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著作人

我的相片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源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前身是”施金玉三房”

前人蓽路藍縷,“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260年的製香世家傳承至今,經歷過時代的變遷、世代的交替、家族的分家,唯一不變的是 – 對製香業的堅持,在第七代的兄弟分家之後,繼承工廠的老三施起燻先生不得不在”施金玉”的招牌後加了”三房”二字以示區別。

歷經風雨飄搖的歲月總算傳承到了第八代~施燁志,一個新人類的手中,他不斷在思考:“傳承與創新”,似矛盾又糾結的概念,一種被現代人快遺忘的古老工業,如何在蛻變之後還保留古老的精髓,如何守住前人的製香堅持再加上更接近現代人生活之品香趣味。

於是,【施金玉沐香齋】終於誕生。

“施金玉”~一個260年的製香世家,代表的是傳承;
“沐香齋”~一個現代人養生香品的創生,代表的是創新;
【施金玉沐香齋】~是傳承與創新的融合;
雖然說是創新,但真正的內涵是”復古”,只是恢復了我們快遺忘了的古代文人品香生活。

孟子愛香,曾說:“香為性性之所欲,不可得而長壽”。孟子不僅喜香,而且闡述了香的道理,認為人們對香的喜愛是形而上的,是人本性的需求。

明屠隆道:
香之為用,其利最薄。物外高隱,坐語道德,焚之可以清心悅神。

四更殘月,興味蕭騷,焚之可以暢懷舒嘯。

晴窗塌帖,揮塵閔吟,溫燈夜讀,焚以遠闢睡魔。

謂古伴月可也。紅袖在側,秘語談私,執手擁護,焚以熏心熱意。

謂士助情可也。塵雨閉窗,午睡初足,就案學書,啜茗味淡,一爐初熱,香藹馥馥撩人。

更宜醉筵醒客。皓月清宵,冰弦曳指,長嘯空樓,蒼山極目,未殘爐熱,香霧隱隱繞簾。

又可祛邪辟穢,隨其所適,無施不可。”

文人們不僅燒香,還要燒出情趣來,燒出意境來,燒出學問來。古代“學界”對香作為“雅文化”與“菁英文化”的品質,同時也把香納入了日常生活的範疇,而沒有使它局限在祭祀、宗教之中,這對香文化的普及與發展都是重要的。

因此,【施金玉沐香齋】要繼續傳承製香的良心,對香的堅持仍是遵照古法,用最天然最單純的原料,加上最真誠的用心,獻給十方眾生,用最真的香獻給仙佛,也要讓現代人重新體認香文化的趣味、深度與美感,進而感受天地造化之美好!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

旗艦店/新北市板橋區漢生東路12531(新板大遠百正對面巷子內)


電 話/02-29568333
手 機/0986-813-088

營業時間:早上0930時至晚上2030時公休日為每周日公休

PChome Online
商店街/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http://www.pcstore.com.tw/scymsj/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官網

http://www.scy1756.com.tw/

“施金玉沐香齋”的中藥香特色:
1. 所有中藥香的原料都是採購上等中草藥原材 à 打磨成粉末 à 依照古法配方調配出完美的比例 
2. 完全不添加任何香精、香油、香水、合成香料、石灰、塑化劑、雜木纖維等化學或不必要之添加物
3. 百分之百天然之上等中草藥原料, 含油量高, 藥性純正, 纖維質少, 所以不薰不燥, 不嗆不刺, 味道温和卻濃郁甘醇, 除了主成分的特殊芳香之氣得到充分的發揮之外, 配方的完美比例使得香氣和順, 更創造了豐富的層次。
4. “施金玉沐香齋”天然中草藥配方是除了禮佛、祭祀之外, 一種歡喜、安神、定心、釋放、修補、淨化、淨煞、除穢、去惡、辟邪、養生的生活必需品, 讓我們來體會古代文人的品香生活, 讓現代人在忙於科技與追求效率的緊張生活之餘, 透過好香引領進入更有靈性的空間, 柔化身心, 清淨心靈, 創造更美好的人生!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店家名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客服中心:

如有問題,請按此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客服中心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如果依照用途和外型、顏色,香又可區分為:線香、臥香、香環、小香盤、微盤、香塔、香珠。
1.
財神香 五形俱足, 升官發財

2.降真香 引降諸真, 去邪化煞 
3.
牡丹香 功名利祿, 富貴吉祥

4. 清淨法喜, 身心舒暢 
5.
靜心除穢, 養神安眠

6.蒼朮香 淨宅化溼, 除惡去窮 
7.
零陵香 消災除障, 修養生息

8.桂花香 貴人貴氣, 宅地生輝 
9.
龍腦香 開竅醒神, 高貴顯逹

 

