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著作人

我的相片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源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前身是”施金玉三房”

前人蓽路藍縷,“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260年的製香世家傳承至今,經歷過時代的變遷、世代的交替、家族的分家,唯一不變的是 – 對製香業的堅持,在第七代的兄弟分家之後,繼承工廠的老三施起燻先生不得不在”施金玉”的招牌後加了”三房”二字以示區別。

歷經風雨飄搖的歲月總算傳承到了第八代~施燁志,一個新人類的手中,他不斷在思考:“傳承與創新”,似矛盾又糾結的概念,一種被現代人快遺忘的古老工業,如何在蛻變之後還保留古老的精髓,如何守住前人的製香堅持再加上更接近現代人生活之品香趣味。

於是,【施金玉沐香齋】終於誕生。

“施金玉”~一個260年的製香世家,代表的是傳承;
“沐香齋”~一個現代人養生香品的創生,代表的是創新;
【施金玉沐香齋】~是傳承與創新的融合;
雖然說是創新,但真正的內涵是”復古”,只是恢復了我們快遺忘了的古代文人品香生活。

孟子愛香,曾說:“香為性性之所欲,不可得而長壽”。孟子不僅喜香,而且闡述了香的道理,認為人們對香的喜愛是形而上的,是人本性的需求。

明屠隆道:
香之為用,其利最薄。物外高隱,坐語道德,焚之可以清心悅神。

四更殘月,興味蕭騷,焚之可以暢懷舒嘯。

晴窗塌帖,揮塵閔吟,溫燈夜讀,焚以遠闢睡魔。

謂古伴月可也。紅袖在側,秘語談私,執手擁護,焚以熏心熱意。

謂士助情可也。塵雨閉窗,午睡初足,就案學書,啜茗味淡,一爐初熱,香藹馥馥撩人。

更宜醉筵醒客。皓月清宵,冰弦曳指,長嘯空樓,蒼山極目,未殘爐熱,香霧隱隱繞簾。

又可祛邪辟穢,隨其所適,無施不可。”

文人們不僅燒香,還要燒出情趣來,燒出意境來,燒出學問來。古代“學界”對香作為“雅文化”與“菁英文化”的品質,同時也把香納入了日常生活的範疇,而沒有使它局限在祭祀、宗教之中,這對香文化的普及與發展都是重要的。

因此,【施金玉沐香齋】要繼續傳承製香的良心,對香的堅持仍是遵照古法,用最天然最單純的原料,加上最真誠的用心,獻給十方眾生,用最真的香獻給仙佛,也要讓現代人重新體認香文化的趣味、深度與美感,進而感受天地造化之美好!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

旗艦店/新北市板橋區漢生東路12531(新板大遠百正對面巷子內)


電 話/02-29568333
手 機/0986-813-088

營業時間:早上0930時至晚上2030時公休日為每周日公休

PChome Online
商店街/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http://www.pcstore.com.tw/scymsj/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官網

http://www.scy1756.com.tw/

“施金玉沐香齋”的中藥香特色:
1. 所有中藥香的原料都是採購上等中草藥原材 à 打磨成粉末 à 依照古法配方調配出完美的比例 
2. 完全不添加任何香精、香油、香水、合成香料、石灰、塑化劑、雜木纖維等化學或不必要之添加物
3. 百分之百天然之上等中草藥原料, 含油量高, 藥性純正, 纖維質少, 所以不薰不燥, 不嗆不刺, 味道温和卻濃郁甘醇, 除了主成分的特殊芳香之氣得到充分的發揮之外, 配方的完美比例使得香氣和順, 更創造了豐富的層次。
4. “施金玉沐香齋”天然中草藥配方是除了禮佛、祭祀之外, 一種歡喜、安神、定心、釋放、修補、淨化、淨煞、除穢、去惡、辟邪、養生的生活必需品, 讓我們來體會古代文人的品香生活, 讓現代人在忙於科技與追求效率的緊張生活之餘, 透過好香引領進入更有靈性的空間, 柔化身心, 清淨心靈, 創造更美好的人生!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店家名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客服中心:

如有問題,請按此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客服中心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如果依照用途和外型、顏色,香又可區分為:線香、臥香、香環、小香盤、微盤、香塔、香珠。
1.
財神香 五形俱足, 升官發財

2.降真香 引降諸真, 去邪化煞 
3.
牡丹香 功名利祿, 富貴吉祥

4. 清淨法喜, 身心舒暢 
5.
靜心除穢, 養神安眠

6.蒼朮香 淨宅化溼, 除惡去窮 
7.
零陵香 消災除障, 修養生息

8.桂花香 貴人貴氣, 宅地生輝 
9.
龍腦香 開竅醒神, 高貴顯逹

 

搜尋文章

2014/3/13

遵生八箋 清修妙論箋下卷-2 明 高濂撰

遵生八箋 清修妙論箋下卷  高濂撰


  《呂氏春秋》曰:凡生之長也,順之也,使生不順者,欲也,故聖人必先適欲。適,節也。室大則多陰,台高則多陽,多陰則蹶,多陽則痿。蹶者,逆寒疾也,痿躄不能行,此陰陽不適之患也。是故先王不處大室,不為高臺,味不眾珍,春不輝熱。熱則理塞,脈則閉結,理塞則氣不達;味眾珍則胃充,胃充則中大懣,中大懣則氣不達。以此求長生,其可得乎?

