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著作人

我的相片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源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前身是”施金玉三房”

前人蓽路藍縷,“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260年的製香世家傳承至今,經歷過時代的變遷、世代的交替、家族的分家,唯一不變的是 – 對製香業的堅持,在第七代的兄弟分家之後,繼承工廠的老三施起燻先生不得不在”施金玉”的招牌後加了”三房”二字以示區別。

歷經風雨飄搖的歲月總算傳承到了第八代~施燁志,一個新人類的手中,他不斷在思考:“傳承與創新”,似矛盾又糾結的概念,一種被現代人快遺忘的古老工業,如何在蛻變之後還保留古老的精髓,如何守住前人的製香堅持再加上更接近現代人生活之品香趣味。

於是,【施金玉沐香齋】終於誕生。

“施金玉”~一個260年的製香世家,代表的是傳承;
“沐香齋”~一個現代人養生香品的創生,代表的是創新;
【施金玉沐香齋】~是傳承與創新的融合;
雖然說是創新,但真正的內涵是”復古”,只是恢復了我們快遺忘了的古代文人品香生活。

孟子愛香,曾說:“香為性性之所欲,不可得而長壽”。孟子不僅喜香,而且闡述了香的道理,認為人們對香的喜愛是形而上的,是人本性的需求。

明屠隆道:
香之為用,其利最薄。物外高隱,坐語道德,焚之可以清心悅神。

四更殘月,興味蕭騷,焚之可以暢懷舒嘯。

晴窗塌帖,揮塵閔吟,溫燈夜讀,焚以遠闢睡魔。

謂古伴月可也。紅袖在側,秘語談私,執手擁護,焚以熏心熱意。

謂士助情可也。塵雨閉窗,午睡初足,就案學書,啜茗味淡,一爐初熱,香藹馥馥撩人。

更宜醉筵醒客。皓月清宵,冰弦曳指,長嘯空樓,蒼山極目,未殘爐熱,香霧隱隱繞簾。

又可祛邪辟穢,隨其所適,無施不可。”

文人們不僅燒香,還要燒出情趣來,燒出意境來,燒出學問來。古代“學界”對香作為“雅文化”與“菁英文化”的品質,同時也把香納入了日常生活的範疇,而沒有使它局限在祭祀、宗教之中,這對香文化的普及與發展都是重要的。

因此,【施金玉沐香齋】要繼續傳承製香的良心,對香的堅持仍是遵照古法,用最天然最單純的原料,加上最真誠的用心,獻給十方眾生,用最真的香獻給仙佛,也要讓現代人重新體認香文化的趣味、深度與美感,進而感受天地造化之美好!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

旗艦店/新北市板橋區漢生東路12531(新板大遠百正對面巷子內)


電 話/02-29568333
手 機/0986-813-088

營業時間:早上0930時至晚上2030時公休日為每周日公休

PChome Online
商店街/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http://www.pcstore.com.tw/scymsj/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官網

http://www.scy1756.com.tw/

“施金玉沐香齋”的中藥香特色:
1. 所有中藥香的原料都是採購上等中草藥原材 à 打磨成粉末 à 依照古法配方調配出完美的比例 
2. 完全不添加任何香精、香油、香水、合成香料、石灰、塑化劑、雜木纖維等化學或不必要之添加物
3. 百分之百天然之上等中草藥原料, 含油量高, 藥性純正, 纖維質少, 所以不薰不燥, 不嗆不刺, 味道温和卻濃郁甘醇, 除了主成分的特殊芳香之氣得到充分的發揮之外, 配方的完美比例使得香氣和順, 更創造了豐富的層次。
4. “施金玉沐香齋”天然中草藥配方是除了禮佛、祭祀之外, 一種歡喜、安神、定心、釋放、修補、淨化、淨煞、除穢、去惡、辟邪、養生的生活必需品, 讓我們來體會古代文人的品香生活, 讓現代人在忙於科技與追求效率的緊張生活之餘, 透過好香引領進入更有靈性的空間, 柔化身心, 清淨心靈, 創造更美好的人生!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店家名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客服中心:

如有問題,請按此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客服中心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如果依照用途和外型、顏色,香又可區分為:線香、臥香、香環、小香盤、微盤、香塔、香珠。
1.
財神香 五形俱足, 升官發財

2.降真香 引降諸真, 去邪化煞 
3.
牡丹香 功名利祿, 富貴吉祥

4. 清淨法喜, 身心舒暢 
5.
靜心除穢, 養神安眠

6.蒼朮香 淨宅化溼, 除惡去窮 
7.
零陵香 消災除障, 修養生息

8.桂花香 貴人貴氣, 宅地生輝 
9.
龍腦香 開竅醒神, 高貴顯逹

 

搜尋文章

2014/3/16

遵生八箋四時調攝箋冬卷 明 高濂撰

遵生八箋四時調攝箋冬卷  高濂撰

冬三月調攝總類

  《禮記》曰:北方為冬,冬之為言中也。中者,藏也。《管子》曰:陰氣畢下,萬物乃成。《律志》曰:北方,陰也,伏也,陽伏于下,于時為冬。蔡邕曰:冬者,終也,萬物於是終也。日窮於次,月窮于紀,星回於天,數將幾終。君子當審時節宣,調攝以衛其生。

