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著作人

我的相片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源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前身是”施金玉三房”

前人蓽路藍縷,“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260年的製香世家傳承至今,經歷過時代的變遷、世代的交替、家族的分家,唯一不變的是 – 對製香業的堅持,在第七代的兄弟分家之後,繼承工廠的老三施起燻先生不得不在”施金玉”的招牌後加了”三房”二字以示區別。

歷經風雨飄搖的歲月總算傳承到了第八代~施燁志,一個新人類的手中,他不斷在思考:“傳承與創新”,似矛盾又糾結的概念,一種被現代人快遺忘的古老工業,如何在蛻變之後還保留古老的精髓,如何守住前人的製香堅持再加上更接近現代人生活之品香趣味。

於是,【施金玉沐香齋】終於誕生。

“施金玉”~一個260年的製香世家,代表的是傳承;
“沐香齋”~一個現代人養生香品的創生,代表的是創新;
【施金玉沐香齋】~是傳承與創新的融合;
雖然說是創新,但真正的內涵是”復古”,只是恢復了我們快遺忘了的古代文人品香生活。

孟子愛香,曾說:“香為性性之所欲,不可得而長壽”。孟子不僅喜香,而且闡述了香的道理,認為人們對香的喜愛是形而上的,是人本性的需求。

明屠隆道:
香之為用,其利最薄。物外高隱,坐語道德,焚之可以清心悅神。

四更殘月,興味蕭騷,焚之可以暢懷舒嘯。

晴窗塌帖,揮塵閔吟,溫燈夜讀,焚以遠闢睡魔。

謂古伴月可也。紅袖在側,秘語談私,執手擁護,焚以熏心熱意。

謂士助情可也。塵雨閉窗,午睡初足,就案學書,啜茗味淡,一爐初熱,香藹馥馥撩人。

更宜醉筵醒客。皓月清宵,冰弦曳指,長嘯空樓,蒼山極目,未殘爐熱,香霧隱隱繞簾。

又可祛邪辟穢,隨其所適,無施不可。”

文人們不僅燒香,還要燒出情趣來,燒出意境來,燒出學問來。古代“學界”對香作為“雅文化”與“菁英文化”的品質,同時也把香納入了日常生活的範疇,而沒有使它局限在祭祀、宗教之中,這對香文化的普及與發展都是重要的。

因此,【施金玉沐香齋】要繼續傳承製香的良心,對香的堅持仍是遵照古法,用最天然最單純的原料,加上最真誠的用心,獻給十方眾生,用最真的香獻給仙佛,也要讓現代人重新體認香文化的趣味、深度與美感,進而感受天地造化之美好!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

旗艦店/新北市板橋區漢生東路12531(新板大遠百正對面巷子內)


電 話/02-29568333
手 機/0986-813-088

營業時間:早上0930時至晚上2030時公休日為每周日公休

PChome Online
商店街/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http://www.pcstore.com.tw/scymsj/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官網

http://www.scy1756.com.tw/

“施金玉沐香齋”的中藥香特色:
1. 所有中藥香的原料都是採購上等中草藥原材 à 打磨成粉末 à 依照古法配方調配出完美的比例 
2. 完全不添加任何香精、香油、香水、合成香料、石灰、塑化劑、雜木纖維等化學或不必要之添加物
3. 百分之百天然之上等中草藥原料, 含油量高, 藥性純正, 纖維質少, 所以不薰不燥, 不嗆不刺, 味道温和卻濃郁甘醇, 除了主成分的特殊芳香之氣得到充分的發揮之外, 配方的完美比例使得香氣和順, 更創造了豐富的層次。
4. “施金玉沐香齋”天然中草藥配方是除了禮佛、祭祀之外, 一種歡喜、安神、定心、釋放、修補、淨化、淨煞、除穢、去惡、辟邪、養生的生活必需品, 讓我們來體會古代文人的品香生活, 讓現代人在忙於科技與追求效率的緊張生活之餘, 透過好香引領進入更有靈性的空間, 柔化身心, 清淨心靈, 創造更美好的人生!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店家名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客服中心:

如有問題,請按此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客服中心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如果依照用途和外型、顏色,香又可區分為:線香、臥香、香環、小香盤、微盤、香塔、香珠。
1.
財神香 五形俱足, 升官發財