  《三因極一方》曰:夫人稟天地陰陽而生者,蓋天有六氣,人有三陰三陽而上奉之;地有五行,人有五臟五腑而下應之。於是資生皮肉、筋骨、精髓、血脈、四肢、九竅、毛髮、齒牙、唇舌,總而成體。外則氣血循環,流注經絡,喜傷六淫。內則精神魂魄志意思,喜傷七情。六淫者,寒、暑、燥、濕、風、熱是也。七情者,喜、怒、憂、思、悲、恐、驚是也。若持獲得宜,怡然安泰。役冒非理,百痾生焉。

  崔公《入藥鏡》曰:物之最靈,惟其人也。身者,乃神化之本。精于人也,若水浮航;氣於人也,如風揚塵;神於人也,似野馬聚空。水涸則航止,風息則塵靜,野馬散而大空長有。精能固物,氣能盛物,精氣神三者,心可不動。其變化也,外忘其形,內養其神,是謂登真之路。嗜欲縱乎心,孰能久去?哀樂傷乎志,孰能久忘?思慮役乎神,孰能久無?利祿勞乎身,孰能久舍?五味敗乎精,孰能久節?酒醴亂乎情,孰能久絕?食佳餚,飲旨酒,顧以姝麗,聽以淫聲,雖精氣強而反禍於身,耳目快而致亂於神,有百端之敗道,以一介而希真,安有養身之驗耳。夫學道者,外則意不逐物而移,內則意不隨心而亂,湛然保於虛寂,造乎清凈之域矣。

  上夫人謂漢武帝曰:汝好道乎?勤而不獲,實有由也。汝胎性暴,胎性淫,胎性奢,胎性酷,胎性賊。暴則使氣奔而攻神,是故神擾而氣竭。淫則使精漏而魂疲,是故精竭而魂消。奢則使真離而魄穢,是故命逝而靈失。酷則使喪仁而自攻,是故失仁而眼亂。賊則使心鬥而口幹,是故內戰而外絕。此五事,皆是截身之刀鋸,刳命之斧斤矣。雖複志好長生,不能遣茲五難,亦何為損性而自勞乎?

  《文中子》曰:靜漠恬淡,所以養生也;和愉虛無,所以據德也。外不亂內,即性得其宜;靜不動和,即德安其位。養生以經世,抱德以終年,可謂能體道矣。

  又曰:能尊生,雖富貴不以養傷身,雖貧賤不以利累形。

  三君《訣》曰:神養於氣,氣會於神,神氣不散,是謂修真。

  《元始經》曰:喜怒損性,哀樂傷神,性損則害生,故養性以全氣,保神以安身。氣全體平,心安神逸。此全生之訣也。

  達磨《胎息經》曰:元壯既立,猶瓜有蒂,暗注母氣。母呼即呼,母吸即吸,綿綿十月,氣足形圓。心是氣之主,氣是形之根,形是氣之宅,神是形之真。神用氣養,氣因神住,神行則氣行,神住則氣住。此經要妙之義也。

  《群仙諸玉》曰:煉精者,煉元精,非淫佚所感之精;煉氣者,煉元氣,非口鼻呼吸之氣;煉神者,煉元神,非心意念慮之神。故此神氣精者,與天地同其根,與萬物同其體,得之則生,失之則死。以陽火煉之,則化成陽氣;以陰符養之,則化成陰精。故曰見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見。

  《養生論》曰:大凡養生,先調元氣。身有四氣,人多不明,四氣之中,各主生死。一曰幹元之氣,化為精,精反為氣。精者連於神,精益則神明,精固則神暢,神暢則生健。若精散則人疲,精竭則神去,神去則死。二曰坤元之氣,化為血,血複為氣。氣血者通於內,血壯則體豐,血固則顏盛,顏盛則生全。若血衰則發變,血敗則胸空,胸空則死。三曰庶氣,庶氣者一元交氣,氣化為津,津複為氣。氣連於生,生托於氣。陰陽動息,滋潤形骸,氣通則生,氣乏則死。四曰眾氣,眾氣者,穀氣也。谷濟於生,終誤於命。食穀氣雖生,蘊穀氣還死。精能附血,氣能附生,當使迴圈,即身永固。幹元之陽,陽居陰位,臍下氣海是也。坤元之陰,陰居陽位,胸中血海是也。生者屬陽,陽貫五臟,喘息之氣是也。死者屬陰,陰納五味,穢惡之氣是也。氣海之氣,以壯精神,以填骨髓。血海之氣,以補肌膚,以流血脈。喘息之氣,以通六腑,以扶四肢。穢惡之氣,以亂身神,以腐五臟。

  《存神論》曰:物理所不可逃者四:曰生,曰心,曰性,曰情。有生必有心,有心必有性,有性必有情。性則定靜,情則感通,感通之際,二氣必交。交于外,則龍虎飛走,鉛汞漏失。交于中,則龍虎相隨,鉛汞內結,氣所生也。故來入身謂之生,所以通生謂之道。至人以道制情,氤氳之際,能住玄胎;恍惚之中,能擒物象。所以有道合一,神形俱妙之功也。