  立冬,水相;冬至,水旺;立春,水休;春分,水廢;立夏,水囚;夏至,水死;立秋,水歿;秋分,水胎,言水孕于金矣。

  臞仙月占主疾

  十月,立冬日忌北風,主殃六畜。

  十一月,忌行夏令,主多疥癘之疾。

  十二月,朔日忌西風,主六畜疫。忌行春令,主多痼疾。

冬月氣數主屬圖

  (見圖)

腎神圖

  (見圖)

腎臟冬旺論

  《內景經》曰:腎屬北方水,為黑帝。生對臍,附腰脊,重一斤一兩,色如縞映紫。主分水氣,灌注一身,如樹之有根。左曰腎,右名命門,生氣之腑,死氣之廬。守之則存,用之則竭。為肝母,為肺子,耳為之官。天之生我,流氣而變謂之精,精氣往來謂之神。神者,腎藏其情智。左屬壬,右屬癸,在辰為子亥,在氣為吹,在液為唾,在形為骨。久立傷骨,為損腎也。應在齒,齒痛者,腎傷也。經于上焦,榮于中焦,衛于下焦。腎邪自入則多唾,膀胱為津液之腑,榮其發也。《黃庭經》曰:腎部之宮玄闕圓,中有童子名十玄,主諸臟腑九液源,外應兩耳百液津。其聲羽,其味鹹,其臭腐。心邪入腎則惡腐。凡丈夫六十,腎氣衰,發變齒動,七十形體皆困,九十腎氣焦枯,骨痿而不能起床者,腎先死也。腎病則耳聾骨痿,腎合於骨,其榮在髭。腎之外應北嶽,上通辰星之精。冬三月,存辰星之黑氣,入腎中存之。人之骨疼者,腎虛也;人之齒多齟者,腎衰也;人之齒墮者,腎風也;人之耳痛者,腎氣壅也;人之多欠者,腎邪也;人之腰不伸者,腎乏也,人之色黑者,腎衰也;人之容色紫而有光者,腎無病也;人之骨節鳴者,腎羸也。肺邪入腎則多呻。腎有疾,當吹以瀉之,吸以補之。其氣智,腎氣沉滯,宜重吹則漸通也。腎虛則夢入暗處,見婦人、僧尼、龜鱉、駝馬、旗槍、自身兵甲,或山行,或溪舟。故冬之三月,乾坤氣閉,萬物伏藏,君子戒謹,節嗜欲,止聲色,以待陰陽之定。無競陰陽,以全其生,合乎太清。

相腎臟病法

  腎熱者,頤赤,腎有病,色黑而齒槁,腹大體重,喘咳汗出,惡風。腎虛則腰中痛。腎風之狀,頸多汗,惡風,食欲下,隔塞不通,腹滿脹,食寒則泄,在形黑瘦。腎燥,急食辛以潤之。腎病堅,急食鹹以補之,用苦以瀉之。無犯熱食,無著暖衣。腎病,臍下有動氣,按之牢若痛,苦食不消化,體重骨疼,腰膝膀胱冷痛,腳疼或痹,小便餘瀝,疝瘕所纏,宜服腎氣丸。

  腎氣丸 幹地黃一兩 薯蕷一兩 牡丹皮六錢 澤瀉七錢 山茱萸七錢 茯苓六錢 桂心五錢 附子小便炮製,四兩

  上搗為末,蜜丸,桐子大。空心酒下三四十丸,日再服。

修養腎臟法

  當以冬三月,面北向,平坐,鳴金梁七,飲玉泉三,更北吸玄宮之黑氣入口,五吞之,以補吹之損。

六氣治腎法

  治腎臟吐納用吹法,以鼻漸長引氣,以口吹之。腎病,用大吹三十遍,細吹十遍,能除腎家一切冷氣、腰疼、膝冷沉重,久立不得,陽道衰弱,耳內蟲鳴及口內生瘡。更有煩熱,悉能去之。數數吹去,相繼勿絕,疾瘥則止,過多則損。

腎臟導引法 【冬三月行之】

  可正坐,以兩手聳托,右引脅三五度,又將手返著膝挽肘,左右同捩身三五度,以足前後踏,左右各數十度。能去腰腎風邪積聚。

黃帝制護命茯苓丸

  黃帝曰:冬三月宜服何藥?岐伯曰:當服茯苓丸,主男子五勞七傷,兩目迎風淚出,頭風項強,回轉不得,心腹脹滿,上連胸脅,下引腰背,表裏徹痛,喘息不得,飲食咳逆,面黃痿瘦,小便淋漓,陰痿不起,臨爐不舉,足腫腹痛,五心煩熱,身背浮腫,盜汗不絕,四肢拘攣,或緩或急,夢寐驚悸,呼吸氣短,口乾舌燥,狀如消渴,急於喜怒,嗚咽悲愁,此方治之。

