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著作人

我的相片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源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前身是”施金玉三房”

前人蓽路藍縷,“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260年的製香世家傳承至今,經歷過時代的變遷、世代的交替、家族的分家,唯一不變的是 – 對製香業的堅持,在第七代的兄弟分家之後,繼承工廠的老三施起燻先生不得不在”施金玉”的招牌後加了”三房”二字以示區別。

歷經風雨飄搖的歲月總算傳承到了第八代~施燁志,一個新人類的手中,他不斷在思考:“傳承與創新”,似矛盾又糾結的概念,一種被現代人快遺忘的古老工業,如何在蛻變之後還保留古老的精髓,如何守住前人的製香堅持再加上更接近現代人生活之品香趣味。

於是,【施金玉沐香齋】終於誕生。

“施金玉”~一個260年的製香世家,代表的是傳承;
“沐香齋”~一個現代人養生香品的創生,代表的是創新;
【施金玉沐香齋】~是傳承與創新的融合;
雖然說是創新,但真正的內涵是”復古”,只是恢復了我們快遺忘了的古代文人品香生活。

孟子愛香,曾說:“香為性性之所欲,不可得而長壽”。孟子不僅喜香,而且闡述了香的道理,認為人們對香的喜愛是形而上的,是人本性的需求。

明屠隆道:
香之為用,其利最薄。物外高隱,坐語道德,焚之可以清心悅神。

四更殘月,興味蕭騷,焚之可以暢懷舒嘯。

晴窗塌帖,揮塵閔吟,溫燈夜讀,焚以遠闢睡魔。

謂古伴月可也。紅袖在側,秘語談私,執手擁護,焚以熏心熱意。

謂士助情可也。塵雨閉窗,午睡初足,就案學書,啜茗味淡,一爐初熱,香藹馥馥撩人。

更宜醉筵醒客。皓月清宵,冰弦曳指,長嘯空樓,蒼山極目,未殘爐熱,香霧隱隱繞簾。

又可祛邪辟穢,隨其所適,無施不可。”

文人們不僅燒香,還要燒出情趣來,燒出意境來,燒出學問來。古代“學界”對香作為“雅文化”與“菁英文化”的品質,同時也把香納入了日常生活的範疇,而沒有使它局限在祭祀、宗教之中,這對香文化的普及與發展都是重要的。

因此,【施金玉沐香齋】要繼續傳承製香的良心,對香的堅持仍是遵照古法,用最天然最單純的原料,加上最真誠的用心,獻給十方眾生,用最真的香獻給仙佛,也要讓現代人重新體認香文化的趣味、深度與美感,進而感受天地造化之美好!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

旗艦店/新北市板橋區漢生東路12531(新板大遠百正對面巷子內)


電 話/02-29568333
手 機/0986-813-088

營業時間:早上0930時至晚上2030時公休日為每周日公休

PChome Online
商店街/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http://www.pcstore.com.tw/scymsj/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官網

http://www.scy1756.com.tw/

“施金玉沐香齋”的中藥香特色:
1. 所有中藥香的原料都是採購上等中草藥原材 à 打磨成粉末 à 依照古法配方調配出完美的比例 
2. 完全不添加任何香精、香油、香水、合成香料、石灰、塑化劑、雜木纖維等化學或不必要之添加物
3. 百分之百天然之上等中草藥原料, 含油量高, 藥性純正, 纖維質少, 所以不薰不燥, 不嗆不刺, 味道温和卻濃郁甘醇, 除了主成分的特殊芳香之氣得到充分的發揮之外, 配方的完美比例使得香氣和順, 更創造了豐富的層次。
4. “施金玉沐香齋”天然中草藥配方是除了禮佛、祭祀之外, 一種歡喜、安神、定心、釋放、修補、淨化、淨煞、除穢、去惡、辟邪、養生的生活必需品, 讓我們來體會古代文人的品香生活, 讓現代人在忙於科技與追求效率的緊張生活之餘, 透過好香引領進入更有靈性的空間, 柔化身心, 清淨心靈, 創造更美好的人生!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店家名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客服中心:

如有問題,請按此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客服中心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如果依照用途和外型、顏色,香又可區分為:線香、臥香、香環、小香盤、微盤、香塔、香珠。
1.
財神香 五形俱足, 升官發財

2.降真香 引降諸真, 去邪化煞 
3.
牡丹香 功名利祿, 富貴吉祥

4. 清淨法喜, 身心舒暢 
5.
靜心除穢, 養神安眠

6.蒼朮香 淨宅化溼, 除惡去窮 
7.
零陵香 消災除障, 修養生息

8.桂花香 貴人貴氣, 宅地生輝 
9.
龍腦香 開竅醒神, 高貴顯逹

 

搜尋文章

2014/3/17

遵生八箋起居安樂箋上卷-2 明 高濂撰

遵生八箋起居安樂箋上卷  高濂撰


居室安處條

序古名論

  《天隱子》曰:吾謂安處者,非華堂邃宇,重裀廣榻之謂也。在乎南面而坐,東首而寢,陰陽適中,明暗相半。屋無高,高則陽盛而明多,屋無卑,卑則陰盛而暗多。故明多則傷魄,暗多則傷魂。人之魂陽而魄陰,苟傷明暗,則疾病生焉。此所謂居處之室,尚使之然,況天地之氣,有亢陽之攻肌,淫陰之侵體,豈可不防慎哉?修養之漸,倘不法此,非安處之道。術曰:吾所居室,四邊皆窗戶,遇風即闔,風息即開。吾所居座,前簾後屏,太明即下簾以和其內映,太暗則捲簾以通其外耀。內以安心,外以安目。心目皆安,則身安矣。明暗尚然,況太多事慮,太多情欲,豈能安其內外哉?