  又雲:從色來者,由陰陽之中;從化來者,出陰陽之外。由陰陽中來者,有留形住世之理,故無用之中有用,必奪造化於陰陽。出陰陽外者,有飛靈走性之道,故有為之中無為,方獨超升於象外。進退之序,能煉色身而化形,能脫化身而化神。果無序而頓超,理所未聞。

  《元道真經》曰:生可冀也,死可畏也。草本根生,去土則死;魚鱉沉生,去水則死;人以形生,去氣則死。故聖人知氣之所在,以為身寶。

  《莊子養生篇》曰:吾生也有涯, 【向秀曰:生之所稟,各有涯也。 而智也無涯。 【嵇康曰:夫不慮而欲,性之動也。識而發感,智之用也。性動者,遇物而當,足則無餘。智從感而求,倦而不】 【已。故世之所患,常在於智用,不在性動也。 以有涯隨無涯,殆已。 【郭象曰:以有限之性,尋無窮之智,】 【安得而不困哉? 已而為智者,殆而已矣。【向秀曰:已困于智矣,又為智攻之者又殆矣。】

  《莊子》又曰:達生之情者,不務生之所無以為, 【向秀曰:生之所無以為者,性表之事也。張湛曰:生理自全,為分外所為,此是以有涯隨無涯也。 達命之情者,不務智之所無奈何!【向秀曰:命盡而死者是。張湛曰:乘生順之理,窮所稟分,豈智所知?

  《西山記》曰:人之真氣,大運隨天,元氣,小運隨日,子腎,午心,卯肝,酉肺。故坐子午,取水火交也。

  又曰:一體之盈虛消息,皆通于天地,應于萬類。 【張湛曰:人與陰陽通氣。 和之於始,和之於終,靜神滅想,生之道也。【始終和,則神志不散。

  《妙真經》曰:人常失道,非道失人;人常去生,非生去人。故養生者,慎勿失道,為道者,慎勿失生。使道與生相守,生與道相保。

  《黃老經玄禾》曰:天道施化,與萬物無窮;人道施化,形神消亡。轉坤施精,精竭形衰。形本生精,精生於神。不以精施,故能與天合德;不與神化,故能與道同式。

  又曰:以形化者,屍解之類,神與形離,二者不俱。遂像飛鳥入海為蛤,而隨季秋陰陽之氣。以氣化者,生可冀也;以形化者,甚可畏也。

  《指歸》曰:游心於虛靜,結志于微妙,委慮於無欲,歸指于無為,故能達生延命,與道為久。或疑者雲:始同起於無外,終受氣於陰陽,載形魄於天地,資生長於食息,而有愚有智,有強有弱,有壽有夭,天耶?人耶?解者曰:夫形生愚智,天也;強弱壽夭,人也。

  《河圖帝視萌》曰:侮天地者凶,順天時者吉。春夏樂山高處,秋冬居卑深藏。吉利多福,壽考無窮。

  《雒書寶予命》曰:古人治病之方,和以醴泉,潤以元氣,藥不辛不苦,甘甜多味,常能服之,津流五臟,系之在肺,終身無患。

  《傳》曰:雜食者,百病妖邪所鍾,所食愈少心愈開,年愈益;所食愈多心愈塞,年愈損焉。

  《真人大計》曰:奢懶者壽,慳靳者夭,放散劬勞之異也。田夫壽,膏梁夭,嗜欲多少之驗也。處士少疾,遊子多患,事務繁簡之殊也。故俗人競利,道士罕營。

  彭祖曰:道不在煩,但能不思衣,不思食,不思聲色,不思勝負,不思得失,不思榮辱,心不勞,形不極,常導引納息,但爾可得千歲。欲長生無限者,當服上藥。

  仲長統曰:蕩六情者,有心而不以之思,有口而不以之言,有體而不以之安。安之而能遷,樂之而不愛,以之圖之,不知日之益也,不知物之易也。

  遠思強健,傷人;憂恚悲哀,傷人;喜樂過差,傷人;忿怒不解,傷人;汲汲所願,傷人;戚戚所患,傷人;寒暖失節,傷人;陰陽不交,傷人,凡交須依導引諸術。若能避眾傷人事,而複曉陰陽之術,則是不死之道。大樂氣飛揚,大愁氣不通。用精令人氣力乏,多睡令人目盲,多唾令人心煩,貪美食令人泄痢。俗人但知貪於五味,不知有元氣可飲。聖人知五味之毒焉,故不貪;知元氣可服,故閉口不言,精氣息應也。唾不咽,則氣海不潤,氣海不潤,則津液乏。是以服元氣,飲醴泉,乃延年之本也。

