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著作人

我的相片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源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前身是”施金玉三房”

前人蓽路藍縷,“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260年的製香世家傳承至今,經歷過時代的變遷、世代的交替、家族的分家,唯一不變的是 – 對製香業的堅持,在第七代的兄弟分家之後,繼承工廠的老三施起燻先生不得不在”施金玉”的招牌後加了”三房”二字以示區別。

歷經風雨飄搖的歲月總算傳承到了第八代~施燁志,一個新人類的手中,他不斷在思考:“傳承與創新”,似矛盾又糾結的概念,一種被現代人快遺忘的古老工業,如何在蛻變之後還保留古老的精髓,如何守住前人的製香堅持再加上更接近現代人生活之品香趣味。

於是,【施金玉沐香齋】終於誕生。

“施金玉”~一個260年的製香世家,代表的是傳承;
“沐香齋”~一個現代人養生香品的創生,代表的是創新;
【施金玉沐香齋】~是傳承與創新的融合;
雖然說是創新,但真正的內涵是”復古”,只是恢復了我們快遺忘了的古代文人品香生活。

孟子愛香,曾說:“香為性性之所欲,不可得而長壽”。孟子不僅喜香,而且闡述了香的道理,認為人們對香的喜愛是形而上的,是人本性的需求。

明屠隆道:
香之為用,其利最薄。物外高隱,坐語道德,焚之可以清心悅神。

四更殘月,興味蕭騷,焚之可以暢懷舒嘯。

晴窗塌帖,揮塵閔吟,溫燈夜讀,焚以遠闢睡魔。

謂古伴月可也。紅袖在側,秘語談私,執手擁護,焚以熏心熱意。

謂士助情可也。塵雨閉窗,午睡初足,就案學書,啜茗味淡,一爐初熱,香藹馥馥撩人。

更宜醉筵醒客。皓月清宵,冰弦曳指,長嘯空樓,蒼山極目,未殘爐熱,香霧隱隱繞簾。

又可祛邪辟穢,隨其所適,無施不可。”

文人們不僅燒香,還要燒出情趣來,燒出意境來,燒出學問來。古代“學界”對香作為“雅文化”與“菁英文化”的品質,同時也把香納入了日常生活的範疇,而沒有使它局限在祭祀、宗教之中,這對香文化的普及與發展都是重要的。

因此,【施金玉沐香齋】要繼續傳承製香的良心,對香的堅持仍是遵照古法,用最天然最單純的原料,加上最真誠的用心,獻給十方眾生,用最真的香獻給仙佛,也要讓現代人重新體認香文化的趣味、深度與美感,進而感受天地造化之美好!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

旗艦店/新北市板橋區漢生東路12531(新板大遠百正對面巷子內)


電 話/02-29568333
手 機/0986-813-088

營業時間:早上0930時至晚上2030時公休日為每周日公休

PChome Online
商店街/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http://www.pcstore.com.tw/scymsj/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官網

http://www.scy1756.com.tw/

“施金玉沐香齋”的中藥香特色:
1. 所有中藥香的原料都是採購上等中草藥原材 à 打磨成粉末 à 依照古法配方調配出完美的比例 
2. 完全不添加任何香精、香油、香水、合成香料、石灰、塑化劑、雜木纖維等化學或不必要之添加物
3. 百分之百天然之上等中草藥原料, 含油量高, 藥性純正, 纖維質少, 所以不薰不燥, 不嗆不刺, 味道温和卻濃郁甘醇, 除了主成分的特殊芳香之氣得到充分的發揮之外, 配方的完美比例使得香氣和順, 更創造了豐富的層次。
4. “施金玉沐香齋”天然中草藥配方是除了禮佛、祭祀之外, 一種歡喜、安神、定心、釋放、修補、淨化、淨煞、除穢、去惡、辟邪、養生的生活必需品, 讓我們來體會古代文人的品香生活, 讓現代人在忙於科技與追求效率的緊張生活之餘, 透過好香引領進入更有靈性的空間, 柔化身心, 清淨心靈, 創造更美好的人生!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店家名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客服中心:

如有問題,請按此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客服中心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如果依照用途和外型、顏色,香又可區分為:線香、臥香、香環、小香盤、微盤、香塔、香珠。
1.
財神香 五形俱足, 升官發財