  苓苓 山藥 肉桂 山茱萸 巴戟 白朮 牛膝 兔絲子各一兩 幹姜 細辛 防風 柏子仁 澤瀉 牡丹皮各五錢 附子童便煮三次,用一兩一個的妙

  上為細末,蜜丸,桐子大。空心鹽湯服七丸,日再服。

冬季攝生消息論

  冬三月,天地閉藏,水冰地坼,無撫乎陽,早臥晚起,以待日光。去寒就溫,勿泄及膚,逆之腎傷,春為痿厥,奉生者少。斯時伏陽在內,有疾宜吐,心膈多熱,所忌發汗,恐泄陽氣故也。宜服酒浸補藥,或山藥酒一二杯,以迎陽氣。寢臥之時,稍宜虛歇,宜寒極方加綿衣,以漸加厚,不得一頓便多,惟無寒即已,不得頻用大火烘炙,尤為損人。手足應心,不可以火炙手,引火入心,使人煩躁。不可就火烘炙食物。冷藥不治熱極,熱藥不治冷極,水就濕,火就燥耳。飲食之味,宜減鹹增苦,以養心氣。冬月腎水味咸,恐水克火,心受病耳,故宜養心。宜居處密室,溫暖衣衾,調其飲食,適其寒溫。不可冒觸寒風,老人尤甚,恐寒邪感冒,多為嗽逆、麻痹、昏眩等疾。冬月陽氣在內,陰氣在外,老人多有上熱下冷之患,不宜沐浴。陽氣內蘊之時,若加湯火所通,必出大汗。高年骨肉脆薄,易於感動,多生外疾,不可早出,以犯霜威。早起服醇酒一杯以禦寒,晚服消痰涼膈之藥,以平和心氣,不令熱氣上湧。切忌房事,不可多食炙爆、肉面、餛飩之類。

  《雲笈七簽》雲:冬月夜臥,叩齒三十六通,呼腎神名以安腎臟,晨起亦然。《書》雲:冬時,忽大熱作,不可忍受,致生時患,故曰:冬傷於汗,春必溫病。 【神名玄真。】

  又雲:大雪中跣足做事,不可便以熱湯浸洗。觸寒而回,寒若未解,不可便吃熱湯熱食,須少頃方可。

  《金匱要略》曰:冬夜伸足臥,則一身俱暖。

  《七簽》曰:冬夜臥,被蓋太暖,睡覺即張目吐氣,以出其積毒,則永無疾。

  又曰:冬臥頭向北,有所利益。宜溫足凍腦。

  冬夜漏長,不可多食硬物並濕軟果餅。食訖,須行百步摩腹法,搖動令消,方睡。不爾,後成腳氣。

  《本草》雲:惟十二月可食芋頭,他月食之發病。

  《千金方》曰:冬三月宜服藥酒一二杯,立春則止。終身常爾,百病不生。

  《纂要》曰:鐘乳酒方,服之補骨髓,益氣力,逐寒濕。其方:用地黃八兩,巨勝子一升,熬搗爛。牛膝四兩,五加皮四兩,地骨皮四兩,桂心二兩,防風二兩,仙靈皮三兩。鐘乳粉五兩,甘草湯浸三日,更以牛乳一碗,將乳石入瓷瓶浸過,於飯上蒸之。乳盡傾出,暖水淘盡碎研。右諸藥為中末,用絹囊盛浸好醇酒三鬥(上畾下金)內,五日後可取服之。十月初一日服起,至立春日止。

  冬氣寒,宜食黍,以熱性治其寒,禁炙飲食並火焙衣服。

  冬三月,六氣十八候皆正養髒之令,人當閉精塞神,以厚斂藏。

  《瑣碎錄》曰:冬月勿以梨攪熱酒飲,令人頭旋,不可支吾。

  《金匱要略》曰:冬三月,勿食豬羊等腎。

  《七簽》曰:冬夜不宜以冷物鐵石為枕,或焙暖枕之,令人目暗。

  《本草》曰:冬月不可多食蔥,令人發疾。

冬三月合用藥方

  陳橘丸 

  治大腸風燥氣秘等疾。

  陳橘皮去白,一兩  檳榔五錢  木香五錢  羌活五錢     青皮五錢  枳殼麩炒,五錢  不蛀皂角兩挺,去皮酥炙黃  郁李仁去皮尖炒黃,一兩  牽牛炒,二兩

  上為末,研細,蜜丸,如桐子大。每服二十丸,食前姜湯下,未利,加至三十丸,以大便通利為度。

  搜風順氣牽牛丸 

  治熱湧滯不快,大腸秘結,熱毒生瘡。

  牽牛二兩,飯蒸 木通一兩 青橘一兩,去穰 桑皮一兩 赤芍一兩,炒 木香五錢

  上為末,蜜丸,桐子大。酒下十五丸,至二十丸止。婦人血氣,醋湯下。

  解老人熱秘方

  大附子一個八九錢重者燒過存性,研為末,每服一錢,熱酒下。

  太上肘後玉經八方

  天地父母七精散

  〔幹象〕 幹卦西北 天地父母七精散。

  竹實三兩,九蒸九曝,主水氣日精 地膚子四兩,太陽之精,主肝明目 黃精四兩,戊己之精,主脾臟 蔓菁子三兩,九蒸九曬,主邪鬼,明目 松脂三兩,煉令熟,主風狂脾濕 桃膠四兩,五木之精,主鬼忤 巨勝五兩,五穀之精,九曝

  上為末,煉蜜為丸。每服二三十丸,妙不可述。

南獄真人赤松子枸杞煎丸

  〔坎象〕 坎卦正北 南獄真人赤松子枸杞煎丸。

  枸杞子根三十斤,取皮,九蒸九曝,搗為粉。取根骨清水煎之,添湯煮去渣,熬成膏,和粉為丸,桐子大。每服三五十丸,壽增無算。

十月事宜

  《孝經緯》曰:霜降後十五日,鬥指幹,為立冬。冬者,終也,萬物皆收藏也。後十五日,鬥指亥,為小雪。天地積陰,溫則為雨,寒則為雪。時言小者,寒未深而雪未大也。律應鐘,鐘者,動也,言物應陽而動下藏也。辰亥,亥者,劾也,言時陰氣劾殺萬物也。《西京雜記》曰:十月為正陰,曰陰月。《纂要》曰上冬