  高太素隱商山,起六館,曰春雪未融館,清夏晚雲館,中秋午月館,冬日方出館,暑簟清風館,夜階急雨館。各制一銘。

  神隱曰:草堂之中,竹窗之下,必置一榻。時或困倦,偃仰自如,日間窗下一眠,甚是清爽。時夢乘白鶴游於太空,俯視塵壤,有如蟻壘。自為莊子,夢為蝴蝶,入於桃溪,當與子休相類。又曰:草堂之中,或草亭僻室,制為琴室,地下埋一大缸,缸中懸一銅鐘,上以石墁,或用板鋪,上置琴磚或木幾彈琴,其聲空朗清亮,自有物外氣度。

  東坡守汝陰,作亭以帷幕為之,世所未有。其制若亭,四圍柱架穿插成之。裝起則以帷幕圍之,拆束則揭而他往。其銘略雲:乃作新亭,簷楹欒梁,鑿枘交設,合散靡常。不由仰承,清幄四張。我所欲往,十夫可將。與水升降,除地布床。又雲:豈獨臨水?無適不臧。春朝花郊,秋夕月場,無脛而趨,無翼而翔。敝又改為,其費易償。榜曰擇勝,名實允當。又觀子由繼作四言詩,內雲:視身如傳,苟完不求。山盤水嬉,習氣未廖。風有翠帷,雨有赤油。匪車匪舟,亦可相攸。則晴用布帷,雨用油幕可知。

  唐子西雲:有軒數間,松竹迷道,庭花合圍,值堂屋之後,人事之所不及,賓遊之所不至。往往獨坐于此,解衣盤礡,箕踞胡床之上,含毫賦詩,曝背閱書,以釋忽忽之氣自妙。

  《山家清事》雲:擇故山濱水地,環籬植荊,間栽以竹,餘丈,植芙蓉三百六十,入芙蓉二丈,環以松梅,入此餘三丈。重籬外,芋栗羊棗桃李,內植梅。結屋前茅後瓦,入閣名尊經,藏古今書。左塾訓子,右道院迎賓。進舍三:寢一,讀書一,治藥一。後舍二:其一儲酒、穀,列山具農具;一安僕役庖湢。婢一,童一,園丁二。前鶴屋養鶴,後犬一二足,驢四諦,牛四角。客至具蔬食酒核,暇則讀書課農圃,毋苦吟以安天年。

  潘嶽《閒居賦》曰:太母在堂,覽止足之分,庶浮雲之志,築室種樹,逍遙自得。池沼足以漁釣,舂稅足以代耕。灌園鬻蔬,供朝夕之膳;牧羊酤酪,俟伏臘之費。凜秋暑退,熙春寒往,微雨新晴,六合清朗。太君升輕軒,禦板輿,遠覽王畿,近周家園。席家筵,列子孫,柳垂陰,車結軌,或宴于林,或禊於汜。昆弟斑白,兒童稚齒,稱萬壽以獻觴,鹹一懼而一喜。壽觴舉,慈顏和,浮杯樂飲,絲竹駢羅,頓足起舞,抗音高歌。人生安樂,孰知其他?

  王子猷嘗暫寄人空宅,便命種竹。或曰:暫住,何煩爾主?王嘯詠良久,指竹曰:何可一日無此君?

  柳子厚曰:把荷鍤,決溪泉,為圃以給茹。其隙則浚池溝,藝樹木,行歌坐釣,望青天白雲,以此為適,亦是老死亡戚戚者。

  孫公仲益曰:新宅落成,市聲不入耳,俗軌不至門。客至共坐,青山當戶,流水在左,輒談世事,便當以大白浮之。

  懿代崇佛法,迎佛骨至,起不思議堂以奉之。

  杜祁公別墅起薝蔔館,室形亦六,器用亦六角,以象薝花之六出焉。

  陶學士曰:餘銜命渡淮,入廣陵界,維舟野次,縱步至一村圃,有碧蘆方數畝。中隱小室,榜曰秋聲館,時甚愛之,不知誰家別墅,意主人亦雅士也。

  宜春城中有堆阜,郡人謂之袁台,地屬李致。致有文馳聲,眾為築室于袁台,取登東山而小魯之義,榜為小魯軒

  宣城何子華,有古橙四株,面橙建堂,榜曰剖金。霜降橙熟,開樽潔饌,與眾共之。

  陳犀罷司農少卿,省女兄于姑蘇。適上元夜觀燈,車馬喧騰,目奪神醉,歎曰:涉冰霜,泛煙水,乍見此高明世界,遂覺神朗。頓還舊館。

  武陵儒者苗彤,事園池以接賓客,建野春亭,內中雜植山野花草,五色錯雜。

  李愚語人曰:予夙夜在公,不曾漫遊華胥國,意欲于洛陽買水竹處,作蝶庵,謝事居之。庵中當以莊周為開山第一祖,陳摶配食。若忙者,難為主籍供職。

  王震為國子博士,好觀雨中浮漚疏稠出沒,每雨,就四階狹擁處,寓目而心醉焉。張麟瑞戲之曰:公宜以此亭名曰醉漚。

居室建置

  熅閣

  南方暑雨時,藥物、圖書、皮毛之物皆為黴溽壞盡。今造閣,去地一丈有多,閣中循壁為廚二三層,壁間以板弭之,前後開窗,梁上懸長笐,物可懸者,懸於笐中,餘置格上。天日晴明,則大開窗戶,今納風日爽氣。陰晦則密閉,以杜雨濕。中設小爐,長令火氣溫鬱。又法:閣中設床二三,床下收新出窯炭實之。乃置畫片床上,永不黴壞,不須設火。其炭至秋供燒,明年複換新炭。床上切不可臥,臥者病暗,屢有驗也。蓋火氣所爍故耳。