2.降真香 引降諸真, 去邪化煞 
3.
牡丹香 功名利祿, 富貴吉祥

4. 清淨法喜, 身心舒暢 
5.
靜心除穢, 養神安眠

6.蒼朮香 淨宅化溼, 除惡去窮 
7.
零陵香 消災除障, 修養生息

8.桂花香 貴人貴氣, 宅地生輝 
9.
龍腦香 開竅醒神, 高貴顯逹

 

搜尋文章

2014/3/13

遵生八箋 清修妙論箋下卷-1 明 高濂撰

遵生八箋 清修妙論箋下卷  高濂撰

  日抄玄經秘典聖賢教戒省心律己格言計一百五十八條

  《大藏經》曰:救災解難,不如防之為易;療疾治病,不如避之為吉。今人見左,不務防之而務救之,不務避之而務藥之。譬之有君者不思勵治以求安,有身者不能保養以全壽。是以聖人求福于未兆,絕禍於未萌。蓋災生於稍稍,病起於微微。人以小善為無益而不為,以小惡為無損而不改。孰知小善不積,大德不成;小惡不止,大禍立至。故太上特指心病要目百行,以為病者之鑒。人能靜坐持照,察病有無,心病心醫,治以心藥,奚俟盧扁,以瘳厥疾?無使病積於中,傾潰莫遏,蕭牆禍起,恐非金石草木可攻。所為長年,因無病故。智者勉焉。