搜尋文章

2014/3/14

遵生八箋 塵外遐舉箋-1 明 高濂撰

遵生八箋 塵外遐舉箋  高濂撰
  歷代高隱姓氏〔總一百人〕
  高子曰:《易》雲:不事王侯,高尚其事。《詩》雲:皎皎白駒,在彼空穀。此指遁世無悶而獨善其身者也。士君子不得志於兼濟,當堅貞以全吾形,保其餘年,而林皋自足,邁德弘道,而不受塵鞅,以樂其志。外是則硜硜以類沽名,囂囂焉心將安所用哉?故餘生平景仰峻德高風,神交心與,而夢寐不置者,上錄人外高隱,凡百人焉。意取或隱居以求其志,或去危以圖其安,或曲避以守其道,或庇物以全其清。或垢俗避喧,或審時斂跡,大或輕天下而細萬物,小或安苦節而甘賤貧,扇箕山之風,鼓洪崖之志,侃侃高論,風教後人者,咸錄以尚友千古。俾後之隱草莽者,當知甘心畎畝,而道不可以斯須去身;憔悴江潭,而行不可使靡焉同俗。杖履山水,歌詠琴書,放浪形骸,狎玩魚鳥。出雖局於一時,而處則蹈彼千仞。如是則心無所營,而神清氣朗,物無容擾,而志逸身閑,養壽怡生,道豈外是?餘錄是編,而箋曰《塵外遐舉》。

   披衣
  披衣【餘錄雖始自披衣,如《高士傳》名次,其中增損更多。悉從諸史,並雜集匯選參入。然非道德貞純,言行卓絕,玉輝冰潔,嶽峙川渟者,悉屏不錄。觀者當自得之。】
  披衣,堯時人也。堯之師曰許由,許由之師曰嚙缺,問道乎披衣。披衣曰:若正汝形,一汝視,天和將至;攝汝知,一汝度,神將來舍。德將為汝美,道將為汝居。汝曈焉如新生之犢,而無求其故。言末卒,嚙缺睡寐。披衣大悅,行歌去之,曰:形若槁骸,心若死灰,真其實知,不以故自持,媒媒晦晦,無心而不可與謀。彼何人哉?

  王倪
  王倪問道焉,嚙缺曰:子知物之所同是乎?曰:吾惡乎知之?”“子知子之所不知邪?曰:吾惡乎知之?”“然則物無知邪?曰:吾惡乎知之?雖然,嘗試言之,庸詎知吾所謂知之非不知邪?庸詎知吾所謂不知之非知邪?且吾嘗試問乎汝,民濕寢則腰疾偏死,■【魚+酋】然乎哉?木處則惴栗恂懼,猿猴然乎哉?三者孰知正處?民食芻豢,糜鹿食薦,蝍且甘帶,鴟鴉嗜鼠,四者孰知正味?猿猵狙以為雌,麇與鹿交,鰍與魚遊。毛嬙麗姬,人之所美也,魚見之深入,鳥見之高飛,麇鹿見之決驟,四者孰知天下之正色哉?自我觀之,仁義之端,是非之塗,樊然淆亂,吾惡能知其辯?嚙缺曰:子不知利害,則至人固不知利害乎?王倪曰:至人神矣,大澤焚而不能熱,河漢冱而不能寒,疾雷破山,暴風振海而不能驚。若然者,乘雲氣,騎日月而游乎四海之外,死生無變於己,而況利害之端乎?

  巢父
  巢父者,堯時隱人也。山居不營世利,年老,以樹為巢而寢其上,故時人號曰巢父。堯之讓許由也,由以告巢父,巢父曰:汝何不隱汝形,藏汝光?若非吾友也。擊其膺而下之。由悵然不自得,乃過清泠之水,洗其耳,拭其目,曰:向聞貪言,負吾之友矣。遂去,終身不相見。