  清秘閣、雲林堂

  閣尤勝,客非佳流,不得入。堂前植碧梧四,令人揩拭其皮。每梧墜葉,輒令童子以針綴杖頭,亟挑去之,不使點汙,如亭亭綠玉。苔蘚盈庭,不容人踐,綠褥可愛。左右列以松桂蘭竹之屬,敷紆繚繞。外則高木修篁,鬱然深秀。周列奇石,東設古玉器,西設古鼎尊罍,法書名畫。每雨止風收,杖履自隨,逍遙容與,詠歌以娛。望之者,識其為世外人也。

  觀雪庵

  長九尺,闊八尺,高七尺,以輕木為格,紙布糊之,以障三面。上以一格覆頂面,前施幃幔,卷舒如帳。中可四坐,不妨設火餐具,隨處移行,背風帳之,對雪瞻眺,比之氈帳,似更清逸。施之就花,就山水,雅勝之地,無不可也。謂之行窩。

  松軒

  宜擇苑囿中向明爽之地構立,不用高峻,惟貴清幽。八窗玲瓏,左右植以青松數株,須擇枝幹蒼古,屈曲如畫,有馬遠、盛子昭、郭熙狀態甚妙。中立奇石,得石形瘦削,穿透多孔,頭大腰細,嫋娜有態者,立之松間,下植吉祥、蒲草、鹿蔥等花,更置建蘭一二盆,清勝雅觀。外有隙地,種竹數竿,種梅一二,以助其清,共作歲寒友想。臨軒外觀,恍若在畫圖中矣。

  高子書齋說

  高子曰:書齋宜明凈,不可太敞。明凈可爽心神,宏敞則傷目力。窗外四壁,薜蘿滿牆,中列松檜盆景,或建蘭一二,繞砌種以翠雲草令遍,茂則青蔥郁然。旁置洗硯池一,更設盆池,近窗處,蓄金鯽五七頭,以觀天機活潑。齋中長桌一,古硯一,舊古銅水注一,舊窯筆格一,斑竹筆筒一,舊窯筆洗一,糊鬥一,水中丞一,銅石鎮紙一。左置榻床一,榻下滾腳凳一,床頭小幾一,上置古銅花尊,或哥窯定瓶一。花時則插花盈瓶,以集香氣;閒時置蒲石於上,收朝露以清目。或置鼎爐一,用燒印篆清香。冬置暖硯爐一,壁間掛古琴一,中置幾一,如吳中雲林幾式佳。壁間懸畫一。書室中畫惟二品,山水為上,花木次之,禽鳥人物不與也。或奉名畫山水雲霞中神佛像亦可。名腎字幅,以詩句清雅者可共事。上奉烏思藏鏒金佛一,或倭漆龕,或花梨木龕以居之。上用小石盆一,或靈壁應石,將樂石,昆山石,大不過五六寸,而天然奇怪,透漏瘦削,無斧鑿痕者為佳。次則燕石,鐘乳石,白石,土瑪瑙石,亦有可觀者。盆用白定官哥青東磁均州窯為上,而時窯次之。幾外爐一,花瓶一,匙箸瓶一,香盒一,四者等差遠甚,惟博雅者擇之。然而爐制惟汝爐,鼎爐,戟耳彝爐三者為佳。大以腹橫三寸極矣。瓶用膽瓶花觚為最,次用宋磁鵝頸瓶,餘不堪供。壁間當可處,懸壁瓶一,四時插花。坐列吳興筍凳六,禪椅一,拂塵、搔背、棕帚各一,竹鐵如意一。右列書架一,上置《周易古占》,《詩經旁注》,《離騷經》,《左傳》,林注《自警》二編,《近思錄》,《古詩記》,《百家唐詩》,王李詩,《黃鶴補注》,《杜詩說海》,《三才廣記》,《經史海篇》,《直音》,《古今韻釋》等書。釋則《金剛鈔義》,《楞嚴會解》,《圓覺注疏》,《華嚴合論》,《法華玄解》,《楞伽注疏》,《五燈會元》,《佛氏通載》,《釋氏通鑒》,《弘明集》,《六度集》,《蓮宗寶鑒》,《傳燈錄》。道則《道德經新注指歸》,《西升經句解》,《文始經外旨》,《沖虛經四解》,《南華經義海纂微》,《仙家四書》,《真仙通鑒》,《參同分章釋疑》,《陰符集解》,《黃庭經解》,《金丹正理大全》,《修真十書》,《悟真》等編。醫則《黃帝素問》,《六氣玄珠密語》,《難經脈訣》,《華佗內照》,《巢氏病源》,《證類本草》,《食物本草》,《聖濟方》,《普濟方》,《外台秘要》,《甲乙經》,《朱氏集驗方》,《三因方》,《永類鈐方》,《玉機微義》,《醫壘元戎》,《醫學綱目》,《千金方》,丹溪諸書。閒散則《草堂詩餘》,《正續花間集》,《歷代詞府》,《中興詞選》。法帖,真則《鐘元常季直表》,《黃庭經》,《蘭亭記》。隸則《夏丞碑》,《石本隸韻》。行則《李北海陰符經》,《雲麾將軍碑》,《聖教序》。草則《十七帖》,《草書要領》,《懷素絹書千文》,《孫過庭書譜》。此皆山人適志備覽,書室中所當置者。畫卷舊人山水、人物、花鳥,或名賢墨蹟,各若干軸,用以充架。齋中永日據席,長夜篝燈,無事擾心,閱此自樂,逍遙餘歲,以終天年。此真受用清福,無虛高齋者得觀此妙。