  《明醫論》雲:疾之所起,自生五勞;五勞既用,二髒先損;心腎受邪,腑髒俱病。五勞者,一曰志勞,二曰思勞,三曰心勞,四曰憂勞,五曰疲勞。五勞則生六極:一曰氣極,二曰血極,三曰筋極,四曰骨極,五曰精極,六曰髓極。六極即為七傷,七傷變為七痛。七痛為病,令人邪氣多,正氣少,忽忽喜怒,悲傷不樂,飲食不生肌膚,顏色無澤,發白枯槁,甚者令人得大風,偏枯筋縮,四時拘急攣縮,百關隔塞,羸瘦短氣,腰腳疼痛。此由早娶,用精過差,血氣不足,極勞之所致也。

  憂畏者,生死之門,禮教之主,存亡之由,禍福之本,吉凶之元也。

  養性者,失其憂畏,則心亂而不治,形躁而不安,神散而氣越,志蕩而意昏。應生者死,應存者亡,應成者敗,應吉者凶。其憂畏者,其猶水火不可暫忘也。

  太上畏道,其次畏物,其次畏人,其次畏身。故憂於身者,不拘於人;畏於己者,不制於彼。慎於小者,不懼於大;戒於近者,不悔於遠。

  九仙君論曰:形神相托,神形相成。口受外味以亡識,身受內役以喪精。神離形以散敗,形離神以去生。殊不知皮肉相應,筋骨乃成。肝合筋,其外爪;心合脈,其外色;脾合肉,其外唇;肺合皮,其外毛;腎合骨,其外發。故外無五傷,以敗五體。

  《胎髒論》曰:先除欲以養精,後禁食以存命,是知食胎氣,飲靈元,為不死之道,返童還年。

  古雲:眾方囂然,我獨淵默,中心融融,自有真樂。是蓋出乎塵垢之外,而與造物者遊也。

  軒冕不足為吾高,而塵埃在我或有所不得避。昔人謂居軒冕之間,當有山林之氣,然則處塵埃之內,不可有市井之習。

  瓦盆盛酒與傾金注玉,同一醉也;蹇驢布韉與金鞍駿馬,同一遊也;松床莞簟與繡衾玉枕,同一寢也;布袍蒲絮與貂裘狐貉,同一暖也;蔬食菜羹與烹龍炮鳳,同一飽也。知此則貧賤富貴,可以一視矣。

  康仲俊年八十六,極康寧。自言少時讀《千字文》有所悟,謂心動神疲四字也。平生遇事,未嘗動心,故老而不衰。

  達磨曰:心不緣境,住在本源;意不散流,守於內息;神不外役,免于勞傷。人知心即氣之主,氣即形之根,形者氣之宅,神形之具,令人相因而立。若一事有失,即不合於至理,何能久立焉?

  又曰:心靜即神悅,神悅即福生。

  《真仙直指》曰:清靜二字,清謂清其心源,靜謂靜其氣海。心源清,則外物不能撓,性定而神明;氣海靜,則邪欲不能作,精全而腹實。

  海天秋月道人曰:守清靜恬淡,所以養道;處污辱卑下,所以養德;去嗔怒,滅無明,所以養性;節飲食,薄滋味,所以養氣。然後性定則情忘,形虛則神運,心死則神活,陽盛則陰衰。

  《莊注》雲:眾竅為風所鳴,萬形為化所役。風不能鳴,則眾竅虛;化不能役,則萬形息。

  玄英疏曰:藏舟船於海壑,正合其宜;隱山嶽於澤中,謂之得所。然造化之力,擔負而趨,變故日新,驟如逝水。昨我今我,新吾故吾,義亦然也。

  《君複集》曰:飽藜藿者鄙膏粱,樂貧賤者鄙富貴。安義命者輕生死,遠是非者忘臧否。

  飽肥甘,衣輕暖,不知節者損福;廣積聚,驕富貴,不知止者殺身。

  小人詐而巧,似是而非,故人悅之者眾;君子誠而拙,似迂而直,故人知之者寡。

  誠無悔,恕無怨,和無仇,忍無辱。

  何恬庵錄曰:張飽帆于大江,驟駿馬于平陸,天下之至快,反思則憂。處不爭之地,乘獨後之馬,人或我嗤,樂莫大焉。

  口腹不節,致疾之因;念慮不正,殺身之本。驕富貴者戚戚,安貧賤者休休。故景公千駟,不如顏子一瓢。

  《武林蓮池宏公戒殺生文》曰:世人食肉,鹹謂理所應然,乃恣意殺生,廣積冤債,相習成俗,不知自覺,昔人有言,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是也。計其迷執,略有七條,開列于左,餘可例推雲。

  其一曰:生日不宜殺生。哀哀父母,生我劬勞,己身始誕之辰,父母垂亡之日也。是日正宜戒殺,廣行善事,以資冥福,使先亡者早獲超升,見存者增壽延福。何得頓忘母難,殺害生靈?世習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此也。

  其二曰:生子不宜殺生。凡人無子則悲,有子則喜,子母俱安則幸。不思一切禽獸亦各有子,胡為慶我子生,令他子死母亡,于心安乎?嬰孩始生,不為造福而反造業,愚亦甚矣,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此也。

  其三曰:祭先不宜殺生。亡者忌辰,及春秋二祭,俱當戒殺以資冥福。雖羅列八珍于前,安能起九泉之遺骨而饗之也。無益而有傷生命,智者不為也。舉世習行不以為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此也。