  是月天道南行,作事出行宜正南方,吉。不宜用亥日,犯月建,不吉。

  十六日天倉開,宜入山修道。

  又曰:初十日、十三日宜拔白。

  《五行書》曰:是月亥日食餅,令人無病。

  是月宜進棗湯,其方取大棗去皮核,于文武火上反復焙香,然後泡作湯服。

  《攝生圖》曰:初一日宜修成福齋。初五日修三會齋,勿行譴責。

  《四時纂要》:逐瘟方:地黃八兩,巨勝子一升,二物熬爛。牛膝、五加皮、地骨皮各四兩,官桂、防風各二兩,仙靈皮三兩,用牛乳五兩,同甘草湯浸三日,以半升同乳拌仙靈皮,磁瓶盛入炊食上蒸之,待其牛乳盡出,方以暖水淘凈,碎如麻豆,同前藥細剉,入布袋盛之,浸於二鬥酒中。五月後取看,味重取去藥渣。十月朔飲至冬至日止。忌蔥蒜臭物。

  決明子,主治青盲,目淫膚赤、白膜、痛淚,又療唇口青色。十月十日采,陰乾,百日可服。

  又雲:是月取枸杞子,清水洗凈,瀝幹研爛,以細布袋盛,榨出汁水,去渣,慢火熬膏,勿令粘底。候少稠,即以瓦器盛之,蠟紙密封,勿令透氣。每朝酒調一二匙服之,夜臥再服。百日輕身壯氣,耳目聰明,鬚髮烏黑。

  冬三月,戊寅、己卯、癸酉、辛巳、丁亥及壬丙戊癸,宜煉丹藥。

  是月宜服棗湯、鐘乳酒、枸杞膏、地黃煎等物,以養和中氣。方俱在前。

  《雲笈七簽》曰:十月十四日,取枸杞煎湯沐浴,令人光澤不病。初一日十八日並宜沐浴,吉。

  冬至日陽氣歸內,腹宜溫暖,物入胃易化。

  《修真指要》曰:十五日下元吉辰,可修謝過齋。

  《經驗方》:是月上亥日,采枸杞子二升,采時面東,再搗生地黃汁三升,以好酒五升同攪勻,三味共收磁瓶內,封密三重,浸二十一日,安置。立春前三日,每早空心飲一杯,至立春後,鬚髮皆黑,補益精氣,輕身無比。忌食蘿蔔。

  《太清草木方》雲:槐子乃虛星之精,是月上巳日,采而吞之,每服二十一粒。去百病,長生通神。

  是月宜食芋,無礙

十月事忌

  是月初一、十四日,忌裁衣交易。

  《白雲忌》:十月忌食豬肉,發宿氣。且亥為豬肖,宜忌之,人能終身忌之,其有益於人自多,《本草》考之可見。

  《千金方》:十月勿食椒,傷血脈。勿食韭,令人多涕唾。勿食霜打熟菜,令人面上無光。勿食獐肉,動氣。勿食豬腎,十月腎旺也,不令死氣入腎。

  又曰:是月夫婦戒同寢,忌純陰用事。

  是月勿戴暖帽,使腦受凍則無眩暈之疾。

  《法天生意》雲:十月初四,勿責罰人,故刑官是日罷刑,大忌。

  是月二十五日,不宜問疾。

  是月初一日為民歲臘,十五日為下元,二日戒夫婦入房。

  二十日忌遠行。

十月修養法

  孟冬之月,天地閉藏,水凍地坼。早臥晚起,必候天曉,使至溫暢,無泄大汗,勿犯冰凍雪積,溫養神氣,無令邪氣外入。卦坤,坤者,順也,以服健為正,故君子當安于正以順時也。生氣在酉,坐臥宜向西方。

  孫真人《修養法》曰:十月心肺氣弱,腎氣強盛,宜減辛苦以養腎氣。毋傷筋骨,勿泄皮膚,勿妄針灸,以其血澀,津液不行。十五日宜靜養獲吉。

  《內丹秘要》曰:玄陰之月,萬物至此歸根複命,喻我身中陰符窮極,寂然不動,反本複靜。此時塞兌垂簾,以神光下照于坎宮,當夜氣未央,凝神聚氣,端坐片時,少焉神氣歸根,自然無中生有,積成一點金精。蓋一人之一身,元氣亦有升降,子時生於腎中,此即天地一陽初動,感而遂通,乃複卦也。自此後,漸漸升至泥丸,午時自泥丸下降於心,戌亥歸於腹中。此即天地六陰窮極,百蟲閉關,草木歸根,寂然不動,乃坤卦也。靜極複動,迴圈無端,其至妙又在坤複之交,一動一靜之間,即亥末子初之時。《陰符經》曰:自然之道靜,故天地萬物生。養生者當順其時而行,坤、複二卦之功,正在十月之間。

  陽不生於複而生於坤,陰中生陽,實為產藥根本。

《靈劍子》導引法

  以兩手相叉,一腳踏之,去腰腳拘束,腎氣冷痹,膝中痛諸疾。

  又法:正坐,伸手指緩拘腳指五七度,治腳氣諸風注氣,腎臟諸毒氣,遠行腳痛不安,並可治之,常行最妙。

陳希夷孟冬二氣導引坐功圖勢

  (見圖)