  茅亭

  以白茅覆之,四構為亭,或以棕片覆者更久。其下四柱,得山中帶皮老棕本四條為之,不惟淳樸雅觀,且亦耐久。外護闌竹一二條,結于蒼松翠蓋之下,修竹茂林之中,雅稱清賞。

  檜柏亭

  植四老柏以為之,制用花匠竹索結束為頂成亭,惟一簷者為佳,圓制亦雅,若六角二簷者俗甚。桂樹可結,羅漢松亦可。若用薔薇結為高塔,花時可觀,若以為亭,除花開後,荊刺低垂,焦葉蟊蟲,撩衣刺面,殊厭經目,無論玩賞。

  圜室

  臞仙曰:圜室之制,人各不同,予所志者,取法於天地範圍之理,上圓下方。經一丈有二,中隔前後二間,前間開日月圓竅於東西,以通日月之光,後間于頂上孔開窗撐放,以取天門靈氣。艮上塞戶,令不通達,以閉鬼戶之意。此餘所制也。

  九徑

  江梅、海棠、桃、李、橘、杏、紅梅、碧桃、芙蓉,九種花木,各種一徑,命曰三三徑。詩曰:三徑初開是蔣卿,再開三徑是淵明。誠齋奄有三三徑,一徑花開一徑行。

  茶寮

  側室一鬥,相傍書齋,內設茶灶一,茶盞六,茶注二,餘一以注熟水。茶臼一,拂刷、凈布各一,炭箱一,火鉗一,火箸一,火扇一,火鬥一,可燒香餅。茶盤一,茶橐二,當教童子專主茶役,以供長日清談,寒宵兀坐。煎法另具。

  藥室

  用靜屋一間,不聞雞犬之處,中設供案一,以供先聖藥王。分置大板桌一,光面堅厚,可以和藥。大鐵碾一,石磨一,小碾一,乳缽大小二,[上亞斤下土] 【音纛】 筒一,用以搗珠末不飛。春臼一,大小中稀篩各一,大小密絹篩各一,棕掃帚一,凈布一,銅鑊一,火扇一,火鉗一,大小盤秤各一,藥櫃一,藥箱一。葫蘆瓶罐,此藥家取用無算,當多蓄以備用。凡在藥物所需,俱當置之。藥室平時密鎖,以杜不虞,此又君子所先。

  高子花榭詮評

  高子曰:歐陽公示謝道人種花詩雲:深紅淺白宜相間,先後仍須次第栽。我欲四時攜酒賞,莫教一日不花開。餘意山人家得地不廣,開徑怡閑,若以常品花卉植居其半,何足取也。四時所植,餘為詮評:牡丹譜類,數多佳本,遇目亦少。大紅如山茶石榴色者,寓形於圖畫有之,托根於土壤未見。他如狀元紅、慶雲紅、王家紅、小桃紅,雲容露濕,飛燕新妝。茄紫、香紫、胭脂樓、潑墨紫,國色煙籠,玉環沉醉。尺素、白剪絨,水晶簾卷,月露生香。禦衣黃、舞青霓、一撚紅、綠蝴蝶,玳瑁闌開,朝霞散彩。數種之外,無地多栽。芍藥在廣陵之譜,三十有奇,而餘所見,亦惟數種。金帶圍、瑞蓮紅、冠群芳,衣紫塗朱,容閑紅拂。千葉白、玉逍遙、舞霓白、王盤盂,膩雲軟玉,色豔綠珠。粉繡球、紫繡球, 【俗名麻葉粉團。】 歡團霞臉,次第妝新。碧桃、單瓣白桃,瀟灑霜姿,後先態雅。垂絲海棠、鐵梗海棠、西府海棠、木瓜海棠、白海棠,含煙照水,風韻撩人。玉蘭花、辛夷花,素豔清香,芳鮮奪目。千瓣粉桃、 【俗名二色桃。】 緋桃、 【俗名蘇州桃花,瓣如剪絨,非絳桃也。若絳桃,惡其開久色惡。】 大紅單瓣桃,玄都異種,未識劉郎。千瓣大紅重台石榴、千瓣白榴、千瓣粉紅榴、千瓣鵝黃榴、單瓣白粉二色榴,西域別枝,堪驚博望。紫薇、粉紅薇、白薇,紫禁漏長,臥延涼月。金桂、月桂, 【四時開,生子者。】 廣寒高冷,雲外香風。照水梅、 【花開朵朵下垂。】 綠萼梅、玉蝶梅、磬口臘梅, 【黃色如蜜,紫心,瓣如白梅少大,曾于洪宣公山亭見之,其香撲人。今雲臘梅者,皆荷花瓣也,僅免狗英。】 月瘦煙橫,騰吟孤嶼。粉紅山茶、千瓣白山茶、大紅滇茶、 【大如茶盞,種出雲南。】 瑪瑙山茶、 【紅黃白三色夥作堆,心外大瓣,朱砂紅色】 寶珠鶴頂山茶, 【中心如饅,叢簇可愛,若吐白須者,不佳。】 霞蒸雪釀,沉醉中山。大紅槿、千瓣白槿,殘秋幾朵,林外孤芳。茶梅花、 【小朵,粉紅,黃心。開在十一月各花凈盡之時,得此可玩。】 茗花, 【香清,插瓶可久可玩。】 冷月一枝,齋頭清供。我之所見,調亦可同,倘人我好惡不侔,用舍惟人自取。若彼草花百種,橫占郊原,茲為品題,分為三乘。花之丰采不一,況栽成占地無多,種種剪裁,當與兼收並蓄,更開十徑,醉賞四時。