  喜怒偏執是一病,亡義取利是一病,

  好色壞德是一病,專心系愛是一病,

  憎欲無理是一病,縱貪蔽過是一病,

  毀人自譽是一病,擅變自可是一病,

  輕口喜言是一病,快意遂非是一病,

  以智輕人是一病,乘權縱橫是一病,

  非人自是是一病,侮易孤寡是一病,

  以力勝人是一病,威勢自協是一病,

  語欲勝人是一病,貸不念償是一病,

  曲人自直是一病,以直傷人是一病,

  與惡人交是一病,喜怒自伐是一病,

  愚人自賢是一病,以功自矜是一病,

  誹議名賢是一病,以勞自怨是一病,

  以虛為實是一病,喜說人過是一病,

  以富驕人是一病,以賤訕貴是一病,

  讒人求媚是一病,以德自顯是一病,

  以貴輕人是一病,以貧妒富是一病,

  敗人成功是一病,以私亂公是一病,

  好自掩飾是一病,危人自安是一病,

  陰陽嫉妒是一病,激厲旁悖是一病,

  多憎少愛是一病,堅執爭鬥是一病,

  推負著人是一病,文拒鉤錫是一病,

  持人長短是一病,假人自信是一病,

  施人望報是一病,無施責人是一病,

  與人追悔是一病,好自怨憎是一病,

  好殺蟲畜是一病,蠱道厭人是一病,

  毀訾高才是一病,憎人勝己是一病,

  毒藥鴆飲是一病,心不平等是一病,

  以賢嗊嗃是一病,追念舊惡是一病,

  不受諫諭是一病,內疏外親是一病,

  投書敗人是一病,笑愚癡人是一病,

  煩苛輕躁是一病,擿捶無理是一病,

  好自作正是一病,多疑少信是一病,

  笑顛狂人是一病,蹲踞無禮是一病,

  醜言惡語是一病,輕慢老少是一病,

  惡態醜對是一病,了戾自用是一病,

  好喜嗜笑是一病,當權任性是一病,

  詭譎諛諂是一病,嗜得懷詐是一病,

  兩舌無信是一病,乘酒兇橫是一病,

  罵詈風雨是一病,惡言好殺是一病,

  教人墮胎是一病,干預人事是一病,

  鑽穴窺人是一病,不借懷怨是一病,

  負債逃走是一病,背向異詞是一病,

  喜抵捍戾是一病,調戲必固是一病,

  故迷誤人是一病,探巢破卵是一病,

  驚胎損形是一病,水火敗傷是一病,

  笑盲聾啞是一病,亂人嫁娶是一病,

  教人捶擿是一病,教人作惡是一病,

  含禍離愛是一病,唱禍道非是一病,

  見貨欲得是一病,強奪人物是一病,

  此為百病也。人能一念,除此百病,逐日點檢,使一病不作,決無災害、痛苦、煩惱、凶危,不惟自己保命延年,子孫百世亦永受其福矣。

  《大藏經》曰:古之聖人,其為善也,無小而不崇;其於惡也,無微而不改。改惡崇善,是藥餌也,祿所謂百藥以治之。

  思無邪僻是一藥,行寬心和是一藥,

  動靜有禮是一藥,起居有度是一藥,

  近德遠色是一藥,清心寡欲是一藥,

  推分引義是一藥,不取非分是一藥,

  雖憎猶愛是一藥,心無嫉妒是一藥,

  教化愚頑是一藥,諫正邪亂是一藥,

  戒敕惡僕是一藥,開導迷誤是一藥,

  扶接老幼是一藥,心無狡詐是一藥,

  拔禍濟難是一藥,常行方便是一藥,

  憐孤恤寡是一藥,矜貧救厄是一藥,

  位元高下士是一藥,語言謙遜是一藥,

  不負宿債是一藥,湣慰篤信是一藥,

  敬愛卑微是一藥,語言端是一藥,

  推直引曲是一藥,不爭是非是一藥,

  逢侵不鄙是一藥,受辱能忍是一藥,

  揚善隱惡是一藥,推好取醜是一藥,

  與多取少是一藥,稱歎賢良是一藥,

  見賢內省是一藥,不自誇彰是一藥,

  推功引善是一藥,不自伐善是一藥,

  不掩人功是一藥,勞苦不恨是一藥,

  懷誠抱信是一藥,覆蔽陰惡是一藥,

  崇尚勝己是一藥,安貧自樂是一藥,

  不自尊大是一藥,好成人功是一藥,

  不好陰謀是一藥,得失不形是一藥,

  積德樹恩是一藥,生不罵詈是一藥,

  不評論人是一藥,甜言美語是一藥,

  災病自咎是一藥,惡不歸人是一藥,

  施不望報是一藥,不殺生命是一藥,

  心平氣和是一藥,不忌人美是一藥,

  心靜意定是一藥,不念舊惡是一藥,

  匡邪弼惡是一藥,聽教伏善是一藥,

  忿怒能制是一藥,不幹求人是一藥,

  無思無慮是一藥,尊奉高年是一藥,

  對人恭肅是一藥,內修孝悌是一藥,

  恬靜守分是一藥,和悅妻孥是一藥,

  以食飲人是一藥,助修善事是一藥,

  樂天知命是一藥,遠嫌避疑是一藥,

  寬舒大度是一藥,敬信經典是一藥,

  息心抱道是一藥,為善不倦是一藥,

  濟度貧窮是一藥,舍藥救疾是一藥,

  信禮神佛是一藥,知機知足是一藥,

  清閒無欲是一藥,仁慈謙讓是一藥,

  好生惡殺是一藥,不寶厚藏是一藥,

  不犯禁忌是一藥,節儉守中是一藥,

  謙己下人是一藥,隨事不慢是一藥,

  喜談人德是一藥,不造妄語是一藥,

  貴能援人是一藥,富能救人是一藥,

  不尚爭鬥是一藥,不淫妓(上生下月)是一藥,

  不生奸盜是一藥,不懷咒厭是一藥,

  不樂詞訟是一藥,扶老挈幼是一藥,

  此為百藥也。人有疾病,皆因過惡陰掩不見,故應以疾病,因緣飲食、風寒、惡氣而起。由人犯違聖教,以致魂迷魄喪,不在形中,肌體空虛,神氣不守,故風寒惡氣得以中之。是以有德者,雖處幽暗,不敢為非;雖居榮祿,不敢為惡。量體而衣,隨分而食,雖富且貴,不敢恣欲;雖貧且賤,不敢為非。是以外無殘暴,內無疾病也。吾人可不以百病自究,以百藥自治,養吾天和,一吾心志,作耆年頤壽之地也哉!【百病一段與《道藏》少異一二,余以家藏宋刻小本考詳,似近人情語,故以刻之。初】 【謂《道藏》國刊,似無訛誤,余閱一藏以遍,魚豕之錯,不可枚舉。】