十一月事宜

  《孝經緯》曰:小雪後十五日,鬥指壬,為大雪,言積陰為雪,至此栗烈而大矣。後十五日鬥指子,為冬至,陰極而陽始至,日南至,漸長至也。《白虎通》曰:始律黃鐘何?黃,中色也。鐘,動也,言陽氣動於黃泉之下,欲養萬物也。《樂志》曰:辰子,子者,孳也,言陽氣至此更滋生也。《呂氏》曰:仲冬為暢月。

  《月纂》:天道東南行,作事出行宜向東南,吉。

  冬至日陽氣歸內,腹中熱,物入胃易消化。

  《纂要》曰:共工氏子不才,以冬至日死,為疫鬼,畏赤小豆,是日以赤小豆煮粥厭之。

  《月令》曰:君子齋戒慎處,必檢身心。身欲寧,去聲色,禁嗜欲,安形性,事欲靜,以待陰陽之所定。凡此以微陽方生,陰未退,聽陰陽相爭而未定,故君子當齋戒以待之。凡事與夏至同。此又當謹之至者,彼只止言節,此只卻言禁,蓋仲夏之陰猶微,而此時之陰猶盛。陰微則盛陽未至於甚傷,陰盛則微陽當在於善保。故坤複之月宜靜攝為最。

  《七簽》曰:是月初十日,取枸杞葉煎湯洗浴,至老光澤。十五、十六日,俱宜沐浴。

  《千金月令》曰:是月可服補藥,不可餌大熱之藥,宜早食,宜進宿熟之肉。

  又曰:至日,於北壁下厚鋪草而臥,以受元氣。

  《纂要》曰:是月初十日,宜拔白髮。

  《五經通義》曰:至後陽氣始萌,陰陽交精,萬物始成,氣微在下,不可動泄。

  《保生心鑒》曰:子月,火氣潛伏閉藏,以養其本然之真,而為來春發生升動之本。此時若戕賊之,至春升之際,下無根本,陽氣輕浮,必有溫熱之病。

  《簡易方》:冬至日鑽燧取火,可免瘟疫。

  《仙經》曰:十一日天倉開,宜入山修道,修啟福齋。

  《歲時雜記》:至日,以赤小豆煮粥,合門食之,可免疫氣。

  冬至煎糖彩珠,戴一陽巾。

十一月事忌

  《纂要》曰:是月勿食龜鱉肉,令人水病。勿食陳脯,勿食鴛鴦,令人噁心。勿食生菜,發宿疾。勿食生韭,多涕唾。勿食黃鼠,損神氣。勿食蝦蚌帶甲之物,勿食獐肉,動氣。勿食火焙食物。

  《翰墨全書》曰:是月二十五日為掠剩大夫忌,勿犯交姤,凶。至後十日,夫婦當戒容止。

  《纂要》曰:是月十二日、二十二日,忌裁衣交易。

  《千金翼》曰:冬至後庚辛日,不可交合,大凶。

  又曰:勿枕冷石鐵物,令人目暗。

  又曰:初四日勿責譴下人,大忌。

  又曰:十一日不可沐浴,勿以火炙背。

  又曰:勿食螺螄螃蟹,損人志氣,長屍蟲。

  《雲笈七簽》曰:二十日不宜遠行。二十日不可問疾。不用子日,犯月建,作事不吉。

  《禮儀志》曰:至日鑽燧取火,可止瘟病。是日勿多言,當閉關靜坐,以迎一陽之生,不可用作。

  《雲笈七簽》曰:仲冬腎氣旺,心肺衰,宜助肺安神,調理脾胃。無乖其時,勿暴溫暖,勿犯東南賊邪之風,令人多汗,腰脊強病,四肢不通。

十一月修養法

  仲冬之月,寒氣方盛,勿傷冰凍,勿以炎火炙腹背,毋發蟄藏,順天之道。卦複,複者,反也,陰動於下,以順上行之義也。君子當靜養以順陽生。是月生氣在戌,坐臥宜向西北。

  孫真人《修養法》:是月腎臟正旺,心肺衰微,宜增苦味,絕鹹,補理肺胃,閉關靜攝,以迎初陽,使其長養,以全吾生。

  是月也,一陽來複,陽氣始生,喻身中陽氣初動,火力方微,要不縱不拘,溫溫柔柔,播施於鼎中。當撥動頂門,微微挈之,須臾火力熾盛,逼出真鉛。氣在箕斗東南之鄉,火候造端之地。

《靈劍子》導引法

  以一手托膝,反折一手抱頭,前後左右為之,凡三五度。去骨節間風,宜通血脈,膀胱、腎臟之疾。

陳希夷仲冬二氣導引坐功圖勢

  (見圖)

遵生八箋四時調攝箋冬卷  高濂撰


十二月事宜

  《孝經緯》曰:冬至後十五日,鬥指癸,為小寒。陽極陰生乃為寒,今月初寒尚少也。後十五日鬥指醜,為大寒,至此栗烈極矣。律大呂,呂者,拒也,言陽氣欲出,陰拒之也。《樂志》曰:辰醜,醜者,紐也,言終始之際,以紐結為名也。《纂要》曰:十二月曰暮冬,曰杪冬、塗月、暮節、暮歲、窮稔、窮紀。