  高子草花三品說

  高子曰:上乘高品,若幽蘭、建蘭、蕙蘭、朱蘭、白山丹、黃山丹、剪秋羅、二色雞冠、 【一花中分紫白二色,同出一蒂。】 黃蓮、千瓣茉莉、紅芍、千瓣白芍、玫瑰、秋海棠、白色月季花、大紅佛桑、台蓮、 【花開落盡,蓮房中每顆仍發花瓣。】 夾竹桃花、單瓣水仙花、黃萱花、黃薔薇、菊之紫牡丹、白牡丹、紫芍藥、銀芍藥、金芍藥、蜜芍藥,金寶相、魚子蘭、菖蒲花、夜合花。以上數種,色態幽閒,豐標雅淡,可堪盆架高齋,日共琴書清賞者也。

  中乘妙品,若百合花、五色戎葵、 【此宜多種。餘家一畝中收取花朵一二百枝。此類形色不同,共有五十多種,能作變態,無定本也。】 白雞冠、矮雞冠、灑金鳳仙花、四面蓮、迎春花、金雀、素馨、山礬、紅山丹、白花蓀、紫花蓀、吉祥草花、福建小梔子花、黃蝴蝶、鹿蔥、剪春羅、夏羅、番山丹、水木樨、鬧陽花、石竹、五色罌粟、黃白杜鵑、黃玫瑰、黃白紫三色佛桑、金沙羅、金寶相、麗春木香、紫心白木香、黃木香、荼(艼去丁改縻)、間間紅、十姊妹、鈴兒花、淩霄、虞美人、蝴蝶滿園春、含笑花、紫花兒、紫白玉簪、錦被堆、雙鴛菊、老少年、雁來紅、十祥錦、秋葵、醉芙蓉、大紅芙蓉、玉芙蓉。各種菊花、甘菊花、金邊丁香、紫白丁香、萱花、千瓣水仙、紫白大紅各種鳳仙、金缽盂、錦帶花、錦茄花、拒霜花、金莖花、紅豆花、火石榴、指甲花、石崖花、牽牛花、淡竹花、蓂莢花、木清花、真珠花、木瓜花、滴露花、紫羅蘭、紅麥、番椒、綠豆花。以上數種,香色間繁,丰采各半。要皆欄檻春風,共逞四時妝點者也。

  下乘具品,如金絲桃、鼓子花、秋牡丹、纏枝牡丹、四季小白花,又名接骨草,君子花、金豆花、金錢花、紅白郁李花、繅絲花、萵苣花、掃帚雞冠花、菊之滿天星、枸杞花、虎茨花、茨菇花、金燈、銀燈、羊躑躅、金蓮、千瓣銀蓮、金燈籠、各種藥花、黃花兒、散水花、槿樹花、白豆花、萬年青花、孩兒菊花,纏枝蓮、白蘋花、紅蓼花、石蟬花。以上數種,鉛華粗具,姿度未閑,置之籬落池頭,可填花林疏缺者也。