2.降真香 引降諸真, 去邪化煞 
3.
牡丹香 功名利祿, 富貴吉祥

4. 清淨法喜, 身心舒暢 
5.
靜心除穢, 養神安眠

6.蒼朮香 淨宅化溼, 除惡去窮 
7.
零陵香 消災除障, 修養生息

8.桂花香 貴人貴氣, 宅地生輝 
9.
龍腦香 開竅醒神, 高貴顯逹

 

搜尋文章

2014/3/17

遵生八箋起居安樂箋上卷-1 明 高濂撰

遵生八箋起居安樂箋上卷  高濂撰

  高子曰:吾生起居,禍患安樂之機也。人能安所遇而遵所生,不以得失役吾心,不以榮辱縈吾形,浮沉自如,樂天知命,休休焉無日而不自得也,是非安樂之機哉?若彼偃仰時尚,奔走要途,逸夢想于燕韓,馳神魂于吳楚,遂使當食忘味,當臥忘寢,不知養生有方,日用有忌,毒形蠱心,枕戈蹈刃,禍患之機乘之矣,可不知所戒哉?餘故曰:知恬逸自足者,為得安樂本;審居室安處者,為得安樂窩;保晨昏怡養者,為得安樂法;閑溪山逸遊者,為得安樂歡;識三才避忌者,為得安樂戒;嚴賓朋交接者,為得安樂助。加之內養得術,丹藥效靈,耄耋期頤,坐躋上壽,又何難哉?錄古成說,間附己意為編,箋曰《起居安樂》。

恬逸自足條

  序古名論

  羅鶴林曰:唐子西詩雲:山靜似太古,日長如小年。余家深山之中,每春夏之交,蒼蘚盈階,落花滿徑,門無剝啄,松影參差,禽聲上下。午睡初足,旋汲山泉,拾松枝,煮苦茗啜之。隨意讀《周易》、《國風》、《左氏傳》、《離騷》,《太史公書》,及陶杜詩,韓蘇文數篇。從容步山徑,撫松竹,與麛犢共偃息于長林豐草間,坐弄流泉,漱齒濯足。既歸竹窗下,則山妻稚子作筍蕨,供麥飯,欣然一飽。弄筆窗間,隨大小作數十字,展所藏法帖、筆跡、畫卷縱觀之,興到則吟小詩,或草《玉露》一兩段,再烹苦茗一杯。出步溪邊,邂逅園翁溪友,問桑麻,說粳稻,量晴校雨,探節數時,相與劇談一晌。歸而倚杖柴門之下,則夕陽在山,紫綠萬狀,變幻頃刻,恍可入目。牛背笛聲,兩兩來歸,而月印前溪矣。味子西此句,可謂妙絕。然此句妙矣,識其妙者蓋少。彼牽黃臂蒼,馳獵於聲利之場者,但見滾滾馬頭塵,匆匆駒隙影耳,烏知此句之妙哉?人能真知此妙,則東坡所謂無事此靜坐,一日是兩日,若活七十年,便是百四十,所得不已多乎?

  延叔堅曰:吾昧爽櫛梳,坐於客堂,朝則誦羲文之易,虞夏之書,曆公旦之典禮,覽仲尼之春秋。夕則逍遙內階,詠詩南軒,百家眾氏,投閑而作,洋洋乎其盈耳,煥爛乎其溢目,紛紛欣兮其獨樂也。當此之時,不知天之為蓋,地之為輿;不知世之為人,己之有軀。雖漸離擊築,旁若無人;高鳳讀書,不知暴雨,方之於吾,未足況也。

  仲長統曰:凡遊帝王之門者,欲以立身揚名耳。而名不常存,人生易滅,優遊偃仰,可以自娛,欲卜居清曠,以樂其志。論之曰:使居有良田廣宅。背山臨流,溝池環匝,竹木周布,場圃築前,果園樹後。舟車足以代步涉之難,使令足以息四體之役。養親有兼珍之膳,妻孥無苦身之勞。良朋萃至,則陳酒肴以娛之;嘉時吉日,則烹羔豚以奉之。躊躇畦苑,遊戲平林,濯清泉,追涼風,釣遊鯉,弋高鴻,風於舞雩之下,詠歸高堂之上。安神閨房,思老氏之玄虛;呼吸精和,求至人之彷佛。與達者數子,論道講書,俯仰二儀,錯綜人物。彈《南風》之雅操,發清商之妙曲,逍遙一世之上,睥睨天地之間,不受當時之責,永保性命之期。如是則可以淩霄漢,出宇宙之外矣。豈羨夫入帝王之門哉?