  《月纂》曰:天道西行,作事出行俱宜向西。不宜用醜日,犯月建,作事不吉。

  《黑子秘錄》:是月癸醜日造門,盜賊不能進。

  《瑣碎錄》曰:臘月子日,曬薦席,能去蚤虱。

  又曰:是月取豬脂四兩,懸於廁中,入夏一家無蠅。

  二十四日床底點燈,謂之照虛耗也。

  二十四日取鼠一頭,繞在於子地上埋之,永無鼠耗。

  《本草圖經》雲:取活鼠,用油煎為膏,敷湯火瘡,滅瘢疵,極良。

  《玄樞》曰:除日以闔家頭發燒灰,同腳底泥包投井中,咒曰:敕令我家眷屬,竟年不害傷寒,辟卻五瘟疫鬼。

  《七簽》曰:除夜枸杞湯洗浴,令人不病。初一、初二、初八、十三日、十五、二十日沐浴,去災悔,吉。

  除日,掘宅四角各埋一大石為鎮宅,主災異不起。

  是日取圓石一塊,雜以桃核七枚埋宅隅,絕疫鬼。

  除夜取椒二十一粒,勿與人言,投于井中,以絕瘟疫。

  其夜,家奉神佛前,並主人臥室燃燈達旦,主家宅光明。攢火圍爐,闔家共坐,以助陽氣。

  除夜宜燒辟瘟丹,並家中所餘雜藥焚之,可辟瘟疫。可焚蒼朮。方見五月。

  《農桑撮要》曰:臘八日,收鱖魚燒存性,研細,用酒調服。治小兒斑疹不出,即發。更安懸廁上,不生蟲。

  《法天生意》雲:初七、初十、十八、二十日,拔白髮。

  又雲:除夜有行瘟使者降于人間,以黃紙朱書天行已過四字貼於門額,吉。

  《便民要纂》曰:大寒早出,含酥油於口中,則耐寒。

  《食物本草》雲:雪水甘寒,收藏能解天行時疫,一切熱毒。

  是月收雄狐膽,若有人暴亡未移時者,急以溫水研灌些少,入喉中即活。移時,即無及矣。當預備之。

  是月取青魚膽陰乾,如患喉閉及骨鯁者,以此膽少入口中,咽津即解。

  《家塾事親》曰:是月取豬板油脂背陰掛,能治諸般瘡疥,敷湯火良。

  又法:取豬脂一升,入磁甕中,加雞子白十枚,水銀二錢,封甕,埋亥地上一百日,取治癰疽,極良。

  又曰:是月,取皂角燒為末,留起,遇時疫,早起以井花水調一錢服之,效。

  《歲時雜記》:獵月,宜合茵陳丸料,時疫瘟(病去丙改皇)、山巒瘴氣等症。嶺表行客,可常隨帶。

  茵陳四兩 大黃五兩 豉心五合炒令香 恒山三兩 桃核仁三兩炒 芒硝三兩 杏仁三兩,去皮尖 鱉甲二兩,酒醋塗炙 巴豆一兩,去皮膜。去油,炒,另研

  共為末,蜜丸,桐子大。初得時,三日內旦服五丸,或利或吐、汗。若否,再加一丸。久不覺,即以熱湯飲促之。老小以意酌服。黃病痰癖,時氣傷寒,痎瘧發癇,服之無不瘥者。治瘴氣如神,赤白痢亦效。春初一服,一年不病。收瓶,以臘封口,置燥處。忌食莧菜、蘆筍。

屠蘇方

  大黃十六銖 白朮十五銖 桔梗十五銖 蜀椒十五銖去目 桂心十八銖去皮 烏頭六銖去皮臍 菝(艼去丁改契)十二銖,一方加防風一兩

  上七味(口父)咀,紅絹囊盛之,除日沉井中,至泥底。正月朔旦,取藥囊置酒中,煎數沸,取起,東向飲之,從小至大,一家無疫。以藥渣投井中,每歲飲之,可長年無病。

  《田家五行》雲:十二月二十五日,夜煮赤豆粥闔家食之,出外者留之,名曰口數粥,能袪瘟鬼。

  《負喧雜錄》:是月二十四日,取井花水,平旦初汲者,浸乳香數塊,至元旦五鼓,暖令溫。從小飲乳香一豆大,咽水三口,則一年不染時疫。

  《多能鄙事》曰:是月取烏鴉一二隻,入瓶泥封固,燒為末。治一切癆瘦、骨蒸、咳嗽。米飲調下二錢,良。

  《內景經》曰:臘八日修百福齋。二十八日修迎新齋。是月初六日天倉開,宜入山修道。

  《瑣碎錄》:臘月晨起,以蒸餅卷豬脂食之,終歲不生瘡疥。久服肌體光澤。

  《法天生意》雲:川烏炒黃,絹袋盛裝酒浸,服少許,可療頭風。

十二月事忌

  《千金方》:是月勿食豬,脾旺在四季故耳。

  是月勿歌舞,犯者凶。勿食生韭,勿食霜爛果菜,勿食蚌蟹鱉蝦鱗蟲之物,勿食獐肉,勿食牛豬肉,勿食生椒,勿食葵菜,大抵與十一月忌同。勿犯大雪,勿傷筋骨,勿妄針刺。

  《月忌》:二十一日不可問疾。初七日不宜水陸遠行,凶。初九日、二十五日,忌裁衣交易。

  《瑣碎錄》曰:除夜勿嗔罵奴僕,並碎器皿,仍不可大醉。八日名王侯臘,忌夫婦入房。

十二月修養法

  季冬之月,天地閉塞,陽潛陰施,萬物伏藏,去凍就溫,勿泄皮膚大汗,以助胃氣。勿甚溫暖,勿犯大雪。宜小宣,勿大全補。眾陽俱息,勿犯風邪,勿傷筋骨。卦臨,臨者,大也,以剛居中,為大亨而利於貞也。生氣在亥,坐臥宜向西北。