  其四曰:祈禳不宜殺生。世人有疾,殺牲祀神以祈福佑,不知己之祀神以求生,反殺他命而活我命,逆天悖理,神其有靈,絕不來饗。種種淫祀亦複類此。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此也。

  其五曰:婚禮不宜殺生。世間婚禮,自問名納彩,以至成婚,殺生不知其幾。夫婚者,生人之始也,生之始而行殺,理即逆矣。又婚姻,吉禮也,吉日而用凶事,不亦慘乎。此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此也。

  其六曰:燕客不宜殺生。良辰美景,賢主嘉賓,蔬食菜羹不妨清致,何須廣殺生命,窮極肥甘。笙歌燕飲於杯盤,宰割冤號於砧幾,嗟乎,有人心者能不悲哉!舉世習行而不以為非,可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此也。

  其七曰:營生不宜殺生。世人為衣食故,或畋獵,或漁捕,或屠生靈以資生計,我觀不作此業者亦衣亦食,未必其凍餒而死也。殺生營生,神理所怒,以殺昌裕,百無一人。種地獄之深因,受來生之惡報,莫此為甚,何不別求生計,乃執為此?七者皆為痛哭流涕長太息者此也。

  《放生文》曰:蓋聞世間至重者生命,天下最慘者殺傷。是故逢擒則奔,蟣虱猶知避死;將雨而徙,螻蟻尚且貪生。何乃網於山,罟於淵,多方掩取;曲而鉤,直而矢,百計搜羅,使其膽落魄飛,母離子散。或囚籠檻則如處囹圄,或被刀砧則同臨剮戮。憐兒之鹿,舐瘡痍而寸斷柔腸;畏死之猿,望彎弓而雙重悲淚。恃我強而淩彼弱,理恐非宜;食他肉而補己身,心將安忍?由是昊天垂憫,古聖行仁,解網著于成湯,畜魚興於子產。聖哉流水,潤枯槁以囊泉;悲矣釋迦,代危亡而割肉。天臺聖者,鑿放生之池;大樹仙人,護棲身之鳥。贖魚蝦而得度,壽禪師之遺愛猶存;救龍子而傳方,孫真人之慈風未泯。一活螻蟻也,沙彌易短命為長年,書生易卑名為上第;一放龜也,毛寶以臨危而脫難,孔愉以微職而封侯。屈師縱鯉於元村,壽增一紀;隋侯濟蛇于齊野,珠報千餘。拯已溺之蠅,酒匠之死刑免矣;舍將烹之鱉,廚婢之篤疾瘳焉。貿死命于屠家,張提刑魂超三界;易餘生于釣艇,李景文毒解丹砂。孫良嗣解繳矰之危,下葬而羽蟲交助;潘縣令設江湖之禁,去任而水族悲號。信老免愚民之牲,祥符甘雨;曹溪守獵之網,道播神州。雀解銜環報恩,狐能臨井受術。乃至殘軀得命,垂白璧以聞經;難地求生,現黃衣而入夢。施皆有報,事豈無聞,載在簡編,昭乎耳目。普願隨所見物,發慈悲心,捐不慳財,行方便事。或恩周多命,大積陰功;若惠及一蟲,何非善事?苟日增而月累,自行廣而福增,慈滿人寰,名通天府。蕩空冤障,多祉萃於今生;培積善根,余慶及於後世。倘更助稱佛號,加諷經文,為其回向西方,令彼永離惡道,則存心愈大,植德彌深,道業資之速成,蓮台生其勝品矣。

  處事不以聰明為先,而以盡心為急;不以集事為急,而以方便為上。

  人當自信自守,雖稱譽之,承奉之,亦不為之加喜;雖譭謗之,侮慢之,亦不為之加怒。

  不可乘喜而多言,不可乘快而易事。

  膽欲大,見義勇為;心欲小,文理密察;智欲圓,應物無滯;行欲方,截然有執。

  靜能制動,沉能制浮,寬能制褊,緩能制急。

  偶讀醫書,有曰:洗心曰齋,防患曰戒。深有可取。

  枚乘曰:欲人無聞,莫若勿言;欲人無知,莫若勿為。

  輕言戲謔最害事,蓋言不妄發,則言出而人信之。苟常輕言戲謔,遇有正事誠實之言,人亦不信。

  無夢子時教化村落中,手持木牌,牌上書二詩雲:身為車兮心為軾,車動軾隨無計息。交梨火棗是誰無?自是不除荊與棘。”“身為客兮心為主,主人平和客安處。若還主客不康寧,精神管定辭君去。是為知道妙者。

  高尚先生曰:形者,生之舍也;氣者,生之元也;神者,生之制也。形以氣充,氣耗形病;神依氣位,氣合神存。修真之士,法於陰陽,和於術數,持滿禦神,專氣抱一。以神為車,以氣為馬,神氣相合,可以長生。