  許由
  許由,字武仲,陽城槐裏人也。為人據義履方,邪席不坐,邪膳不食。後隱於沛澤之中,堯讓天下於許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於光也,不亦難乎?時雨降矣,而猶浸灌,其於澤也,不亦勞乎?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猶屍之,吾自視缺然,請致天下。許由曰: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猶代子,吾將為名乎?名者,實之賓也,吾將為賓乎?鷦鷯巢於深林,不過一枝,偃鼠飲河,不過滿腹,歸休乎君,予無所用天下為。庖人雖不治庖,屍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不受而逃去。嚙缺遇許由,曰:子將奚之?曰:將逃堯。曰:奚謂邪?曰:夫堯知賢人之利天下也,而不知其賊天下也,夫唯外乎賢者知之矣。由於是遁耕於中嶽,潁水之陽,箕山之下,終身無經天下色。堯又召為九州長,由不欲聞之,洗耳於潁水濱。時其友巢父牽犢欲飲之,見由洗耳,問其故。對曰:堯欲召我為九州長,惡聞其聲,是故洗耳。巢父曰:子若處高岸深谷,人道不通,誰能見子?子故浮游欲聞,求其名譽,汙吾犢口。牽犢上流飲之。許由沒,葬箕山之巔,亦名許由山,在陽城之南十餘裏。堯因就其墓,號曰箕山公神,以配食五嶽,世世奉祀,至今不絕也。

  善卷
  善卷者,古之賢人也。堯聞得道,乃北面師之,及堯受終之後,舜又以天下讓卷。卷曰:昔唐氏之有天下,不教而民從之,不賞而民勸之,天下均平,百姓安靜,不知怨,不知喜。今子盛為衣裳之服,以眩民目;繁調五音之聲,以亂民耳;丕作皇韶之樂,以愚民心。天下之亂,從此始矣,吾雖為之,其何益乎?予立於宇宙之中,冬衣皮毛,夏衣絺葛。春耕種,形足以勞動;秋收斂,身足以休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遙於天地之間,而心意自得,吾何以天下為哉?悲夫,子之不知予也!遂不受,去入深山,不知其處。

  壤父
  壤父者,堯時人也。帝堯之世,天下太和,百姓無事,壤父年八十餘,而擊壤於道中。觀者曰:大哉帝之德也!壤父曰: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何德於我哉!

  蒲衣子
  蒲衣子者,舜時賢人也,年八歲而舜師之。嚙缺問於王倪,四問而四不知,嚙缺因躍而大喜,行以告蒲衣子。蒲衣子曰:而乃今知之乎?有虞氏不及泰氏,有虞氏其猶藏仁以要人,亦得人矣,而未始出於非人。泰氏其臥徐徐,其覺於於,一以己為馬,一以己為牛,其知情信,其德甚貞,而未始入於非人也。後舜讓天下於蒲衣子,蒲衣子不受而去,莫知所終。

  小臣稷
  小臣稷者,齊人也,抗厲希古,桓公凡三往而不得見。公嘆曰:吾聞布衣之士不輕爵祿,則無以助萬乘之主;萬乘之主不好仁義,則無以下布衣之士。於是五往乃得見焉。桓公以此能致士,為五霸之長。

  商容
  商容,不知何許人也,有疾。老子曰:先生無遺教以告弟子乎?容曰:將語子。過故鄉而下車,知之乎?老子曰:非謂不忘故耶?容曰:過喬木而趨,知之乎?老子曰:非謂其敬老耶?容張口曰:吾舌存乎曰:存。曰:吾齒存乎曰:亡。”“知之乎?老子曰:非謂其剛亡而弱存乎?容曰:嘻,天下事盡矣。

  庚桑楚
  庚桑楚者,楚人也,老聃弟子,偏得老聃之道,遂卜居畏壘之山。其居三年,畏壘大壤。畏壘之民相與言曰:庚桑子之始來,吾灑然異之,今吾日計之而不足,歲計之而有餘,庶幾其聖人乎?子胡不相與屍而祝之,社而稷之乎庚桑子聞之,南面而不釋然,弟子異之。庚桑子曰:弟子何異於予?夫春氣發而百草生,正得秋而萬寶成,夫春與秋豈無得而然哉?天道已行矣。吾聞至人屍居環堵之室,而百姓倡狂,不知所如往,今以畏壘之細民,而竊竊焉欲俎豆予於賢人之間,我其杓之邪?吾是以不釋於老聃之言。

  老萊子
  老萊子者,楚人也,當時世亂,逃世耕於蒙山之陽。莞葭為墻,蓬蒿為室,枝木為床,蓍艾為席,飲水食菽,墾山播種。人或言於楚王,王於是駕至萊子之門,萊子方織畚。王曰:守國之政,孤願煩先生。老萊子曰:諾。王去,其妻樵還,曰:子許之乎老萊曰:然。妻曰:妾聞之,可食以酒肉者,可隨而鞭捶;可擬以官祿者,可隨而鐵鉞。妾不能為人所制者。妻投其畚而去,老萊子亦隨其妻至於江南而止。曰:鳥獸之毛,可績而衣,其遺粒足食也。仲尼嘗聞其論,而蹙然改容焉。著書十五篇,言道家之用,人莫知其所終也。