  以上種種,是皆造物化機,撩人春色,分佈寰宇。吾當盡植林園,以快一時心目,無愧歐公詩教可也。

  高子盆景說

  高子曰:盆景之尚,天下有五地最盛:南都,蘇、淞二郡,浙之杭州,福之浦城,人多愛之。論值以錢萬計,則其好可知。但盆景以幾桌可置者為佳,其大者列之庭榭中物,姑置勿論。如最古雅者,品以天目松為第一,惟杭城有之,高可盈尺,其本如臂,針毛短簇,結為馬遠之欹斜詰曲,郭熙之露頂攫拿,劉松年之偃亞層迭,盛子昭之拖拽軒翥等狀,栽以佳器,槎牙可觀,他樹蟠結,無出此制。更有松本一根二梗三梗者,或栽三五窠,結為山林排匝,高下差參,更多幽趣。林下安置透漏窈窕昆石、應石、燕石、臘石、將樂石、靈壁石、石筍,安放得體。時對獨本者,若坐岡陵之巔,與孤松盤桓;其雙本者,似入松林深處,令人六月忘暑。除此五地,所產多同,惟福之種類更夥。若石梅一種,乃天生形質,如石燕石蟹之類,石本發枝,含花吐葉,曆世不敗,中有美者,奇怪莫狀。此可與杭之天目松為匹,更以福之水竹副之,可充幾上三友。水竹高五六寸許,極則盈尺,細葉老幹,瀟疏可人,盆上數竿,便生渭川之想,亦盆景中之高品也。次則枸杞之態多古,雪中紅子扶疏,時有雪壓珊瑚之號,本大如拳,不露做手。又如檜柏耐苦,且易蟠結,亦有老本蒼柯,針葉青鬱,束縛盡解,若天生然,不讓他本,自多山林風致。他如虎茨,餘見一百兵家有二盆,本狀笛管,其葉十數重迭,每盆約有一二十株為林,此真元人物也。後為俗人所敗。又見僧家元盆,奇古作狀,寶玩令人忘餐,竟敗豪右。美人蕉盈尺上盆,蕉旁立石,非他樹可比。此須擇異常之石,方愜心賞。他如榆椿、山冬青、山黃楊、雀梅、楊婆奶、六月雪、鐵梗海棠、櫻桃、西河柳、寸金羅漢松、娑羅松、剔牙松、細葉黃楊、玉蝶梅、紅梅、綠萼梅、瑞香桃、絳桃、紫薇、結香、川鵑、李杏、銀杏、江西細竹、素馨、小金橘、牛奶橘,冬時累累朱實,至春不凋。小茶梅、海桐、纓絡柏、樹海棠、老本黃楊,以上皆可上盆。但木本奇古,出自生成為難得耳。又如深山之中,天生怪樹,種落崖竇年深,木本雖大,樹則婆娑,曾見數本,名不可識,似更難得。又如菖蒲之種有六:金錢、牛頂、台蒲、劍脊、虎須、香苗。看蒲之法,妙在勿令見泥與肥為土,勿澆井水,使葉上有白星,壞苗。不令日曝,勿冒霜雪,勿見醉人油手,數事為最。種之昆石、水浮石中,欲其苗之蒼翠蕃衍,非歲月不可。往見友人家有蒲石一圓,盛以水底,其大盈尺,儼若青璧。其背乃先時拳石種蒲,日就生意,根窠蟠結,密若羅織,石竟不露,又無延蔓,真國初物也。後為腥手摩弄,缺其一面,令人悵然。大率蒲草易看,盆古為難。若定之五色劃花,白定繡花、劃花,方圓盆以雲板腳為美,更有八角圓盆,六角環盆,定樣最多,奈無長盆。官窯哥窯圓者居多,絛環者亦有,方則不多見矣。如青東磁,均州窯,圓者居多,長盆亦少。方盆菱花葵花制佳,惟可種蒲。先年蔣石匠鑿青紫石盆,有扁長者,有四方者,有長方四入角者,其鑿法精妙,允為一代高手。傳流亦少,人多不知。又若廣中白石紫石方盆,其制不一,雅稱養石種蒲,單以應石置之,殊少風致。亦有可種樹者。又如舊龍泉官窯盈三二尺大盆,有底沖全者,種蒲可愛。若我朝景陵茂陵,所制青花白地官窯方圓盆底,質細青翠,又為殿中名筆圖畫,非窯匠描寫,曾見二盆上蘆雁,不下絹素。但盆惟種蒲者多,種樹者少也。惟定有盈尺方盆,青東磁間或有之。均州龍泉有之,皆方而高深,可以種樹。若求長樣,可列樹石雙行者絕少。曾見宣窯粉色裂紋長盆,中分樹水二漕,制甚可愛。近日燒有白色方圓長盆甚多,無俟他求矣。其北路青綠泥窯,俗惡不堪經眼。更有燒成兔子、蟾蜍、劉海、荔枝、黨仙,中間一孔種蒲,此皆兒女子戲物,豈容汙我仙靈?見之當破其坦腹,為菖蒲脫災。山齋有昆石蒲草一具,載以白定劃花水底,大盈一尺三四,下制川石數十子,紅白交錯,青綠相間,日汲清泉養之,自謂齋中一寶。

  高子擬花榮辱評

  高子曰:花之遭遇榮辱,即一春之間,同其天時,而所遇迥別。故余述花雅稱為榮,凡二十有二:其一、輕陰蔽日,二、淡日蒸香,三、薄寒護蕊,四、細雨逞嬌,五、淡煙籠罩,六、皎月篩陰,七、夕陽弄影,八、開值清明,九、傍水弄妍,十、朱欄遮護,十一、名園閒靜,十二、高齋清供,十三、插以古瓶,十四、嬌歌豔賞,十五、把酒傾歡,十六、晚霞映彩,十七、翠竹為鄰,十八、佳客品題,十九、主人賞愛,二十、奴僕衛護,二十一、美人助妝,二十二、門無剝啄。此皆花之得意春風,及第逞豔,不惟花得主榮,主亦對花無愧,可謂人與花同春矣。其疾憎為辱,亦二十有二:一、狂風摧殘,二、淫雨無度,三、烈日銷爍,四、嚴寒閉塞,五、種落俗家,六、惡鳥翻銜,七、驀遭春雪,八、惡詩題詠,九、內厭賞客,十、兒童扳折,十一、主人多事,十二、奴僕懶澆,十三、藤草纏攪,十四、本瘦不榮,十五、搓撚憔悴,十六、台榭荒涼,十七、醉客嘔穢,十八、藥壇作瓶,十九、分枝剖根,二十、蟲食不治,二十一、蛛網聯絡,二十二、麝臍熏觸。此皆花之空度青陽,芳華憔悴,不惟花之寥落主庭,主亦對花增愧矣。花之遭遇一春,是非人之所生一世同邪?

