍不能容。後遂搏艾為帽,加於其首,以火爇之,燃及於發,垂涕求哀,聲聞於外,而弗之釋。

  《莊子》曰:越王子搜逃乎丹穴。越國無君,求王子搜,不從。之丹穴,不肯出。越人薰之以艾。

  《孟子》曰: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

  《漢武帝內傳》曰:削冰令正圓,舉以向月,以艾於後,承其影,得火。

  《師曠占》曰:歲疫,病草先生,病草者,艾也。

  崔實《四民月令》曰:三月可菜艾。

53
王瓜

  《周書》曰:立夏之日,螻蟈鳴。又五日,丘蚓出。又五日,王瓜生。

  《禮記·月令》曰:孟夏之月,王瓜生。

  《春秋運鬥樞》曰:機星散為菝葜。

54


  《爾雅》曰:薇,垂水。(生於瞬顛。)

  《毛詩·鵲巢·草蟲》曰:陟彼南山,言彩其薇。

  又曰:《彩薇》,遣戍役也。彩薇彩薇,薇亦柔止。

  《史記》曰:伯夷、叔齊,義不食周粟。隱首陽山,彩薇而食之。

  《廣志》曰:薇葉似萍,可蒸食。

  《三秦記》曰:伯夷食薇,三年顏色不異。武王戒之,不食而死。

55


  《爾雅》曰:氵蒿,(胡老切。)侯莎,其實媞。(《夏小正》曰:氵蒿也者,莎{艸隋}。媞者,其實。媞,大兮切。)

  《廣雅》曰:地毛,莎{艸隋}也。

  《廣志》曰:莎可以為雨衣。

  《毛詩題綱》曰:"南山有台",台,一名夫須,莎草也。言山生台及莎,以自蔭,喻人君得賢以自尊也。

  《後周書》曰:豆盧甯,常與梁人企定遇於平涼川,相與肆射。乃于百步懸莎草以射之,七發五中。企定時以為能,贈遺甚厚。

  任昉《述異記》曰:昔戰國時,魏國苦秦之難,有民從征,戍秦不返。其妻思之而卒。既葬,塚上生木,枝葉皆向夫所在而傾,因謂之相思木。今秦趙間有相思草,狀若石竹,而節節相續。一名斷腸草,又名愁婦草,亦名孀草,人呼為寡婦莎,蓋相思之流也。

56
蒺藜

  《爾雅》曰:茨,蒺藜也。(布地蔓生,細葉。子有三角,刺人。)

  《易·困卦》曰:困于石,據於蒺藜,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

  《毛詩》曰:《牆有茨》,衛人刺其上也。牆有茨,不可掃也。

  《晉中興書·徵祥說》曰:義熙中,宮城上及禦道左右,皆生蒺藜,亦草妖也。

  《說苑》曰:晉平公置酒衤虒祁之台,使郎中馬童布蒺藜於階下,令召師曠。師曠至,履而上堂,仰天歎曰:"夫肉生蟲,還自食。木生蠹,還自刻。人出妖,還自得;九鼎之具,不當生怠。王堂廂,不當生蒺藜,來月八日,修百宮,立太子,君將死矣。"至期果死。

  又曰:陽虎得罪于衛,北見簡子,曰:"自今以來,不復樹人矣。"簡子曰:"何哉?"陽虎對曰:"夫堂上之人,吾所樹者過半;朝廷之吏、邊境之士,臣所立者,亦過半矣。今夫堂上之人,親卻臣於君,朝廷之吏,親危臣於法,邊境之士,親劫臣於外。"簡子曰:"惟賢者為能報,愚不肖者,不能。夫樹桃李者,夏得其休息,秋得食焉;樹蒺藜者,夏不得休息,秋得其刺焉。今子之所樹者,蒺藜也,非桃李也。自今以來,擇人而樹之毋已樹而擇之。

  《續搜神記》曰:沛國一士人,姓周,生三兒,向應可語便啞。有一人徑門過,乞飲,曰:"君有罪,可遠內自思,我於外待君。"主人異其言,乃知非常人,便入內思愆,出謂客曰:"昔為小兒時,燕巢中有三子,試以指納巢中,燕子亦出口承之。乃取三蒺藜與其子,其子吞之即死。其母尋還,不復見其子出,徘徊,悲鳴而去。有此事,今甚悔之。"客曰:"是矣!"便聞其兒言語周正。客乃去,不知所在也。

  《本草經》曰:莛藜,一名止行,一名升雅,一名旁通,一名水香。

  《離騷》曰:江蘺棄於窮巷兮,蒺藜蔓乎東廂。

  《太平御覽》 宋·李昉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網誌精選創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