  孫真人曰:是月土旺,水氣不行,宜減甘增苦,補心助肺,調理腎臟,勿冒霜雪,勿泄津液及汗。初三日宜齋戒靜居,焚香養道,吉。

《靈劍子》導引法

  以兩手聳上,極力三五遍,去脾臟諸疾不安,依春法用之。

陳希夷季冬二氣導引坐功圖勢

  (見圖)

冬時逸事

  臘八日粥

  臘月八日,東京作浴佛會,以諸果品煮粥,謂之臘八粥,吃以增福。

  灶中點燈

  都人以酒糟抹於灶門之上,謂之醉司命。點燈灶心,謂之照虛耗。

  饋歲別歲

  蘇公詩雲:為歡恐無具,假物不論貨。富人事華靡,珠繡光翻坐。貧者愧不能,微贄出舂磨。言彼此相送產物,以為饋歲。又子瞻詩雲:人行猶可複,歲行那可追?已逐東流水,赴海歸無時。東鄰酒初熟,西舍彘亦肥。且為一日歡,毋為窮年悲。以酒相歡,謂之別歲。

  守歲分歲

  子瞻詩略雲:兒童強不睡,拍手夜歡嘩。晨雞且莫唱,更鼓畏慘撾。坐久燈燼落,起看北斗斜。明年豈無年,心事恐蹉跎。故大小飲酒相歡,除夕坐以待旦,謂之守歲。範至能詩略雲:奉祠席撤夜未艾,飲福之餘即分歲。地爐火暖蒼朮香,飣盤果餌如蜂房。小兒但喜新年至,頭角長成添意氣。老翁把杯心茫然,增年翻是減吾年。荊釵勸酒仍祝願,但願尊前且強健。合室大小除夕敘飲歡宴,謂之分歲。

  藏鉤之戲

  《風土記》:臘日,叟嫗各隨其儕,分為二曹,以較勝負。始于鉤弋夫人事也。

  火山香焰

  隋主除夕設火山數十,焚沉香數車,香聞數十裏。

  硯爐暖盒

  天寶間有一硯爐,曲盡其巧。寒冬置硯爐上,不凍。玄天罡女授張無頗暖金盒,寒時出此,一室暄熱。

  辟寒香

  外國進香,大寒焚之,必減衣拒熱。

  卻寒簾

  咸通年,賜公主卻寒之簾。

  捏鳳炭

  楊國忠用炭屑捏成雙鳳,冬日暖於爐中,以白檀鋪底,香靄一室。

  炷暖香

  雲溪僧舍,冬月客至,焚暖香一炷,滿室如春。故詹克愛詩雲:暖香炷罷春生室,始信壺中別有天。

  煮建茗

  逸人王休與僧道交,冬月,取冰之精瑩者,烹建茗以供。

  妓圍肉陣

  申王冬月,以妓密圍坐側以禦寒。楊家選妾肥大者,行列於後,謂之遮風肉陣。

  暖寒會

  王元寶大雪時,令童僕掃雪,開具酒宴迎賓,謂之暖寒會。

  三餘足學

  冬為歲餘,故冬月可就問學。《漢書》東方朔雲:三冬文史足。

  尋梅烹雪

  孟浩然尋梅,陶縠烹雪,風致自佳。

  書物候風

  《左傳》雲:凡分至啟閉,必書雲物為備故也。《灸經》曰:至日風從南來,名為虛賊,傷人。

  諧律度晷

  冬至始致八能之士,以調律曆。至日度晷景,候鐘律,權土炭,效陰陽也。

  愛日履霜

  《左傳》曰:冬日可愛。又曰:履霜堅冰,君子知戒。

  鑿冰爨燧

  《詩》雲:一之日,鑿冰衝衝。《淮南子》曰:孟冬之月,招搖指亥,爨松燧火。

高子冬時幽賞〔十二條〕

  湖凍初晴遠泛

  西湖之水,非嚴寒不冰,冰亦不堅。冰合初晴,朝陽閃爍,湖面冰澌瓊珠,點點浮泛。時操小舟,敲冰浪遊,觀冰開水路,儼若舟引長蛇,晶瑩片片堆疊。家僮善擊冰爿,舉手鏗然,聲溜百步,恍若星流,或沖激破碎,狀飛玉屑,大快寒眼,幽然此興,恐人所未同。扣舷長歌,把酒豪舉,覺我陽春滿抱,白雪知音,忘卻冰湖雪岸之為寒也。舊聞戒涉春冰,胸中不抱懼心,又何必以涉冰為戒?