  家居種樹宜忌

  《地理心書》曰:人家居止種樹,惟栽竹四畔青翠鬱然,不惟生旺,自無俗氣。東種桃柳,西種柘榆,南種梅棗,北種奈杏為吉。又雲:宅東不宜種杏,宅南北不宜種李,宅西不宜種柳。中間種槐,三世昌盛;屋後種榆,百鬼退藏。庭前勿種桐,妨礙主人翁。屋內不可多種芭蕉,久而招祟。堂前宜種石榴,多嗣,大吉。中庭不宜種樹取陰,栽花作闌,惹淫招損。《陰陽忌》雲:庭心種樹名閑困,長植庭心主禍殃。大樹近軒多致疾,門庭雙棗喜加祥。門前青草多愁怨,門外垂柳更有妨。宅內種桑並種槿,種桃終是不安康。

  選擇黃曆檯曆二說

  高子曰:家居選擇,似不可緩,然而日者成書頗煩,無俟餘為撮概,惟《奇門》、《演禽》二書最為蔔筮緊要,每有異驗,餘深知之。惜乎浩闊無容舉略,今之黃曆檯曆內有二事,人不多識,特揭以明之。

  黃曆每月下有某日日傳娵訾之次,當用甲丙庚壬時,此為四大吉時也,百凡用之至吉。但十二時中曾無甲時丙時,其說雲何?娵訾者,正月亥將也,為之月將。其十二時俱逆行,自亥始。正月雖過一二十日,其將未交,惟看曆上正月下某日日傳娵訾之次,方作正月論。已先之日,俱作十二月將算。交月之後,每日用時,甲取寅卯二時之中各半用之,是吉時也。丙取巳午之中,庚取申酉,壬取亥子是也。又如二月戌將降婁,當用艮巽坤幹四時,艮取醜寅二時之中各半,巽取辰巳,坤取未申,幹取戌亥是也。三月酉將大樑過傳,當用癸乙丁辛四時,癸取子醜,乙取卯辰,丁取午未,辛取酉戌是也。四時申將實沉將換,而用時又以甲丙庚壬,三項實輪,無變法也。五月未將鶉首,六月午將鶉火,七月巳將鶉尾,八月辰將壽星,九月卯將大火,十月寅將析木,十一月醜將星紀,十二月子將玄枵,每月惟以黃曆月建下考之。須記雖過二月,還用正月將選擇,是最緊要。

  又如京師檯曆,每日下有義字、專字、伐字、制字、寶字,其五字何也?此為奇門選日訣也。假如甲子日,子水生甲木,下生上也,為義。乙丑日,乙木克醜土,上克下也,為制。戊辰日,上下無犯,為專。庚午日,午火克庚金,下克上也,為伐。丁醜日,丁火生醜土,上生下也,為寶。故用日當以五字消息用之。大率寶、義為上吉,專為平,制、伐為凶也。特述以備參考。

  居處生旺凶吉宜忌

  《保生要錄》曰:人之家室,土厚水深,居之不疾,故人居處隨其方所,皆欲土厚水深。土欲堅潤而黃,水欲甘美而清。常坐之處,極令四面周密,勿令少有細隙,致風得入,壁間風峻,人不易知,其傷人最重,初時不覺,久能中人。夫風者,天地之氣也,能生成萬物,亦能損人,有正有邪故耳。初入腠理,漸至肌膚,內傳經脈,達於臟腑,傳變既深,為患不小。故雲:避風如避箭。盛暑所居兩頭通屋,巷堂夾道,風回涼爽,其為害尤甚,養生者當更慎之。

  《黃帝宅經》曰:陽宅即有陽氣抱陰,陰宅即有陰氣抱陽。陰陽之宅者,即龍也。陽宅龍頭在亥,尾在巳;陰宅龍頭在巳,尾在亥。 【其狀在龍者,陽龍赤,陰龍青,各有命坐,切忌犯也。】 凡從巽向幹,從午向子,從坤向艮,從酉向卯,從戌向辰,移轉為陽。 【已上移轉及上官所住,不計遠近,悉入陽也。】 從幹向巽,從子向午,從艮向坤,從卯向酉,從辰向戌,移轉為陰。 【已上移轉悉名入陰。】 故福德之方,動依天道、天德、月德,生氣到其位,即修令清潔闊厚,即一家獲安,榮華富貴。 【天之福德者,宅之財命也。財命既壯,何愁不榮,故須勤修。】 再入陰入陽,是名無氣。三度重入陰陽,謂之無魂。四入謂之無魄。魂魄既無,即家破逃散,子孫絕滅也。 【連犯不止,即絕門滅嗣,此之謂也。】 若一陰陽往來,即合天道,自然吉昌之象也。

  又雲:其宅乃窮,急翻故宮。宜拆刑禍方舍,卻益福德方也。翻宅平牆,可以銷殃。【宅之行年不利,或口舌疾病等事,即宜翻刑禍之方,添益福德。改移牆壁,即災消禍滅,致大吉昌也。】