  林類
  林類者,魏人也,年且百歲。底春披裘拾遺穗於故畦,並歌並進。孔子適衛,望之於野,顧謂弟子曰:彼叟可與言者,試往訊之。子貢請行,逆之隴端,面之而嘆曰:先生曾不悔乎?而行歌拾穗。林類行不留,歌不輟,子貢叩之不已,乃仰而應曰:吾何悔邪?子貢曰:先生少不勤行,長不競時,老無妻子,死期將至,亦有何樂而行歌乎?林曰:少不勤行,長不競時,故能壽若此;老無妻子,死期將至,故能樂若此。子貢曰:壽者,人之情,死者,人之惡,子以死為樂,何也?林類曰:死之與生,一往一返,故死於是者,安知不生於彼?故吾知其不相若矣,吾又安知營營而求生,非惑乎?亦又安知吾今之死,不愈昔之生乎?子貢聞之,不喻其意,還以告夫子。夫子曰:吾知其可與言,果然。

  榮啟期
  榮啟期者,不知何許人也,鹿裘帶索,鼓琴而歌。孔子游於泰山,見而問之曰:先生何樂也?對曰:吾樂甚多,天生萬物,唯人為貴,吾得為人矣,是一樂也。男女之別,男尊女卑,故以男為貴,吾既得為男矣,是二樂也。人生有不見日月,不免繈褓者,吾既已行年九十矣,是三樂也。貧者,士之常也;死者,民之終也。居常以待終,何不樂也?

  荷蕢
  荷蕢者,衛人也,避亂不仕,自匿姓名。孔子擊磬於衛,時荷蕢過孔氏之門,曰:有心哉,擊磬乎?既而曰:硜硜乎,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則厲,淺則揭。孔子聞之,曰:果哉,蔑之難矣!

  長沮 桀溺
  長沮、桀溺者,不知何許人也,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子路曰:是孔子。曰:是魯孔丘歟?曰:是也是知津矣。問於桀溺,曰:子為誰?曰:為仲由。曰:是魯孔丘之徒歟?對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且而與其從避人之士,豈若從避世之士哉?耰而不輟。子路以告孔子,孔子憮然曰:烏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

  陸通
  陸通,字接輿,楚人也,好養性,躬耕以為食。楚昭王時,通見楚政無常,乃佯狂不仕,故時人謂之楚狂。孔子適楚,楚狂接輿遊其門,曰:鳳兮鳳兮,何如德之衰也!來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也。天下有道,聖人成焉;天下無道,聖人生焉。方今之有,僅免刑焉。福輕乎羽,莫之知載;禍重乎地,莫之知避。已乎!已乎!臨人以德;殆乎!殆乎!畫地而趨。迷陽!迷陽!無傷吾行。吾行卻曲,無傷吾足。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也。孔子下車,欲與之言,趨而避之,不得與之言。楚王聞陸通賢,遣使者持金百鎰,車馬二駟,往聘通,曰:王請先生治江南。通笑而不應。使者去,妻從市來,曰:先生少而為義,豈老違之哉?門外車跡何深也?妾聞義士非禮不動,妾事先生,躬耕以自食,親績以為衣,食飽衣暖,其樂自足矣,不如去之。於是夫負釜甑,妻戴紝器,變名易姓,遊諸名山。食桂櫨實,服黃菁子,隱蜀峨眉山,壽數百年,俗傳以為仙雲。

  曾參
  曾參,字子輿,南武城人也,不仕而游,居於衛。縕袍無表,顏色腫噲,手足胼胝,三日不舉火,十年不製衣,正冠而纓絕,捉襟而肘見,納履而踵決,曳縰而歌,天子不得臣,諸侯不得友。魯哀公賢之,致邑焉。參辭不受,曰:吾聞受人者常畏人,與人者常驕人。縱君不我驕,我豈無畏乎?終不受。後卒於魯。

  顏回
  顏回,字子淵,魯人也,孔子弟子。貧而樂道,退居陋巷,曲肱而寢。孔子曰:回,來!家貧居卑,胡不仕乎?回對曰:不願仕。回有郭外之田五十畝,足以給饘粥;郭內之圃十畝,足以為絲麻;鼓宮商之音,足以自娛;習所聞於夫子,足以自樂,回何仕焉?孔子愀然變容,日:善哉!回之意也。

  原憲
  原憲,字子思,宋人也,孔子弟子,居魯。環堵之室,茨以生草。蓬戶不完,桑以為樞,而甕牖二室,褐以為塞,上漏下濕,匡坐而彈琴。子貢相衛,結駟連騎,排藜藿,入窮閭,巷不容軒,來見原憲。原憲韋冠縰履,杖藜而應門。子貢曰:嘻,先生何病也?憲應之曰:憲聞之,無財謂之貧,學道而不能行謂之病。若憲貧也,非病也。夫希世而行,比周而友,學以為人,教以為己,仁義之慝,車馬之飾,憲不忍為也。子貢逡巡而有慚色,終身恥其言之過也。