  秦子敕曰:昔堯優許由,非不弘也,洗其兩耳;楚聘莊周,非不廣也,執竿不顧。得曝背隴畝之中,誦顏氏之簞瓢,詠原憲之蓬戶,時翱翔兮林澤,與沮溺為等儔。聽玄猿之悲吟,察鶴鳴於九皋,身安為樂,無憂為福。處空虛之名,居不靈之龜,知我者希,則我貴矣。斯乃得志之秋,何困苦之戚也邪?

  王右軍既去官,與東土人士營山水弋釣之娛,又與道士許邁共修服食,遍采名藥,不遠千里,遊東土中諸郡名山,泛滄海,歎曰:我卒當以樂死。

  陶元亮曰:少學琴書,偶愛閒靜,開卷有得,便欣然忘食。見樹交蔭,時鳥變聲,亦複歡然有喜。常言五六月中,北窗下臥,遇涼風暫至,自謂羲皇上人。

  陶弘景愛山水,每經澗穀,必坐臥其間,吟詠盤桓不能自已。謂門人曰:吾見朱門廣廈,雖識其華樂,而無欲往之心。望高崖,瞰大澤,雖知此難立,恒欲就之。且永明中求祿,得輒差舛,若不爾,豈得為今日之事?豈惟身有仙相,亦緣勢使之然。

  蕭大圜曰:留侯追天于赤松,陶朱成術于辛文,良有況乎?智不逸群,行不高物,而欲辛苦一生,何其僻也!豈如知足知止,蕭然無累,北山之北,棄絕人間,南山之南,超逾世網?面修原而帶流水,倚郊甸而枕平皋,築蝸舍于叢林,構環堵于幽薄。近瞻煙霧,遠睇風雲,藉纖草以蔭長松,結幽蘭而援芳桂,仰翱禽於百仞,俯泳鱗於千尋。果園在後,開窗以臥花卉;蔬圃居前,坐簷而看灌畝。二頃以供饘粥,十畝以給絲麻。侍兒三五,可充紝織,家僮數四,足代耕耘。沽酪牧羊,協潘生之志,畜雞種黍,應莊叟之言。獲菽尋泛氏之書,露葵征君之錄。烹羔豚而介春酒,迎伏臘而俟歲時。披良書,探至頤,歌纂纂,唱嗚嗚。可以娛神,可以散慮。有朋自遠,揚 古今,田畯相過,劇談稼穡,斯亦足矣,樂不可支。永保性命,何畏憂責?

  王摩詰雅喜奉佛,居常蔬食,不茹葷血。得宋之問藍田別墅,在輞口,輞水周於捨下,竹洲花塢。與道友裴迪,浮舟往來,彈琴賦詩,嘯詠終日。在京師,日飯數十名僧,以玄談為樂。齋中無所有,唯茶鐺酒臼,經案繩床而已。

  樂天雲:洛城內外六七十里間,凡觀寺丘墅,有泉石花竹者靡不遊,人家有美酒鳴琴者靡不過,有圖書歌舞者靡不觀。自居守洛川,洎布衣家以宴遊召者,亦時時往。每良辰美景,或雪朝月夕,好事者相過,必為之先拂酒罍,次開篋詩。酒酣,乃自援琴,操宮聲,弄《秋思》一遍。

  樂天《廬山草堂記》雲:堂中設木榻四,素屏二,漆琴一張,儒道佛書各數卷。樂天既來為主,仰觀山,俯聽泉,旁睨竹樹雲石,自辰及酉,應接不暇。俄而物誘氣隨,外適內和,一宿體寧,再宿心恬,三宿後,頹然嗒然,不知其然而然矣。

  醉吟先生宦游三十載,將退居洛下,所居有池五六畝,竹數千竿,喬木數千株,台榭舟船,具體而微。與嵩山僧如滿為空門友,平泉客韋楚為山水友,彭城劉夢得為詩友,皇甫朗之為酒友,每一相遇,欣然忘歸。