  又曰:全生之術,形氣貴乎安,安則有倫而不亂;精神貴乎保,保則有要而不耗。故保養之道,初不離於形氣精神。

  又曰:心為君主之官,得所養,則血脈之氣,旺而不衰,生之本無得而搖也,神之變無得而測也。腎為作強之官,得所養,則骨髓之氣榮而不枯,髒之本無得而傾也,精之聚無得而奪也。

  《梓童寶章》曰:饒一著,添子孫之福壽;退一步,免駒隙之易過;忍一言,免駟馬之難追;息一怒,養身心之精和。

  言行擬之古人則德進,功名付之天命則心閑,報應念及子孫則事平,受享慮及疾病則用儉。

  好辯以招尤,不若訒默以怡性;廣交以延譽,不若索居以自全;厚費以多營,不若省事以守儉;逞能以誨妒,不若韜精以示拙。

  《華嚴經》雲:人從第一歡喜地,入第二離垢地,始能行此十善道:

  一曰性自遠離一切殺生。不蓄刀杖,不懷怨恨,有慚有愧,仁恕具足。于一切眾生有命之者,常生利益之心,是菩薩尚不噁心惱諸眾生,何況於他?起眾生想,故以重意而行殺害。

  二曰性不偷盜。于自資財,常知止足,於他慈恕,不欲侵損。若物屬他,起他物想,終不於此而生盜心,乃至一草一葉,不與不取,何況其餘資生之具?

  三曰性不邪淫。于自妻知足,不求他妻,于他妻妾,他所護女親族媒定,及為法所護,尚不生貪染之心,何況從事於非道?

  四曰性不妄語。常作實語真語時語,乃至夢中亦不忍作覆藏之語,無心欲作,何況故犯?

  五曰性不兩舌。于眾生無離間心,無惱害心,不將此語為破彼故,而向彼說,不將彼語為破此故,而向此說。未破者不令破,已破者不增長。不喜離間,不樂離間,不作離間,不說離間語、若實若不實語。

  六曰性不惡口。所謂毒害語,粗獷語,苦他語,令他嗔恨語,現前語,不現前語,鄙惡語,庸賤語,不可樂聞語,聞者不悅語,嗔忿語,如火燒心語,怨結語,熱惱語,不可愛語,不可樂語,能壞自身他身語。如是等語,皆悉舍離。常作潤澤語,柔軟語,悅意語,可樂聞語,聞者喜悅語,善入人心語,風雅典則語,多人受樂語,大小悅樂語,身心踴悅語。

  七曰性不綺語。常作思審語,時語,法語,順道理語,巧調伏語,隨時籌量決定語,乃至戲笑,尚恒思審,何況故出散亂之言?

  八曰性不貪欲。於他財物,他所資用,不生貪心,不願不求。

  九曰性離瞋恚。于一切眾生,恒起慈心,利益心,哀憫心,歡喜心,和潤心,攝受心。永舍嗔恨怨害熱惱,常思順行仁慈佑益。

  十曰性離邪見,住于正道。不行占卜,不取惡戒,心見正直,無誑無諂,於佛法僧,起決定信。

  《清靜經》曰:人神好清而心擾之,心好靜而欲牽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靜,澄其心而神自清。

  又曰:眾生所以不得真道者,為有妄心。既有妄心,即驚其神。既驚其神,即著萬物。既著萬物,即生貪求。既生貪求,即是煩惱。煩惱妄想,憂苦身心,便遭濁辱,流浪生死。

  《玉樞經》曰:道者以誠而入,以默而守,以柔而用。用誠似愚,用默似訥,用柔似拙。夫如是則可以忘形,可以忘我,可以忘忘。入道者知止,守道者知謹,用道者知微。能知微則慧光生,能知謹則聖智全。聖智全則慧光生,慧光生則與道為一,是名真忘。惟其忘而不忘,忘無可忘,無可忘者,即是至道。

  《金笥籙》曰:心不留事,一靜可期,此便是覓靜底路。

  又曰:目不亂視,神返於心。神返於心,乃靜之本。

  《正法眼藏》曰:汝之本性,猶如虛空,返觀自性,了無一物可見,是名正見;了無一物可知,是名真知。無有青黃長短,但見本源清凈,覺體圓明,即名見性成佛,亦名如來知見。

  陳茂卿《夙興夜寐箴》為吾人一日修行矩度,當熟讀之。《箴》曰:雞鳴而寤,思慮漸馳,盍於其間,澹以整之。或省舊愆,或紬新得,次第條理,了然默識。本既立矣,昧爽乃興,盥櫛衣冠,端坐斂形。提掇此心,皎如出日,嚴肅整齊,虛明靜一。乃啟方策,對越聖賢,夫子在坐,顏曾後先。聖師所言,親切敬聽,弟子問辯,反復參訂。事至斯應,則驗於為,明命赫然,常目在之。事去既已,我則如故,方寸湛然,凝神息慮。動靜迴圈,惟心是監,靜存動察,勿貳勿三。讀書之余,間以遊詠,發舒精神,休養情性。日暮人倦,昏氣易乘,齋莊恭敬,振拔精明。夜久斯寢,齊手斂足,不作思惟,心神歸宿。養以夜氣,貞則複元。念茲在茲,日夕幹幹。