  雪霽策蹇尋梅

  畫中春郊走馬,秋溪把釣,策蹇尋梅,莫不以朱為衣色,豈果無為哉?似欲妝點景象,與時相宜,有超然出俗之趣。且衣朱而遊者,亦非常客,故三冬披紅氈衫,裹以氈,跨一黑驢,禿發童子挈尊相隨。踏雪溪山,尋梅林壑,忽得梅花數株,便欲傍梅席地,浮觴劇飲,沉醉酣然,梅香撲袂,不知身為花中之我,亦忘花為目中景也。然尋梅之蹇,扣角之犢,去長安車馬,何涼涼卑哉?且為眾嗤,究竟倖免覆轍。

  三茅山頂望江天雪霽

  三茅乃郡城內山高處,襟帶江湖,為勝覽最歡喜地。時乎積雪初晴,疏林開爽,江空漠漠寒煙,山回重重雪色。江帆片片,風度銀梭,村樹幾家,影寒玉瓦。山徑人跡板橋,客路車翻縞帶。樵歌凍壑,漁釣冰蓑。目極去鳥歸雲,感我遠懷無際。時得僧茶烹雪,村酒浮香,坐傍幾樹梅花,助人清賞更劇。

  西溪道中玩雪

  往年因雪霽,偶入西溪,何意得見世外佳景。日雖露影,雪積未疏,竹眠低地,山白排雪,風回雪舞,撲馬嘶寒,玉墮冰柯,沾衣生濕。遙想梅開萬樹,目亂飛花,自我人跡遠來,踏破瑤街十裏,生平快賞,此景無多。因念雪山苦行,妙果以忍得成,吾人片刻沖風,更想護爐醉酒,噫,恣欲甚矣!雖未能以幽冷攝心,亦當以清寒煉骨。

  山頭玩賞茗花

  兩山種茶頗蕃,仲冬花發,若月籠萬樹,每每入山尋茶勝處,對花默共色笑,忽生一種幽香,深可人意。且花白若剪雲綃,心黃儼抱檀屑,歸折數枝,插觚為供,枝梢苞萼,顆顆俱開,足可一月清玩。更喜香沁枯腸,色憐青眼,素豔寒芳,自與春風姿態迥隔。幽閒佳客,孰過於君?

  登眺天目絕頂

  武林萬山,皆自天目分發,故《地鈐》有天目生來兩乳長偈。冬日木落,作天目看山之遊。時得天氣清朗,煙雲凈盡,扶策躡巔,四望無際。兩山東引,高下起伏,屈曲奔騰,隱隱到江始盡,真若龍翔鳳舞。目極匹練橫隔,知為錢塘江也。外此茫茫,是為東海。幾簇松筠,山僧指雲:往宋王侯廢塚。噫!山川形勝,千古一日,曾無改移,奈何故宮黍離,陵墓丘壑,今幾變遷哉?重可慨也。

  山居聽人說書

  老人畏寒,不涉世故,時山居曝背,茅簷看梅初放,鄰友善談,炙糍共食,令說宋江最妙回數,歡然撫掌,不覺日暮。吾觀道左豐碑,人間銘頌,是亦《水滸傳》耳,豈果真實不虛故說?更惜未必得同此傳,世傳人口。

  掃雪烹茶玩畫

  茶以雪烹,味更清冽,所謂半天河水是也。不受塵垢,幽人啜此,足以破寒。時乎南窗日暖,喜無觱發惱人,靜展古人畫軸,如《風雪歸人》、《江天雪棹》、《溪山雪竹》、《關心雪運》等圖,即假對真,以觀古人摹擬筆趣。要知世景畫圖,俱屬造化機局,即我把圖,是人玩景,對景觀我,謂非我在景中?千古塵緣,孰為真假,當就圖畫中了悟。

  雪夜煨芋談禪

  雪夜偶宿禪林,從僧擁爐,旋摘山芋,煨剝入口,味較世中美甚,欣然一飽。因問僧曰:有為是禪,無為是禪,有無所有,無非所無,是禪乎?僧曰:子手執芋是禪,更從何問?餘曰:何芋是禪?僧曰:芋在子手,有耶?無耶?謂有何有?謂無何無?有無相滅,是為真空非空,非非空空無所空,是名曰禪。執空認禪,又著實相,終不悟禪。此非精進力到,得慧根緣,未能頓覺。子曷觀芋乎?芋不得火,口不可食,火功不到,此芋猶生。須火到芋熟,方可就齒舌消滅。是從有處歸無,芋非火熟,子能生嚼芋乎?芋相終在不滅,手芋嚼盡,謂無非無,無從有來,謂有非有,有從無滅。子手執芋,今著何處?余時稽首慈尊,禪從言下喚醒。

  山窗聽雪敲竹

  飛雪有聲,惟在竹間最雅,山窗寒夜,時聽雪灑竹林,淅瀝蕭蕭,連翩瑟瑟,聲韻悠然,逸我清聽。忽爾回風交急,折竹一聲,使我寒氈增冷。暗想金屋人歡,玉笙聲醉,恐此非爾所歡。

  除夕登吳山看松盆

  除夕,惟杭城居民家戶架柴燔燎,火光燭天,撾鼓鳴金,放炮起火,謂之松盆。無論他處無敵,即杭之鄉村,亦無此勝。斯時抱幽趣者,登吳山高曠,就南北望之,紅光萬道,炎焰火雲,巷巷分岐,光為界隔。聒耳聲喧,震騰遠近,觸目星丸,錯落上下,此景是大奇觀。幽立高空,俯眺囂雜,覺我身在上界。

  雪後鎮海樓觀晚炊

  滿城雪積,萬瓦鋪銀,鱗次高低,盡若堆玉。時登高樓凝望,目際無痕,大地為之片白。日暮晚炊,千門青煙四起,縷縷若從玉版紙中,界以烏絲闌畫,幽勝妙觀,快我冷眼。恐此景亦未有人知得。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網誌精選創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