  蘇子美答韓持國曰:此伏臘稍足,居室稍寬,無應接奔走之勞,耳目清曠,不設機關以待人,心安閒而體舒放。三商而眠,高舂而起,靜院明窗,羅列圖史琴樽以自娛。有興則泛小舟,出盤閶二門,吟嘯覽古于江山之間,渚茶野釀,足以消憂,蓴鱸稻蟹,足以適口。又多高僧隱君子,佛廟絕勝,家有林園,珍花奇石,曲池高臺,魚鳥留連,不覺日暮。

  阮孝緒著《高隱傳》:言行超逸,名氏勿傳,為上品;始終不耗,名姓可錄,為中品;掛冠人世,棲心塵表,為下品。

  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舟搖搖以輕揚,風飄飄而吹衣。問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日欲暮也。】 乃瞻衡宇,載欣載奔。僮僕歡迎,稚子候門。三徑就荒,松菊猶存。攜幼入室,有酒盈樽。引壺觴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顏,倚南窗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園日涉以成趣,門雖設而常關。策扶老以流憩,時矯首而遐觀。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景翳翳以將人,撫孤松而盤桓。歸去來兮!請息交以絕遊,世與我而相違,複駕言兮焉求?悅親戚之情話,樂琴書以消憂。農人告餘以春及,將有事於西疇。或命巾車,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尋壑,亦崎嶇而經丘。木欣欣以向榮,泉涓涓而始流。善萬物之得時,感吾生之行休。已矣乎,寓形宇內複幾時,曷不悉心任去留?胡為乎,遑遑欲何之?富貴非吾願,帝鄉不可期。懷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東皋以舒嘯,臨清流而賦詩。聊乘化以歸盡,樂夫天命複奚疑!

  太醫孫景初,自號四休居士,山谷問其說,四休答曰:粗茶淡飯飽即休,補破遮寒暖即休,三平四滿過即休,不貪不妒老即休。山谷曰:此安樂法也。少欲者,不伐之家也;知足者,極樂之國也。四休家有三畝園,花木鬱鬱,客來煮茗,談上都貴遊人間可喜事,或茗寒酒冷,賓主相忘。其居與餘相望,暇則步草徑相尋,作小詩遺家僮歌之,以侑酒茗。詩曰:大醫診得人間病,安樂延年萬事休。又曰:無求不著看人面,有酒可以留人嬉。欲知四休安樂法,聽取山谷老人詩。’”

  山谷四印雲:我提養生之四印,居家所有更贈君。百戰百勝,不如一忍;萬言萬當,不如一默。無可揀擇眼界平,不藏秋毫心地直。我肱三折得此醫,自覺兩踵生光輝。蒲團日靜鳥吟時,爐熏一炷試觀之。四休四印,老少富貧,無量無邊,普同供養。

  倪正父《鋤經堂》述五事:靜坐第一,觀書第二,看山水花木第三,與良朋講論第四,教子弟讀書第五。

  齊齋十樂雲:讀義理書,學法帖字,澄心靜坐,益友清談,小酌半醺,澆花種竹,聽琴玩鶴,焚香煎茶,登城觀山,寓意弈棋。十者之外,雖有他樂,吾不易矣。

  邵康節吟曰:年老逢春雨乍晴,雨晴況複近清明。天低宮殿初長日,風暖林園未囀鶯。花似錦時高閣望,草如茵處小車行。君見賜何多也,況複人間久太平。又雲:堯夫非是愛吟詩,詩是堯夫志喜時。明著衣冠為士子,高談仁義作男兒。敢於世上明開眼,肯向人間浪皺眉。六十七年無事日,堯夫非是愛吟詩。《擊壤集》一編,老人怡神悅目,時可吟玩。公喜飲酒,命之曰太和湯,飲不過多,不喜太醉。其詩曰:飲未微酡,自先吟哦,吟哦不足,遂及浩歌。所寢之室,名安樂窩,冬暖夏涼,遇有睡思則就枕。其詩曰:牆高於肩,室大如鬥,布被暖餘,藜藿飽後。氣吐胸中,充塞宇宙。聞人說人之善,就而和之,又從而喜之,語曰:樂見善人,樂聞善事,樂道善言,樂行善意。晚教二子以六經,家素業儒,口未嘗不道儒言,身未嘗不蹈儒行。其詩曰:羲軒之書,未嘗去手;堯舜之談,未嘗離口。當中和天,同樂易友。吟自在詩,飲歡喜酒。百年升平,不為不偶;七十康強,不為不壽。老境從容,孰有如康節者乎?