  漢陰丈人
  漢陰丈人者,楚人也。子貢適楚,過漢陰,見丈人為圃,入井抱甕而灌,用力甚多,而見功寡。子貢曰:有機於此,後重前輕,挈水若抽,其名為槔,用力寡而見功多。丈人作色而笑曰:聞之吾師,有機械者,必有機事;有機事者,必有機心。機心存於胸中,則純白不備;純白不備,則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載也。吾非不知,羞而不為也。子貢愕然慚,俯而不對。有間,丈人曰:子奚為者邪?曰:孔丘之徒也。丈人曰:子非夫博學以擬聖智,獨弦歌以賣名聲於天下乎?汝方將忘汝神氣,墮汝形骸,而何暇治天下乎?子往矣!勿妨吾事。子貢卑陬失色,頊頊然不自得,行三十裏而後癒。

  壺丘子林
  壺丘子林者,鄭人也,道德甚優,列禦寇師事之。初,禦寇好遊,壺丘子曰:禦寇好游,游何所好?列子曰:遊之樂所玩無。故人之游也,觀其所見;我之遊也,觀其所變。壺丘子曰:禦寇之遊,固與人同,而曰固與人異。凡所見亦恒見其變,玩彼物之無物,不知我亦無。故務外遊,不知務內觀。外遊者,求備於物;內觀者,取足於身。取足於身,遊之至也;求備於物,遊之不至也。於是列子自以為不知遊,將終身不出,居鄭國四十年,人無識者。

  老商氏
  老商氏者,不知何許人也,列禦寇師焉,兼友伯高子而進於其道。尹生聞之,從列子居數月,不省舍,因間,請蘄其術者,十反而十不告。尹生懟而請辭,列子又不命。尹生退數月,意不已,又往從之。列子曰:汝何去來之頻?尹生曰:曩章戴有請於子,子不我告,固有憾於子,今復脫然,是以又來。列子曰:曩吾以汝為達,今汝之鄙至此乎?姬將告汝所學於夫子矣。自吾之學也,三年之後,心不敢念是非,口不敢言利害,始得老商一盼而已。五年之後,心庚念是非,口庚言利害,老商始一解言而笑。七年之後,從心之所念,庚無是非;從口之所言,庚無利害,老商始引吾並席而坐。今汝先生之門,曾未洽時,履虛乘風,其可得乎?

  列禦寇
  列禦寇者,鄭人也,隱居不仕。鄭穆公時,子陽為相,專任刑法,列禦寇乃絕跡窮巷,面有飢色。或告子陽曰:列禦寇,蓋有道之士也,君之國而窮,君無乃為不好士乎?子陽聞而悟,使官載粟數十乘而與之,禦寇出見使者,再拜而辭之。入見其妻,妻望之而拊心曰:妾聞為有道之妻子,皆得佚樂,今有飢色,君過而遺先生食,先生不受,豈非命也哉?禦寇笑曰:君非自知而遺我也,以人之言,而遺我粟。至其罪我也,又且以人之言,此吾所以不受也。居一年,鄭人殺子陽,其黨皆死,禦寇安然獨全。終身不仕,著書八篇,言道家之意,號曰列子。

  莊周
  莊周者,宋之蒙人也,少學老子,為蒙縣漆園吏,遂遺世自放不仕,王公大人皆不得而器之。楚威王使大夫以百金聘周,周方釣於濮水之上,持竿不顧,曰:吾聞楚有神龜,死二千歲矣,巾笥而藏之於廟堂之上,此龜寧無為留骨而貴乎?寧生曳尾途中乎?大夫曰:寧掉尾途中耳。莊子曰:往矣,吾方掉尾於途中。或又以千金之幣迎周為相,周曰:子不見郊祭之犧牛乎?衣以文繡,食以芻菽,及其牽入太廟,欲為孤豚,其可得乎?遂終身不仕。

  段幹木
  段幹木者,晉人也,少貧且賤,心志不遂,乃治清節,遊西河,師事卜子夏與田子方。李克、翟璜,吳起等居於魏,皆為將,唯幹木守道不仕。魏文侯欲見,就造其門,段幹木逾墻而避文侯。文侯以客禮待之,出,過其廬而軾,其僕問曰:幹木,布衣也,君軾其廬,不已甚乎?文侯曰:段幹木,賢者也,不移勢利,君子之道,隱處窮巷,聲馳千里,吾敢不軾乎?幹木先乎德,寡人先乎勢;幹木富乎義,寡人富乎財。勢不若德貴,財不若義高。又請為相,不肯,後卑己固請見,與語,文侯立倦不敢息。夫文侯名過齊桓公者,蓋能尊段幹木,敬卜子夏,友田子方故也。