  黃帝曰:一陰一陽之謂道,偏陰偏陽之謂疾。兩者不和,若四時中有春無夏,有秋無冬矣。因而和之,是謂聖度。聖人不絕和合之道,但貴於閉密以守天真也。

  《太上》曰:情欲出於五內,魂定魄靜者,生也;情欲出於胸臆;精散神惑者,死也。

  《書》雲:聲色動盪於中,情愛牽纏,心有念,動有著,晝想夜夢,馳逐於無涯之欲,百靈疲役而消散,宅舍無主而傾頹矣。

  《書》雲:欲多則損精。人可寶者命,可惜者身,最重者精。肝精不固,目眩無光;肺精不交,肌肉消瘦;腎精不固,神氣減少;脾精不堅,齒發浮落。若耗散真精不已,疾病隨生,死亡隨至。

  《神仙可惜歌》曰:可惜許,可惜許,可惜元陽宮無主。一點既隨穠色枯,百神泣送精光去。三屍喜,七魄怒,血敗氣衰將何補?尺宅寸田屬別人,玉爐丹灶阿誰處?勸世人,休戀色,戀色貪淫有何益?一神去後百神隨,百神去盡人不知。幾待說時說不得,臨時出口泄天機。

  《孫真人銘》曰:怒甚偏傷氣,思多太損神。神疲心易役,氣弱病相縈。勿使悲歡極,當令飲食均。再三防夜醉,第一戒晨嗔。亥寢鳴雲鼓, 【注曰:扣齒三十六下。】 晨興漱玉津。 【注曰:早時開眼即以舌攪上下齶,待津生滿口,汩汩咽下,直至丹田。】 妖神難犯己,精氣自全身。若要無諸病,常當節五辛。 【注曰:不使鹹酸苦辣甜五味偏傷一髒,致使生疾。】 安神宜悅樂, 【注曰:常令心上生歡喜。】 惜氣保和純。 【注曰:常使心氣和平,絕躁妄焦爍生怒。】 壽夭休論命,修行本在人。若能遵此理,平地可朝真。

  《象山要語》曰:精神不運則愚,血脈不運則病。

  又曰:志固為之帥,然至於氣之專一,則亦能動志,故不但持其志,又戒之以無暴其氣也。居處飲食,適節宣之宜;視聽言動,嚴邪正之辯,皆無暴其氣之功。

  內無所累,外無所累,自然自在。才有一些他意,便沉重了。徹骨徹髓,見得超然于一身,自然輕清,自然靈大。

  陸文達公有二歌,曰:聽、聽、聽,勞我以生天理定。若還懶惰受饑寒,莫到窮來方怨命,虛空自有神明聽。又曰:聽、聽、聽,衣食生身天付定,酒食貪多折人壽,經營太甚違天命。定、定、定。

  腎,水也,水生氣,氣即火矣。心,火也,火生液,液即水矣。水可以滋流百脈,火可以薰蒸四大。

  《經》曰:心牽於事,火動於中,有動於中,必搖其精。

  天之助人為善也,至快至周,而略無毫髮之或慳;天之報人之惡也,亦至信至密,而略無毫髮之或漏。細考遠計,自當見爾。

  虛齋雲:食服常溫,四體皆春;心氣常順,百病自遁。至哉斯言!

  又曰:樂莫樂於日休,憂莫憂於多求。古之人雖疾雷破山而不震,雖貨以萬乘而不酬,惟胸中一點堂堂者以為張主。

  張氏曰:一念之善,則天地神祗,祥風和氣,皆在乎此;一念之惡,則妖星厲鬼,凶荒禍害,皆在乎此。可不慎歟?

  勸君莫存半點私,若存半點私,終無人不知。勸君莫用半點術,若用半點術,終無人不識。

  禍莫大於縱己之欲,惡莫大於言人之非。人非賢莫交,物非義莫取,念非善莫行,事非善莫說。

  君子對青天而懼,聞雷霆而不驚;履平地而恐,涉風波而不懼。以責人之心責己則寡過,以恕己之心恕人則全交。

  凡人傷巧則可悔之事多,全拙則可悔之事少。

  知止自能除妄想,安貧須要禁奢心。故雲:良田千頃,日食二升;大廈千間,夜眠八尺。

  治生莫若節用,養生莫若寡欲。

  戒酒後語,忌食時嗔,忍難忍事,順不明人。口腹不節,致病之由;念慮不正,殺身之本。

  又曰:世人之壽,悉可百歲。而以喜怒哀樂,汩沒心源,愛惡嗜欲,戕伐性根,而又揚人之短,掩人之長,顛倒方寸,頃刻萬變,神倦思勞,難全天和。如彼淡泉,汩以五味,欲其不害,其可得乎?