  陶彭澤性嗜酒,家貧不能常得。親舊知其如此,或置酒招之,造飲輒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環堵蕭然,不蔽風日,短葛穿結,簞瓢屢空,晏如也。

  陶弦景書曰:偃蹇園巷,從容郊邑,守一介之志,非敢蔑榮嗤俗,自致雲霞。蓋任性靈而直往,保無用以得閒。壟薪井汲,樂有餘歡,切松煮術,此外何務。

  謝靈運《逸民賦》曰:有酒則舞,無酒則醒,不明不晦,不昧不類。蕭條秋首,兀我春中,弄琴明月,酌酒和風。禦清風以遠路,拂白雲而峻舉,指寰中以為期,望系外而延佇。又曰:推天地為一物,橫四海於寸心。超塵埃以貞觀,何落落此心胸。

  徐勉曰:冬日之陽,夏日之陰,良辰美景,負杖躡履,逍遙自樂。臨池觀魚,披林聽鳥,濁酒一杯,彈琴一曲,求數刻之樂,庶幾居常以待終。

  謝譓不妄交接,門無雜賓,有時獨醉,曰:入吾室者,但有清風;對吾飲者,惟有浩月耳。

  歌者袁綯,嘗從子瞻與客遊金山。適中秋,天宇四壁,一碧無際,江流傾湧,月色如晝,遂共登金山妙高臺,命綯歌其《水調歌頭》曰: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歌罷,公自起舞。

  伯倫肆意放蕩,以宇宙為狹,常乘鹿車,攜一壺酒,使人荷鍤隨之。雲:死便掘地以埋。土木形骸,遨遊一世。

  謝幾卿性通脫,遇樂遊宴,不得醉而還,因詣道邊酒壚,停車褰幔,與車前三騶對飲。觀者如堵,幾卿自若。

  陳暄嗜酒沈湎,兄子秀憂之,致書諷諫。暄答雲:昔周伯仁渡江惟三日醒,吾不以為少。鄭康成一飲三百杯,吾不以為多。吾嘗譬酒猶水也,可以濟舟,亦可以覆舟。故江諮議有言:酒猶兵也,兵可千日而不用,不可一日而不備。酒可千日而不飲,不可一飲而不醉。美哉江公,可與共論酒矣。何水曹眼不識杯盅,吾口不離瓢杓,汝甯與何同日而醒,與吾同日而醉乎?正言其醒可及,其醉不可及也。速營糟丘,吾將老焉。爾無多言,非爾所及。

  司空圖預為壽藏,故人來者,引之壙中,賦詩對酌。人或難之,圖曰:達人大觀,幽顯一致,非止暫遊此中,公何不廣哉?布衣鳩杖,出則以女家人鸞台自隨。歲時村社會集,圖必造之,與野老同席,曾無傲色。

  韓熙載肆情坦率,不持名檢,伎樂殆以百數,所得月俸,盡散諸姬。熙載敝衣芒屨,作瞽者,持獨弦琴,俾舒雅執板挽之,隨房乞食為樂。

  子瞻在儋耳,因試筆,嘗自書雲:吾始至南海,環視天水無際,淒然傷之,曰:何時得出此島邪?已而思之,天地在積水中,九州在大瀛海中,中國在少海中,有生孰不在島者?覆盆水於地,芥浮于水,蟻附於芥,茫然不知所濟。少焉水涸,蟻即徑去,見其類,出涕曰:幾不復與子相見。豈知俯仰之間,有方軌八達之路乎?念此可為一笑。

  瀟灑張郎構一蘆軒,銘曰:吾軒之中,並無長物。織蘆成瓦,紙帳為屏。牆不禦風,窗不掩月。相對二子,刈書是悅。勤兒課,摹古帖。有茶則飲,有香則焚。衲衣素餐,家風甚拙。閉門謝客,不知世故,吾性自別。有漫草詩雲:林畔闌珊處,泥垣浸碧濠,性歧延客寡,室陋滌塵勞。玄學揚雄辨,經翻劉向騷。食瓢家俸短,睡起日偏高。”(此條據弦雪居本補入。)

  《絕交書》雲:但願守陋巷,教養子孫,時與親舊敘闊,陳說平生,濁酒一杯,彈琴一曲,志願畢矣。

  又雲:聞道士遺言,餌術黃精,令人壽永,意甚信之。遊山澤,觀魚鳥,心甚樂之。一行作吏,此事俱廢,安能舍其所樂,而從其所懼哉?