  公儀潛
  公儀潛者,魯人也,與子思為友。穆公因數思而致命,欲以為相。子思曰:公儀子此所以不至也。君若飢渴待賢,納用其謀,雖蔬食飲水,汲亦願在下風。如以高官厚祿為釣餌,而無信用之心,公儀子智若魯者可也,不爾,則不逾君之庭。且臣不佞,又不能為君操竿下釣,以傷守節之士。潛竟終身不屈。

  黔先生
  黔先生者,齊人也,修身清節,不求進於諸侯。魯恭公聞其賢,遣使致禮,賜粟三千鐘,欲以為相,辭不受。齊王又禮之以黃金百斤,聘為卿,又不就。著書四篇,言道家之務,號黔婁子,終身不屈,以壽終。

  陳仲子
  陳仲子者,齊人也。其兄戴為齊卿,食祿萬鐘,仲子以為不義,將妻子適楚,居於陵,自謂於陵仲子。窮不苟求,不義之食不食。遭歲飢,乏糧三日,乃匍匐而食井上李實之蟲者,三咽而能視。身自織履,妻擘纑以易衣食。楚王聞其賢,欲以為相,遣使持金百鎰,至於陵聘仲子。仲子入謂妻曰:楚王欲以我為相,今日為相,明日結駟連騎,食方丈於前,意可乎?妻曰:夫子左琴右書,樂在其中矣。結駟連騎,所安不過容膝;食方丈於前,所甘不過一肉。今以容膝之安,一肉之味,而懷楚國之憂,亂世多害,恐生不保命也。於是出謝使者,遂相與逃去,為人灌園。

  漁父
  漁父者,楚人也。楚亂乃匿名隱釣於江濱。楚頃襄王時,屈原為三閭大夫,名顯於諸侯,為上官靳尚所譖,王怒,放之江濱,被發行吟於澤畔。漁父見而問之曰:子非三閭大夫歟?何故至斯?原曰:舉世混濁,而我獨清,眾人皆醉,而我獨醒,是以見放。漁父曰:夫聖人不凝滯於萬物,故能與世推移。舉世混濁,何不揚其波汨其泥?眾人皆醉,何不哺其糟啜其醨?何故懷瑾握瑜,自令放為?乃歌曰:滄浪之水清,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可以濯吾足。遂去深山,自閉匿,人莫知焉。

  四皓
  四皓者,皆河內軹人也,或在汲。一曰東園公,二曰角裏先生,三曰綺裏季,四曰夏黃公,皆修道潔己,非義不動。秦始皇時,見秦政虐,乃退入藍田山,而作歌曰:莫莫高山,深谷逶迤;曄曄紫芝,可以療飢。唐虞世遠,吾將何歸?駟馬高蓋,其憂甚大。富貴之畏人,不如貧賤之肆志。乃共入商雒,隱地肺山,以待天下定。及秦敗,漢高聞而征之,不至。深自匿終南山,不能屈己。

  黃石公
  黃石公者,下邳人也。遭秦亂,自隱姓名,時人莫知者。初,張良易姓為長,自匿下邳,步游沂水圮上,與黃石公相遇。未謁,黃石公故墜履圮下,顧謂良曰:孺子取履。良素不知詐,愕然,欲毆之,為其老人也,強忍,下取履,因跪進焉。公以足受,笑而去,良殊驚。公行裏所還,謂良曰:孺子可教也。後五日平明,與我期此。良愈怪之,復跪曰:諾。五日平旦,良往,公怒曰:與老人期,何後?又後五日早會。良雞鳴往,公又先在,復怒曰:何後也?後五日早會。良夜半往。有頃,公亦至,喜曰:當如是。乃出一編書與良曰:讀是則為王者師矣。後十三年,孺子見濟北穀城山下黃石。即我矣。遂去不見。

  魯二征士
  魯二征士者,皆魯人也。高祖定天下,即皇帝位,博士叔孫通白征魯諸儒三十餘人,欲定漢儀禮。二士獨不肯行,罵通曰:天下初定,死者未葬,傷者未起,而欲起禮樂。禮樂所由起,百年之德而後可舉,吾不忍為公所為,公所為不合古,吾不行。公往矣,無汙我。通不敢致而去。