  《崔子玉座右銘》曰:毋道人之短,毋說己之長。施人慎勿念,受施慎勿忘。世譽不足慕,惟仁為紀綱。隱心而後動,謗議庸何傷?毋使名過實,守愚聖所臧。在涅貴不緇,曖曖內含光。柔弱生之徒,老氏戒剛強。行行鄙夫志,悠悠故難量。慎言節飲食,知足勝不祥。行之苟有恆,久久自芬芳。

  範堯夫《布衾銘》曰:藜藿之甘,綈布之溫,名教之樂,德義之尊,求之孔易,享之常安。綿繡之奢,膏粱之珍,權寵之盛,利欲之繁,苦難其得,危辱旋臻。舍難取易,去危就安,至愚且知,士寧不然?顏樂簞瓢,百世師模。紂居瓊台,死為獨夫。君子以儉為德,小人以奢喪軀。則然斯衾之陋,其可忽諸?

  東坡雲:釋如白璧,道如黃金,儒如五穀。則近之矣。蓋聖不徒生,生則必有所為,釋迦孔老易地則皆然也。

  龍舒居士雲:佛以殺生、偷盜、邪淫為身三業,而孔子言勝殘、去殺,詩人言文王德及鳥獸昆蟲,是豈不戒殺哉?盜固不在所言矣。孔子言: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詩人多貪淫亂,是豈不戒邪淫哉?佛以妄言,綺語,兩舌,惡口為口業。孔子謂人而無信,不知其可,豈不戒妄言也?謂巧言令色,鮮矣仁,豈不戒綺語也?《書》稱爾無面從,退有後言,豈不戒兩舌也?荀子謂傷人之言,深於矛戟,是未嘗不戒惡口也。佛以貪、嗔、癡為意三業,孔子言見得思義,則戒貪矣;言不念舊惡,則戒嗔矣;言困而不學,民斯為下,則戒癡矣。由此言之,儒釋未嘗不同也,其不同者,惟儒止於世間法,釋氏又有出世間法,此其不同耳。

  客有問曰:有生即有死,若能無生,即能無死。然則主于治生與長生者,得無死乎?答曰:明德者,心之神明,虛靈不昧,能明此而止於至善,與煉神還虛者,同一圓覺之性,皆不囿於形矣。夫有形則有生死,不囿于形,何生死之有?問曰:然則三教聖人皆不得死乎?答曰:儒雲:生,寄也;死、歸也。道曰:勞我以生,逸我以死。釋曰:生如著衫,死如脫袴,皆離形而超脫耳,非真死也。問曰:三教學人亦能超脫乎?答曰:止至善,與煉神禪定功夫,極難下手,惟上智利根,可由頓漸而入,若下愚鈍根,則未易至也。

  龍舒居士曰:人生時,父母妻子,屋宅田園牛羊車馬,以至微細等物,不問大小,或祖傳於己,或自己營為,或子孫或他人為己積累而得,色色無非己物。且如窗紙雖微,被人扯破,猶有怒心,一針雖小,被人將去,猶有吝意。倉庫既盈,心猶不足,舉眼動步,無非著愛。一宿在外,已念其家,一僕未歸,已憂其失。種種事物,無不掛懷。一日大限到來,盡皆拋去,雖我此身亦棄物也,況身外者乎?靜言思之,恍如一夢。莊子雲:有大覺者,然後知此其大夢也。’”

  了明長老曰:身為死物,其內活潑潑地者為活物。莫於死物上作活計,宜於活物上作活計。予深愛此語。

  《梵網戒》雲:常須自知我是未成之佛,諸佛是已成之佛。汝心佛者,未成佛也;彌陀佛者,已成佛也。未成佛者,久沉欲海,具足煩惱,杳無出期;已成佛者,久證菩提,具足威神,能為物護。故諸佛勸令眾生念佛,是以我未成之佛,求他已成之佛為救護耳。是故眾生若不念佛,聖凡永離,父子乖離,長處輪回,去佛遠矣。

  朱陶父曰;欲脫輪回,立德為本;凡修況業,濟物為先。忠君孝親,固臣子之大節;恭兄友弟,實長幼之當然。夫婦別,朋友信,人倫乃正;道德親,善良近,學行斯全。勿以善小而不為,莫以欲微而不窒。骨肉貧賤,雖有過而不疏;他人富顯,縱無嫌而莫厚。婚喪凍餒,知不給而量力陰周;病老艱危,見有難而推誠急助。施恩於不報之地,防患於未然之前。毒害勿興於心,讒言莫出諸口。瞞心者,自壞其心;昧己者,自殘乎己。當愛物不可害物,寧譽人無寧毀人。謙受益,滿則必損;惠迪吉,從逆必凶。經乘妙理,依宿德以參求;觀念凈因,訪高人而精進。往生一念,莫更貪生;持念一心,休萌雜念。直下打並,勿令纏綿;奴僕卑幼,切戒欺淩;鵝鴨豬羊,慎毋畜養。埋暴露之枯骨,祭無主之孤魂。橋樑井道,隨心修補;錢財飲食,量力惠施。憐饑寒之乞子,憫殘廢之蒼生。常存利濟,曲盡慈悲。或禽獸之罹於檻阱,系足倒懸;或魚鳥之掛於網羅,穿腮反翼。雖知萬死,尚冀一生。彼顧盼而哀鳴以求救,我施財而贖命以放生。既隨物而廣施利益,更逢人而普勸凈因。謹三歸,持五戒,悉莊嚴乎凈土;掃六塵,修十善,皆回向于阿彌。凡若此,不止於下生;信如斯,必生於上品。