  王逸少曰: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懷抱,悟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雖取捨萬殊,靜躁不同,當其欣於所遇,暫得於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隨事遷,感慨系之矣。悲夫!

  《閒遊贊》曰:蔭映崖流之際,偃息琴書之側,寄心松竹,取樂魚鳥,則澹泊之願,於是畢矣。

  韓退之曰:窮居而閑處,升高而望遠,坐茂樹以終日,濯清泉以自潔。采於山,美可茹;釣于水,鮮可食。起居無時,惟適所安。與其有譽於前,孰若無毀於後;與其有樂於身,孰若無憂於心。窮居荒涼,草樹茂密,出無驢馬,因與人絕,一室之內,有以自娛。

  《澄懷錄》曰:長松怪石,去墟落不下一二十裏,鳥徑緣崖,涉水於草莽間數四,左右兩三家相望,雞犬之聲相聞。竹籬茅舍,蕪處其間,蘭菊藝之,臨水時種梅柳,霜月春風,自有餘思。兒童婢僕,皆布衣短褐,以給薪水,釀村酒而飲之。案有雜書《莊周》、《太玄》、《楚詞》、《黃庭》、《陰符》、《楞嚴》、《圓覺》數十卷而已。杖藜躡屐,往來窮穀大川,聽流水,看激湍,鑒澄潭,步危橋,坐茂林,探幽壑,升高峰,願無樂而死乎?

  《雜誌》曰:居閑勝於居官,其事不一,其最便者,尤於暑月見之。自早燒香食罷,便可搔首,衩袒裙靸從事,藤床竹幾,高枕北窗,清風時來,反患太涼,挾策就枕,困來熟睡。晚涼浴罷,杖履逍遙,臨池觀月,乘高取風,採蓮剝芡,剖瓜雪藕,白醪三杯,取醉而適,其為樂殆未可以一二數也。

  曾南豐曰:宅有桑麻,田有粳稌,而渚有蒲蓮。弋于高,以追鳧雁之上下;緡於深,而逐鱣鮪之潛泳。吾所以衣食其力,而無愧於心也。息有喬木之繁蔭,藉有豐草之幽香。登山而淩雲,覽天地之奇變;弄泉而乘月,遺氛埃之溷濁。此吾取其怠倦而樂於自遂也。

  東坡雲:歲行盡矣,風雨淒然,紙窗竹屋,燈火青熒,時於此有少趣。

  誠齋曰:鳥啼花落,欣然有會於心。遣小奴,挈癭樽,沽白酒,嚼一梨花磁盞,急取詩卷,快讀一過以咽之,蕭然不知在塵埃間也。

  又曰:因葺舊廬,疏渠引泉,周以花木,日哦其間。故人過逢,瀹茗弈棋,杯酒淋浪,殆非塵中有也。

  水心曰:上下山水,穿幽透深,棄日留夜,拾其勝會,向人鋪說,無異好聲美色。

  又曰:松竹迷道,庭花合圍,著山人衣,曳杖夾書行吟,賓送日月于林茜中。凡故疇新畝,假進退,抱膝長嘯,婚嫁有無,皆落莫恍惚若夢中事。聞名勝士,欣然迎至,共食淡面,為語儒佛二氏所以離合見性命真處,如水中鹽味,非有非無。

  李太白詩:清風明月不用一錢買。《赤壁賦》曰: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之無盡藏也。東坡之意,蓋自太白詩句中來。夫風月不用錢買,而取之無禁,太白、東坡之言信矣。然而能知清風明月為可樂者,世無幾人。清風明月,一歲之間,亦無幾日。就使人知此樂,或為俗事相奪,或為病苦障礙,欲享之有不能者。有閒居無事,遇此清風明月不用錢買,又無人禁,而不知此樂者,是自生障礙也。

  陶潛性真率,貴賤造之者,有酒輒設。潛若先醉,便語客曰:我醉欲眠,君且去。

  劉含度性虛遠,有氣調,風流跌宕,名高一時。嘗雲:不須名位,所須衣食。不用身後之譽,惟重目前所見。

  梁忠烈世子性愛林泉,特好散逸。論曰:吾嘗夢為魚,因化為鳥。方其夢也,何樂如之?及其覺也,何憂斯類,良由吾之不及魚鳥遠矣。故魚鳥飛浮,任其志性,吾之進退,長在掌握,舉首懼觸,搖足恐墮,使吾終得與魚鳥同遊,則去世如脫屣耳。