  田何
  田何,字子莊,齊人也。自孔子授《易》,五傳至何。及秦禁學,以《易》為蔔筮之書,獨不禁,故何傳之不絕。漢興,田何以齊諸田徙杜陵,號曰杜田生,以《易》授弟子東武王、同子仲,洛陽周王孫,丁寬,齊服生等皆顯當世。惠帝時,何年老家貧,守道不仕,帝親幸其廬以受業,終為《易》者宗。

  披裘公
  披裘公者,吳人也。延陵季子出遊,見道中遺金,顧而睹之,與公曰:取彼金。公投鏕瞋目拂手而言曰:何子居之高而視之卑?吾披裘而負薪,豈取遺金者哉?季子大驚,既謝而問其姓名,曰:何足語姓名?

  劉驎之
  晉劉驎之,字子驥。桓沖到其家,驎之於樹條桑。使者致命,驎之曰:使君既枉駕光臨,宜先諸家君。沖聞大槐,乃造其父。驎之被短褐與沖話言,父使驎之自持濁酒蔬菜供賓。沖命廚人代之,父曰:若使從者代,非野人之意也。沖請驎之為長史,固辭。

  江上漁父
  江上有漁父乘船,知伍子胥奔吳急,乃渡之。胥既渡,解劍值百金與父,父曰:楚國之法,得伍子胥者爵執圭,豈徒百金劍邪?不受,一笑刺舟而去。

  安丘望之
  望之少恬靜,不求仕進,號安丘丈人。成帝欲見不得,以其道德深重,常師事焉。望之不以見重為高,日愈損退,為巫醫於民間,著《老子章句》。

  胡宿
  胡宿,字武平,氣宇高爽,議論清新。仁恕誠慤,出於自然。平生守道,不以進退為意。在文館二十餘年,語後進曰:富貴貧賤,莫不有命,士人當修己俟命,毋為造物所嗤。

  朱桃椎
  朱桃椎,成都人,淡薄絕俗,被裘曳索,結廬山中。常織芒履置道上,見者曰:此居士履也。以米茗置其處易之。

  吳隱之
  吳隱之,字處默,介立有清操,日晏飫菽,擔石無儲。與韓康伯鄰居,康伯母,殷氏也,謂康伯曰:汝掌銓衡,必舉此輩。後為廣州刺史。酌貪泉詩曰:古人雲此水,一歃懷千金。試使夷齊飲,終當不易心。及歸,妻劉氏齎沉香一片,隱之見之,即投之於湖。

  杜林
  杜林,字伯山,博治多聞,時稱通儒。初客河西,拘於隗囂,而不屈節。弟成卒,囂聽其持喪歸,而遣刺客楊賢遮殺之。賢見林身推鹿車,自載弟喪,嘆曰:我雖小人,何忍殺義士?因亡去。

  管寧
  管寧字幼安,少與華歆同席讀書。門外有乘軒者過,歆棄書遽往觀之,寧恥之而割席,曰:子非吾友也。又嘗與歆共鋤菜地,遇金,寧揮鋤不顧,歆則捉而擲之。漢魏之際,居遼東二十年,匿畏藏光,喜遁養浩。魏明帝安車蒲輪,束帛加璧聘之,寧不受。家貧好學,一藜床五十年,當膝處皆穿。

  趙抃
  趙抃,字閱道。氣宇清逸,人不見其喜慍,自號知非子。宋至和中為侍御史,彈劾不避貴戚,京師號為鐵面禦史。初任成都,以一琴一鶴自隨。及其再任,屏去琴鶴,止有蒼頭執事。公平生日所為事,夜必衣冠露香,拜首告天,若不可告者,不敢為也。元豐初,告老退居於衢,有溪石鬆竹之勝,與山僧野老遊,不復有軒冕志矣。故其詩曰:軒外長溪溪外山,捲簾空曠水雲間。高齋有問如何答?清夜安眠白晝閑。

  夏統
  夏統,字仲禦,會稽人,隱身不仕。母病篤,詣洛市藥。會上巳,洛中王公並至,浮橋車乘如雲,統視之蔑如也。賈充引船與語,其應如響,勸之仕,俯而不答。充曰:卿能作鄉土地間曲乎?曰:昔曹娥投水,國人哀之,為作河女之章。伍子胥以忠投海,國人哀之,為作小海唱。今欲歌之。於是以足扣舷,引聲清激,大風應至,雲雨交集。充令妓女盛服繞船三匝,統危坐如故,若無所聞。充悵然曰:此吳兒木腸石心也。

  元德秀
  德秀,號魯山。房琯嘆曰:見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都盡。天下高其行。緗帙滿架,柴車而行,卒惟枕履簞瓢而已。生六十,未嘗見女色焉。

  裴休
  裴休,字公美,兄弟皆塾,晝誦經,夜著書,終年不出戶。有饋鹿者,諸生共薦之,休不食,曰:蔬食猶不足,今一啖肉,後何以繼?