  塵生便掃,莫論是否,百年偶聚,何苦煩惱。太虛之內,無物不有,萬事從寬,其福自厚。【右除忿怒】

  染性觸物,黏於飴膠;淫愛賊人,毒于戈矛。片時意適,永劫靈消;一絲未斷,塵網難超。【右斷嗜欲】

  不扣自鳴,鐘鼓為妖,寧口之羞,斯氣之浮。恂恂吶吶,立誠寡尤。如瓶是守,括囊無咎。【右戒多言】

  夜結於夢,晝馳於想,起滅萬端,盡屬虛妄。要拔前根,須除後障,一劍當空,群魔消喪。【右澄妄想】

  弇州山人《養心歌》:

  得歲月,延歲月,得歡悅,且歡悅。萬事乘除總在天,何必愁腸千萬結?放心寬,莫膽窄,古今興廢言可徹。金谷繁華眼裏塵,淮陰事業鋒頭血。陶潛籬畔菊花黃,范蠡湖邊蘆花白。臨潼會上膽氣雄,丹陽縣裏簫聲絕。時來頑鐵有光輝,運去良金無豔色。逍遙且學聖賢心,到此方知滋味別。粗衣淡飯足家常,養得一生一世拙。

  閩陳山人《逍遙說》:

  夫性有定分,理有至極。力不能與命鬥,才不能與天爭。而貪羨之流,躁進之士,乃謂富貴可以力掇,功名可以智取,神仙可以學致,長生可以術得,抱憾老死而終不悟。悲夫!使天下之富必盡如陶朱倚頓邪?則原憲黔婁不復為賢人矣;使天下之壽必盡如王喬彭祖耶?則顏氏之子、閔氏之孫不復為善人矣;使天下之仕必盡如稷契伊管耶?則乘田委吏不復為孔子矣;使天下之色必盡如毛嬙西施邪?則嫫母孟光不復嫁於人矣。蓋富者自富,貧者自貧,壽者自壽,夭者自夭,達者自達,窮者自窮,妍者自妍,醜者自醜,天地不能盈縮其分寸,鬼神不能損益其錙銖。是以達觀君子,立性樂分,含真抱樸,心無城府,行無町畦。天下有道,則皎皎與世相清;天下無道,則混混與世相濁。壓之泰山,不以為重,付之秋毫,不以為輕;升之青雲,不以為榮,墜之深淵,不以為辱。震之雷霆,不以為恐,劫之白刃,不以為懼。視死生為旦暮,以盈虛為消息,仰觀宇宙之廓落,俯視身世之卑戚,如一浮萍之泛大海,一稊米之寄太倉,又何足議輕重於其間哉?故所至皆樂,所處皆適,出於天為民,入於道為鄰。若是則何往而不逍遙哉?

  鳴呼!治亂,運也;賢否,道也;壽夭,數也;遇不遇,時也。世有才智不相上下,而所遇頓殊,覽此足以自慰矣。

  《洗心說》:

  福生於清儉,德生於卑退,道生於安靜,命生於和暢;患生於多欲,禍生於多貪,過生於輕慢,罪生於不仁。戒眼莫視他非,戒口莫談他短,戒念莫入貪淫,戒身莫隨惡伴。無益之言莫妄說,不幹己事莫妄為。默,默,默,無限神仙從此得;饒,饒,饒,千災萬禍一齊消;忍,忍,忍,債主冤家從此隱;休,休,休,蓋世功名不自由。尊君王,孝父母,禮賢能,奉有德,別賢愚,恕無識。物順來而勿拒,物既去而不追,身未遇而勿望,事已過而勿思。聰明多暗昧,算計失便宜,損人終有失,倚勢禍相隨。戒之在心,守之在志。為不節而亡家,因不廉而失位。勸君自警于生平,可歎可警而可畏。上臨之以天神,下察之以地祗,明有王法相繼,暗有鬼神相隨,惟正可守,心不可欺。

  《戒殺牛文》:

  我勸世人,勿食牛肉,服耕效勞,反遭殺戮。爾食何來,忍為烹鬻?籲嗟此牛,莫雲是畜,六道輪回,互相報復,焉知前世,非爾眷屬。豈為無知,臨死觳觫,口不能言,垂淚若哭。皮解體分,猶張兩目,目匪徒張,看爾反復。能保他年,不變為犢?念我同胞,貪饞縱欲,只愛口爽,不思中毒。牛生惡瘡,瘟黃臌脹,殺而食之,頃刻命促。獄字犬言,牢字牛足,不食牛犬,可免牢獄。有飯充饑,得蔬是福,何必食牛,以快爾欲。食之三日,神嗔鬼逐,戒之三日,名書金籙。鑒戒分明,再三是囑。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網誌精選創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