  造物勞我以生,逸我以老。少年不勤,是不知勞;老年賓士,是不知逸。天命我逸而我自勞,可乎?

  舊緣漸斷,新緣莫結,醴交勢合,自致日疏,無事安閒,方可修道。

  又曰:口中言少,心頭事少,肚中食少,自然睡少。依此四少,神仙可了。

  心牽於事,火動於中,心火既動,真精必搖。故當死心以養氣,息機以死心。

  又曰:戒滿意之食,省爽口之味。冬食不得太暖,夏食不得太涼。

  氣清則神暢,氣濁則神昏,氣亂則神勞,氣衰則神去。故油盡燈滅,髓竭人亡;添油燈焰,補髓人強。

  溺愛冶容,而作色荒,禪家謂之外感之欲。夜深枕上,思得豔麗,或成宵寐之感,禪家謂之內感之欲。二者之欲,綢繆染著,皆消耗元精。若能離之,則腎水自然滋生,可以上交於心。又若思索文字,忘其寐食,禪家謂之理障。經綸職業,不告劬勩,禪家謂之事障。二者之障,雖非人欲,亦損性靈。若能遣之,則心火不至上炎,可以下交於腎。故曰:塵不相緣,根無所偶,反流全一,六用不行。

  《洞神真經》曰:養生以不損為延年之術,不損以有補為衛生之經。居安慮危,防未萌也。雖少年致損,氣弱體枯,若晚年得悟,防患補益,血氣有增,而神亦自足,可以延生。

  嵇叔夜雲:服藥求汗,或有勿獲,愧情一焦,渙然流離,是皆情發於中,而形於外也。因知喜怒哀樂,寧不傷人?故心不撓者神不疲,神不疲則氣不亂,氣不亂則身泰壽延矣。

  寵辱不驚,肝木自寧;動靜以敬,心火自定;飲食有節,脾土不泄;調息寡言,肺金自全;恬然無欲,腎水自足。此皆吾生藥石,人當請事斯語。

  人若知得覺字,便知我大物小,物有盡,我無盡也。四大形骸,皆外物也。榮辱生死,物固有之,安能使我戚戚哉?

  有蔽則昏,無蔽則明。耳之蔽聲,目之蔽色,口鼻蔽於嗅味,四肢蔽于淫樂。一掬之力不勝,則群蔽交雜,去禽獸不遠。人要優遊自足,心無外想,嗒然坐忘。在身忘身,在事忘事,在家忘家,其受用無量。

  無視無聽,抱神以靜,形將自正。必靜必清,無勞汝形,無搖汝精,可以長生。目無所見,耳無所聞,心無所知,汝神守形,形乃長存。

  慎內閉外,多知為敗。靖節之乞食而詠,康節之微醺而歌,非有所得若是乎哉?病從口入,禍從口出,可不慎歟?人不自重,斯召侮矣,人不自強,斯召辱矣。自重自強,侮辱斯遠。人能改過,則善日長而惡日消矣。人能安貧,則用長足而體長舒矣。禍福無不自求之者,後世有星數之說行,而反求諸天;有堪輿之說行,而尤之地矣,於人事獨委焉。萬起萬滅之私,亂吾之心久矣,今當掃去,以全吾湛然之心。

  人能愈收斂則愈充拓,愈細密則愈廣大,愈深厚則愈光明。萬事不責於人,則無寒冰烈火之擾吾心。

  多言多敗,多事多累,虛中無我,惟善是從。守約者心自空,知止者心自足。

  《七部要語》曰:神靜而心和,心和而形全;神躁則心蕩,心蕩則形傷。欲全其形,先在理神。故恬和養神以安於內,清虛棲心不誘於外也。

  七竅者,精神之戶牖也。志氣者,五臟之使役也。耳目誘於聲色,鼻口悅於芳味,肌體之于安適,其情一也。則精神馳騖而不守,志氣縻於趣舍,五臟滔蕩而不安。嗜欲連綿於外,心氣壅塞於內,蔓衍於荒淫之波,留連於是非之境,鮮有不敗德傷生者矣。