  裴中立不信數術,每語人曰:雞豬魚蒜,逢著則吃;生老病死,時至則行。

高子漫談

  高子曰:古雲:得一日閑方是福,做千年調笑人癡。又雲:人生無百年,長懷千歲憂。是為碌碌于風塵,勞勞於夢寐者言耳。吾生七尺,豈不欲以所志幹雲霄,挾劍寒星斗耶?命之所在,造化主宰之所在也,孰與造化競哉?既不得于造化,當安命于生成,靜觀物我,認取性靈,放情宇宙之外,自足懷抱之中,狎玩魚鳥,左右琴書。外此何有於我?若彼潛形,追鹿豕,浪遊樂志,共煙霞沉醉。潔身者乃負甑而逃,抱道者以圖形為恥。豈果不以華彩為榮,甘以寂寞為樂哉!是皆不得於造化,意富貴之畏人,不如貧賤之肆志,故能棄眾人之所取,取眾人之所棄耳。味無味於虛無之淵,忘無忘于玄冥之府,身居塵俗,志橫兩間,居在山林而神浮八極,何能使生為我酷,形為我毒,身為我桎梏,乃踽踽涼涼,為造物哂哉?樂恬逸者,當與把臂作謦咳語。

高子自足論

  高子曰:居廟堂者,當足於功名;處山林者,當足于道德。若赤松之遊,五湖之泛,是以功名自足;彭澤琴書,孤山梅鶴,是以道德自足者也。知足者,雖富貴不豔於當時,芳聲必振於千古;否則不辱於生前,必災禍於沒世。故足之於人,足則無日而不自足,不足則無時而能足也。又若迫於饑寒,困于利達者,謂人可以勝天,乃營營于飽暖聲華。孰知此命也,非人也,命不足於人,人何能足我也?故子房之高蹈遐舉,功蓋千古;少伯之滅跡潛蹤,名鑄兩間。淵明嗜酒,人未病其沉酣;和靖栽梅,世共稱其閒雅。是皆取足于一身,無意于持滿,能以功名道德為止足,故芳躅共宇宙周旋,高風同天地終始耳。人能受一命榮,竊升鬥祿,便當謂足於功名;敝裘短褐,糲食菜羹,便當謂足於衣食;竹籬茅舍,蓽竇蓬窗,便當謂足于安居;藤杖芒鞋,蹇驢短棹,便當謂足於騎乘;有山可樵,有水可漁,便當謂足于莊田;殘卷盈床,圖書四壁,便當謂足于珍寶;門無剝啄,心有餘閒,便當謂足于榮華;布衾六尺,高枕三竿,便當謂足于安享;看花酌酒,對月高歌,便當足於歡娛;詩書充腹,詞賦盈編,便當謂足于豐贍。是謂之知足常足,無意於求足未足者也。足果可以力致幸求哉?我故曰:能自足竊通者,是得浮雲富貴之夷猶;能自足於取捨者,是得江風山月之受用;能自足於眼界者,是得天空海闊之襟懷;能自足於貧困者,是得簞瓢陋巷之恬淡;能自足於辭受者,是得茹芝采蕨之清高;能自足于燕閑者,是得衡門泌水之靜逸;能自足于行藏者,是得歸雲倦鳥之舒徐;能自足於唱酬者,是得一詠一觴之曠達;能自足于居處者,是得五柳三徑之幽閒;能自足于嬉遊者,是得浴沂舞雩之瀟灑。若此數者,隨在皆安,無日不足,人我無競,身世兩忘,自有無窮妙處,打破多少塵勞。奈何舍心地有餘之足,而抱意外無妄之貪,果何得哉?似亦愚矣。觀彼進功名於百尺,棄道德於方寸,日汲汲於未足,如金張貴逞,終蹈身災;石鄧財雄,卒罹族滅,君子可不以水月鏡花為幻,好謙惡盈為戒哉?又若鄙陋者,原石火頃炎,冰山乍結,即便心思吞象,目無全牛,務快甲第雲連,金珠山積,舉世莫與之比,欲猶未滿,此正所謂不知足者也。吾知棘林之駝,粘壁之蝸,是皆此輩耳。其與留有餘不盡以還造化者何如哉?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網誌精選創作文章