  裴坦
  裴坦,性簡儉。其子娶楊收女,器用皆犀玉。坦命持去,曰:殃我家矣。

  顏含
  顏含,字弘都,有操行。郭璞過舍,欲為之筮。含曰:年在天,位在人,修己而天不與者,命也;守道而人不知者,性也。自有性命,無勞蓍龜。

  裘萬頃
  裘萬頃,字元量,不樂仕進,以薦者召為司直。在朝賦詩雲:新築書堂壁未乾,馬蹄催我上長安。兒時只道為官好,老去方知行路難。千里關山千里念,一番風雨一番寒。何如靜坐茅簷下,翠竹蒼梧仔細看。遂促歸。

  範式
  範式,字巨卿,張劭,字元伯,二人相友善,劭卒,式夢劭呼曰:巨卿,吾以某日某時死矣,子能為我一及於葬乎?式即馳赴。未至而喪已發,將至壙,柩不肯進,其母撫之曰:元伯豈有望耶?移時,見有素車白馬,號哭而來,其母曰:必巨卿也。式因執紼引,柩乃前。

  郭延卿
  郭延卿者,西京人也,少與張文定公、呂文穆公游,以文行稱於鄉閭。張呂作相,更薦之,延卿不就。葺幽亭,藝花木自娛,足跡不及城市。年八十餘。錢文僖惟演時留守西京,通判謝絳,掌書記尹洙,推官歐陽修,皆一時聞人也。一日,惟演率僚屬出郭往遊,去其居一裏許,屏騎從訪之,不告以名氏,延卿欣然接之,道服對談而已。延卿笑曰:陋居罕有過從,而平日所見之人,亦無君者,老夫甚愜,願少留,花下小酌。於是以陶尊果蔌以進。惟演喜其野逸,為滿引不辭。既而吏揖於前,報曰:申牌。府吏牙兵已滿庭中矣。延卿徐曰:公等何官而從吏之多若此也?洙曰:留守相公也。延卿笑曰:不圖相國肯訪野人。遂相與大笑。又曰:諸公尚能飲否?惟演欣然從之,盤無少加於前,而談笑自若。日入辭去,延卿送之門,顧曰:老病不能造謝,希勿訝也。惟演輩登車,茫然自失。翌日,語僚屬曰:此真隱者也,彼視富貴為何等物也?嘆息累日不止。

  摯峻
  摯峻,字伯陵,京兆長安人也。少治清節,與太史令司馬遷交好,峻獨退身修德,隱於岍山。遷即親貴,乃以書勸峻進曰:君子所貴乎道者三:太上立德,其次立言,其次立功。伏惟伯陵材能絕人,高尚其志,以善厥身,冰清玉潔,不以細行荷累其名,固已貴矣,然未盡太上之所由也。願先生少致意焉。峻報書曰:聞古之君子料能而行,度德而處,故悔吝去其身。利不可以虛受,名不可以苟得。漢興以來,帝王之道,於斯始顯。能者見利,不肖者自屏,亦其時也。《周易》;大君有命,小人勿用。徒欲偃仰從容,以遊餘齒耳。峻之守節不移如此。遷居太史官,為李陵遊說,下腐刑,果以悔吝被辱。峻遂高尚不仕,卒於岍。岍人立祠,號曰岍居士,世奉祀之不絕。

  成公
  成公,成帝時人,自隱姓名,常誦經,不交世利,時人號曰成公。成帝出遊,問之,成公不屈節。上曰:朕能富貴人,能殺人,子何逆朕?成公曰:陛下能貴人,臣能不受陛下之官;陛下能富人,臣能不受陛下之祿;陛下能殺人,臣能不犯陛下之法。上不能折,使郎二人就受政事十二篇。

  宋勝之
  宋勝之者,南陽安眾人也,少孤,年五歲失父母,家於穀城聚中,孝慕甚篤,聚中化之,少長有禮。勝之每行,見老人擔負,輒以身代之,獵得禽獸,嘗分肉與有親者。貧依娣居,數歲,乃至長安受《易》,通明,以信義見稱。從兄褒為東平內史,遣使召之,勝之曰:眾人所樂者,非勝之願也。乃去,遊太原,從郇越牧羊,以琴書自娛。丞相孔光聞而就太原辟之,不至。元始三年,病卒於太原。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網誌精選創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