  人之稟受,性情具焉。性之所感者情也,情之所安者欲也。情出於性而情違性,欲由於情而欲害情。情之傷性,性之妨情,猶煙冰之於水火也。煙生於火而鬱火,冰生於水而遏水。故煙沒而火盛,冰泮而水通。性貞則情銷,情熾則性滅。夫明者刳情以遺累,約欲以守貞。食足以充饑養氣,衣足以蓋形禦寒。美麗之華,不為滑性;哀樂之感,不以亂神。處於止足之泉,立於無害之岸,此全性之道也。

  海蚌未剖,則明珠不顯;昆竹未斷,則鳳音不揚;情性未煉,則神明不發。譬諸金木,金性包水,木性藏火,故煉金則水出,鑽木則火生。人能務學以鑽煉其性,則才慧發矣。

  身嘗居善,則內無憂慮,外無畏懼,獨立不慚影,獨寢不愧衾,上可以接神明,下可以對蠻夷,德迥幽明,禎祥畢集。

  靈氣謂之神,休氣謂之鬼,煩氣謂之蟲魚,雜氣謂之禽獸,奸氣謂之妖邪。氣之濁者,愚癡凶虐;氣之剛者,高嚴壯健;氣之柔者,仁慈敦篤。所以君子行正氣,小人行邪氣。

  形者,氣之聚也,氣虛則形羸;神者,精之成也,精虛則神悴。形者,人也,為萬物之最靈;神者,生也,是天地之大德。最靈者,為萬物之首;大德者,為天地之宗。萬物以停育為先,天地以清凈是務。故當養其形以愛其神,敬其身以重其生。

  理好憎之情,則愛勿近也;和喜怒之情,則怨不犯也。故喜怒亂氣,嗜欲傷性。性相近也,習之以遠,如水性欲清,泥沙汙之;人性欲平,嗜欲害之。與性相害,不可兩立。一起一廢,不可俱興。

  夫生死之道,弘之在人。生死,常也,確乎在天。但稟以自然,則生死之道,無可而無不可也。或未生而已死,或已死而重生,或不可以生而生,或不可以死而死,或可以死而不死,或可以生而不生,或有生而不如無生,或惜死而所以致死。是以致死之地則生,致生之地則死,或為知而不可以死,或為時而不可以生。或雲:勞我以生,生者好事也,不可惡其生。又雲:休我以死,死者惡事也,不可好其死。凡人心非不好其生,不能全其生,非不惡其死,不能遠其死,哀哉!

  口舌者,禍福之宮,危亡之府;語言者,大命之屬,刑禍之部也。言出患入,言失身亡。故聖人當言發而憂懼,常如臨淵履冰。以大居小,以富若貧,處甚卑之谷,遊大賤之淵。微為之本,寡為之根,懼為之宅,憂為之門。可不戒歟!

  福者禍之先,利者害之源,治者亂之本,存者亡之根。故上德質而不文,不視不聽,而抱其玄;無心無意,若未生焉;執守虛無,而生自然。原道德之意,揆天地之情,禍莫大於死,福莫大於生。是以有名之名,喪我之橐;無名之名,養我之宅;有貨之貨,喪我之賊,無貨之貨,養我之福。

  施觀吾曰:存我之道,切在去機。機去身存,機住身死。無機胸中,純白自處。

  《景行錄》曰:以忠孝遺子孫者昌,以智術遺子孫者亡。以謙接物者強,以善自衛者良。

  又曰:知足常足,終身不辱;知止當止,終身不恥。

  《荀子》曰: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怨人者窮,怨天者凶。又曰:榮辱之大分,安危利害之常體也。先義而後利者榮,先利而後義者辱。榮者常通,辱者常窮。通者常制人,窮者常制於人。