  又雲:刑禍之方缺複荒,福德之方連接長,吉也。 【刑禍之方牆宜薄,屋宜低,荒蕪無事。福德之方及牆屋宜連接,高朗壯實也。】  刑禍之方縮複縮,猶恐災殃往相逐。福德之方拓複拓,子子孫孫受榮樂。【刑禍之方戒侵拓也,不得太縮,縮即氣不足,不足則損財祿,不吉。福德之方宜戒侵拓,亦不得太過,太過即成福會,至微不消,厚福所臨也。凡事足太過,所侵拓之數過於本宅,名曰太過。】

  又雲:宅中姓上吉利地,不得破損與污穢。西北天門緊要方,勿安糞土與牛廝。又雲:宅有五虛,令人貧耗;五實,令人富昌。宅大人少,一虛;門面大,內窄小,二虛;牆院不完整,三虛;井灶不一處,四虛;宅地多屋少,庭院廣闊,五虛。宅少人多,一實;宅大門小,二實;牆院周完,三實;宅地相停,四實;宅水溝東南流,五實。又雲:勿以接木為柱,及自死樹為柱,皆不祥。

  又雲:宅乃漸昌,勿棄室堂。 【不得因富就改造也。】 不衰莫移,是為受殃。舍居就廣,未必有歡;計口半造,必得壽考。【言宅不宜廣也。】

  每年逐月有生氣死氣之位,修生氣者,福德來集,言月生氣與天道月德合其吉路也。犯死氣之方者,立見禍殃。

  逐月生死二氣所主方位

  正月生氣在子癸死氣在午丁   二月生氣在醜艮死氣在未坤

  三月生氣在寅甲死氣在申庚   四月生氣在卯乙死氣在酉辛

  五月生氣在辰巽死氣在戌幹   六月生氣在巳丙死氣在亥壬

  七月生氣在午丁死氣在子癸   八月生氣在未坤死氣在醜艮

  九月生氣在申庚死氣在寅甲   十月生氣在酉辛死氣在卯乙

  十一月生氣在戌幹死氣在辰巽  十二月生氣在亥壬死氣在巳丙

  逐月土氣所沖方位

  《宅經》曰:凡修築垣牆,連造宅舍,土氣所沖之方,人家即有災殃,宜依法禳之,吉。

  正月土氣沖丁未方,二月沖坤,三月沖壬亥,四月沖辛戌,五月沖幹,六月沖寅甲,七月沖癸醜,八月沖艮,九月沖丙巳,十月沖辰乙,十一月沖巽,十二月沖甲庚。以上當細看之,犯必有災。

  天道吉方 【此法人多不知,故表出於此。】

  子午年坤艮  醜未年甲庚  寅申年乙辛

  卯酉年幹巽  辰戌年丙壬  巳亥年丁癸

  人道吉方

  子午年幹巽  醜未年丙壬  寅申年丁癸

  卯酉年坤艮  辰戌年甲庚  己亥年乙辛

  利道吉方

  子午卯酉年乙卯  寅申醜未年丙壬

  辰戌巳亥年甲庚

  月天道方

  正七月乙辛  二八月幹巽   三九月丙壬

  四十月丁癸  五十一月坤艮  六十二月甲庚

  月人道方

  正七月丁癸  二八月坤艮   三九月丙壬

  四十月丁癸  五十一月坤艮  六十二月甲庚

  月生氣方

  正月子   二月醜   三月寅  四月卯  五月辰

  六月巳   七月午   八月未  九月申  十月酉

  十一月戌  十二月亥

  起造工匠魘鎮解法

  《臞仙》曰:凡梓人造房,瓦人覆瓦,石人甃砌,五墨繪飾,皆有魘鎮咒詛。其建造之初,必先祭造方隅土木之神,其祭文曰:茲者建造屋宇,其木泥石繪畫之人所有魘鎮咒詛,不出百日,乃使自受其殃。預先盟於群靈,則災禍無干於我,使彼自受,而我家宅寧矣。造船者亦如此例。梓人最忌倒用木植,必取生氣,根下而稍上。其魘者倒用之,使人家不能長進,作事顛倒。解法以斧頭擊其木曰:倒好倒好,住此宅內,世世溫飽。

  又若造前梁,臨上乃移為後樑,魘曰:前梁調後樑,必定先死娘。卯眼內放竹楔者,魘曰:榫卯放竹,不動自哭。使人家屋內常有哭聲。有刻人像書咒於身,以釘釘於屋上,釘眼令瞎,釘耳令聾,釘口令啞,釘心令有心疾,釘門使房主不得在家,令出門,釘之終不得安居屋內。如釘床以竹釘十字釘之,或畫人形紙符於內,使臥床之人疾病不安。此梓人魘鎮之大略。解之之法,其屋既成,用水一盆,使家人各執柳枝蘸水繞屋灑之,咒曰:木郎木郎,遠去他方,作者自受,為者自當,所有魘鎮,與我無妨,急急一如太上律令敕。則無患矣。

  如瓦匠魘,有合脊中放土人船傘之類,或壁中置一匙一箸,曰:只許住一時,其家便破。如甃砌門限,階基之下用荷葉包飯於下,以箸十字安在上,令有嘔噎之疾。有砌灶用木刻人,以瓦刀朝其寢,或向廳堂,使其刀兵相殺。石匠鑿人形置磉上,又畫匠彩梁俱有魘鎮咒,說破無妨。凡木匠魘人,必插木(上竹下侵)在首,不令插之,即不靈矣。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網誌精選創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