  古人雲:會做快活人,凡事莫生事;會做快活人,省事莫惹事;會做快活人,大事化小事;會做快活人,小事化無事。

  又雲:忍是心之寶,不忍身之殃。舌柔常在口,齒折只因剛。思量一忍字,真是快活方。片時不能忍,煩惱日月長。

  又曰:木有所養,則根本固而枝葉茂,梁棟之材成。水有所養,則泉源壯而流派長,灌溉之利溥。人有所養,則心神安而識見達,修道之事成。

  《真誥》曰:鏡以照面,智以照心。鏡明則塵垢不染,智明則邪惡不生。

  《虛皇經》曰:財為患之本,聚財為聚業。財為愛欲根,能招一切罪,若以財非財,始可入道境。

  又曰:汝知見世因緣,則知宿世因緣;汝修見世因緣,則知來世因緣。一氣無偏倚,所種還自生。植此荊棘根,如何望喬林?

  又雲:慈悲之力,最為廣大,能化一切,能服一切。惡者無與爭,暴者無與抗,所向無與敵,是為廣大無邊。

  又曰:口無是非言,心無人我相,身不受染著,方契無為道。眾生俱幻化,墮彼色相因。須知樂是苦,一念了無為。

  《仙經》雲:專精養神,不為物雜謂之清;反神複氣,安而不動謂之靜。制念以定志,靜身以安神,保氣以存精。思慮兼忘,冥想內視,則身神並一。身神並一,則近真矣。

  《延命祿》曰:五穀充肌體而不能益壽,百藥療疾延年而不能甘口。充肌甘口者,俗人之所珍;若口延年者,道士之所寶。

  《禁忌篇》曰:善攝生者,臥起有四時之早晚,興居有至和之常制。筋骨有偃仰之方,閑邪有吞吐之術。流行營衛有補瀉之法,節宣勞逸有予奪之要。忍怒以養陰氣,抑喜以養陽氣,然後先將草木以救虧缺,服金丹以定不窮。養性之道,盡於此矣。

  《列子》曰:少不勤行,壯不競時,長而安貧,老而寡欲,閒心勞形,養生之方也。

  《太平御覽》曰:道者,氣也,寶氣則道長存;秘者,精也,寶精則神長生。精者,血脈之川流,守骨之靈神,精去則骨枯,骨枯則死矣。是以為道者務寶其精。

  《莊子》曰:聖人休休焉則平易矣,平易則恬淡矣。平易恬淡,則憂思不能入,邪氣不能襲,故其德全而神不虧。

  又曰:養志者忘形,養形者忘利,致道者忘心。

  《真誥》曰:衰年體羸,多為風寒所乘,當深頤養,晏此無事,上味玄元,棲守絳津,體寂至道,心存內觀,屏彼萬累,蕩濯他念,乃始近其門戶耳。若憂累多端,人事未省,雖複憩靈空洞,存心淡泊,纏綿亦弗能達也。

  《玄關秘論》曰:無心於事,則無事於心。故心靜生慧,心動生昏。

  《仙經》曰:子欲長生,當由所生之門,遊處得中,進退得所,動靜以法,去留以度,可以延命而愈疾矣。

  《本草總篇》曰:攝生之道,莫若守中,守中則無過與不及之害。《經》曰:春秋冬夏,四時陰陽,生病起於過用。蓋不適其性而強,雲為逐強,處即病生。五臟受氣,蓋有常分,用之過耗,是以病生。善養生者,既無過耗之弊,又能保守真元,何患乎外邪所中也?故善服藥不若善保養,不善保養不若善服藥。世有不善保養又不善服藥,倉卒病生,而歸咎於神天。噫,是亦未嘗思也,可不謹歟!

  又曰:未聞道者,放逸其心,逆于生樂,以精神徇知巧,以憂畏徇得失,以勞苦徇禮節,以身命徇利財。四徇不置,心為之病矣。極力勞形,躁暴氣逆,當風縱酒,食嗜辛鹹,肝為之病矣。飲食生冷,溫涼失度,久坐久臥,大飽大饑,脾為之病矣。呼叫過常,辯爭陪答,冒犯寒暄,恣食鹹苦,肺為之病矣。久坐濕地,強力入水,縱欲勞形,三田漏溢,腎為之病矣。五病既作,故未老而羸,未羸而病,病至則重,重則必斃。嗚呼!是皆弗思而自取之也,衛生之士,須謹此五者,可致終身無苦。《經》曰:不治已病治未病。正為此矣。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網誌精選創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